克制贪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群书治要》卷四十七的《政要论》中记载,“修身治国也,要莫大于节欲。传曰:‘欲不可纵。’历观有家有国,其得之也,莫不阶于俭约;其失之也,莫不由于奢侈。俭者节欲,奢者放情。放情者危,节欲者安。”

这段话的大意是讲,修身和治国,没有比节制欲望更重要的了。《礼记》上说:“欲望不可放纵。”纵观古往今来有家有国的领导者,取得成功,无一不是凭借勤俭节约;亡国败家,无一不是由于奢侈纵欲。勤俭的人节制欲望,奢侈的人放纵欲望。放纵欲望的人危险,节制欲望的人安全。

克制贪欲是一种美德,这对于修身、齐家、治国都是必要的。对个人而言,克勤克俭、不攀比奢华,不但修养自身,也是持家的方法。“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对于国家而言,生存发展都需要节俭,这才是长富之道。“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浩如烟海的史籍中关于节俭的例子非常多,仅选以下三例与读者共享。

汉文帝勤俭爱民 “以德化民”

汉文帝从代国来到都城,在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饰、用具,没有增加过什么,有对百姓不方便的地方,就进行改易,以利百姓。曾经打算修建露台,叫工匠计算费用,需要黄金一百斤。汉文帝说:“一百斤黄金相当于中等百姓十家的产业,我奉守先帝的宫室,常常担心给它带来羞辱,修建这露台干什么呢!”汉文帝经常穿着粗丝衣服,他所宠爱的慎夫人,也不准衣服拖至地面,帏帐不得织文绣锦,以此来表示敦厚质朴,为天下先做出一个表率。修建霸陵全部采用瓦器,不许使用金、银、铜、锡作装饰,不修高大的坟墓,想要节省一些,不去烦扰百姓。

汉文帝对待百姓却很宽厚。文帝曾下诏救济鳏、寡、孤、独和穷困的人。文帝还下令:“年龄八十岁以上者,每月赐给米、肉、酒若干;年龄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另外再赐给帛和絮。凡是应当赐给米的,各县的县令要亲自检查,由县丞或县尉送米上门;赐给不满九十岁的老人的东西,由啬夫、令史给他们送去;郡国二千石长官要派出负责监察的都吏,循环监察所属各县,发现不按诏书办理者给以责罚督促。”

汉文帝珍惜民力,作为一代帝王,黄金一百斤应该并不是很大的数目,但是为了百姓着想,最终取消了修建露台的想法。相反,汉文帝能够体谅百姓的疾苦,需要花费用度的地方,合理调配,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司马迁称赞汉文帝,“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于礼义。”(译文大意,皇帝一心一意地致力于用道德教化百姓,因此,四海之内,殷实富足,兴起了讲究礼义的风气。)汉文帝与其子汉景帝的时期合称为“文景之治”,成为中国古代史上公认的一个盛世,汉文帝被奉为贤明帝王的一个典范。

诸葛亮戒子要“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诸葛亮曾向蜀后主表明自己心愿:“臣在成都有桑树八百棵,薄田十五顷,子孙们的日常衣食费用已有宽余。至于臣在外任职,没有额外的花费安排,随身衣服饮食全有国家供应,无需再治其它产业,来增添家财。待臣离开人世时,不让家有多余衣物,外有多余钱财,使自己辜负陛下的恩宠和信任。”及至去世,果如前言。诸葛亮遗言命令部下将自己葬在汉中定军山,依山势修建坟墓,墓穴仅能容纳下棺材,穿平时的衣服入殓,不必用其它器物殉葬。

诸葛亮晚年给他八岁的儿子诸葛瞻的一封家书中写道,“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译文大意,君子的行为操守,从宁静来提高自身的修养,以节俭来培养自己的品德。不恬静寡欲无法明确志向,不排除外来干扰无法达到远大目标。)这封书信就是流传后世的著名《戒子书》,“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亦成千古名句为后人所称道。

诸葛亮是中国家喻户晓的著名历史人物,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忠臣与智者的代表人物之一,和他的许多其它高贵品格一样,他勤俭的美名载入青史,千古流传。

司马光崇尚节俭 淡泊物质

司马光对物质淡泊无所喜好。司马光在洛阳有田三顷,妻子死时,卖掉田产来办丧事,他一直到死都是粗衣薄食。据《宋史》记载,仁宗遗赐钱物价值一百余万,司马光带领同僚们多次上奏章,认为:“国家有大忧患,中外困窘贫乏,不可以专用乾兴故事。如果遗赐不可以辞谢,应当允许侍从向上进献金钱以佐助山陵之用。”朝廷没有允许。司马光于是用他所得的珠宝作为谏院的公使钱,把黄金赠送给舅氏,意思是家不藏财。

司马光写给其子司马康,教导他应该崇尚节俭的一篇家训中写道,“有德行的人都是从节俭做起的。因为,如果节俭就少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贪欲就不被外物役使,可以走正直的路。没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贪欲就能约束自己,节约费用,避免犯罪,使家室富裕,所以说:‘节俭,是各种好的品德共有的特点。’如果奢侈就多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多贪欲就会贪恋爱慕富贵,不循正道而行,招致祸患,没有地位的人多贪欲就会多方营求,随意挥霍,败坏家庭,丧失生命,因此,做官的人如果奢侈必然贪污受贿,平民百姓如果奢侈必然盗窃别人的钱财。所以说:‘奢侈,是最大的恶行。’”

司马光为人恭敬、节俭、正直,他对儿子的教育也很严格,他担心社会奢靡的风气影响年轻人,所以撰写了这篇家训,希望后人发扬俭朴的家风,不要奢侈腐化。这封家训就是《训俭示康》,为后世津津乐道,经常被人们引用作为训诫。

结语

有德行的人会努力实践勤俭节约,它是一种美好的品行,自古就为圣贤所尊崇;奢侈挥霍无度,会招致德损家败。正所谓“奢者狼藉俭者安,一凶一吉在眼前。”

许多古人相信,人一生的财富用度是上天早已赋予规定的,这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拥有再多家产的富人,如果奢靡浪费,会遭人怨恨,终有一日会败光财富;享有财富而又有美好的德行,财富才能长久。并不富有的穷人,努力勤俭节约、克制贪欲、多行善事好事,生活会留得余裕,赢得尊重,也会为自己奠定美好的未来。正所谓“克俭节用,实弘道之源;崇侈恣情,乃败德之本。”

文献参考及出处:

魏征、虞世南、褚遂良等,《群书治要》,唐
朱柏庐,《朱子治家格言》,明末清初
李商隐,《咏史》,唐
司马迁,《史记·孝文本纪》,西汉
司马光主编,《资治通鉴·汉纪》,北宋
陈寿,《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西晋
诸葛亮,《戒子书》,三国蜀汉
脱脱、阿鲁图等,《宋史·列传·卷九十五》,元
司马光,《训俭示康》,北宋
白居易,《草茫茫-惩厚葬也》,唐
吴兢,《贞观政要》,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