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我在这篇文章中讲的认识,都是个人在大法修炼和学法中悟到、看到的,层次有限,难免有片面和境界局限性。请大家以法为师,宇宙无限的真机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第八章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的其它形式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时,惯用手段就是抑制主元神,让主元神不发挥作用,让副元神得功。

一种手段是让主元神困,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困,看书困的把书都扔了,炼动功困的直晃悠,炼静功一直在睡觉,发正念困的直倒掌,一点作用都没起。这种困有时是因为副元神时日长久、坚持不懈的往主元神身上扔迷魂药所致。

我看到我们这个地方的一个机制,象一个转盘,里面有十多个迷魂阵,把有的同修困在其中。在现实中这几位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发困。还有的同修被各种迷魂物质笼罩着,犯色迷、情迷、欲迷,贪睡。我看见有一个机制在大量产生迷魂药、迷魂丹、迷魂弹,这个机制和一个同修相连,产生的物质能加强同修色欲,能让常人迷恋同修的容貌,甚至让别的同修意乱情迷。这只是我看到的关于迷魂药的一个机制。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还有一种手段,就是让主元神学法、炼功、 发正念一直在胡思乱想,心静不下来。比如有人一学法就想起常人事,放下书干常人事去了。炼功、发正念时浮想联翩,当然发困、心不静并非都是副元神的因素,还有其它因素,但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我们真得注意。

师尊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说:“修炼是离不开这个人体的,所以必须得是人这边在修,才能够改变。有的时候看大法书,你不集中精力,口里把他念完了,思想不在,是因为你的副意识或其它方面也在起作用。你的思想偶尔的出现了,一会又没有了。如果你经常出现这个问题,你就等于放弃这一切,把这法给别人,这是不行的,我也不允许这样修。”

副元神在抑制主元神方面,还包括让主元神在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上糊涂,副元神去主宰身体;利用主元神的业债,让主元神犯错误、过不去关,使主元神消沉、懈怠、无精打采、带修不修、甚至放弃修炼。

我还看到比较嚣张的几个副元神,联合起来殴打主元神,有的同修七、八个副元神轮流控制身体,欺负主元神,还操控别人来欺负主元神。

还有很隐蔽的情况,就是副元神在修炼人之间制造矛盾。这时如果遇事向内找,不被人心、人情所动,修自己,剜心透骨的去人心,这关能过去。

副元神不但能让修炼人听错话语,造成矛盾和隔阂,还能让修炼人听不到说话,有一次我和同修说:明天某某时间发正念,到发正念时,我没看见同修的功,过后问她,她纳闷的说:“没听你说呀!”

在旧势力的安排中,有一种很费心思的安排。就是家族中的几个修炼人,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他们的副元神之间互相勾结,瞒天过海,调动一些因素,来迫害主元神。他们阻碍主元神悟到法理;加重主元神的观念和自我,利用他们没修下去的人心和观念制造间隔,使修炼人之间矛盾重重,不向内找,尽看别人的不足,十多年家人同修之间的关过不去,甚至还动手打仗,没有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美好。这样的安排,在大法弟子中为数不少。

副元神还能加重修炼人的病业假相,往主元神那儿打思想念头,让主元神陷入病业假相中无法自拔。还能阻碍其他修炼人对他的帮助,迫害其他修炼人的身体。

有一次我给病业同修丁发正念时,从同修丁的身体中出来一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他,坐在我对面,说:“不用你管。”抡起巴掌要扇我嘴巴子。我知道他是副元神,用功能把他隔开了。发完正念,我和同修说起副元神有干坏事的,同修丁相信,但是他的家人同修不相信,疑惑的说:“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副元神主要起到控制人的主元神尽量不做坏事’。副元神怎么能迫害主元神呢?”我努力的和这位家人同修交流,这位家人同修都不认可。

第二天打坐时,这位家人同修出现了,对我说:“你少管闲事,再管,让你不得好死,告诉你个天机,让你死是早就定好的,最终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打坐中我知道了,在历史上,丁和家人同修的主元神是同根所生,他们的副元神也是同根所生,而主、副元神之间又存在恶缘,他俩的副元神联合起来干扰主元神,阻碍家人同修悟到法理,加重同修丁的病业假相。我发现还有几位同修的副元神在迫害同修丁。这些副元神形成捆绑式的约定:清除一个不正的副元神,其它的就支援,它们签约时的大穹都有连带关系,归正时就得全部归正。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主元神还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这些主元神在上界时,或是自愿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定;或是被骗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定;或是被迫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定,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这些约定有的是自己的主元神保护自己的副元神,有的是自己的主元神保护别人的副元神,这些约定使副元神有恃无恐的干坏事,在修炼人之间挑事,迫害同修丁的身体。这是我看到的一种复杂的情况。

建议同修坚定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只要师尊的安排;按照大法学会的通知,加强发正念。

第九章 形神全灭的副元神

因为我在不断的发现副元神干坏事,并且清理了一些,逐渐的,阻碍我的力量出现了。

我和同修发正念时,有一次我们困的都倒掌,我感到纳闷,无意中我发现同修丙的形像,丙用嘴在轻轻的吹一团浅黄色的物质,我明白了,是这团迷魂物质在干扰我们,是丙的副元神在捣乱。我开始防范丙,不动声色的在意念中告诫这个副元神: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干扰发正念。但是这个副元神不听劝阻,依然在捣乱。

我们发正念时,我发现丙的副元神要保护邪恶生命,我就把功对准丙的副元神,意思非常明了:如果你保护这个邪恶生命,我连你一起清理。这个副元神对邪恶生命说:“我不能保护你了,我被发现了。”邪恶被清理掉了。发正念结束后,我们开始学法。学法时,我突然脑袋疼,我晃了晃脑袋,看到丙正在看我,看见我,忙转移视线,这一瞬间,我发现脑袋不疼了,我知道了,是丙的副元神在害我。我接着学法,不到五分钟,突然心口一阵疼痛,我马上看丙同修,发现丙瞪着眼睛在看我,看见我,又转移视线了,我心口的疼痛瞬间减轻。

我意念中决定清理丙的副元神,这个副元神出现了,叫嚣:“我也做了许多正法的事,你凭什么灭我?”我说:“你迫害主元神,让主元神欲望强盛,不修自己,还干扰我们发正念,这段时间我们灭恶时,你一直在捣乱,告诫的话说了不少,你听了吗?你坐在我们这里捣乱,干着比魔都坏的事,凭这些就不能留你。”正念中我看见这个副元神被正神销毁了。我安心学法,学了四十多分钟,我突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一抬头,看见一个机制,把这个副元神又制造出来了。我一下明白了,以前我清理了一些副元神,过一些时候,发现他们又产生了,还干坏事,当时我很困惑:怎么清完还有啊?原来是有产生他们的机制。

我还看到在一定层次中,同修丙的这个副元神接受旧势力安排、和旧势力签约的场景,竟然也很震撼。

在高层,旧势力为了确保它们运转的机制不被发现,做了许许多多细致的安排。其中包括干扰开天目的大法弟子,干扰揭露副元神干坏事的大法弟子。

负责安排的神对这个副元神说:“我们赋予你一个神圣的职责,让你去充当某某神的副元神,你的职责是阻止一个修炼者发现副元神的秘密,保证我们的安排,你可能面临着被发现、被销毁的危险,你可愿意承担这个职责?”这个神说:“愿意。”

神又说:“当你被发现,被销毁后,不到半个时辰,我们早已安排好的机制会自动产生一个你,具备和你同样的威德和法力,所以,你并没有真死,因为我们会备份无数个你。届时,你带领群神,剿杀灭亡你的神。你可愿意?”这个神说:“愿意。”

神说:“因为你的功劳,你将回归你来时的世界,享有无尽的荣耀,神界将记载你的辉煌和贡献。”副元神答应了,签下了约定。旧势力的神对这个副元神还有其它的安排,包括如何抑制主元神,阻碍主元神同化法,加强主元神的欲望,等等。那一层次的神对领命的这个神钦佩不已。

看到这个场景,我为丙的副元神感到悲哀。面对又被造出来的副元神,我心里想:旧势力备份了那么多副元神,得灭到啥时候呀?这时,师尊出现了,说:“还是给他们机会吧!”

过了几天,同修丙不来了,同修丙走后的几天,一天晚上,发完正念回家路上,我感觉四周都是身影,一层又一层,并且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我回头看,谁也没有,只有同修乙在我身边,我觉的她离我很远,我浑身抑制不住的在发抖,肉在颤,我说:“我怎么这么害怕?”同修乙说:“邪恶在迫害你,我送你回家。”第二天晚上还是这种感觉,第三天我感觉我的身体象被打散了一样,躺在床上,恍恍惚惚中我好象看见了另外空间七零八散的肢体残骸。我对同修乙说了这种感觉,她说:“八成你真有一层身体被打散了。”

这时,我和同修也不去发正念了,又过了两天,我看见师尊在一个广袤的大穹中寻找我的肢体残骸,师尊不辞辛苦的在找寻,我看到师尊脸上的汗珠。师尊把找到的身体残骸合在一起,这些残骸变成了一个碑,碑文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某弟子神体在正法时期,被旧势力安排的乱神毁掉,以此纪念为正法付出生命的弟子。我看见这个碑闪闪发光,师尊把手放在碑上,碑变成天国,進入新宇宙中。

看见碑文后的第二天,我在家,心里突然非常难受,心疼、心碎了一般,浑身无力,冷汗淋漓,马上要休克的感觉,我强撑着,给同修乙打电话,让她帮我发正念。

我勉强坐在地上,盘上腿,惊讶的发现:我的脚发紫、发黑,我请师尊加持,心中坚定一念:我有师尊管,谁也动不了。刚一立掌,就看见了师尊和许多正神,师尊说:“看来真不能留它们了。”我知道师尊说的是丙的副元神,还有许多同修的副元神。

那么为什么许多同修的副元神也卷在其中?同修丙不去发正念之后,找了许多同修,对他们说我做的事情不对,如何如何,结果许多同修起来反对我,在另外空间,就有许多副元神在联合、在丙的副元神带领下,来毁坏我的肉身和肉身中的真身。

在这之后,我陆续的看到一些景象。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