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株连式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中共不仅随心所欲地绑架法轮功学员,而且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或朋友的株连式绑架,同样随意得让人吃惊。我们看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报道中所涉及的几个具体的案例。

一家四口被株连绑架

山东即墨市法轮功学员李红蕾的律师,以前曾经在出庭为其他法轮功学员辩护时,讲了刚接的一个案子:“一个在税务局工作,连续八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的法轮功学员被抓了。‘孩子,你妈妈被警察抓去了!快回家来!’正在上大学的女孩接到姑妈的电话,第二天赶回家中,遇到警察正在抄家,将她和抄到的家中财产一同带回警局,随后女孩被投进了看守所。

“我接案子后去看她,看守所竟不让会见!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啊,还在上学呢,一夜之间她遭逢了什么?妈妈被抓走,爸爸和七十多岁的奶奶去探视,也被抓!自己回家又被抓!因为什么,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这按法律完全是合法的。女孩天真幼稚的心灵遭到这一连串的重击,我难以想象她如何承受……”

五个无辜者被株连绑架

李红蕾的律师讲述的案例如今又再次发生在李红蕾一家身上,真让他感慨万千,中共警察的株连式绑架太无法无天了。

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晚上七点左右,山东即墨法轮功学员李红蕾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孙淑清家看望其家属,被其丈夫酒后失去理智报警,被绑架到即墨市通济派出所。当天晚八点半左右,李红蕾的丈夫、婆母邱青华及法轮功学员张鹏伟去探询情况,又被劫持。李红蕾的女儿黄如莹得知消息回家,也被正在抄家抢劫的警察绑架。

李红蕾只是去看望一下朋友的家属就遭绑架了,就连去问情况的亲朋三人随后也被绑架,她女儿又有什么罪,她自己的家就不能回吗?怎么一回家就又被绑架?

律师也成了株连式绑架的对象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李凡丽带着八岁的女儿从济南东站准备乘火车回老家,被610警察搜查并绑架至泉城路派出所。610警察又到李凡丽家,利用暴力将李凡丽的丈夫、身为律师的陈广昌带到派出所。李凡丽仅仅八岁的女儿陈清悦被迫目睹警察非法审讯她父母、威胁恐吓她母亲的罪恶过程,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七日,李凡丽以自己和女儿的名义,分别提出了行政诉讼,起诉于历下区法院。济南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为了逼迫李凡丽撤诉,再次将她丈夫陈广昌绑架到洗脑班。陈广昌是执业律师,精通法律,按理说这些所谓的执法者总该有所顾虑吧,可是在中共恶徒眼中,精通法律又能怎么着,照样说绑架就绑架。洗脑班的毕思良和胡姓科长拐弯抹角的威胁陈广昌撤诉,否则就不让出洗脑班。

株连绑架好人妻子,敲诈枉判致命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晚,张永奎在家中被辽宁省朝阳市前进分局警察绑架。妻子朱慧圆与七十多岁的婆婆去前进分局要张永奎,人没要回来,自己也被强行扣留,非法拘留十五天。释放后,朱慧圆一边上班,一边多方求人营救丈夫。因救夫心切,被一个公安人员诱骗一些钱说能把丈夫释放回来,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音信,后来该公安又向她敲诈要两万元钱,朱慧圆顿感失望,她再也无力拿出两万元钱给此人了。

张永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被双塔法院非法开庭,枉判三年。有冤无处诉,有苦无处说,一个孤身弱女子已无法面对眼前的一切,走投无路后精神彻底崩溃,朱慧圆最终带着对丈夫的无限牵挂与思念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早投河自尽,含冤离开了这个人世,年仅四十六岁。

串门致命丧

原吉林省吉林市轻型车工具厂职工李文军自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六点多钟,我在家中休息。吉林市高新国保大队长胡园伙同社区等人,由社区人员叫门,胡园躲在门边楼角处。骗开门后,胡园等人闯入家中,非法翻我家东西,发现大法书就打电话给派出所警察。来的是副所长赵威和二个警察,二个警察将我按在床上不让我动,赵威翻东西。

“这时有人按门铃,胡园和另一个警察开的门。我听到是同修于学忠找我问我妹夫的车上保险的事,于学忠在保险公司上班。我说我过去看看,二个警察将我按住,没让我动。后来我听到拉扯声和警察的叫骂声,他们把于学忠从楼上一直拖拽到楼下,塞入车中绑架了。……三十七天后,我被放回家,我才听说于学忠在派出所被迫害致死了。”

这样的株连式绑架说出来人们都不可能相信。中共暴徒真的一点法律都不讲了吗?事实上真是这样。中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这种株连式绑架能够如此随意,而且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只是不讲法律,而是已经达到了完全失控,完全疯狂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