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以证实大法为己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师尊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1] 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弟子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为救众生而努力着。

狱中证实大法

我曾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劫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随后转移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在监狱血腥恐怖的环境中,在抵制迫害的同时,我没有忘记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责任。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我摔了一跤,右手手腕骨折,顿时折断了的骨头翘起好高。我第一念想到的是“没事”!然后用左手把翘起的骨头按回原处,找根布条把它固定、包扎好。不料第二天我的嘴、脸都歪斜了,吃饭还漏饭粒。包夹(被监狱胁迫专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严管的服刑人员)报告了监区长。我对她们说,我是修炼人,不用去检查,也不用吃药打针、敷药,自然会好。狱警、监区长、包夹等等,又吓又哄,非要我去医院。我就想,那我就去向医生证实大法。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患有慢性肝炎、肺结核、胃炎等多种疾病,长期不能正常進食,一天吃四、五顿仍然饿。九八年我走進大法学习班,听讲法、学炼功,一个星期学法班结束,我就能吃饱肚子了;后来,几十斤体重的我,迅速长到了一百四十斤。我象变了个人似的,身体强壮,浑身有劲。十几年顽固的咳嗽也好了。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在消去肝炎、肺结核、胃炎这几大病业时,表现形式是:身体的这几个部位鼓起了大包,很硬,撑得人很难受。我坚持听师父讲法,三天三个大包块就自动消失,从此这几大宗折磨得我生不如死的顽疾烟消云散,离我远去了。

我非常庆幸今生有福气与大法结缘。记得一九六零年大饥荒年代,我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母亲总是对我说:“幺儿,你们今后好哟,今后有个大神仙来度你们。我呢,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大神仙将要下世度人,这个久远流传的预言是外公告诉母亲的。那时母亲才只有几岁。母亲终生铭记着外公的话,一直默默的等待着、守候着神的到来。可是母亲没等到这一天, 我等到了。

得到大法、修大法,是非常幸福的。大法在世间展现的神迹仅我亲身体验的、以及发生在我家亲人身上的就有很多很多。大法的殊胜要我都讲出来,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到了监狱医院,我正信坚定的告诉狱医:“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管我,我没事的。我不吃药,不打针,就是要炼功。只要炼功,要不了几天我就会好。不信你们等着看吧。”警察们议论说:我们就拿她做个试验,看她炼得好还是炼不好。

警察明知道我手受伤,仍然让我睡在上铺。我每天爬上爬下,忍受着一只手伤痛带来的不方便。那时我因坚定信仰拒绝“转化”,长期被严管。当时我与几个吸毒的残疾彝胞同住一屋,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她们的监控中,不能随便迈出监室一步。她们的生产任务很重,干活时间抓得很紧,我就主动给她们洗碗,搞卫生等,减轻她们的事务。我为她们着想,体贴她们,她们体会到了大法弟子与众不同的善良与正气,对我很尊敬。她们常常在门口干活,我在室内炼功、背法,她们就给我望哨。我的身体一天天明显的好转。一个月后嘴、脸恢复正常了,医生所说的面瘫、脑血栓症状全没有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仅二十多天我的手就基本上好了,不到两个月手有力了,我可以双手端着满满一大盆水上楼,用受过伤的右手提满满一大桶水,提上楼。

警察不相信这个事实,怀疑我受伤是装出来的。于是带我到场部的大医院去检查。那个医院有很多先進的仪器和设备。一个医生用仪器给我检查,证明我的手确实是摔断了的。他还说,这只手永远也不可能有力。

其实我的手已经有力了。我有意让大家看到我端水、提水,伤手负重。警察、监区长、与众多监区人员看到我身体如此快速的康复震惊不小,明里、暗里都在啧啧称奇。她们都说:“这个法轮功还真是了不起!这个大法是真的呀!”

在我摔跤的前、后一个月,碰巧有两个人和我一样摔断了手,她们到医院检查、拍片、接骨、上石膏、定位包扎,打针吃药,还疼的连喊带叫的,我的手都好了,她们的手还肿起老高。于是很多人都说,你看人家×××都好了,你们还这个样。

当我出现在最初给我看“病”的那个狱医面前时,医生默默看着我什么话没说,看得出内心很震撼。我告诉医生,修炼以前,我突发面部神经瘫痪,嘴、 脸都歪了,针灸、吃药,紧急治疗了一个星期才好。现在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把这个病重新推出来从根子上去掉,所以根本用不着吃药打针自然就好了。

执法的狱警、服刑的犯人,是特殊环境中的特殊人群,他们在监狱这个特殊的场所中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会造下多大的罪孽,犯下多大的罪呀!大法弟子在这迫害最严酷的环境中证实大法,就是为了救度这些在黑窝中被江泽民毒害太深、迷的太深的众生。我真心希望这些见证了大法神奇的人,无论是警察还是服刑人员,都能了解法轮功真相,去除头脑中被江泽民的谎言灌输的毒害,得到大法的救度。

在乡邻与亲人中证实大法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的一天,我搭乘摩托到县城去,刚离开小镇几里路,就被迎面疾驶而来的摩托撞倒在地,沉重的车辆压在我的右腿上,从脚踝一直压到我的膝盖。

出事地点是一个三岔路口,对面路边房屋前有四个人坐在那里,看见我和司机被压在地上不能动弹,不理我们,见死不救。一会儿班车来了,车上的乘客多是镇上的熟人,有人下车后才把我们扶起来。起身时,我感到如有一串虫子窜上膝盖。我心里喊着“师父救我!”那串虫子一样的东西又蹿了回去。我一看被压着的腿没破皮,可膝盖骨内侧与大腿骨衔接处分裂开了,中间出现一个二指宽的裂缝;一颗珠子一样的东西,游离在膝盖外,我用手把它推進了膝盖与大腿骨分裂开的缝隙中。膝盖外侧,仿佛有骨头碎成了如拇指大小的三块,用手摸着稀稀哗哗的响。

摩托车司机四、五十岁,肇事司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摩托车司机要肇事司机送他到医院。但到了医院他并没有检查、医治,而是向肇事者索要了1200元钱。

当时我一步也挪不动。班车上的人都嚷嚷,对下车的人说:管管那个老太太,你看她动都动不了了。镇上的人都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想,此时正是我证实大法的机会。我被严重撞伤,没有向肇事者要一分钱。肇事者准备送我去医院,我就堂堂正正的说,我不去,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不会有事的。我强挺着抬了抬腿,告诉大家没事,然后慢慢上车,搭班车回去了。

第二天,腿肿的好粗,青红紫绿的,我大女儿看见了,说,哎呀,好吓人呀!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一只手捂着膝盖,一只手扳腿,双盘打坐,一天也不懈怠。膝盖处分裂开的缝隙还没完全恢复,我也照样行走,只不过走得慢一些。仅一个多星期后,我行动自如了。我大女儿说,那么重的伤没上药都好了,真的大法太神奇了!

我不仅在世人中证实大法,也经常用大法法理引导我的女儿、女婿们做好人,做事为他人着想。他们支持父母修炼,也在不知不觉中同化着大法。我受伤,他们也没去向肇事者追讨什么,索要什么,知道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这在当今的常人中是不容易做到的。我的女儿、女婿和外孙们,都得到了大法的护佑,他们都能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证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