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遭恶报狱中毙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被判死缓的中共广东省茂名市前书记罗荫国,在狱中患癌症,于七月二十二日下午死亡,次日被火化,终年五十八岁。

罗荫国二零零一年起任茂名市委副书记,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副书记,市长,二零零七年四月起任茂名市委书记。二零一一年二月初,罗荫国突然被刑事拘留,昔日市委书记转眼间成为阶下囚。老百姓都拍手叫好的说:如此贪官,早就应该报应。罗荫国二零一三年七月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死缓。

从表面上看,罗荫国是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判死缓,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罗荫国在任职期间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招致的恶报。

罗荫国在任期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一年二月初,他紧紧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迅速成立茂名市“610办公室”和它所管辖的茂南区、茂港区、信宜市、高州市、化州市、电白区和茂名石化等七个“610办公室”邪恶机构(或者维稳、综治、防范、国保等)。他还积极地开办等同于黑监狱的所谓“法制班”(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任意践踏法律,操纵公检法系统,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茂名地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死十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罗飞鸣、黄耀英、徐恩生、杨明芬、杨成、王玉兰、梁树广、吴明燕、郑保、黄仙凤、李朝有、吴亦雄、李和英、黄伟、林秋生等等。

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罗飞鸣女士,茂名市茂南区袂花镇人,是一位好教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进京上访,被茂名袂花镇政府工作人员陈聪、李秀群在天安门广场把罗绑架,押进茂名市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

将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黄耀英,高州市高城新街人,原纺织社退休职工,自从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体弱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腰板硬朗,能干很多活,还能干重活,脸上总是带着慈善的笑容。认识她的人都惊叹于她良好的健康状况。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黄耀英与高州的几名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高州城南派出所的警察把黄耀英绑架回派出所,勒索三千元的罚款。黄耀英一个无业妇女,哪来三千元啊?结果第二天,也就是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家属接到通知说黄耀英已死在派出所。当局至今还极力掩盖着。公安召集黄耀英的家属“开会”,在恐怖的威胁下,家属们对黄女士的死因绝口不提。城南派出所所有警察都怕提起黄耀英死亡一案。

善良青年徐恩生二零零四年初被高州“610”公安局吊起拷打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酷刑折磨吐血、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离世。曾骑车进京上访的杨明芬被人间地狱的茂名洗脑班施暴打、泼开水、吊铐等,于二零零四年农历九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兰女士,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送去洗脑班继续迫害。一个多月后,她丈夫患病,邪恶仍不肯放她,仅允许她每天中午、晚上回家探望。一天中午她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随即送医院抢救,医生给她做了开颅手术。术后神志不清,谁也不认识,不能进食和交谈,但整日整夜喊“冤枉”,最后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七年中,茂名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大约被非法关洗脑班的有79人、被非法劳教的有78人、被非法判刑的有60人、被迫害致死的就有31人。在罗荫国任职期间,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的人数无法统计,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65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就有43人:卢洪飞十五年,李建十二年,李康福十年、梁锦春第一次四年、第二次七年,邓少松六年,廖程彬六年,郑保九年(已含冤离世),柯郑基七年,吴志岐七年、潘名胜八年、吴永坚七年、李坤十四年、李鑫华五年、吴金城十四年、刘剑宗十二年、梁楼图八、陈向前十三年、朱石雄三年、梁少琳九年等等。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十四分罗荫国在阳江医院因患胃癌病死。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从罗荫国的恶报中警醒过来,停止迫害法轮功,不做历史的千古罪人。在中国历史重大转型时期,选择正义和善良,还是选择邪恶与暴力,是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只有退出中共的邪教组织,才能得到神佛的宽恕。神给你们时间是有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