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三岁起 父母就不断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晚上六点左右,两辆警车悄悄驶入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政德村法轮功学员赵海军家的前门和后门。当时正是农忙季节,赵海军夫妇从地里回家,刚进门,赵海军就被从隔壁邻居家偷偷潜入的四个警察绑架。现赵海军已被非法批捕。

以下是赵海军的女儿叙述父亲遭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六年春天,我爸妈开始修炼法轮功,那年也是我出生的那一年。自从我懂事起,从未见过爸爸妈妈吵过架,他们总是相敬如宾。可是后来有一次我姐偷偷跟我说:妹妹,我告诉你个秘密,以前我爸妈不是这样,没炼功之前总是打架。可能年轻气盛吧。甚至有时候都会动手,邻居开始还过来拉架,后来打的都没有人管了,但是自从他们炼功以后说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也没见过他们打架过。每年我们家过年初二,初三就开始一大家子喝酒吃饭集聚到一起玩,我们家最能喝酒的二姑父总说我爸以前喝酒多么多么厉害,把谁谁都喝桌底下了,现在也没有人陪他喝了,因为自从我爸开始炼法轮功后烟酒全都戒了,现在打麻将也不上桌了。

我以前总不知道为什么我家里人总是很多,一天早晚很忙,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都是找我爸帮忙的,我妈说以前修电视修家用电器都是要钱的,我爸现在修电视不是大问题都不要钱了,人家叫一声就到人家家里去修,无论多晚多早。农忙的时候更不用说了,家里的地还没种完呢,也得先把别人家的地种上再种家里的。有时候种完地回来都很晚了,被人家有事叫一声也立马就去,从来不说累,不说人家的不是。我二姑父说我爸以前年轻的时候总跟他出去打架,但是从他炼法轮功后我从来没见过他打过架。

以前很多人怕我妈,因为我妈很厉害,能打架,会骂人,一点都不能服输的,谁都不敢惹她。我妈自从炼法轮功后,不打架也不骂人了。不仅仅是我爸妈,几个姑姑还有村里的很多人都开始修炼法轮功,记得有个爷爷七十多岁了,之前路都走不了,炼法轮功后都能够自己走路了。

但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迫害,我们家就经常会来一些警察,来我们家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爸妈为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带着我们姐妹两个去了北京,连家都没有回就被送到双城看守所后来转到单城敬老院洗脑班。这一年对我们家来说打击太大了。当时我只有三岁,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爸妈不知道哪去了,回家的只有我和当时只有十一岁的姐姐,家里还剩下一个已经七十岁,路都走不好的爷爷。没有人照顾我们,我只能去姑姑家住,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没有钱,我姐只能扶着路都走不好的爷爷在大冬天挨家要之前欠的种地钱过年。当时很多人看到我姐和我爷眼泪都下来了。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我爸妈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开始在敬老院绝食抗议,才把他们放回家中。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爸妈为了给法轮功讨个公道,再次去北京 ,但是从走了之后一年多都没有回家,我妈被关进了万家劳教所,我爸被关进了北京团河劳教所。仅仅团聚了不到五个月的时候。我们又见不到爸妈了。

二零零一年年初,我的几个姑姑全都被抓进了洗脑班,因为我当时才四岁,年纪太小没人照顾,就和姑姑们一起被送进洗脑班,在一起的还有其他的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在洗脑班里呆了半个多月,每天都能听到看到那些派出所的警察们和社会上的人喝醉酒之后对这些大法弟子又打又骂,吓的我一直躲在姑姑的怀里,不敢看,天天吓得一直哭,还找不到爸妈,这些场景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后来我被送回了家,开始了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的生活。家里当时只有上小学的姐姐,还有年迈的爷爷,没有人管我,我只能每天跟着姐姐一起上学,坐在姐姐的旁边,想着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回家。后来没办法,我提前上了幼儿园上学。在幼儿园的时候,我不敢和别人说话,不敢和小朋友们一起玩,每天都是我姐送我上幼儿班之后我等我姐放学一起回家,总是蹲在角落里想着爸爸妈妈,不明白明明爸爸妈妈都是好人为什么会被抓走。

二零零一年年末,爸妈才回来。当时看到爸妈回家的时候感觉很陌生。记得当时爸爸先回来的,回来那天说家里太脏太乱了,休息都没有休息,就开始打扫卫生,我和姐姐站在后面也不说话,也不叫人,其实是不知道说什么,总觉得不是真的。妈妈回来的时候身上长了很多疮,有的都烂的很深,看着很吓人。这一年的时间里因为没人管我,我都是在这家里住几天,那家里住几天。后来很长时间后才慢慢的知道爸妈回来了,才知道什么是家。

从那以后,我心里就留下了阴影,总是很担心、很害怕,不知道哪天爸妈又不见了,看到警车,警察局都绕着走,听见警车的声音都担心是不是来我家的。每次爸妈出门很长时间,都担心是不是不回来了,甚至是十几年后,在外地上学,打电话没有人接都会很担心,怕爸爸妈妈再出什么事……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我放假的第二天,跟我爸妈外出没在家,听到邻居说晚八点半左右,有四到五辆车悄悄的进我家,有二十多人从车里下来从我家大门跳进家中,要抓我爸妈,但是当时我们没在家,他们就撬开窗户进屋乱翻,前后几屋的门全都撬开,带走很多我家的东西,没办法我和爸妈三个人家也不能回,只能在亲戚家朋友家住。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吓的都不敢说话了,很怕爸妈又被抓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这只是开始。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晚上六点左右,当时我爸妈正在家里种地,听我邻居姐说当时有两辆警车分别在我家的前门和后门,我爸妈种地刚刚进门也就一分钟的时间,有三个便服和一个着警察制服人从隔壁邻居家偷偷潜入我家,当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证明,就把我爸强行绑架带走,当时还要继续抓我妈,但是人太多,邻居和村里的人都过来了,就没有把我妈带走。现在我们有家也不能回。

五月十六日,我姐从福建赶回家里,当时家里的地还没有种完,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四处找人求助。五月十七日村长通知我三姑父去当地的单城镇派出所签字按手印,那时候我爸已经被关押在看守所十二天了,所长许宏图才拿出拘留证和逮捕证还是在我姐在场的情况下让我三姑父签字按手印,我姐当时把那两张不知道什么的纸拿在手里,所长直接抢过来,让我三姑父继续签字,不知道他是按照国家什么规定在直系亲属在当场,还可以让别人去签字。我姐在派出所哭着说不知道找谁能给我帮忙,能够见到我爸,所长说让去找个律师说只有律师能够见到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早上赶回来和我姐一起去找律师寻求帮助,让律师帮忙去问一下父亲的情况,但是走了很多家律师事务所都不接收法轮功案件,说上面有规定不能接,不能管。有的一问说我现在有事没时间等等都拒绝了,其中一个雷姓律师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信仰这个是没有错,但是上面有规定我们是不能接收你们的案件,不能帮忙。你再去别的家看看吧。一个贾姓律师本来上午赶时间同意下午过来说去见,等到下午去见她,一说明是炼法轮功被抓的,她当场直接拒绝。我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后来那个律师给看守所打了电话,又给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说没有必要再去见了,她说她每天接收很多案件,杀人都一厚本子她都能够去见,我们这个她没办法见。我姐拿出了走访邻居时让大家帮忙情愿的请愿书,是全村几乎所有人都签了字,还按了手印的请愿书,证明我爸在村里是一个公认的好人,帮助邻里和乡亲的好人,但是她还是一样的无动于衷。

最后见到一个律师终于同意去看守所看一下我爸,请他帮忙问一下我爸在里面有没有挨打。这么多年了,我听到太多,看到太多被关在里面挨打挨骂的事,有的时候还会用酷刑,我爸已经五十岁了,不是年轻人了。我没有别的,只希望我爸在里面不要挨打,不要受刑,希望他能够健健康康的走出来,一天一秒钟都不希望他在里面。

我爸这样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从来不做坏事的人,就这样被强制的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姐妹两个四处求助,四处碰壁,不知道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已经五十岁的父亲快点出来。

中国人啊,请看清事情的真相,不要被假相蒙住你的双眼,不要再残害自己的同胞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