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一五年明慧网发表揭露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151篇,证实至少有44所监狱还在使用暴力、酷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狱警自供:“我们也没办法,周永康有话:宁可关死也不放人。”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已经遭恶报被判无期徒刑入狱,中共的监狱还在执行周永康的迫害指令。

据明慧网统计,二零一五年有87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目前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中国大陆监狱中遭受迫害。

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中共监狱迫害的手段更加残忍、隐蔽。一边使用酷刑迫害,一边严密封锁迫害信息。

二零一五年至少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辽宁本溪运政群、四川广汉市李桂香、四川邹云祝、吉林省磐石市刘庆田、黑龙江冯雪、宁夏王慧萍、河北涿州市矿山局工程师董汉杰等。多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致残;被迫害致命危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更多,仅辽宁省女子监狱就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命危也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中共有监狱122所,劳教所127所。二零一四年中共劳教所解体后,有一部分劳教所直接改为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中共监狱迫害手段更加系统化和流氓化

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七年了,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迫害命令胁迫下,中共监狱总结积累了一套系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方式,并在全国监狱系统推广。以湖北范家台监狱为例。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网发表《湖北范家台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指出:范家台监狱的迫害手段更加系统化和流氓化。副监狱长张峰写了本书《矫正人生》,书中详述一百二十种“矫正犯人”的方法。从该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能证实,使自己生不如死的正是这“一百二十种方法”。张峰还总结出十二种“攻心转化方法”,经中共有关机构煽动宣传,广为流传。

范家台监狱暴力转化手段包括:长时间体罚、虐待、毒打、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端坐小凳、上吊铐、架飞机、电击、野蛮灌食、死人床、关铁笼子、火烧炮烙、熬鹰、关禁闭、针扎、烟头烫、拔体毛、扣锁骨、钳子拔牙齿、皮带抽、棒子打、钳子夹手,用铁棒、斜口钳捅身上、铁丝两头系砖勒脖子、拳击耳朵、喂蚊子、传染病威胁、注射自来水、泼凉水、牙刷搅指缝至手指溃烂等等。


药物迫害种类繁多,有酊剂、胶剂、粉剂,很多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导致内脏衰竭,神经系统、排泄系统、消化系统出现症状,出现皮肤病等等。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就是一个重要的法西斯集中营。先后有至少近两百名法轮功学员受到范家台监狱的残酷迫害,迫害致死七名湖北法轮功学员:郑捍东、陈启季、邢光军、江中银、郭正培、郑忠、刘运朝。 湖北省范家台监狱的恶行只是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二、暴力转化

中共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为达到所谓“转化率”使上级满意,动用了各种酷刑、药物摧残及长时间奴工劳役等方法残害法轮功学员,使狱中法轮功学员精神及身体上遭受极大痛苦与伤害。中共监狱,每年年终都会有一场暴行,暴力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本溪溪湖监狱年终暴力“转化”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报道,辽宁本溪溪湖监狱,简称本溪监狱,又搞年终暴力 “转化”,迫害手段包括:坐老虎凳,不让睡觉、烟头烙、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关小号。二零一四年十月末,狱长参加全国监狱长会议,回来后就对所有非法关押在各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叫嚣着要有百分之百转化率。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本溪监狱又笼罩在邪恶的气氛中,恶警们指使精神有异常的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让恶犯人做牢头,比如:全身纹身的犯人,全身一丝不挂的、连袜子都不穿,没有廉耻、没有道德、没有礼貌、没有长幼、没有人性、凶狠的。警察用利益诱惑这类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直至今日,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仍在遭受巨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

本溪监狱剥夺学员与家属会见、通电话、通信的权利;能会见的被监听、录音、全程监视,通话内容有限制。

本溪监狱典型迫害案例

○沈阳雄狮学校教师陈秀遭三天电击折磨,遍体鳞伤

陈秀,沈阳雄狮学校教师,多才多艺。陈秀被多次殴打、多次关小号。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监狱对他长达三天电击折磨,致使陈秀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孟宪光,11月20号监狱对他长达三天电击折磨,孟宪光遍体鳞伤

孟宪光,11月20号监狱对他长达三天电击折磨,孟宪光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现在七监区。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周波遭恶警打耳光、老虎凳、烟头烤、电击等酷刑,精神出现恍惚

周波,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长期的精神折磨和肉体上的摧残,精神出现恍惚,整日呆呆的坐着,晚上也不能入睡。教育科科长赵学增对他实施暴力“转化”,经常指使几名刑事犯殴打周波及进行精神折磨,晚上不让睡觉,使周波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七监区大队长吴党强迫周波参加繁重奴役,有时强迫周波干奴工到半夜十二点。

大队长吴党和几名狱警用电棍电击周波,周波的后背都被电糊,然后将周波关入小号。周波七天后从小号出来时,被电糊的后背已经发炎了。

周琳,被恶警徐春生打两个耳光。高云祥指使犯人把周琳绑在老虎凳上,用胶带把双臂和双腿缠在凳子上,一动不让动,吃饭喝水让人喂,大小便让人接。六个犯人白天黑夜倒班。恶人石健用烟头烤周琳的中指,把中指皮肤烤破、烤焦,很长时间才好,还留有疤痕。恶警高云祥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说:我要是说了算,我用枪都把你们突突了。周琳现在二监区。

○刘德服、秦丹平遭“抻床”等酷刑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刘德服,遭到本溪监狱的洗脑、抻床酷刑、奴工等迫害。在警察宋群安背后指使下,多名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毒打,头破缝了21针后又关小号锁地环。刘德服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头疼晕眩,腿不灵便,被医院检查出脑梗、心梗、脑血肿、高血压、坐不了,还被犯人监视强制做长时间奴工。刘德福被迫害致高血压260,低压140, 还在老残队遭受绑铁椅子、老虎凳的酷刑。2015年12月期满释放。

○秦丹平被绑老虎凳迫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秦丹平,本溪监狱操控恶警及犯人将他绑在老虎凳上,双臂、双腿用胶纸缠住不能动弹,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只喂给一点点食物和水。

甘肃天水监狱四、五个电棍同时电,电击半小时左右,五十多天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甘肃天水监狱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天不让睡觉、戴手铐脚镣、拳打脚踢、吊在床架上、电棍电是最常见的酷刑之一,将人压倒在地,用脚踩住头和身体,四、五个电棍同时电,电击半小时左右。关禁闭,戴手铐和脚镣。数九寒冬只穿囚衣,不许穿棉衣、毛衣、保暖内衣,不给饭吃,只给一碗能维持生命的流食。

甘肃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报道,甘肃女子监狱还在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丁海燕、罗亚琴指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敦煌法轮功学员刘桂花被迫害致残;七旬老太太李翠芳被体罚、毒打、虐待。

刘桂花(刘贵花)是甘肃省一名幼儿教师,因给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恶人构陷,被绑架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非法拘禁在三号室。贩毒犯梅菊是她的包夹,常对她诬言秽语、破口大骂。后来包夹换成兰州的卢艳,每天故意不让上厕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有一次、刘桂花因上厕所被包夹卢艳、雅琴拉出来脱光衣服大打出手,殴打刘桂花。刘桂花大声喊叫魏丽玲队长:“救命!”声音凄惨,在整个号室回荡,几个监室清晰听见,唯有魏队长稳定在办公室,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默许卢艳殴打她人,导致午饭前四、五个包夹轮流暴打刘桂花,从头到脚一盆一盆浇冷水,谓曰“洗澡”,刘桂花跪趴在地上,眼前摆放着一排塞嘴的毛巾,冻的不停颤抖。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别人吃过午饭,卢艳将刘桂花的姐姐刘桂琴打的满脸通红,并让姐妹俩中午擦监室的过道,后给刘桂花裆部塞上卫生纸、毛巾,再将卫生纸取出塞进嘴里,再从头到脚灌冷水“洗澡”……

有一次卢艳给刘桂花欲加之罪,说刘桂花和别人说话,用拳猛击头部血管,鲜血从口中、鼻子中往外流,整个脸象血喷过。

宁夏女子监狱的酷刑迫害

进行轮流辱骂、欺侮、毒打;多次使用老虎凳反复折磨。电线拧成粗绳,抽打陈淑琴头部;长时间不让睡觉、罚蹲军姿、罚站、毒打等。派“包夹”监视一言一行、坐小板凳、随意打骂、强迫看栽赃诬陷法轮功的电视、强迫写“五书”、不让上卫生间、不让上厕所。将头按在水池子中呛;电警棍电击脸部,电警棍对着嘴边电击边捣,直到鲜血淋漓。

左福生在福清监狱被打成重伤 左眼失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报道,福建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左福生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被福州国保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六年,日前在福清监狱被打成重伤,左眼失明。

在福清监狱高危监区,在狱警的授意下,犯人陈君斐带着四、五个犯人把左福生打成重伤,左眼被打瞎。狱警当时在旁边看着,不但不阻止,还把重伤的左福生吊铐了整整六个小时。

据悉,由于左福生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让“攻坚组”对他的一次又一次“转化”计划落空,让这些狱警很恼火。“攻坚组”是监狱内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人员在管理上与其他普通狱警不同,直接听命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的指挥。这个“攻坚组”设在出监队,目前包括左福生在内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这个“攻坚组”受迫害。

邹吉令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 头部重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报道,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第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邹吉令,因拒绝洗脑及被强制“转化”,被狱方关押到“高戒备区”(十九监区),遭各种酷刑折磨,邹吉令的头部被重伤,留下一道约二寸多长、口子很深的伤疤。狱方为掩盖其罪恶,一直不让家属接见邹吉令。目前邹吉令仍在监狱高戒备区,生命处在危险之中。

丹东市法轮功学员邹吉令,被非法诬判十年,于二零一零年十月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后,因不放弃修炼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接受中共非法洗脑,被辽宁沈阳一监五监区警察残酷折磨。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开始,沈阳第一监狱狱警为捞取名利,该监狱非法关押的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劫持在这里,实施各种非人酷刑手段转化。

邹吉令家人到监狱看望邹吉令,均被狱警拒之门外,不许接见。狱政科长周东华宣称:不转化就不能接见。

吉林女监用酷刑“抻床”折磨于翠兰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于翠兰被非法判刑十年,现已陷冤狱九年多。在吉林省兰家女子监狱,于翠兰遭酷刑“抻床”折磨已一年左右。

“抻床”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于翠兰的胳膊、肩部骨头都被抻断,现在骨头还支在外边。因为以前狱警不让她上厕所,把膀胱憋坏了,现在小解便不出来,疼痛难忍。就这样,她还被逼坐小板凳。每天伙食就是三个苞米面发糕,不给菜。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名刑事犯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于翠兰上前制止,狱警竟把于翠兰关入严管队迫害一个多月了。

现在于翠兰身体极度虚弱。家属探视时,看到于翠兰弯着腰,几乎不能走路,被两个包夹架着。由于肩部骨头支出,压迫神经,使腿脚的筋抽得非常厉害,非常疼,脚象骨头扎的似的疼痛。

剥夺廉宝昌家人探视权,遭熬鹰迫害七天七夜零半天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廉宝昌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被秦皇岛市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劫持至河北省冀东第八监狱。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廉宝昌的家人在会见日到冀东第八监狱去会见廉宝昌,被狱方阻止。廉宝昌在监狱遭熬鹰(即长时间不准睡觉)酷刑迫害七天七夜零半天,现又被单独隔离遭受迫害。

大连刘作娜沈阳监狱遭毒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刘作娜被非法判刑四年后,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据了解,刘作娜在狱中遭到狱警及犯人集体毒打。二月四日,刘作娜被九监区女狱警李思慧(音)和犯人丛薇、赵平、包小辉等十一人扒光衣服后进行毒打,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又被关入小号迫害。刘作娜绝食抵制迫害,被拉到狱内医院进行野蛮灌食,然后又被关入小号继续迫害。现刘作娜已被送回九监区七小队(原四小队),但仍天天被包夹、洗脑,遭精神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秘密冤判五年 王景香在天津市女子监狱遭毒打

二零一五年六月初,家属在天津市第一女子监狱四大队见到王景香时,看到她身体很虚弱,出现高血压症状。王景香在监牢里炼功,遭到狱警和包夹的殴打,身体青一块,紫一块,而且狱警不让她睡觉。

王景香,今年五十九岁,家住天津市东丽区。自二零零一年起,王景香数次被绑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在板桥女子劳教所,狱警在她的饭中放不明药物,致使王景香精神失常,一度失去记忆力,在此后的十年中,又四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具体迫害细节,请见《天津市法轮功学员王景香遭四次迫害命危》

黑龙江女子监狱仍在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上午十点左右,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法轮功学员谭桂英因为在监舍里立掌发正念和拒绝穿囚服,大队长王小丽、戈雪红指使刑事犯王敏,高清燕,陈洋洋,吕文君,范秀梅等人疯狂的毒打谭桂英,她们用宽胶带把谭桂英从头绑到脚吊在上下铺的床边,对她拳打脚踢浑身上下到处是黑紫色。谭桂英每隔三天左右就被他们毒打,并连着两次不让接见。

此前二月一日左右,谭桂英在监舍里因为坚持炼功被刑事犯邹丽华,宋泽等六人疯狂的拳打脚踢,使劲打她的头部,脑门和鼻梁都成青紫色出现淤血,脸被打肿脑袋上到处是包。她们行凶后,谭桂英多次要求见大队长王小丽,戈雪红,可是她们根本就见不到,接见日也不让家人见。

被非法判刑十年 何莲春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

云南蒙自县法轮功学员何莲春曾先后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七年,第二次于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遭受到严管、毒打、灌药等迫害,几次生命垂危。何莲春的父母曾担心地表示:“女儿能活着出来吗?”家属找到监狱局反映,监狱局说何莲春是自残,不承认她被打等事实。

何莲春父母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向两高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信,反应女儿在云南女二监受迫害情况。因何莲春不放弃信仰,遭打骂等各种迫害,监狱不给其洗漱达十个月之久。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面对暴力她以绝食抗争,被野蛮鼻饲,食物灌入肺中致生命垂危,满口牙齿松动、疼痛、脱落。监狱多次非法拒绝家人接见。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才给会见,她已绝食第六十三天;四月二十二日会见已绝食七十天;五月十二日会见已绝食九十天,绝食期间监狱还在对她折磨。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