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工作者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我曾在中国大陆从事新闻工作二十年,直至二零零七年辞去工作来到美国。我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尽管努力工作,可业绩平平;修炼后,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思路敏捷,发稿量连续七年都排在报社第一。十五年的修炼,其中神奇的故事很多,写也写不尽,现只举几个小例子。

子宫肌瘤半天不见了

一九九七年,在我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小腹肚脐的左侧鼓起了一个小孩拳头大的硬包,到医院检查后发现是一个约6.30-7.30cm的子宫肌瘤,长在子宫的顶端,孩子出生后六个月到医院体检,医生建议剖腹手术取瘤。我没有同意,冥冥之中总感觉有一种不用手术的方法存在。就在这时,在外地居住的姐姐向我推荐了法轮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底,我找到了在家附近的公园:沈阳市青年公园法轮大法炼功点,每天清晨五、六点到炼功点炼动功,风雨无阻。周末参加学法小组学法,修炼交流,多次到沈阳市惠工广场和辽宁展览馆参加大型弘法炼功活动,同修们的修炼故事,让我坚定了修炼的决心。把去瘤子的心放下了。几个月过后,我变得容光焕发,精力充沛,我们单位的同事就都知道我炼大法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几天,我们单位开始全员体检,体检的前一天,我的一位同事对我说:“你总说法轮功神奇,明天体检,如果你的瘤子没了,我就信了,我也炼。”体检那天早晨,我在心里求师父:“我的同事都知道我炼大法,在今天下午体检之前让我的瘤子掉了吧,也好让身边的人见证大法的神奇。”我心里这么想过之后,就感到肚皮像有很多细小的针在有节奏地扎着,也不疼,也就有几秒的功夫,针扎的感觉就没了。就这样,在下午体检做B超时,大家都见证了瘤子没了。之后连续三年单位体检,我的子宫都是健康的。

有了这样的基础,在迫害发生之后,单位领导对于我炼法轮功从来都没有刁难过。我也不停地向他们讲真相,他们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假新闻。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七年,修炼前写稿困难的我,由于大法开启了智慧,数年发稿量都是第一,领导和同事们也都看在眼里。一名副总编和编辑部主任和几位同事还退出了党团队。

向内找--错字“跳出来了”

由于我们单位是周报,几乎每人都担任编辑和记者两项任务,也就是所谓的“编采合一”,每周三出报后,编辑部所有人都要参加例会,评判本期报纸优秀稿件及优秀版面,对于出现较多错字的编辑提出批评。每每这时,就是版面责任编辑脸红心跳、最没面子的时候。出报前,最后一遍打印出来的编辑版面(编辑术语叫“大样”),要送给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总编辑以及专职“错字校对工”,分别进行审阅。尽管这么多人审阅,还是免不了在出报后发现有错字出现,常常有热心的读者在出报后马上打电话告知。

作为版面编辑的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每当我的版面出现错字时,我都能找到出错的理由,如领导出差,少了一两个人看大样,出现错字的概率就高了,好像少了一人看大样,出错就是应该似的。修炼大法后,我开始诚心向内找,不再特别依赖别人给版面挑错字。心态变了,奇迹也出现了:有连续半年的时间,版面出现了零错字,下版印刷前,如果有错字,那错字就会变大、跳出来,显现给我看。

腿痛瞬间消失

我四岁的时候,右小腿曾骨折过。刚开始炼静功的时候,盘腿几秒钟右小腿脖子处就疼的不可忍受,不得不用小棉垫隔离在两小腿骨之间。有一次在双盘开始的时候,师父在《转法轮》书中的一句话在我脑海中出现了:“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在心里下了一念:“今天盘腿时,不垫棉垫,疼也不往下拿腿,疼就疼!”我就这么一想,一股能量瞬间在小腿的痛处流通。从那次以后,十几年来双盘时我的小腿部位再也没疼过。

瘊子“跑了”

修炼大法初期,我打麻将的爱好还难以放弃,一听到有人张罗打麻将心就发痒,尤其是三缺一找我的时候更是把持不住。结果我的两个手指靠近指甲处各长了一个大瘊子。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在点悟我,可我还是给自己找借口:夫妻两地,自己一个人抚养儿子,工作又忙,打麻将是我唯一的娱乐。结果明明知道打麻将是应该去掉的瘾好,就是不愿意去。

那时我与同事聊天时,经常谈起修炼大法的神奇故事。有一天我又跟同事洪法,说起我手指上的瘊子时,我开口就说:“我想这两个瘊子就是对我打麻将的惩戒,如果麻将不打了,瘊子肯定就没了。”让我吃惊的是:第二天早晨睡觉醒来,两个瘊子无影无踪。我找到头一天聊天的同事,让她看我光滑的手指。

从瘊子消失的那天起,我再也不打麻将了。

瞬间退烧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天,中午编辑例会一开完,我就开始发烧,下班回到家一量体温:高烧四十度。在家帮我照看孩子的姐姐问我吃不吃药,当时我坚决地回答:不吃,也不是病。说完后我就进了卧室,浑身发冷的我,拿起《转法轮》,围起棉被就看了起来,过后估计只有二十几分钟,我就感到体温“唰”的下来了。我喊着姐姐给我量体温,三十六度二。从那以后,我偶尔出现消业假相,姐姐不再坚持让我吃药了。

修炼十五年中,出现的神奇故事太多了。大法弟子只要凡事在法上悟,总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生活中的矛盾,当你诚心向内找时,就会发现矛盾没了。坚定的信师信法,就常常有奇迹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