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炼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二零一零年,我在一位老同修家做资料。那时候,在老同修家,我不懂事,给老同修造成了很多伤害,可老同修没把我当外人,我也没把自己当外人,给人家翻了一个底朝天,自己还振振有词,还很霸道,什么事都我说了算;自己认为老同修家有些东西不该要的,自己就做主给人家扔了;还有人家的东西,随意的给人家挪地方,弄的人家需要的东西找不着,干着急,也很生气,因此,老同修对我很有意见。

这次又来到老同修家,是抱着化解矛盾的心态来的,还是做资料。心里老是想着老同修家的东西别摸别碰,生活在一定范围之内。可是我无论怎样,她还是怨,总是挑我的不是。而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有那么多的怨气,那么多的不如意。我有时也很茫然,不知如何面对她。做资料尽量想着给她找点活干,心里想着在证实法的工作中也有她的一份,在生活中尽量做一些软食,省牙省力的饭菜,可她还是怨。

这时,我回想着上次在她家时自己的所做所为,回想起来,有一次,我的打印机坏了,自己不会修,自己想着把它抱到维修部去修,老同修要跟我去,当时我的态度是:你跟我干嘛去呀,抱着打印机,我还得照顾你,不行。当时说话的口气很冲,很蛮横。现在想着当时的态度,真是伤人,而且是那么的自私,怕别人给我带来麻烦,更没想到她也想为证实大法出一份力,她想参与,她想证实法,却被我拒绝了。现在想想,她怎么能不怨我呢?于是,我在心里跟老同修说:“我错了,给您造成伤害了,对不起,我改。”

回想起这些,并没有解开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是有,还要继续往下找。一天,A同修告诉我:“老同修又说你来的,她说:‘你看,我的电脑,让她给弄的乱七八糟的,成她的了。’”A同修又告诉我说,说我说她来的,“你老说大姐不好,可我看大姐什么都想着你,时时处处为你着想,她前脚走,你后脚就说她不好。”A同修在告诉我这番话时,说看到老同修满脸的委屈。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我一边背着师父的法,一边想我用她的电脑也不是为我自己呀,感觉自己也有一丝的委屈,这时我想我自己这么点事,都觉的委屈,那老同修呢?她不是更委屈吗?这可是同修家呀,想到这,才认识到,真是我错了,我可真是不懂事啊。此时,我对老同修说:“我错了,这么多年,你没把我当外人,我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这是我里外不分呢。”我认识到,在生活中,在工作中,自己应该是家庭中的一员,这是责任,而在物品的使用上,那是谁的就是谁的。当我认识到这些时,心里一下子释然了,轻松了,压在我心中的黑物质瞬间就没了。这时,我放下了自尊,放下了面子,勇敢的面对老同修说:“是我错了,是我伤害了你,是我太随便了,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为你着想,我一定改。我今后一定会注意的。”此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多了。

可她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如意,继续往下找。一次,她跟同修说,我不让她出去发资料,我那时确实不愿意让她出去发资料,因为我认为我这里是大资料点,保证安全是最重要的。可她不管不顾,想走就走,不顾及我们感受。现在我认识到,我这是在以资料点为借口,掩盖自己的怕心,怕她给我带来危险,所以我不愿让她出去发资料。她一出去发资料,我就担心,怕她出事,怕她给我带来麻烦。每次她回来,心里才踏实一些,无形中对她产生了怨,总觉的她那么大岁数(八十岁)走一小时也就两站地,天天如此,遇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人都认识她了。所以我害怕。

现在我想想,这是我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师父说;“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2]于是我对老同修说:“是我错了,是我怕你给我带来危险,我错了。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每一位大法弟子为己任的。”

这回老同修乐了,我们的间隔没了,这次我与老同修的间隔彻底解体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伟大。

师父说:“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3]。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