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我在这篇文章中讲的认识,都是个人在大法修炼和学法中悟到、看到的,层次有限,难免有片面和境界局限性。请大家以法为师,宇宙的无限真机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那么为什么许多同修的副元神也卷在其中?同修丙不去发正念之后,找了许多同修,对他们说我做的事情不对,如何如何,结果许多同修起来反对我,在另外空间,就有许多副元神在联合、在丙的副元神带领下,来毁坏我的肉身和肉身中的真身。

在这之后,我陆续的看到一些景象。

神在审判丙的副元神,列出了许多罪状。神还审判了其它的副元神,按正法理衡量,违犯了天条,有的在受天刑,有的被打下来,有的被销毁。

我目睹了丙的副元神被销毁的过程:副元神被五花大绑,披头散发,绑在受刑台上,这个受刑台是个“灭”字台,罪大恶极者受之。受刑台是分级别的,大致有五级,有人、神、鬼、畜、灭之分,一个里面还有许多区别。我看到丙的副元神得到的法被拿走了,所有下的机制都被拿走了,大法轮一下把这个副元神绞进去,打为原始之气。

此后的一段时间中,所有层次中所有微粒中的丙的副元神的形像,都在无尽的销毁中;和副元神有连带关系的、从宏观到微观所有的因素和生命都在无尽的销毁中;所有安排这件事情的、参与的乱神都在销毁中,时间漫长,无尽无休!

师尊说:“每个生命在历史中的所做所为都要自己负责。特别是在宇宙正法中,谁出自于什么目地、干了什么事,哪怕一件小事,都要负责,就是被定为在正法中负责起正、负作用的神、鬼与微小的生命都得接受审判。”(《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在这个过程中,我進一步悟到了师尊讲的“将计就计”的法理。在另外空间我的神体被打散的同时,师尊用障眼法障住所有神,一念造出了我的神体,旧神在毁,师尊再造,同时发生。旧神只看到了师尊在层层空间找寻我被打散的身体,却看不到师尊再造我神体时的殊胜和庄严,他们认为师尊对他们做的事也无可奈何,旧势力得意洋洋,要进一步实现他们的安排,在人中直接弄死我。

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定下的就是让我不得好死,我不止一次听到旧神威胁:“少管闲事,再管,让你不得好死。”我也听到几位同修的副元神都骂过我:“不得好死。”我对同修乙说:“看来许多旧神和副元神都知道我的所谓结局,可是正法中的事情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大法弟子是慈悲的,是修善的,在对待副元神上,作为和我们相伴而来的生命,经历漫长岁月的等待,无论是正、是负,无论是我们体系中的生命,还是旧势力强加進来的生命,真心希望它们选择归正,有一个好的归宿,不枉下走过程中的艰辛和等待。因为大法弟子毕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是神的使者,我们在传递善,实践善,只要他们还有一线生机,我们就不断掉他们的生路。

但是这样的机会已经很少很少了,因为这么多年来有的副元神的所做所为中的心性,已经决定了它们的位置。法是有标准的,慈悲和威严同在!这一点,大法弟子要理智清醒,要护法,不要护短。

让我们用师尊的话共勉,师尊说:“你在修炼的过程中啊,你自身对映的那个天体,不管有多大,就随着你修炼的成功它们也都归正,一定的。你修炼不好它们归正不了。当然了,这里边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正法──我洪大的正法之势过来的时候,那时候好的就留下了、坏的就处理了,所以你们在正法没到之前,是最好的挽救众生的机会。到时是不等的。正法洪势一过来,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感谢师尊在大穹从组、万宇更新的时刻,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感谢师尊让我们拥有着宇宙中最伟大的称呼“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尊赋予我们“助师正法”的使命,这是当初我们以生命为保证获得的殊荣;感谢师尊的浩荡佛恩,有了师尊,我们才有了一切,师尊是我们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必不辜负师尊的嘱托,兑现和师尊签下的神圣誓约!我们当初凭着对师尊的正信下走,我们也必将凭着对师尊的正信庄严而神圣的回归!

作者的话

从发现副元神干坏事到把这篇文章写出来,中间经历了许多的困难。在这个过程中,几位同修鼎力支持我,当我面临来自其他同修的巨大压力和无形的压迫时,想:是不是自己错了,这时,几位同修异口同声的说“没错”,那铿锵的话语、坚定的态度,鼓舞着我的士气,振奋着我的精神;当这几位同修有困惑时,我尽自己的理解,说这件事应该如何如何,我们反复切磋法理,又努力向前;在我写文章时,同修一直在坚持发正念,清除阻碍的因素。同修的帮助让我感动,一份横亘万古的信任让我们携手走过艰难,兑现了和师尊签下的神圣誓约,在此感谢同修。

弟子万分感激师尊的加持、护佑,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控之中。静静回首走过的路,我看到,当我动摇时,师尊安排同修鼓励我,当同修困惑时,师尊点悟我,让我斟酌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时期遇到的事情,如何進、如何退,师尊安排的如此详尽。当我们商量一些重大事情时,师尊用一个罩保护着我们,阻碍了旧神的窥测。

但是旧势力的安排何其阴险,我和当地同修的副元神都被做了手脚。所以,当我们做事时,阻力来的太快,邪恶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打坐中我看到:我和同修在万丈山崖之间走钢丝。我对自己说:你永远不要指望有谁对你宽容,你要修好自己,走师尊安排的路。

感谢师尊,千言万语道不尽师恩无限;感谢师尊,带着弟子们走过苍宇的劫难;感谢师尊,重塑弟子们的神体;感谢师尊,保护着弟子,替弟子承担,没有师尊的护佑,别说兑现誓约,弟子自身的安全都难以保障。弟子们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叩拜师尊,谢谢师尊。

(全文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