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今年六十六岁。二零一零年老伴脑溢血去世,对我打击很大。三件事虽然还做,可是用人心做,很多事情上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在修炼路上没有走正,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本地区出现大面积的迫害,给本地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被迫远走他乡。

学好法 修自己

身在异乡,和同修经过多次法理上的交流,找到了自己很多的执着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色欲心……很多很多。同修交流说,先别做其它的事,大量学法,在法中充实,提高上来。我和同修组成了学法小组,每天睡觉四到五小时,两顿饭连做带吃两小时,炼功两小时,其余时间学法发正念,每两个小时发半小时正念。这样三个月从没断过。

开始学法,各种干扰、考验就来了,腰酸背痛、胀,坐不住,非常难受。我知道这是对我的干扰,再难受都坚持住,背从不靠东西。学法困了就站着、走着、跪着学。通过大量学法发正念,一个多月身体各种不好状态都消失了,学法也不困了。和同修交流认识到,平时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只说修炼中的事,不唠常人磕。不断的在法中充实和升华,各种执着和人心渐渐少了弱了,遇到矛盾向内找,把自己真正当作一个修炼的人。

讲真相救有缘人

三个月后,我就走出来讲真相救人。以前我只给亲戚朋友熟人讲,从来没有给生人讲过。我在街上徘徊着,半天也没迈出第一步。后想到师父讲:“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1]。师父的法给了我勇气。我看见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路边,就走过去给他讲真相。老人听明白真相后同意三退。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心里赶快说谢谢师父慈悲。

师父帮我走出了第一步,以后我也就敢讲了。慢慢的越讲越顺口,心里很平稳,如同唠家常。我讲真相不求数量,讲一个是一个,最多一天讲退五个人,也有不退的,不退我也不灰心。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去了很多人心执着。

一次和同修找房子,给一个六十岁左右的人讲真相,他做过生意,是人中的那种精人。房子没有看上,当我们准备出去的时候,他抓住同修的手不放,我们一看是有缘人,要听真相。我就发正念,同修给他讲真相。从邪党运动害死八千万人,讲到当今社会乱象丛生,灾祸不断,贪官遍地,民不聊生,人民没有生存保障。讲江泽民腐败治国,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卖给外国人,它是大魔鬼,天灭中共,退出中共邪恶组织才能保命,他很痛快的做了三退。他说当他心里动了要退出中共党团队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头顶上一座大山被搬走了,浑身非常舒服,轻松。离开他家后,我和同修说:人的观念太可怕了,险些错过一个生命得救的机会。

发正念灭邪灵

我们去监狱、看守所附近发正念,清除藏在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刚开始去的时候,监狱周围的乌鸦特别多,成群结队的,我们一去它们就在我们上空盘旋着,喳喳的叫着。我们立掌发一阵子正念后,它们不知啥时逃的无影无踪。师父一直加持着弟子,我感到能量非常强大。每天都坚持去,最少发一小时正念。有几次我们快到监狱时,就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乌云密布,雷鸣电闪加着零星大雨点。我们没有退缩,常人往家里跑,我们一边发正念一边往监狱近处赶。当时只有一念:我们是大法弟子,谁也挡不住我们清除共产邪灵的行动。我的身体瞬间被能量包裹着,身体感觉高大无比,全身定住。过了大约一小时,睁眼一看,天清地透,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这样的恶劣天气经历了好几次。只要我去发正念,师父还把有缘人安排在来去的路上等着三退,很灵验。

为了多救人,再苦也高兴

有同修问我,有个救人的项目你做不做?我说只要能救了人啥项目我都做。同修说是邮寄真相信的,就是要多跑路,把本地的邮局搞清楚,比较辛苦。

方圆几十公里的城市,我用了二十天的时间才跑了一遍,一条条马路一道道街巷,有时坐车,有时步行,哪条路哪条街有邮局,乘哪路车,我一一记在本子上,免得下次多跑路。除了坐车,一天走二、三十里路正常事。我感到师父时时看护着我,加持着我,从这条街横穿那条街过去,正好看见一个邮局,好多次都是这样。盛夏高温天,三十七、八度,根本感觉不到口渴,也不觉的累。现在我把所有有邮局的街道都记清楚了。每天穿行在大街小巷中,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为了能够多救人,再苦再累我也高兴。

在正法尾声有限的时间里,学好法、修去人心,走正自己修炼的路,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快救人、多救人,在神的这条路上走的更快,更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