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重返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在我小时候,因父亲修大法,我也开始随着父亲炼功,也到学法点一起朗读师父的书籍。

一、迷失回家路

父亲说,小时候我发高烧,他在我身边读《转法轮》,我的烧就能退下来。因为年纪小,盘腿对我来说很容易,那个时候和父亲一起炼功,每次父亲单盘腿都翘得老高,看我不用手两条腿都可以直接翘上双盘,父亲老呵呵地笑。那时我家挂了很多法轮图,我的天目没有开,但总觉得它们很好看。九九年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父亲因为家庭和工作的压力,遗憾地放弃了修炼。而我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不仅遗忘了我的修炼历程和大法法理,甚至听信了学校和电视里对大法的污蔑宣传,对大法产生了不好的看法,如今每每想起,都觉无限痛悔……

在离开法的那近十年中,其实师父一直未曾放弃过我。上小学时,因戴着红领巾,放学的路上几次碰到大法学员为我讲真相;家里的观音菩萨像,当我遇到困难祈祷时总能帮助我度过难关,这使我在那些年心中对神佛的存在深信不疑,后来父亲才告诉我,原来在九九年以前,这一尊佛像已经求师父开了光,上面有师父的法身,我才明白,这也许是师父想让我升起对神佛的信心,为我以后得法做下铺垫。

二、重返修炼路,回归步别停

后来,父亲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了修炼。重回修炼的父亲,开始向亲友讲真相,在父亲的影响下,我由一开始的抵触到坚定地用真名做三退到最后不顾一切地要走回修炼。得法之前,我常常头痛,一次放学父亲去接我,我的头痛又发了,父亲跟我说心里默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起来,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回家的这二十分钟里默念,到家时,先前发作至少需要半天才能缓解的头痛竟然在这短短二十分钟内就好了,后来几次头痛发作都是通过默念九字吉言很快就不痛了,慢慢地,我开始相信大法。

在明白真相以前,由于受了多年中共谎言的毒害,我抱着对大法抵触的态度,自以为是,曾对父亲说让他把大法书给我看,我要找出反驳的证据,但父亲可能害怕我抱着不好的观念看大法书,会给我自己制造无边的罪业,当时并没有把书给我,而是当我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才把《转法轮》拿给我看。记得当时我第一遍读《转法轮》的时候,初读几页时只觉得感兴趣,后来越读越觉得大法太好了,感觉自己找到了生命的归宿一样,当我一口气读完他后,我心里就下定决心要修炼了。当时我因为之前的大言不惭感到羞愧,但是心里要修炼的决心很坚定很强烈,于是我直截了当地跟父亲说,“我要修炼!”父亲当时并没有回应我,直到后来几天我对他重申了几次后,父亲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于是就这样,我开始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当时是高三,课业重,但是初得大法的心,无比激动和坚定,每天晚上如饥似渴地学法,看完了《转法轮》,看各地讲法,那时总是觉得学法的一个小时时间太短,不知不觉中就超过了时间,但是每次学完法都觉得思路很清晰,做作业也更加轻松,打坐的时候,真的就像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感觉,很舒服很舒服的。

高中毕业后,我如愿考上了医学院校。得法一年左右,我时常在梦里梦见大幅的真相展板,大法弟子讲完真相都走了,我却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这应该是师父点化我要开始讲真相了。我还梦见,有一个巨型的钟,时针指在九,梦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当到了十二点,一切就都结束了……

于是,我慢慢下决心开始讲真相,得法前我有一个男友,我们互相扶持度过了高中最艰难的那一年,修炼后,我也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没有刻意放弃这段缘份。他是我第一个开口讲真相的人,我清楚地记得,讲真相的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因为他生下时额上就有个红色的胎记,在梦里,我跟他说,我要带你去把这个印记消除了,可是走着走着一直没找到那个可以帮他消除印记的人。之后我和他讲真相,他没有明白,但是知道我为他好,于是答应退队、退团。但后来又在学校里入了党,还是他毕业时考研复试,在饭桌上偶然和我谈起这事我才知道,我说你当时只退了团和队,他立刻说,那你把我的党也退了吧。我为他能够有一个正确的选择而高兴,过了些天,他跟我说他很顺利地考上了国内一个知名教授的研究生,这是众生明真相得救所获得的福份啊!

上大学,我一个人来到外省,面对的是全新的环境、学习和宿舍生活,很多同学因为一开始不适应总是打电话回家和父母哭诉,而我因为有大法在,有师父在,一直觉得内心很充实。我每天学法,有时下午没课就一个下午都学法,学完法感觉身心无比舒畅。当遇到困难或者委屈时学完法心里就豁然开朗,什么问题和困难都化解了。

我的宿舍有一个脾气比较暴的舍友,很多人因为她脾气不好而疏远她,我常常和她搭组做实验,因为我动作慢,她性子急,有时我慢了她就对我发脾气,大喊大叫的,我也不在意,一边平息她情绪一边接着做实验,我用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心想这是在考验我的心性,给我德,心里平和了,还得感谢她呢,完成实验后就欢欢喜喜和她一起放学回宿舍了。另一个舍友后来对我说,她对你发脾气,你不仅不计较还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跟她有说有笑,我真佩服你。其实,我当时没告诉她,这都是我修大法的缘故,以前我是个要面子的人,这样的心态和为人处世都是大法教我的,师父教我们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如果忍都做不到,那善就更无从有了。因为我的“忍”,也被她们称作脾气最好的人,这为我后来为她们讲真相也做了很好的铺垫。

三、发正念 救众生

修炼半年多后,父亲就教我发正念,慢慢我发现发正念的威力,也意识到大法弟子发正念多么重要。我一开始发正念时,虽然天目看不见,但是总感觉浑身发热,尤其是背部能量很强,发完正念以后思想里不好的念头就很少,学法干扰也少。后来我开始对朋友讲真相时,会提前几天发正念清理他的空间场,再同他讲真相效果就好,能比较顺利地做三退。

有一次,我在病房遇到一个白血病的小男孩,他的家人都很随和,我觉得小男孩很可怜,想给他们讲真相,但是第一次跟这么多人讲真相,心里没有把握,于是我前几天发正念时就开始清理他们的空间场,到当晚要去讲真相时,发正念脑海里闪过一束紫色的光照到他的病房,当时没有太在意,想不到当晚和他们讲真相时很顺利,临走时为他们起了化名,让他们从内心退出党团队,他们十分开心地同意了,不停地感谢我,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加持我才能做到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去年十一月,我一个人去了香港,见到了维多利亚港真相点的同修,很开心,因为在外读书不认识当地的同修,见到同修觉得分外亲切和高兴。同修见到我,指着旁边的摊位对我说,你要注意安全,他们(青关会)的人一直在这里拍照,你先不要派报纸,在这里坐坐。我看到旁边的摊位挂着大幅污蔑大法的横幅,有几个穿青色工作服的人在发污蔑大法的传单,地上还放着音响不停地播污蔑师父的录音,还有一个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的,满嘴污言秽语。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这会让多少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啊!同修大姐说,青关会很邪恶,之前总是来骚扰我们的摊位,指着鼻子对我们破口大骂,把广播悬挂在我们摊位上方加大音量播污蔑大法的造谣宣传,尤其是他(中年男子),曾经因此被关進牢但是出来还继续做这么邪恶的事。这个真相点讲真相的同修不多,只有两个,还有另一个叔叔在炼功展现大法的美好。我心想,这里同修这么少,我得做点什么配合他们,我见到青关会的人一直在偷偷拍照,就坐到一边,开始发正念,清理这里的空间场,让众生不要看到和听到这些造谣宣传,让有缘人来到我们的摊位听真相得救度。

旁边的音响不停地播着录音,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想让它坏掉,清理这里的空间场,看到同修大姐在讲真相时就加持她清理对方的空间场,就这样过了一个下午,我感到有点丧气,因为那个音响还是在不停地播,没有坏……感觉心里有点受挫,现在想想当时是没有足够的信师信法,虽然音响没有坏,但是人们几乎都不往他们那里去,也不去接他们的传单,而我们的摊位时不时就有人过来看。同修大姐一直在派报纸,遇到愿意了解的人就和他们讲真相。

后来,我和她说起,我一直坐在那里发正念,她惊讶地对我说,原来你在发正念呀,难怪今天下午有这么多人顺利地就做了三退。我听到这里,心里涌起对师尊无比的感激,也为自己心里不够信师信法的念头感到无比羞愧!师尊在借同修的口安慰我,同时也让我感受到大法弟子发正念是多么重要啊!

就在我写完这篇文章初稿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也让我无比感激师尊的精心安排,能够把这件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在完成初稿的当晚,接到了一个舍友的电话,她是宿舍里唯一一个没有做三退的,我也曾与她讲过真相,但是当时她很不认同大法,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总是要和别人说自己被中共迫害,可能当时讲真相不到位,没有打开她的心结。这一次,她很害怕地跟我说,她因为上个月值班半夜抢救病人后来几天整夜无法入睡,问了一个“大师”,帮她封了身,后来能入睡了,但是这个月总生病,“大师”说初一再求签问他祖师爷,问得的结果把她吓坏了,他说她身上有一个小孩的灵体,她才回忆起在九年前堕过一次胎。当晚她打电话把事情都告诉了我,我想,这是师父安排的和她再次讲真相的机会,我想救她,毕竟和她生活了近七年,缘份不浅。当晚,我发正念帮她清理她的空间场,在心里跟那个小生命说,你不要阻碍她做三退,她如果能得救,你也会有一个很好的归宿,你所受的苦都会转化为福份,你也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第二天,我和她讲真相,因为她平时比较强势,我说一段她总是想反驳,为了不引起她负面的情绪,我语气尽量平和,一个角度说不通就换一个角度,我感到和她说清真相很吃力,很难……后来,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当时心里真的很想救她,希望她平安度过大劫。也许就是这一念,让她改变了态度。我说,“我不希望你承受不应该由你承受的罪业,受到中共的牵连,我不希望你在人类的大劫难来临的时候被淘汰,我放不下你……”,当时我的泪水不自主地流出来,她由原来的认为自己也有罪也应该承受恶果,到现在感动地对我说,“你是和地藏菩萨一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吗?如果你希望我退了,那我就退了,我本来就讨厌共产党,你帮我退了吧,就用我的名字。”我把护身符给了她,告诉她,遇到害怕的事就念上面的那九个字。她就念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内心真是无比感谢师尊,弟子就是发自内心的想救她的一念,师尊就加持弟子,让一个众生明真相得救了!当时对师尊的感激之情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

结语

这么多年,我一直处于独修的状态,有过精進,有过懈怠,在师父的慈悲护佑下也算平稳地走过来了,因为在学校没有条件自己做资料,讲真相的范围只限于身边的朋友,讲真相的力度还很不足,和精進的同修相比真是差劲很多。但是修炼这么多年,亲身感受到慈悲的师尊一直在自己身边看护着自己,虽然天目很多时候看不见,但是真正相信同修所看见的那些美妙景象,也能升起精進的心。我想做师尊合格的弟子,做好三件事,和师尊回家!也唯有精進修炼,才能报答师尊的慈悲苦度。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