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房子的两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家中哥姐七人,我是老幺。修炼大法前,我性格要强、情重。在我十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哥姐各自成家,三姐考学读书,只有我与老母亲相依为命,十四、五岁就辍学做童工挣钱与老妈过日子。特别是对我三姐的情很重,在我心中可以说超过父母、丈夫的地位。

一、三姐突变,我走入大法修炼

我丈夫原是教师,早在一九九六年初就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零年底,丈夫因讲真相遭受非法判刑三年。我们住的房子是丈夫学校的集资房。我们的老家很远,只有三姐和我们很近,她的经济条件很好,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关照。给我选男朋友、操心我结婚到家里大小事,比母亲和其他哥姐都操心。特别是我丈夫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时候,三姐花钱请律师、送礼托关系、人托人带着我在看守所多次与丈夫会面。每次我三姐都嚎啕大哭,劝我丈夫放弃修炼,就可以马上回家。那时,我觉得三姐为我们操碎了心,真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三姐担心我丈夫受迫害后,学校万一不让我和儿子住房,于是借了五万五千元钱,加上我们自己的七万多,共十二万多买了一套140多平米的住房。让狱中的丈夫打了借条,借条写着:出狱后一定加紧挣钱还三姐,如果还不起,就用房子做抵押。三姐私下里跟我说:不要我还五万,送我们三万(当初订房交的5千元订金也说是送我们的),还两万就行了。我当即表示拒绝,我心里想的是要连本带息还三姐。我也不是贪心的人,加上房价还一直在涨。

二零零四年,丈夫刑满回家,三姐又主动借给我们三万元钱,加上我们自己的两万元开了个装饰品店。由于是新口岸,开初生意一直不好。我们对三姐是报喜不报忧,只想让三姐少为我们操心。

二零零五年初,让人惊愕的是,三姐却认为我们挣了钱心里又有想法,看着房价一天天涨,竟公开表示对我们有意见,提出房子是她买的,要处理,按投资分成。我当时心里很气,卖就卖,于是托中介卖房。直到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房子卖了。

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突然。我的性格也要强,不想欠她的情,一切按她的意见办。结果,以前三姐送给我们的钱,如今也算成借的,一块儿算在购房款里按比例分成。这样,十二万多的投资,三姐占了大头。我们投资七万多,还分得少些。

真正让我难受的还不是钱分得不公,而是对三姐的这份情解脱不了。觉得这么好的三姐,以前那么大方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得这样,好几年我都想不通。后来学大法几年了,才在大法中悟明白。

记得那天上午办完卖房手续,下午我们打开店铺,生意就特好,卖了几百元。

我们分到十二万多块钱,一时觉得再买房子就难了。幸运的是七月份,一个顾客无意中说起她在卖商铺很忙,我们一了解,她是小开发商,还有最后两间商铺要卖,2800元一平方,优惠的价格一下吸引了我们。要知道,这可是只相当于住房价。只是当时办不到产权,所以我们也只付了部份房款,还是找亲朋好友借了些才凑齐的,这样正好。当然,目前口岸还不好,邻近的商铺基本都未租出去。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在同修的耐心引导下,我也走入大法修炼中。通过進一步学法,我明白了,我与三姐的矛盾,不是偶然的,而是奠定了我的修炼之路。以前,我对三姐是敬畏,三姐的话就是圣旨,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也要听三姐的。二零零一年丈夫受迫害时,我和三姐在看守所大哭好多场,劝我丈夫放弃修炼。如果没有因房子与三姐发生矛盾,我要走入修炼,三姐就是我迈不过的一道坎。

三姐本是善良人,又富裕,又大方,亲人姊妹都觉得在这件事上,三姐做的不对,为我抱不平。以前,我老是想不明白:三姐为何这样对我,我经常想起这事就哭。丈夫开导我无数次,说我们修炼人不失不得,以后一定买得起房。

我现在一点也不怨三姐,相反还可怜她。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我们全家被派出所绑架,连十四岁的儿子都一起绑架。当天我和儿子回家,丈夫再次遭迫害。三姐完全不像上次那样,而像陌生人一样漠不关心。然而,就在丈夫遭绑架十三天后,三姐就出车祸,肋骨撞断两根。我听说后,马上带着儿子去看她。给她买营养品、衣服。因为此时我已走入大法修炼,不计较过去的是非恩怨。我看她时三姐自己就说遭报应了。

二、三哥扣留补偿费,我反而如愿买到住房

我和儿子属三峡移民,一九九八年通过“投亲靠友”的方式,移民到我丈夫的身边。政府的补偿不是一次性到位,而是陆续办理。

二零零七年我们回老家时,曾委托三哥帮忙办理。二零零八年,三哥已经办好了,却瞒着我们,将每人15平米的房基地出售。二哥二姐听说,已是二零零九年四月了,于是打电话叫我回家领取三峡移民有关补偿费。我给三哥打电话询问此事,三哥支吾着,试图遮掩,于是我决定回家当面问清楚。

来到三哥家,我说:三哥你帮了我的忙,我会感谢你,给你经济补偿,请你把公证书和有关手续给我看一下,算一下。他支吾着不爽快回答。按照当时每人15平米房基地算,我和儿子三十平米,加上安家费等大约七、八万。我看三哥不爽快,就说:我只要两万元,其它算你的辛苦费。三哥又找侄儿来说,只给一万八。我说可以,于是我拿着钱就回家了。其他几个哥哥姐姐都说我太傻了,要我找乡政府移民办去,他不敢瞒你的钱。你现在丈夫又受迫害,他当哥的不帮助、不同情,还这样对待,太不像话。

我想,三哥家在农村,经济也不宽裕,我作为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师父讲:“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于是,我就回家了。

我们租的门面有一百平米,以前我和丈夫一起经营。二零零八年六月丈夫被绑架后,我一个人真是经营不了,打算请二姐帮我一下。因我丈夫被绑架十三天,我三姐出车祸,二姐就急忙从老家赶过来看三姐,顺便就来帮我。

在这期间,二姐有时去看一下三姐。与三姐摆谈到我的生意好,我给的工资还不低。三姐就说,工资再高也有限,不如自己开一个。干脆这样:一个是与幺妹利润分成,她不干你就自己挨着她开一个一样的,我在那附近有一个铺子,收回来你做。

二姐毕竟是明事理的人,当时既没跟我说,也未那样做,只是心里觉得三姐太狠心了,这是落井下石。

我们大法修炼者没有敌人。就算三姐这样对我,我也一直不计较,利用各种节假日或找理由请她到我家做客,可她一直没来,只是偶尔给她带些小礼物她收了。这次三姐出车祸后,我尽管生意忙,丈夫又刚被绑架,我还是先后去看了她三、四次。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二姐帮了我几个月后回家过年了,二零零九年完全是我一个人经营,想转让铺子又舍不得生意。这次从老家处理完三峡移民房基地补偿和安家费问题,回家才两天,就有人主动询问我的铺子能否转让。这种奇特的事,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因为没有铺面转让的广告,是不会有人贸然主动询问的)。因是人家请求转让,我就占着主动,最后以十五万五的好价钱转了出去。我利用这笔钱加上存款,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错层带屋顶花园的房子,马上又租出去了,每月一千元租金。二零一五年初,丈夫出狱后,我们装修出来,一家人住着很舒心。丈夫出狱后,修炼状态恢复很快,马上就汇入正法洪流中,抓紧做好三件事,弥补受迫害落下的损失。

看起来我两次蒙受很大的经济损失,不但没吃亏,明显的是赚多了,真是坏事变好事——没有第一次损失,我买不起铺面(如今铺面的年租金五万,丈夫受迫害回来一时不挣钱,抓紧读师父的四十多本大法经书,也不愁生活),更走不進修炼;没有第二次损失,我买不了住房(因为我买住房时,刚好受5.12地震影响,房价较低)。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如今我明白了这是去利益之心的法理,于是我坦然的放下了。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没有师父的关照,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