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门锁不住

七旬老大姐经历的神话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按:大姐讲这些事时,就像讲别人的故事,她是为了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才跟我讲的,否则在她那里,很少听到任何她个人的事。她说,没有师父,就没有她的一切;证实法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啊。谈到师父,大姐流下了感恩的泪水。我望着大姐平静、慈善的面孔,我想起师父的一句话:“神在世 证实法”[1]。)

我叫吉照,今年七十五岁,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在得法前,我是个佛教徒,山南海北拜过很多的寺院。在以前还练过多种气功,为的是祛病、平安、发财、长寿,最终我什么也没有得到。

不但以前的病没好,又多了几种病,肝硬化腹水、胃出血、贲门长息肉、胆结石有大脚趾甲那么大、脾大、血小板减少、头晕,最后病倒了,被家人送進了医院。医院大夫说:准备后事吧,来得太晚了。听到这个消息,全家都哭成了泪人,但我没动心,总感觉有人能救我。

就在人财即将两空时,有个熟人告诉我现在有个功法挺好,叫法轮功,你去看看能不能炼,我就答应了,我说我炼。从此以后,我找到了真正的净土——法轮大法。

这里我要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一)铁门锁不住

九九年“七二零”, 邪党疯狂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在二零零零年的年底,我与同修去天安门广场上拉开条幅,喊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被一帮恶徒强行拉到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问我什么,我都没告诉他们。后来,警察把我送到一个乡下。

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早上五点多钟,我起身到室外上厕所,看到大门口的铁门好像没锁,看我的警察正在屋里熟睡。我走到门口,一推铁门,发出很大的响声,我求师父让他们听不见。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的从派出所回到家中,并从北京同修那里背回来一兜子资料。从此取送真相资料、发资料、讲真相、救人成了我生命的一部份。

(二)梦中的三个电话号码

迫害初期,我和周边地区的同修失去了联系,我求师父加持,我无意中就睡着了,隐约间,眼前出现三个电话号码:一个是当地的,另外两个是外地的,我醒来后,记下这三个号码,结果真的都是同修的电话,这样我又如愿的溶入大法弟子的整体中来了。

(三)正念定住警察

二零零零年,我承担起去A市取真相资料的任务,每星期一次,地点不固定。一次在桥下,同修刚把资料交到我手中,发现一辆警车慢慢的停在桥面盯着我们。然后,警车开到桥边停下来,警察下车朝我们走过来。

我拎起包,求师父加持:让警察走开,封住他的眼,让他看不到我们。 警察立即就停住步伐,愣了一会,掉头回去,上车把车开走了。

(四)走另外时空

一年秋天,我从A市取回真相资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在山上的一块玉米地里包装好,天黑时开始在山下的村子里,由西头向东头散发。结束时,村民已经熄灯入睡了。我打算在本村的一位朋友家中过夜。我的位置距离要去住的地方有一公里的路程。

当时快晚上九点了,我想快去吧,太晚了打扰人家休息。就这样一想,已经到她家门前了。我还怀疑怎么没走几步就到了,太神了吧?结果再度寻找时,头朝下跌了一大跤,才悟到,还是原来那个大门对。此时夜已深了,全村唯独这栋房子还在亮着灯,这是师父为我安排的住处。

(五)大雨都是在我们摩托车的后面

《九评》发表后,我和一个同修约好到乡镇去发给那里的人们看。此时,正是雨季,我们地区几乎天天下雨。出门时,同修都告诉要带上雨衣,而我告诉他:不用,不会下雨的,淋不着我们。这样我们每次都能想起师父,求师父加持,不下雨。每次都出现奇迹:不管我们是去时还是回来时,大雨都是在我们摩托车的后面,十米以外下。不管我们走到哪里,头上只有乌云,而后面大雨倾盆,前面刚刚下完雨。我们都知道这连天的雨季,一般情况是无法出去发真相资料的,奇迹是师父为我们救人才安排的。

(六)水银灯也跟着我们走

一个初冬的夜晚,我与一名小同修结伴到偏僻的一个乡镇发放真相资料,这里因为偏僻,途中荒无人烟都是土路,没有路灯,天上也没有月光,漆黑一片。我们发放完真相资料已经晚上八点钟了,我们开始往城里返还。

走出乡镇,看见隔一段路就出现一盏灯给我们照亮,自己以为是秋收场院的照明灯,后来发现每盏灯旁边都没有人家,也没有粮食,也不是路灯,自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再后来,就是不断的出现汽车灯照亮。就在我们走的迈不动步了,感觉又渴又饿又冷的时候,突然出现一盏直径二十厘米圆球状的水银灯,吊悬在右前方的空中,根本没有灯杆。我们走,水银灯也跟着我们走,这个水银灯一直在我们的右前方,一直那么大,一直那么亮。

我才明白,不是我们自己在做真相啊,师父一直在陪着我们啊,我还苦还累什么哪?师父在保护所有大法弟子,师父最累最苦。我的眼泪流下来了,也不知道累了,也不冷了,身体暖融融的,跟着那盏水银灯往前走,水银灯一直照到天亮。

那天,我们从晚七点一直走到早八点,走了十三个小时才到家。

(七)向内找 内脏的疼痛瞬间消失

二零零六年,我去一个乡镇挂大法真相条幅,乘坐同修的一台摩托车前行,在一河坝处急转弯,我被甩出去,摔在一米深的坝下。当时,摔的五脏六腑剧痛,我心想:“一会就好。”但是,痛得我喘气都很困难。骑摩托车的同修也摔倒了,他起来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

我坚持着自己爬起来,上了摩托车,忍着疼痛一边走一边向内找,我为什么挨摔?发现自己有埋怨同修舍近求远的怨心。就一边坐车往前走,一边发正念去掉埋怨心,就在我去掉埋怨心的同时,我内脏的疼痛一下就消失了。就跟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前后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八)从大法中修来的搬运功

二零零九年,当地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下《九评》制作不出来,数量少了不少。我出去发放《九评》十分珍惜了。我的兜子只能装下十二本《九评》,在一个小区发了八本,剩下四本,到另一个小区。手摸着四本《九评》,心想:“太少了,多点就好了”就这样一想,六栋楼,每个楼栋放二本《九评》,竟然放了四个楼栋,多出了四本《九评》。事后知道这是从大法中修来的搬运功。

(九)“让人看不见我”

北京奥运期间,我们到农村给村民送真相,可夏天的傍晚,人们都在外边乘凉。我们到村里后一人发真相资料,另一人发正念除恶。我发出一念:让人看不见我,让有缘人得真相。路上的人就像没看见我们一样。当我把一份资料放在一家门边时,才发现这份资料就放在一位坐那乘凉的妇女的脚边,几乎要碰到她的脚,可她丝毫也没发现我的存在。真的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还有一天晚上,我们两个人到一个村里送真相,有一家小卖店亮着灯,同修往里送资料,被路过的人看到,那人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没吱声。他就打电话找人,让他们快出来。我们加快脚步,躲到一家柴草垛边上。那人和找来的人骑上摩托车满村各个胡同的找我们,路过我们跟前也没看到。我当时想,别折腾了,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快回家休息吧。就这么一想,不一会就听不到摩托车的动静了,一会儿,我们就安全的回到了家。

(十)“三棵大杨树和玉米”

以上这些神奇的事是在前几年迫害严重时师父为保护弟子而出现的,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也渐渐清醒,现在大陆的环境也比以前宽松了,三退并认同大法好的世人得福报的神奇事更是比比皆是。就单说我的儿子,就出现过多次神奇事。

我的儿子明白真相,支持大法。有一次,我往外地资料点送钱,在车上不小心弄丢了两千元。回来后,正巧儿子看见了我,儿子听说后,当时就掏出两千元说:“妈,你别上火,再跑一趟,给人家送去吧。”

这些年,儿子一直支持我广传真相。儿子承包工程,现在承包工程不好要钱。有一次,一个老板在电话中答应先给三十万,可儿子到了老板办公室,老板沉下脸说:手中没有那么多钱了,就坐那抽烟,也不理儿子。儿子没吱声,心想:我大老远来的,你怎么这么不讲信誉。工程现在急需钱,我不能白来一趟啊。儿子就坐在老板办公室里求大法师父帮忙,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会,老板脸放晴了,把烟头一扔,爽快地说:给你六十万吧。要钱这等差事对别人来说千难万难的事,儿子只念几句大法好就解决了,其实那是他支持大法、相信大法得到了福报。

我儿媳妇包了当地到靖宇的大客,靖宇那地方山路多。二零零三年的冬天,车开到半路时,由于路滑又是土路,车向右倾斜,眼看就要翻到路边的深山沟里,车上还坐着很多人,儿媳妇就在车上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救命。”这时在滑坡路上出现了三棵大杨树和玉米地把车给挡住了。后来,车又开到那地方去看时,根本就没有树和玉米地。

儿子、儿媳虽然不炼功,但都支持大法,弘扬大法,知道是师父保护了这一车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