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族老太太学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朝鲜族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走入大法修炼

我从小命苦,三岁就没了母亲,在继母的打骂中长大。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有的事,那时我不知道自己活着为了什么,不知道人活在世上为什么要受这么多的苦。

长大后结婚,算是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后来我生了孩子,因丈夫要上班,我自己给孩子洗尿布、做饭,经常是照顾了孩子,自己吃不上饭,落下了一身的病:胃病、风湿、痔疮、心脏病、神经性头痛;一年四季,各关节都象包着冰;神经性头痛,痛起来要撞墙。

我五十几岁时,丈夫去世,我的世界也塌了。我是一个家庭妇女,一下子没了生活来源,小儿子正在上高中,我又一身的病。我犯了痔疮,坐不住,躺不下,站不了。三天下不了楼,不能买菜,没办法,爬到对门敲门,求邻居帮我买点菜,我快饿死了。这样邻居给买来了菜。我本来就悲观厌世,现在几乎是绝望了。

我与几个朋友信奉佛教,就想:我供不起孩子,一身的病不能再拖累孩子,干脆到庙里出家吧,就死在那里,也给孩子减少负担。就这样想着,来到朋友家,告诉她们,我要去出家了,你们在家修吧,我要去庙里。一个朋友听完我要出家的理由,对我说:听说现在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挺好,很多疑难杂症都好了,还有的晚期癌症也好了,你不如炼法轮功吧。我听了她的介绍,立刻就要开始修炼,朋友给了我一本书《转法轮》,让我先看书,可我不认识汉字,我那时连汉话都说不好。她却先让我能看书再说。

我拿着《转法轮》回到家,上面的字我没几个认识的。就问刚上小学的孙女,开始孙女还告诉我,后来问烦了,她就给我一本字典让我自己查字典,可拼音我也不认识啊。就去商店买了一张幼儿园孩子学拼音的挂图,一边问着孙女,一边学拼音。

恩师慈悲,看到了我修炼的心,我还没开始炼功,只看了两天的书,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几十年的多种疾病不知怎么突然都没了。我更加有信心了。就这样一个多月我基本上能读下来《转法轮》了。

有一次,我摔倒了,一只手腕被摔成粉碎性骨折,医院的大夫说赶快做手术,我当时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用做手术 。大夫笑了。我回家后没几天手就好了。邻居都说:这也太神奇了,咱也炼法轮功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诽谤和迫害,很多同修都去北京上访,讲明真相,我也要去。同修说:你才开始学法,还不会炼功呢,你就不要去了,在家学法吧。

我没去北京,可我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的消息却被派出所知道了,警察经常来家里骚扰我。一次因我不放弃修炼,把我绑架到看守所。看守所里用水紧张,寒冬腊月都让在押人到外面洗脸。一次我在外面洗头,水浇到头上就结了冰碴,我还是坚持洗完了头。狱警刚开始还取笑我,后来看我洗完了头没有任何不适,也不得不佩服法轮大法。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太太,这要是常人,别说洗头,受点凉就得病好几天了。

我苦于学法少,为了学法不知流了多少泪。我曾在看守所里跟同修学《洪吟》,同修念一句,我念一句,因我不理解诗句表面的意思,比如“苍穹无限远”[1]是什么意思?同修经常是十几遍、几十遍的给我解释,我才能学会一首。就这样,我背会了《洪吟》,又背会了《精進要旨》。

后来,我开始学写字,别人是写字,我是画字,因不知道该怎样下笔,只有一笔一划的照着画。现在我写的真相信,别人看了还说:这老太太的字怎么写的这么好。我就笑了,我没有写,我是画出来的。只是别人一个小时就能写完的,我要画上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

为了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不再被中共邪党欺骗,我走上街头向世人讲清真相,先后被绑架九次,曾被非法劳教过,非法被判刑五年。可我依然不悔,我只有两个愿望,还师父清白,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

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