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不学法真的很可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我们这边有个学法小组来了一位外地“同修”,据说叫“李万德”,大家都称呼他“老总”。据说这个外地同修个人修炼很好,原来是北京某单位的董事长,说是很有来头。于是,只要他来本地,很多同修都愿意慕名去那小组和他一起集体学法,就说那学法小组的场很好,只要有什么修炼上的困惑大家也都很希望从他那边找到答案,虽说他每次解答后都会加上一句“以法为师”,但大多数同修觉得和他一起学法才踏实,并且大家还在相互影响,打着帮状态不好的同修交流的话给那外地同修扩大市场,让更多的人欣赏他,以至于很多同修都喜欢将他带到各处去“帮助”其他同修,此小组渐渐的由几人扩大到二十几人。

一开始是一位蔡姓同修引荐的“老总”,也就是因为蔡姓同修天目是开的,能看出谁修的好和谁状态好,所以她引荐的人大家都比较相信。时间一长,由于蔡姓同修和老总之间有了“隔阂”,而老总的威望已超过蔡姓同修,所以蔡姓同修和另外的同修说老总还是有问题,但此学法组的同修已没有一个相信蔡姓同修的了,个个都觉得能和老总一起学法能让他们提高的更快,因为他是高层次上来的,“因为老总来帮助和带着他们学法是老总来世的使命”,这是老总自己说的。

有好几次同修都要我上班时请假去见老总一面,和他交流一下会提高很快,都被我拒绝了。有一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意外的安排见了老总一次,出于对年长者的尊重,并且心理上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位“特殊”人物,所以觉得他有些话不在法上也没放心上,只是当面指出了。由于考虑到大家都是同修,在修炼的路上都会有各自的不足,所以并没当回事,但当同修再一次向我推荐他时,我就将我对他的理性交流告诉那小组的几位同修,结果是他们都当我是妒嫉人家,个人没有悟性,我就告诉他们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

那位老总任何场合都是主讲,会不会不合适?和人家的称呼都不一样,他就高高在上了;老总很喜欢组织大家在一起开九讲班,有时是组织多位男女不同的同修住在一个偏远的同修家开九讲班或开法会,之后参与的同修都觉得受益匪浅,当然几天在一起对这位老总都是特别的照顾;老总还喜欢提起哪位同修上辈子是怎样的,和儿女是个什么因缘关系,这是那小组的同修都挺感兴趣的,大家连孩子出生的起名和找的对象性格合不合适都想问问老总的意思。

我多次对几位同修提出这些行为都不在法上,但他们看到说服不了我,就开始疏远我,和老总的所有活动都对我保密。

去年有位同修在每日明慧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写的就是由于个人崇拜和学人不学法带来的惨痛教训,明确说出就是这位老总“李万德”的相关言论,和自己如何执迷不悟后导致病业假相,通过学法终于醒悟了,我将此文章给几位同修看后,一开始他们有点懵住了,因为当时这位老总不在本地,而且明慧上能出这文章对他们是一个震慑,但只是因为文章里最后没有认定老总是什么身份(也就是没看到说他一定是特务或修炼有问题的同修),他们都追问最后呢?没有结果吗?还是并没有从法上醒悟过来。

过了一段时间后,老总又来本地了,接触了一段时间,这几位同修就在一起怀疑那篇文章是否是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反问我如果是为什么明慧期刊上没有刊登?还说那位写文章说老总不好的同修已经招报应病得起不来了……

最近5月13日期间这小组学员又准备在一位同修家住着开法会,专程邀请老总从外地前来,提前已经住了几天,5月12日老总外出时被抓,开法会的同修家被抄,损失整套大法书及相关资料,房间里的其他同修并没有绑架。

对于老总的身份,我们都还无法预知,如果是特务,可能会很快放出来,并又联系各同修说明自己是正念闯出来的,又一次能树立他的高大形像,同修更加欣赏他;如果他是同修,他这么不在法上、狂妄自大的状态也许就是旧势力迫害他的最大借口,也许旧势力就是想让他的被抓来看看周围同修还修不修,状态还好不好?如果他被转化后出来再找这小组的同修做转化工作,他这么有口才和“声望”,这小组的同修会不会被他影响?

同修们,请醒醒吧,只有一心从法中去学,才是最扎实的。如果学法学不懂就向外求、向外求,结果可能是永远也不会学法修心,还会招来种种麻烦和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