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德州市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实例(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6、德州庆云县严务乡派出所所长李光荣被免职、拘留

李光荣,四十多岁,山东庆云县庆云镇袁家村人,曾是严务乡派出所所长。因犯错误被就地免职。免职后的新年临近,占惯了便宜的他纠集几个人,到本镇所管辖的烟花厂去要烟花,遭厂长拒绝。于是,他们就在烟花厂乱砸一顿,后被拘留。

李光荣以后通过关系,接任孙建国,主管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积极追随邪党指令,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绑架法轮功学员,有时亲自开车去,如果是其它刑事案件,就现在大陆的治安状况,他绝对不敢只身前往。这表明,李光荣是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但他利欲熏心,无所顾忌的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大肆敲诈、勒索、威逼法轮功学员,对勒索不到的法轮功学员,就非法劳教。在李光荣及陈敬礼(分管局长)的操控下,非法劳教了很多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因此被迫离家出走,导致妻离子散,难以团圆。

几年来,李光荣集结“610”团伙洗劫法轮功学员竟达四十余人次,累计洗劫现金达21万元,此外李光荣还借洗劫之际非法私吞法轮功学员家人八万余元。洗劫中“610”犯罪团伙集体瓜分一万余元。以上这些还不包括“610”人员吃请、收礼和洗掠法轮功学员家中的各种物品。在这期间,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多次洗劫、迫害、恐吓、绑票的伤害。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经李光荣直接参与的就有几十个迫害案例,其中河北小学教师胡连华被迫害致死,至少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十一名学员被勒索至少21万元,至少十八名学员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

河北小学教师胡连华被其迫害致死

胡连华
胡连华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610”恶警李光荣等绑架了在庆云县打工的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韩将军、村小学教师胡连华(法轮功学员),当天又勾结盐山县公安局去她家抄了家,并同时绑架了胡连华的丈夫韩中代(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夫妇非法关押在庆云县公安局。随后几日,胡连华被迫害致吐血、便血,出现严重病状。庆云县公安局恶警李光荣等叫嚣:“拿十万块钱就放人,不拿钱,人死了,叫家人来收尸。”其凶恶本性暴露无遗,已达到毫无人性的地步。胡连华于十月四日被庆云县公安局恶警迫害致死。享年不满五十岁。庆云县公安局恶人以释放胡连华的丈夫韩中代,并赔偿十八万元人民币为条件,阻止胡连华家人告状,意欲逃避法律责任。

李光荣直接参与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押到看守所或洗脑班:徐青梅、史镇海、张秀华、盛桂英、张梅兰、吕秀芬、张俊仙、王淑琴、赵金丽、耿杰凤、常学军家属、胡连华、韩中黛、刘宝洋、杨希庆、张爱民、刘俊勇、杨喜庆、王建亭共十九人。

勒索钱财:刘振芬(2万),窦玉兰(2万)、冯桂英、宋红霞(5万)、段桂霞(1万)、陈吉照之妻(1万)、李凤华之妻(近2万)、杜全村(不详)、李淑霞(1万)、盛桂英(2万)、崔忠启(5万)共十一人。

骚扰:赵俊香、窦玉兰共二人。

非法劳教:刘全义(3年)、残疾人赵如胜(2年)、段桂霞(2年零9个月)、宋红霞(1年零9个月)、田福青(1年零9个月)、刘宝洋(1年半)、常学军(1年零9个月)、赵金丽(1年半)、毕玉平(1年)、李淑静(1年零3个月)、冯寿刚(1年零6个月)、李佳红(1年)、王胜海(不详)、张艳华(不详)、黄平顺(不详)、赵俊香(不详)、杨印海(不详)、杜秀华(不详)共十八人。

7、德州陵县恶警孟祥东、王世磊遭恶报 被双规、判刑

孟祥东是德州陵县前孙镇派出所所长,他自二零零七年下半年任职以来,秉承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密令,充当着恶党的马前卒,怂恿手下品行恶劣、为非作歹的恶警,对本镇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采取蹲坑、跟踪、绑架等手段进行迫害,并对本镇百姓实行挨门挨户翻抄法轮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给当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起到了多次破坏作用。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孟祥东又在陵县“610”头目武贵国的参与指挥下,纠集本所王某及其他恶警上门绑架了法轮功新学员金杏花夫妻两人,诈取钱财上万元后才罢手。

王世磊是德州陵县会王乡派出所恶警,也经常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八年,参与迫害陵县法轮功学员吴秀芝。

善恶有报是天理。两人作恶成性,他们偷拿派出所的枪出来贩卖,结果买家事发,把他们供出来,私贩枪支是重罪,案子当时挺轰动,惊动省里,二零零八年七月中旬,孟祥东及王世磊等人以窝藏、买卖枪支刑事犯罪嫌疑被司法机关立案审查。孟祥东被“双规”,王世磊被重判。

8、德州乐陵国保人员张文杰、王建强遭恶报 妻子患癌 炸瞎眼睛

乐陵市公安分局国保人员张文杰和王建强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从事迫害法轮功工作,现已遭报,张文杰妻子患癌,自己腹中长有异物。王建强被鞭炮炸瞎一只眼。

张文杰曾任乐陵市公安局“610”负责人,屡屡迫害法轮功学员,几乎主使或协从了对乐陵市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无恶不作,现已内退,但他退而不休,又被返聘回国保大队,迫害法轮功。他单位的同事对他的为人都很鄙视,形容他是“小事办大了,大事办糟了”。他经常带领国保大队王建强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的一天,张文杰、王建强闯进孙连英家,抢走她的全部大法书、手机、她儿子张凯上大学用过的电脑,把孙连英绑架关进看守所。第二天,张文杰看到绑架孙连英的情况已经在明慧网上曝光出来,他气急败坏的多次闯进孙连英家,威逼恐吓她丈夫,不说出谁给上的网,就抓他们儿子顶罪,同时也多次非法提审孙连英,恐吓她说:“不说就抓你的儿子。”

后来张文杰、王建强伙同青岛“610”的人员把孙连英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张凯抓进青岛大山看守所,同时,孙连英也被劫持到济南劳教所。由于在乐陵看守所四十多天的精神摧残,孙连英身体已非常虚弱,体检结果不合格,又把她带回乐陵,本应放她回家,可张文杰为了找孙连英的丈夫要钱,又把孙连英关进了看守所。孙连英丈夫交给张文杰、王建强三千元钱,又请他们吃了一顿饭,才把孙连英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一月,乐陵市法轮功学员张金海被绑架。随后乐陵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董本哲、范晓恒、张文杰人等将黑材料递交到乐陵市检察院,致使张金海被非法批捕,后张金海被非法冤判三年半。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乐陵学员赵玉栋被范晓恒、张文杰等绑架。张文杰声称“我就是恶人榜上的张文杰。”

张文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多年,现遭恶报,家庭不和,老婆得了癌症,并与其离婚;他自己腹中长有异物,情况不明;王建强几年前也遭恶报,被鞭炮炸瞎一只眼。

9、德州德城区国保大队队长张希坤因参与迫害殃及家人 母亲去世

张希坤,男,四十八岁,方脸,中等个儿,现任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610”成员,家住公安文明小区。此人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张希坤积极参与并指使手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敲诈勒索、掠夺、非法劳教等等,张希坤作恶不停,犯下累累罪行,二零一四年,自从绑架德州法轮功学员李志强以后,张的身体一直不适,药瓶不离手,不久,其母亲还去世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前后,在张希坤的指挥和参与下,德城区国保警察绑架或骚扰了李志勇及妻子李俊玲、贾明禄、柳月萍、孔祥梅、陈玉兰、孙祥仁、王玉芹、吕多美、张秀琴、马玉清、孟秀云、王建平、康淑凤、张文燕、张清成、崔济萍、唐芙慧、张宝芝、陈月娟、柳月红及儿子李宗泽、郭丽等23名法轮功学员,现吕多美、孙祥仁、王玉琴、陈玉兰已遭批捕。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张希坤、刘大伟等人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李志强和单秀芳合开的店铺,疯狂查抄了店铺并将二人劫持到德州看守所,后李志强被非法冤判四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张希坤指使绑架了刘玉秀、程碧、罗宝清、孙修海(男)、郭女士、徐世英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后刘玉秀、徐世英、罗宝清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二年半、一年零二个月。

二零零九年九月,张希坤参与绑架马洪卫、徐世英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陈志华、韩娇非、姜可新被非法劳教。当劳教所因法轮功学员体检不合格拒收时,张希坤等恶警私下给钱,硬把法轮功学员留在劳教所。马洪卫在看守所被折磨的全身浮肿、喘息困难,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含冤而死。其余人员被关进看守所,高额勒索。张希坤在德城区公安分局对法轮功学员李云风施暴拽头发、打耳光等。

10、德州德城区国保警察段惠娟遭恶报 女儿患白血病离婚 丈夫免职


段惠娟照片

段惠娟是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个女警察,六十来岁,长着一张黑乎乎的脸,现已退休。

自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段惠娟(和国保警察张希坤、刘大伟)紧随不舍,参与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几十起,绑架、抄家、送洗脑班、送劳教等等,无恶不做。

现段惠娟已遭到报应,殃及家人。其女儿三十多岁,得了白血病,女婿跟女儿也离婚了,丈夫王琦原德州市交警支队队长,据悉因跟黄胜受牵连已离职。

11、德州国保警察刘宁因参与迫害殃及家人 父母同时瘫痪在床

刘宁,男,四十二岁,原是德州经济开发区某派出所的警察,在二零零六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邢立秋等人后,调到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多年来,刘宁跟随国保队长张希坤参与多起绑架、抄家、提审法轮功学员事件,其中就包括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绑架法轮功学员徐世英、刘玉秀等人,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志强,致使李志强被冤判4年。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做了坏事要招来的恶果,劝其不要再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了,他却不以为然,继续助纣为虐。

刘宁的父母刚六十多岁,目前都得了脑血栓,瘫痪,不能自理,只好高价雇保姆来伺候,搞得刘宁十分痛苦、烦恼。谁家有这样瘫痪的老人肯定也会痛苦不堪,何况还是父母同时瘫痪在床。

12、德州武城县政保科副科长徐丙新遭恶报 姐姐被撞死

原武城县政保科副科长徐丙新(现已内退,也早已上了恶人榜),曾是个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之徒,曾多次抓、打、关押、劳教了不少大法修炼者。并在山东、河北多个地区张贴、散发“协查通报”,悬赏3000至10000元通缉法轮功学员甚至学员不满二十岁的孩子也在通缉之列。

'武城县公安局张贴的“协查通报”'
武城县公安局张贴的“协查通报”

二零零六年春天,徐丙新唯一的姐姐被车当场撞死在县政府门口外的公路上,非常悲惨;徐丙新的女儿也曾差点被狗咬死。徐丙新一人作恶,殃及全家。谁能永远当官?欠下的债你跑到哪里都得偿还。“善恶终有报”,这是天理!

13、德州武城镇政府武装部长刘洪军遭报 吞食安眠药差点死亡

刘洪军,男,德州武城镇政府武装部长,曾殴打年过花甲的法轮功学员。后遭报,因工作原因工作问题而吞安眠药自杀,经抢救才保留下了一条命。

武城法轮功学员王付兴进京为大法鸣冤后,他的妻子、母亲及另外几名法轮大法学员被镇政府人员绑架到镇政府关押了九天,并分别被罚款500至1000元。他母亲写了修炼大法以后亲身受益的真实经历,镇政府武装部长刘洪军恼羞成怒,揪住近六十岁老人的头发,让她在雪地里站着,并在晚上纠集几个人把她关在镇政府楼上的一间屋里,关了灯,要行凶打人,被老人识破,严词质问,才得以幸免。后来刘洪军遭恶报,因工作问题吞安眠药自杀,经抢救才未死。

三、单位领导迫害员工遭报案例(十人)

单位是保护员工利益的场所,但在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下,部份单位负责人为了自身利益不仅不保护员工,还协助邪党迫害做好人的员工,致使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劳教甚至死亡。然而善恶报应如影随形,如今这些善恶不分者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他们有的罹患重病,有的失去亲人,有的遭报身亡。

1、山东华能电厂六名高层领导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 一人绝症 二人死亡 三人免职

山东华能国际德州电厂是山东德州迫害修炼法轮功的职工最严重的单位之一。职工于莲春被迫害致死,员工车奇聪一家四口被非法劳教关押。善恶有报,曾参与迫害的领导接连遭报,有人离奇死亡,有人身患重病,还有的被免职。

原厂长兼党委书记郭良、党委副书记高振之、工会主席陈志业被弃用

原厂长兼党委书记郭良、党委副书记高振之、工会主席陈志业,这三人为首的领导班子和市里不法干部联合将法轮功学员于莲春送入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并导致于莲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于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致死。他们还将本厂所有炼过法轮功的职工、家属名单报市里备案,造成这些人无法出境旅游,以及子女出国留学、参军的困难。

高、陈、郭三人因经济问题被“清洗”,高、陈退休,郭被弃用。二零零三年底郭忽又被调往华能国际岳阳电厂。

政工干部赵传声,退休办书记赵良第、公安科干事巩向阳患绝症或身亡

该厂参与过迫害的人员已有多人遭恶报。电厂政工干部赵传声(男,四十岁左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声称要与“610”保持一致,配合当地“610”机构将法轮功学员于莲春(女)迫害致死(死于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都由其亲自操办。赵传声几个月前得淋巴癌,今已死亡,撇下孤儿寡母,其妻尚未有职业。

退休办书记赵良第钓鱼时被高压电电击而死;公安科恶人巩向阳患白血病正化疗;希望仍在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引以为戒,迫害大法是要遭天惩的。

2、德州新湖风景区管委会王某诽谤大法遭报 胰腺癌身亡

山东德州新湖风景区管委会有一个姓王的。她是风景区的一个小班长,今年三十八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她被共产邪党的造假宣传所蒙骗,极端的仇视法轮功学员。她经常说一些诽谤之言,发现风景区内有大法真相标语和材料,她便马上向上级报告,并带头进行清理。她还对有的法轮功学员另眼“照顾”,多次对法轮功修炼者或她管理的工人进行刁难。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二零零五年四月,她突然得病,经医院检查为胰腺癌。经多方治疗也不见效。由原来体重160多斤到死时瘦的皮包骨头,已不是正常的人相,身心经受了极度痛苦的折磨后于七月初死去。

3、德州武城棉纺厂保卫科长侯金才打死法轮功学员遭报 儿子车祸身亡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三十五岁的武城县棉纺厂法轮功学员陈桂彬被棉纺厂保卫科长侯金才等四恶徒毒打致两节颈椎粉碎性骨折,终因伤势甚重,治疗无效去世(明慧网早就曝光了此事)。之后不久,恶人侯金才的儿子就被车撞死在棉纺厂前的公路上。棉纺厂的职工都说这是恶有恶报!

4、德州齿轮厂厂长李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 儿子没有生育能力

德州齿轮厂原是德州市一家较大的企业,拥有员工一千一百人,但因为其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效益日渐衰退,工厂现在不足六百名员工。

其厂长李政多次迫害员工法轮功学员李志强,齿轮厂为报复李志强,多次主动配合邪党,恶意构陷并监视、威胁、恐吓家属且天天汇报,给李志强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致使李志强被冤判四年。也给齿轮厂埋下了苦果。不仅工厂效益越来越差,其厂长李政也遭到恶报,儿子近四十岁也没有孩子。

5、德州市农机厂保卫科科长魏世岭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 连摔跟头

魏世岭原是山东德州市农机厂保卫科的科长。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时,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多次恶意举报,并配合派出所警察到本厂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抄家,嘴里还不干不净骂骂咧咧。

他每举报一次,就无缘无故的摔跟头,有时摔倒在地,竟昏死过去,到医院检查,还没毛病。

特别是在零四年,魏世岭又举报了本厂的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被抓进看守所时,他扬言:“这次某某撞到共产党的枪口上了,非劳教不可。”

厂里职工有个习惯,每天晚上吃完饭后,有的职工没事,自愿到车棚里打扑克,魏世岭也经常来看打扑克。这次他又摔倒在地上,前四颗门牙都摔掉了,满脸象个血葫芦,每天戴个大口罩。知情的人都说:“他是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现世现报了。”

有个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真相,魏世岭做了“三退”。现在魏世岭明白了,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再干伤天害理的坏事了。

结语:

当初迫害基督徒的暴君尼禄火烧罗马城,并嫁祸于基督徒,残酷迫害基督徒;而当今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嫁祸法轮功,疯狂打压法轮功修炼者,至今经核实在明慧网报道出来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逾四千人,更有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无法统计。

历史惊人的相似。善恶有报,这是普世之真理。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后遭受了毁灭性的瘟疫而覆灭,而现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坏人也渐渐的遭到报应。《明慧网》上公布了上万例有据可查的、因为紧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人,由于中共各级机关、部门害怕曝光,刻意隐瞒死亡原因,明慧网所披露出来的这一万多例还是少数。

这场基于栽赃和谎言的迫害,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这一点连迫害发起者自己都知道。所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各级“610”,从迫害初到现在各种犯罪计划、政策都是一级一级口头传达,连电话记录都不留,即使有文件后来都在想办法收回和销毁,不给自己留罪证,以便到时把所有责任全部推给下面层层的具体执行者。当迫害持续不下去的时候,当所有迫害者面临正义的清算时,那些跳在前面的“迫害急先锋”们,一定会被出卖得干干净净,到时没有任何“有关上级”来为你们承担一丝一毫的责任。不过话也说回来,暗室亏心,神目如电,背后指使者也一定难逃法网。参与迫害,后果可怕。

如今江泽民已被近二十一万人控告,天灭中共在即,逆历史潮流迫害修炼者的行为,无疑是自取灭亡之举。那些为了利益出卖良心给中共的人,只有立即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将功补过,才是唯一出路。真心奉劝曾经参与迫害的人员,善待法轮功学员,并加入到举报江泽民的大潮中来,为自己和亲人留下未来。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