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党文化毒素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我是六十年代生人,生下来就浸泡在邪党文化中,从小学二年级开始,自己就是学校里的文艺尖子,唱歌、跳舞、朗诵、大小演出不计其数,深受党文化的毒素毒害。记得很小的时候,党文化的斗争、妒嫉在自己的身上表现得很突出,在家跟哥哥、弟弟打,在校跟男生打、跟女生斗(表面不明显,但心里很强烈)。凭着一副好嗓音,没太费劲考上了大学音乐系,经过专业训练,音域宽了,从此更是大唱特唱“高亢、激昂”的邪党歌曲。

二零零四年我正式走入修炼。自此,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不断,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法力我都能强烈感受到。记得修炼后不久,同修劝我三退,明白了三退的意义,我们全家毫不犹豫的做了三退。隔天晚上,我正在睡觉,一条一米多长深红色的带着硬壳的动物从我的体内出来,好像是从身体里抽出来的,从我的卧室跑了,力量非常大,以至于我被带得坐了起来。第二天同修告诉我说:那不就是共产邪灵吗?我恍然大悟。噢,自己思想上与它划清了界限,我的生命就归师父管,大法的超强机制和法力使它在自己的空间场呆不住了。

自从师父给我拿掉邪灵后,发生了一件事。有一次,单位组织旅游,一上车,同事们兴致都很高,起哄让我唱歌给大家助兴,这对我也不是难事,好吧,就唱最熟悉的、最拿手的一首歌,可一张嘴,大脑一片空白,唱了个开头,往下一句歌词也想不起来了,我立刻明白了,这是邪党歌曲,我不能唱了。过后,我忽然发现:我脑子里的邪党歌曲大部份记不起歌词,有的旋律也不会了,是师父慈悲,看我中毒太深,帮我净化了。以后的日子里,不管单位搞歌咏比赛还是要我独唱,我都拒绝了。

我知道党文化对我影响比较深,平日里很注意清除它,经常是一边做家务一边听《解体党文化》、《九评共产党》、《漫谈党文化》,也抽时间看了两遍。

自从师父在讲法中明确提出去除党文化后,我决定认真看《九评》。我一边学,一边对照自己平日里的言行和所思所想,一边修自己。当天晚上,神奇发生了:我刚睡着,就觉得从头里出来不知是什么,好多好多,轰轰的,好似千军万马,到楼道里感觉声势浩大,开始有点害怕。我赶紧的喊师父,随即意识到这是邪党的东西被师父清理出去了。

我用两天的时间看完一遍《九评》,紧接着我学了三遍《转法轮》。接下来,我又看《九评》,一天看了六评,当天晚上刚睡下,就觉得在自己胸前、头部有一团团的黑乎乎的东西向我压来,朦胧中,我立掌除恶,并喊着师父,他们反扑了两次消失了。可能是那些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不甘心被灭掉而作的狂乱挣扎吧。此后我的争斗心一下子弱了很多,思维也变了。

共产邪灵是旧势力为阻碍世人了解真相得救,阻碍世人得法,毁灭性的所谓“考验”大法弟子而造的这么一个集邪恶大全于一身的东西,为祸人间百年,中国人受毒害最深。而旧势力针对每个大法弟子安排得相当细密。邪灵附着在一些物品上,躲在大法弟子的空间场,如果大法弟子不能理性认识到这些,从思想上主动清除它、排斥它,它就阻碍大法弟子修炼、救人。大法弟子必须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解体它。

一些感悟和浅见,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