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过世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我身边的一位修炼了十八年之久的同修,在病业魔难中离开了人世。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当然不单单是个惋惜,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让大家能够从中觉醒、启悟的东西,本想早一点写出来,但因自己文笔表达和修炼层次有限,迟迟没有动笔。昨天看到一篇交流文章《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笔者和我身边刚刚离世的同修情况很相似,当看完这位同修坚定的信师信法,从死亡的边缘闯过来后,也打开了我此时畏难的心结,坚定了我的责任心,思路清晰起来,写出此事,意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能引以为戒。

我地离世的同修今年六十六岁,修炼状态一直很平稳,看起来也很精進,她长年主要在家里做各种大法书籍,打印资料等。三年前她的一个乳房出现硬块,两年后乳房溃烂的很厉害,散发出刺鼻的异臭,这期间同修帮助她发正念,她自己也很注重学法,每天该干什么干什么,表现的也是很坚强。去年在路上被邪恶绑架后,她告诉警察说,她修炼的不好,身上还有病。后来听说她写了保证,还被罚了款。出来后她的儿子把她送進了医院,经过化疗后表面上看有好转。期间同修们都能主动帮助她在法上提高,可是她自己一次次去找很远的外县开天目的同修给她看,很依赖那位开天目同修说的一些话,当时大家对她的做法很担心,也很着急。我和她交流此事时,她自己根本没有认识到这种做法已偏离了法,我感觉她有点不清醒,说的话很离谱。她的乳房再一次恶化,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管着她,虽然乳房一直在流脓流血,表面恶化程度十分严重,溃烂的惨不忍睹,可当时她的生活基本能够自理,每天例行学法、发正念。

到今年过年前,她突然主动跟儿子要求再次住医院治疗,结果这一次经过化疗、抢救,人奄奄一息,最后被医院拒之门外。同修们为了帮助她闯过难关,去找她的儿子协商,同修轮流照顾她。这时的她瘦的皮包骨,瘫痪在床上,简直面目皆非,同修们每天给她读法、发正念、读同修在病业中闯关的交流文章,还把她被迫害时违背法的言行在明慧网上声明曝光,在同修们尽心尽力的帮助下,生命又超长的延续了近一个月,最后还是走了。

邪恶夺走了同修的肉身,给我们留下来许多反思,修炼了十八年,就这样走了。过程中不难看出,她本人好象对信师信法的正念不足,每到关键时刻人心起主导作用,从表面上看平时没有做到实修。近两年通过接触,发现她不愿意和同修交流,心总是包裹的很深,在她身体遭到很严重迫害时,我几次很想和她好好交流一下,但是她的心就是打不开,保护自己的心很重,不会向内找,听不得别人提出的不足。一次她最亲近的朋友来家里做客,她让我去给她们讲真相,我当时感到很费解,就说:“给你好朋友讲真相,也不存在危险,也不用害怕,也没人举报,这么好的机会你自己为啥不讲。”她当时告诉我说,真的是讲不了,就是讲不了。

后来,在她离世的前几天,有个同修带着孩子去看她,那个十二岁的男孩天目是开着的,当时看到那个溃烂的乳房趴着一个红色恶龙,嘴里还吐着黑气。我听了后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认识到共产邪灵、红色恶龙的严重性。是这个邪灵在迫害同修的肉身。回想一下,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在同修乳房还没有破裂之前,我第一眼看到同修乳房大肿瘤那个颜色、形状时,感觉丑陋无比,让人实是厌恶,我当时脱口而出跟她说:“以后咱们做事、想问题可得要用善哪!”因为当时我的直觉,这一切都是来自于恶。

同修走后还出现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离世同修的女儿、儿子和她所有的亲人,好象都不明白真相,有些抵触大法,因为同修自身没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在同修们轮番尽心尽力照顾他们的母亲期间,他们看到同修都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个好脸。她的儿子竟在她生命最后一刻,让她签字,决定要摘除她的眼角膜,同修离世后,她儿子还同意让医院做解剖内脏研究(他们想知道生命超常的原因)。她的儿子能做出这些让人心寒的事情来,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其实修炼人看的是实质,还是恶党因素操控造成的。

这位同修为什么不能敞开心扉交流?为什么就是张不开嘴讲真相?为什么自我保护的心那么强?我悟到是共产邪灵在体内操控所为。长期以来同修自己没有意识到,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我的悟性怎么这么差!她也总想突破自己的修炼状态,虽然法学的遍数不少,都没有打進去,感觉是在表面漂着修。谈出来这些,目地是让大家认清并且能在今后的修炼中,重视共产邪灵对自身的危害性。

多看《九评》就是要解体我们自身体内多年被灌输的党文化。我自己在前几年总感觉修炼有些固步不前,一想要精進心里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怕,感到自己好像站在万丈无底的悬崖边上,不敢再往前一步,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年。《九评》书刚刚出来时我只看了几页,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后来再也不想看了。

自己为找不到障碍修炼提高的症结而着急,二零一一年经师父点化,我悟到自身的党文化物质很多,就下决心看《九评》光碟,不想看,我就看,我明确知道共产邪灵怕死,所以阻挡不让我看,你看了,它就得解体,它就得死。那段时间我每天除了学法就是看《九评》视频,经过一段时间后,我的状态真的有了一个相当大的突破,以前那种怕的感觉再也没有了,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自如。

这些经历今天与同修共勉,因为也看到了一些情况,为什么有些同修怕的物质那么多,有的表现麻木、懈怠,长时间徘徊在一个层次中。我悟到:只要你的头脑中装有党文化的东西,邪灵就会控制你,学法却不得法,表现在学法不入心,悟不到法的内涵,修炼状态懈怠。再从另一个角度看,修炼已经到了尾声,每个大法弟子都不可能带着哪怕一点点党文化的东西去圆满。由此看来,目前对党文化的毒素必须彻底清除,学法才能不被邪灵干扰,也才能学法得法,我们才能放开脚步,精進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的洪流中。

再说一下整体与难中同修的问题,我们这里因为对难中的同修都很熟悉、了解,在帮助同修过关中,也在尽心尽力,当看到同修不在法上时,不免产生怨的心理,就我而言,存在着顾虑心和怕伤害同修的心理,看到问题不能无私的、正面在法上交流,在人心束缚下产生怨、无可奈何等情绪。尤其时间长达三年之久,在正邪较量中,大家能否长期保持正念十足,责无旁贷,这对每个修炼人都是一个考验过程和责任心的问题。《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的文章中,他们整体与难中的同修和家里人,方方面面都配合的非常好,真是让人感动,在同修生命处于极限的关键时刻,同修们都正念十足的鼓励难中同修,这位难中同修无论病魔怎样表现,始终就是抓住法,把自己交给师父,这种强大信师信法的正念之场,真正体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正念必定战胜邪恶。

修炼的路上无论还有多远,无论还有多少坎坷,都需要我们大法弟子放下人心去面对,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遗憾,千万不能前功尽弃,考验是无情的,誓约是不含糊的,能不能走到尽头,每一步都是脱离人走向神的选择。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