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家人多次被迫害 吉林老太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吉林省辉南县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敬波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被绑架、非法关押构陷,二零一六年五月被非法判八年,家里只剩下一位老人和十二岁的孙女,老人每天靠扫马路来抚养孩子。

鉴于多位家人多次被迫害,张敬波的姐姐张静贤在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老人控告说:“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家里亲人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弟弟张敬波由通化劳教所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二年,弟妹刘玉霞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近一年。我丈夫大爷的女儿董成芳,家住金川镇永丰村,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两次。我丈夫的亲妹妹董赛云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我的二儿媳妇也因学法轮功被非法拘留两次,儿媳妇的父母不理解,经常找我,给我造成精神上的压力。大儿媳妇也因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不让儿子学,后来主动提出离婚,现在大儿子心情不好,身体也不如以前健康。丈夫因家里亲人多次被迫害,非常害怕,精神紧张,心情变的烦躁,不学大法后,整个人完全变了,还经常辱骂我,他的身体变的不好,经常腿疼,腰疼,做了两次小手术。原本身体健康的丈夫、和睦的家庭变成这样。”

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二零一五年,江泽民个人或伙同已知与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设计、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以及中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二百三十二、二百四十八、二百五十四、二百三十四、二百三十六、二百三十七、二百三十八、二百九十七,三百九十九、二百六十三、二百六十七、二百七十、二百七十五、二百四十五、二百四十四、二百五十一以及第二百四十六条。

以下是张静贤老太太在控告书中所述的事实:

我叫张静贤,是一九九五年炼法轮功,通过炼法轮功得到心身健康,全家和睦。丈夫没学法前有结肠炎,因身体不适,每天心情烦躁,脾气不好。一九九五年,他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心情也转变,每天都高高兴兴,一家人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长春市绿园区西郊路派出所到家里骚扰一次,非法拿走几盘磁带,后建阳社区和街道到家里骚扰,逼丈夫和我签字保证不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长春市绿园区西郊路派出所非法关押我一夜,警察赵合非法审问我是否还认识其他学员。后来派出所又让我到那里一次,被他们非法照像。

一、亲弟弟张敬波遭受的迫害

弟弟张敬波,六十二岁,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后,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被非法关押十七天,由通化劳教所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二年。弟妹刘玉霞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我弟弟家住辉南县金川镇。弟妹以前脾气不好,骂公婆,打小姑子,没有人愿意去她家和她来往;学大法后,脾气全改变,对人热情友好,朋友家人都愿意去她家,小叔子说嫂子炼法轮功脾气变好了,身体也健康了。弟弟在天津市塘沽造船厂打工,老板让他到山东修船,一次为了抢修船,从两米多高处掉下来一个三百斤重的大齿轮砸在他胳膊上,他被单位送到山东医院,医生感到很震惊,如此重的齿轮砸在胳膊上,骨头都得碎的。但弟弟胳膊只是砸扁,骨头一点没伤到,不长时间完全好了,还能正常上班,身体安然无恙什么活都能干。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晚八点多,张敬波与董光文到黄泥岗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十多分钟后被绑架。两天后,警察到弟弟家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抄走。原来,金川大龙湾林业局的工作人员以检查是否有打动物的车为名,盘查过往车辆。他们发现董光文、张敬波的面包车内有真相资料,即给局长岳乃路打电话。岳到现场后,给辉南县公安局打电话恶告,金川镇派出所将两人绑架。当地民众都知道岳乃路和董光文认识,而且张静波家庭特别困难,所以纷纷谴责岳乃路。

弟妹刘玉霞也被非法抓捕,因为家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小孙女在家,无人照料,才不得已将刘玉霞放回家。但此后不久,即对刘玉霞下达逮捕通知书。

弟弟的儿子离异后外出谋生,他们老俩口抚养一年幼的孙女。现在孩子已经十二岁,上学的费用不少,弟妹无生活来源。弟弟被抓,对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无异雪上加霜。而一纸“逮捕通知书”对弟妹来说,就是晴天霹雳。加之对弟弟的担忧,弟妹现在每天以泪洗面。

弟弟被非法关押在辉南县看守所,夫妻俩均被非法批捕,给家里的亲人造成巨大精神伤害。据了解,弟弟曾遭酷刑。

二、两个小姑子的迫害事实

我丈夫大爷的女儿董成芳,家住金川镇永丰村,今年六十二岁。她年轻时在辉南县样子哨火山渣矿上班,一次出去坐解放车去探测,在路上因车急刹车,她从车上掉下来,腰摔坏,单位出钱到多家医院治疗,到山东医院,到外地泡温泉都无效,在家瘫痪十八年,家中老母亲照顾。因家穷,没有轮椅车,她只能用两个小板凳在地上爬,当地人还给她起外号叫“地里萎”。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她能站起走路,独自上山,小伙子都追不上她,身体特别壮,脾气也变好了。她学法轮功后,八十多岁老母亲和父亲,也经常炼功,身体都好了,弟弟癫痫病也好了,父亲活到九十多岁去世,母亲现在快九十岁,身体非常好。她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第一次被绑架: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后,她因上北京去证实大法,想告诉世人自己身体的变化,被非法关押在辉南县看守所后又被非法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三年,身体变得不好,腿不能走路。我经常去看她,狱警不让我送东西,我说我是他叔伯嫂子,他们家没有人能看她,非常困难,两位老人八十多岁了,两个弟弟,一个癫痫病,一个傻子,男狱警很不情愿才同意把东西送去。后来我回到她家乡辉南县金川镇永丰村取来残疾证才把人放回家。

第二次被绑架:她去朝阳镇买东西,坐大客车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劳教,说她要去北京,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所非法劳教三年。因她在里面身体非常不好,我跟劳教所里反映,狱警让我去她家乡出个证明,就把她放回。我坐一天的车,去当地村里他们不给出证明。我回来找狱警头,他说检查身体,办所外就医,因她在里面走不了路,每天两个人搀着,劳教所对她也很不耐烦,我办完所外就医她才被放回,我把她接回家,她走不了路,只好找人把她背到自己家六楼,送她回家时,我又自己把她从六楼背到一楼到公交车,送回家。

第三次被绑架:她因去朝阳镇看守所看同修,晚上回来被绑架并非法关押在朝阳镇看守所,后要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但被对方退回。

二零一五年三月,因当地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警察到她家非法搜走几本大法书,后又把她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十天。

我丈夫的亲妹妹董赛云,六十二岁,她以前身体非常不好,性格高傲,学法轮功后,身体变好,性格也随和。二零零六年六月在辉南县朝阳镇遭绑架,她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去看她,因在里面劳动,做的活对身体有害,身体很虚弱,她经常咳嗽,我就常常给她送白梨。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也迫害了一个又一个原本完整和睦的家庭,给上亿中国人带来良知的灾难:让无数人听信谎言,屈服于金钱和权力出卖灵魂;让执法部门黑白颠倒违背法律办案,造成无数家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