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从懵懂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我和父母有幸走入大法修炼是起因于我的舅妈。我的舅妈在四十六岁时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卧病在床,腿部昼夜经常痉挛疼痛,病痛折磨得她生不如死,中医、西医治疗都不见好转,靠吃止痛药维持,仅有手术一条路了,医生却说术后有可能瘫痪。一九九二年在走投无路时经人介绍参加了长春市长空俱乐部李洪志师父的带功报告。舅妈去的时候是用担架抬進去的,师父给调整后奇迹般的站起来了。

下面将我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

一、车轮下死里逃生

一九九四年五月,我们正式走入修炼,我和爸妈有幸参加师父在吉林大学鸣放宫讲法。那时我小学六年级,放学后骑着自行车到鸣放宫参加学法班。

一天讲法班结束后,外边下着雨,妈妈骑自行车在前面,父亲骑自行车后边驮着我跟在后面,当骑到距吉林大学鸣放宫不远处的东中华路时,后边急速驶来一辆北京吉普车。只听“咣”的一声,我被撞飞了,脑子瞬间空白,当我清醒一些时,我艰难的往起爬,发现自己身体被雨衣裹着甩在反道的马路上,浑然间脑中闪出一念:爸爸在哪?当时感觉自己飞出去好远。事后妈妈告诉我,我被甩到三十米外反道马路上,如果对面来一辆车,我的生命就不保了。

妈妈找到我把我慢慢扶起来,当时我的肚子和腰疼的直不起来,腹内撕裂般的疼痛,根本喘不上气来,气息微弱的跟妈妈说:“妈呀我的肠子折了,快让舅妈给我调调”。因知道是大法把舅妈给救了,只要找到舅妈我肯定没事。

妈妈扶着我走到爸爸跟前,爸爸却被仰面撞倒躺在马路上,鞋和眼镜都不知飞哪去了,后脑勺磕出鹅蛋大的血包来。周围有许多功友连声说:“没事、没事,有师父保护。”爸爸慢慢苏醒过来,被扶着坐起来。一会儿,缓过劲儿来开始找自行车,怎么也没找到。

我和爸妈只好步行往前走,快走到人民广场时,我看到人民广场转盘有一辆吉普车上挂着爸爸的自行车,我们走到吉普车跟前发现车里没人。当时雨还没停,我和爸爸被撞的晕晕乎乎,身体有些发抖,妈妈就让我和爸爸坐到吉普车里休息,她一个人在外面等。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开过来停下,妈妈主动上前跟警察说:“这个自行车是我们的,司机呢?”这时警察下车详细的跟妈妈说了情况,介绍他是今天值班交警,肇事司机已经被带走了,肇事司机交代他喝酒撞人了,交警到出事那条街勘察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只好开车返回来。然后诧异的问妈妈:“那骑自行车的人呢?”妈妈手指着吉普车说:“人在车里坐着呢,撞的是我丈夫和女儿!”

这时我和爸爸走下车,警察吃惊的说:“人还活着?按照自行车挂在吉普车上这种情形判断,肇事车车速一定很快,人肯定活不了。”

第二天爸爸到市医院做了脑CT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学法班我和爸妈一天都没有耽误。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们全家,避免了一场家破人亡的悲剧。

二、出污泥而不染

我从小学习滑冰,取得了一些成绩,進入省专业短道速滑队。从初中到大学都是在学校住宿,常年全国各地参加比赛,由于训练繁忙我一直都没有系统学法,但我心中知道大法好。在大学里我学的是体育专业,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本市一所高档健身俱乐部做私人健身教练。

工作中我面对的人群很多都是所谓的有钱人及政府机关领导,这些人对自己的身材、身体健康很重视,花钱请私人教练为他(她)们進行一对一的指导,通过我所学的专业帮助他(她)们改善身体不良状况。

可是在这物欲横流、道德败坏的社会里,我所工作的环境到处充满着金钱的铜臭味,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利益争夺,渐渐我被污染的离法越来越远,但我内心知道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每天的工作任务除了带好学员运动外,俱乐部要求每位教练通过各种办法来完成高层下达的销售任务,给企业创造更高的效益。教练和客户之间、同事和同事之间、员工与领导之间相互利用,为了利益、为了销售业绩,私下里干着龌龊的事情,而我决不随波逐流,每个月别人的工作业绩都比我好。

我从不赚昧心钱,从上课的运动内容上多下工夫,用心琢磨怎样把我的课程内容调整的新颖使学员更有兴趣,效果更显著,有时连休息日我都要去上班。即使这样努力,我都很难完成领导规定的最低任务,甚至有时都完不成任务。部门经理经常找我谈话施加压力,总说我太保守,都什么年代了,要放开思想,每次我都选择回避这样的话题。

可是作为这里唯一的女教练,我的上课质量是最高的,很多女性都喜欢请我来做她们的教练,我拉近与她们的距离,讲大法的美好及遭邪恶迫害的真相,并给几位学员做了三退。而有些男性更愿意请我做教练,我基本不收男学员,因为在运动中会有一些肢体接触我觉得很不方便。但有些男学员会选择我做教练,因这是我的工作我又没办法拒绝。其中就有一位男学员他在俱乐部消费一万元钱买了我一百节课。刚开始都是正常的上课,可是一个月后这位男学员开始暗示我要约我吃饭,我婉言谢绝了。隔一段时间他又暗示要约我吃饭,说话的表情眉飞色舞的,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就严肃的对他说:“我工作很忙没时间。”结果这位学员把一百节课退了八十五节。我告诉他:“我不能做你的教练,您请位男教练吧!”

这样我的业绩下降了,整个部门也受到影响。部门经理知道后就找我谈话说:“作为这里唯一的女教练这是你的优势,应该吸引更多的男学员,咱们整体销售业绩就更多,你的收入也就增加了,为什么你总是拒绝和男学员接触?”这番话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说:“我做的职业是健康的,我是用我所学专业赚钱的,我不是没钱活不了的人,谁有钱跟我没关系,我不做出卖自己的事。”

这样的工作环境使我格格不入,内心无比煎熬。当初大学毕业找到这份工作本以为可以学以致用,结果却是这样,我很痛苦。每当遇到痛苦麻烦时,下了班回到家我就拿起书学一段法。师父说:“修炼的人是以脱离世间、成就生命圆满为目地的,执著任何世间的得失、利益都圆满不了,因为修炼人在世间修炼中就是要去掉常人所执著的各种各样的心才能成神。不然的话,世间上的任何一颗心、任何一个牵挂的因素,都是一把锁住人离不开的锁。”[1]我要走返本归真、助师正法的回归之路,顿时心胸开阔了。

可是矛盾总会有,由于学法少,心的容量就小,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抵挡外界压力,所以我必须挣脱出来,最后我决定辞职,离开了工作八年的地方,用大段时间好好学法充实充实自己。我每天去学法小组学法,听同修们交流,向内找自己的差距,才发现自己修炼上真是太差劲了,更谈不上做好三件事。正法進程突飞猛進,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落下的太多了,各种人心阻挡着,学法时思想如野马奔腾,很难抑制。随着每天坚持学法、向内找,间隔着我理解法的不好因素慢慢减弱,法理不断展现,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充满能量,心胸开阔,内心那种轻松、快乐无以言表。

由于层次渐渐的提高上来,考验也随之而来。一个女孩三十岁没结婚还没有工作,家里和外界给我的压力也很大。有时自己在想我得找个工作,该找什么样的工作呢?但我明确一点就是自己不能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哪怕收入少一点都行。一天在家学法,师父讲到:“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2]

看到这儿我的心豁然开朗,原来我的这些想法都是多余的,我的修炼路师父早就安排好了,该来的就会来,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一个月后,我有了一份区国税局下属的税务所做文职文员工作,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每周双休,工作压力很小,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师父给安排的,内心无比感恩师父。每天下班后我到学法小组学法,回家后炼功。我有更充裕的时间与小组同修一起做神韵光盘、新年台历等真相了。

在我工作的环境,同事都是年纪大的,平日里我主动帮助他们完成电脑操作不熟练的工作内容,有的同事当日值班有事不能来我就帮忙值班,每天办公室的卫生我都主动打扫,慢慢的大家都很喜欢我,愿意和我谈心,谈心的过程中我一点一点的给同事们讲大法的美好,邪党的丑恶。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得知办公室里一个大姐的父母也修炼大法,大姐认识我以后也开始拿起书来学法了,在单位里有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给大家讲真相,大家都很愿意听。

一年后由于我在工作中的良好表现,被调到区国税局大厅窗口工作,每天的人流不断,要处理繁杂的税务工作,更有心性上的考验。一天下午我的窗口来了一个企业的老板是位男士,拿着一卷发票要進行缴销,我发现他的发票开错了,我说:“很抱歉现在不能办理,等你处理好后我再帮你办理。”结果我的话音刚落,这位男士立马就火了冲着我就喊:“你怎么事儿这么多,是不是有意刁难啊?一个破发票至于这么认真吗?税务局也不是你家的。”周围有一些人看热闹,我忙解释说:“我不是刁难你,我必须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这个人大吵大嚷的,值班科长过来了解情况后对这位男士说:“的确你的发票开具有问题,我们的工作人员处理的很合理,回去按照窗口工作人员告诉你的去处理。”这位男士灰溜溜的走了。

虽然当时我表面平静,其实心里很气愤,被误会、被指责的心情真的很难过、很委屈,还有那么多人看热闹多难堪啊!平静下来,知道自己这关没过好,心性没守住。回到家静静的学法,向内找,原来自己有爱面子、怕说、怕被误会的心,悟到工作和生活中出现的矛盾一定有自己要修的地方,遇事要站在修炼的基点上,为他人着想,用大善大忍对待众生。

由于我的工作态度好、耐心,很多企业都愿意找我办业务,在其它窗口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到我这个窗口求助,我都耐心的帮助处理。

三、去掉名利,找到自己

由于我的婚姻问题,几年中和妈妈的矛盾不断。从二十三岁开始家里就安排各种相亲,每次我都会挑出一大堆对方不好的地方,妈妈很生气。二十七岁的时候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个追求者,逐渐的通过一些了解知道这个人家庭经济条件很好,父亲是国企高层领导,此人在政府机关工作,开的车也正是我当时很喜欢的一款车。但基于经济条件很符合我心目中的标准,刚开始接触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家庭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怕对方不接受。几个月的接触,我一直苦恼没有从开始就告诉对方我的家人修炼法轮大法。另外我发现对方的夜生活丰富多彩、很多酒肉朋友,几乎是夜夜笙歌,和我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彼此经常出现矛盾。爸妈从一开始就很反对,因此麻烦搅扰的我根本不能静心学法。

一天我心里实在承受不住,就去和姐姐交流,发现原来整件事都是自己的问题,我把物质条件摆在第一位,只看重眼前的现实,以经济利益为首要选择,使我将来的生活经济条件丰厚,有保障少吃苦,我没有对自己修炼负责,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重要位置,这是多么为私、无比肮脏的心啊!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

醒悟后,我主动约他见面把我全家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及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一一讲给他,并把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劝他退出党、团、队,他同意三退,但对方害怕我被迫害,我明确告诉对方我不能放弃我的信仰,我提出了分手。

几年中在婚姻这个问题上的摔摔打打,通过不断的学法使我明确了方向:

“弟子:前一阵子明慧网加注一篇文章,提到现在弟子尽量不要与常人或新学员结婚。台湾大法弟子代表大陆弟子提问。

  师:这个文章是大法弟子写的,那么大法弟子写的就有互相切磋的因素在。不是法叫你们如何,不是说必须得如何如何。师父没有这样去说,法也没有这样去讲,但是哪,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要多考虑一下还是应该的。你是大法弟子嘛,你要为你的修炼负责,也要为大法弟子的环境负责,所以哪,我想你要能站在这个基点上去考虑问题,你做的事情该不该做和怎么去做,就知道了。”[3]

修炼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真正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作为修炼人要真修自己,遇到矛盾要分清哪个是我哪个不是我,把修炼摆到第一位。

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我做的很差,我要突破怕心走出去抓紧时间救度众生,珍惜师父给予我的生命和时间,兑现自己发过的洪愿。这仅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写出来是想让年轻的大法弟子少走弯路,起到一个借鉴作用吧,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