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和婆家的故事:中共是杀人嗜血的魔鬼教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我娘家在南县荷花嘴乡,爷爷十年挖藕辛劳持家,挣下一份殷实家业。爷爷有个表弟,自小失去父母,因无人教养而落草为寇,在南县红旗五哥土匪窝做大哥。一九四六年左右,爷爷的表弟为红军“丢斐喊款”筹军粮——即晚上将红军要多少粮食的纸条塞入富裕人家的门缝里。表弟亲自“丢斐喊款”到我爷爷家,要爷爷上缴十担粮食。后来爷爷四处请客求人,勉强缴了八担。

一九四九年中共篡政之前,土匪窝解散了,表弟无处可去,寄住在亲戚家的柴房。一九五一年左右的一天,来了两个穿军装的士兵,自称是县组织派来的,说因表弟对党有功,特地来请表弟去享福,原来当什么官现在还当什么官。表弟和亲戚信以为真,高兴地一同前往,走到荷花嘴乡,见堤坡上在开万人大会,表弟才明白中共卸磨杀驴的事实要落到自己头上了,吓得腿一软,瘫倒在地。两士兵用脚踢了一下表弟,然后就从绿军包中掏出一个“斩立决”的竹签,往表弟肩胛骨一插,顿时鲜血如喷,两军人一人抓住表弟一只脚,倒拖着往堤上跑,万人大会台上又跑下两人,四人飞快地将表弟抬到堤坡下,枪决了他。

三年后的一天晚上,爷爷梦见表弟,说他还债来了。爷爷醒后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早上去牛棚,母牛产下一崽。爷爷常叹息:为它(中共)作恶送命,还得变牛变马为它还债。

我大女儿二零零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看了《九评共产党》书里说中共是杀人嗜血的魔鬼教,她还不太相信。我婆婆——她九十多岁的奶奶就对她讲了一九四九年前村里发生的历史。奶奶说:那年头苦啊,跑了东洋兵跑红军。女儿问为啥跑红军?奶奶告诉她,本地有一刘姓人家,家人被红军捉肥猪(绑活票),因家里没有送钱去就被撕票了,尸体被红军蒸熟后送回来。当地乡亲们恐惧这个魔鬼(红军),在每年正月十五用烧稻草、放鞭炮(叫赶毛狗)的方式来驱赶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