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双城区十七年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中共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十七年里,双城610、政法委就伙同江泽民操控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法院、街道社区、企事业单位、乡政府、村治保会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属迫害的高峰阶段。

一、双城洗脑班,涉及人员多,迫害面积广

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一年,双城市委书记、610、政法委、公安局除堵截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批送至监狱迫害外,还在城镇、乡村、大办洗脑班,几乎各乡镇都设立。镇内洗脑班以秋林洗脑班、党校洗脑班为核心,乡下洗脑班有单城洗脑班、兰陵洗脑班、金城洗脑班,为人数较多。以诱骗、绑架法轮功学员、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三、四岁孩童,不分老幼一律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这天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不到两天功夫在二十七个乡镇非法抓捕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秋林公司五楼私设监狱,办起了洗脑班,一办就是四个多月。十冬腊月,强迫法轮功学员光脚站水泥地,开窗户冻人,被打骂、搧耳光这是常事,被用刑、被灌食、这也是时常发生的事,程显芹就差点被冉令才(镇政府工作人员)勒死。

城乡洗脑班迫害大约有两千位法轮功学员,除关洗脑班外,有罚款的,罚款交不起钱,收回土地、房照抵押、有牛的牵牛、有玉米的拉玉米……至今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潘明振找乡镇政府要房照,始终找不到负责的人。

无视国法、虐待儿童、失去人性,竟将无辜的儿童也抓进秋林洗脑班。当时有六个孩子,大的十几岁,小的才四~五岁。丘长岭和赵艳菊被抓去看守所,非法劳教,他们的三个女儿被抓进秋林洗脑班,这三个孩子经常被罚站,光脚站水泥地,小的才十一岁。

还有孙志学和方艳华的儿子、双城镇岳保学的女儿、友联的与爷爷一起进来的李姓幼童。看管人员把他们叫“小萝卜头”。单城洗脑班有个赵姓三岁小孩跟他的姑姑一起被绑架进单城洗脑班(因他的爸爸赵海军妈妈苍安萍被抓去非法劳教了)。秋林洗脑班还有一个小女孩,开学了,也不让她回家上学,耽误了一个星期的课程。

二、双城四次大搜捕,几百人被非法劳教

第一次,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在“610” 恐怖组织的指挥下,从哈市秘调五十多名特警来配合它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更疯狂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车站站北郭凤兰、儿子、儿媳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走。一月十四日傍晚,李超和妻子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跟踪而来的恶警非法抓捕。恶警们抓住他们的头发往马路上猛撞。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一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个体司机臧殿国刚到停车场,被突然窜出来的几名恶警抓走,随后又对其年迈的母亲家进行非法搜查,当家人阻拦时,恶警们威胁说,要以妨碍公务罪抓他们走。在母子两家没翻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把臧殿国一家赖以维持生活的汽车非法开走,皮夹克、手机也没放过。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离新年只有一天了,“610”按拟定名单抓人,并告诉警察:只管按名单抓人,不要问为什么,不要问什么人,什么原因,只管抓人就是了。这一次又非法被抓三、四十人。

第二次,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市委书记朱青文和610主任从哈尔滨市约请了六百多个防暴警察来双城,配合双城警察一起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下午时间,他们在所有交通要道设卡盘查,过往行人都被无理盘问,而且他们还逼着行人骂大法、骂大法师父,不骂就不让过。群众背地里说:好恐怖,赶上鬼子进村了。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事先拟好名单,趁晚上睡觉,警察就破门而入从床上强行把法轮功学员拽走。早晨抓到了花园小区居民楼五楼时,由于法轮功学员坚决不给开门,气急败坏的恶警竟然用吊车上到五楼阳台,砸碎窗玻璃闯进屋里,强行抓走四名法轮功学员。仅四月十九日晚就非法抓捕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张静艳此次被抓,被判刑期十年,她绝食抗议,被看守所金婉智、吴晓波、那彦国灌食折磨不省人事,在医院抢救苏醒后逃离,从此走上了有家不能归的流离失所之路。张涛这是第三次被抓,再也没有回来,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死了。女儿被判十年,妻子姚采薇也同时被抓,等她被迫害回来时,家没了、人也亡了,精神承受不住,零八年死了,一家人就这样散了。

臧殿龙
臧殿龙

第三次,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八日哈市双城警察又在哈市警察的配合下再一次非法抓捕一批法轮功学员。截止二零零三年年底,仅一个小小的双城县级市因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劳教的约三百多人。最少的劳教期一年,最多的三年。被非法判刑的大约有三十多人,迫害致死的约有十六人。车站社区的法轮功学员徐有芹被非法判刑十五年,丈夫臧殿龙被迫害致死,家里留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后来孩子被四小的闫校长开除了 ,又被公安局送到双城在万家办的洗脑集训大队,在那里高强度训步、被打骂、吃不饱、孩子思念着父母还自己受苦遭罪,真是雪上加霜,不知他们有没有儿女,总之从法律、人性上,哪一点也说不过去。

第四次,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当地610人员和警察从城市到乡村全面大搜捕, 仅十一日晚上,就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是吕桂珍、于宪娜、刘俊双、林艳杰、张红梅、王秀菊、孟庆芝、穆秀清八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和张世平、贾英、姚士国、王世伟、郭士军五名男性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晚上八点钟双城市610又抓走乐群乡光辉村五名法轮功学员,并抄了这五名法轮功学员的家。

二月二十七日的大搜捕又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双城市希勤乡的法轮功学员寇方启、那振贤、张红侠、王云山,金城乡的梁树文、付志影、张丰田、孙秀芹(丈夫在哈三间关押叫伊福全),韩甸镇六人姓名不详,单城一人,朝阳乡和前进乡抓捕四人。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六点多钟,双城市、朝阳乡派出所魏志学、胜德村委会成员的不法之徒绑架了胜德村法轮功学员张洪茹、潘明振并非法抄了家。当晚朝阳共抓走六名法轮功学员,后送双城看守所四名。

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起绑架法轮功学员,截止到二月二十八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三、跟踪、监控,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警察早已在梁燕家附近监控,到中午时,不知恶警怎么开的门,只见一人手中拿着的不知是枪还是警棍,飞似的冲进屋里,随后就是几个恶警,喊一声:“都别动”,话音未落,就闻到一股非常辣的气味呛进了人的嗓子,使人睁不开眼睛、双眼流泪,说不出话,只是一劲咳嗽,无法行动。

紧跟着许多人上来,不由分说,两人架一个,把法轮功学员双臂猛靠背后,狠狠上抬,极疼痛,不让穿鞋和外衣,使劲按胳膊就往楼下拽,有劲的能动一下,或喊一声,就用电棍电上来,猛踢猛打,有的脸被打红肿,有的鼻孔流血,人全部被用车拉到刑侦大队走廊。东北的冬天,有好多人没穿鞋,光着脚,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很凉的瓷砖上,有两女一男腿动不了,上厕所都去不了,有一女的昏迷不醒,尿在裤子里,法轮功学员被一一盘审到半夜,最后报名的被拉到双城市看守所,不报名的(多数)被强行送到哈尔滨第二监狱(鸭子圈),没有被褥、没穿棉衣,寒冬的半夜躺在屋里没有暖气,邦邦硬的、冰冰凉的板铺上。

经核实,仅十三日一天,就有五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来有四十四人被劳教,一至三年不等,他们是:赵艳菊、高淑君、王玉凤、王秀青、杜亚敏、徐立波、杜丽华、白艳玲、郭淑云、陆广文、赵淑云、吕淑亚、洪宝家、赵兴有、程少、范文拓、马喜良、王相芬、焦秀英、马红霞、赵天玲、梁艳、范淑德、万云龙、付文庆、王成礼、秦海龙、颜廷珍、方桂兰、梁喜发、万云凤、王亚丽、徐立华、张百华、姜秀珍、王敏、伊正芳、吴金兰、曹启才、赵玉芬、姜立娟、张伯华、王玉清、陈桂琴。

另外,邹国宴、梁玉明、王桂珍、王玉凤、吕淑亚、赵兴有、王成礼、朗淑云、范淑德九人被关押七至四十五天后放回。

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重判:康昌江、岳宝庆、姜晓燕、田晓萍分别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洛艳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葛欣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后续恶警又在乡镇非法抓捕很多法轮功学员,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一个多月的时间陆续放,到过大年还有在看守所没有回家的,估计能有一百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四、违反宪法 非法抓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

为抵制迫害,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公民有控告权。根据五月一日公安部发布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公告,依法控告江泽民。为阻挠诉江、报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哈尔滨市出动了大批警力,协同双城区公安局各个派出所非法抓捕了八十多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法院非法判刑,刘丽五年,曹启才四年,王文娟四年,高慧玲一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日十七日,韩甸镇荣生村法轮功学员裴庭久,六家子村王永久被韩甸派出所非法抓捕。两人分别被非法判一年。

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第二次实行报复,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晚,双城区公安局李树志、610谢殿臣在省长王宪魁、省公安局的王晓溪等人的授意下,下令双城区公安警察和各派出所民警,拿着名单,非法闯入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家,大肆绑架、抄家、录像、关押。全城乡镇同一时间行动非法抓捕。

五月六日晚五点左右,兰陵镇政府伙同双城区公安局,出动四、五辆没有警察标志的车及二十多个便衣,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艳一家强行抄家,抢走电脑两台、七千多元现金和大量的私人物品,家里一片狼藉,并把刘艳一家绑架。

另有一伙人,闯入兰陵镇多乐福超市,谎称是消防人员,又谎称是烟草检查人员,欲绑架在超市工作的陈秀芝(法轮功学 员),陈秀芝不从,说自己没有犯法,四个便衣强行将她抬走,来超市购物的董文成(法轮功学员)也被绑走,同时这伙人把超市所有顾客赶走,集中超市服务员 询问还有谁是修炼法轮功的。这时超市老板的父亲孙海宪回来,正赶上抓人一幕,问为什么在这里抓人,还撵走我家顾客,没说上几句话,也被几个便衣强行连拖带拽的拉上车。

超市老板孙国鹏看到他的父亲被抓,就上前去理论、阻止,被四个便衣强行按倒在地,孙国鹏大喊:你们大白天到我家非法抓人这不是流氓吗?其中一名便衣说,我们就是流氓。就这样孙海宪、董文成、陈秀芝,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自认流氓警察抓走了。

这次又非法被抓捕五十人,被非法关押时间七天、十五天不等,他们是:

付文佩和尹成芳夫妻,袁琴和关红军夫妻,郎万红,董文成,孙海宪,陈立华和侯丽艳夫妻,侯晓兰,杨松林,殷翠娟,白景兰,曹忠芹,韩玉梅,刘汉超,柳淑珍,唐莉娟,周艳华,蒋希明,赵秀凤,付利和李昌新夫妻,徐洪彬,徐建新,韩晶,张会(红)云,薛长龙、李秀宽,王凤霞,孙会山,赵海军,陈秀芝,刘艳一,马国荣,王洋,杨勇兰,于希山,徐丽波,隋树林,施丽伟,李凤华,王秀珍,岳永华,吴晓萍,巩尊,高勋红,孙兆伟,贲兴亚,徐文士。

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一)恶意构陷,非法庭审,执法犯法,枉判冤判

检察院、法院一些人甘受610人员的操控,与公安、派出所等人对法轮功人员捏造事实、牵强附会整理假材料,构陷法轮功学员由非法批捕、起诉、公诉、直到蒙冤判刑,使许多法轮功学员弃亲人、抛老小,造成家庭悲剧,更甚者有法轮功学员因长期遭受摧残、酷刑而离世的,使其家破人亡。

1、枉判冤判、编造假材料: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是因为“黑龙江政法委系统名单和电话号码被公开,被认为是双城法轮功学员所为。所以成立专案组跟踪、监控。律师说:“本案本质上就是制造的案件,是政法委人员的名单号码被公布,有关部门滥用职权打击报复、非法抓捕、使用催泪瓦斯、酷刑逼供、捏造的冤案。言辞证据是酷刑逼供和诱供下的,作为非法证据排除。”由此可见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双城绑架案是当权者公报私仇制造的冤案。可是最终还是造成了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2、庭审从来不敢公布所谓的犯罪证据,没收法轮功学员的书、光盘、真相材料等从不敢播放、宣读、把那些对人有益的东西他们说是犯罪证据就是犯罪证据,说法轮功学员害人了从来指不出被害的对象;说法轮功学员违反社会治安可法轮功学员从来都是在室内家里被抓走,没一个打家劫舍扰乱社会秩序的。

3、迫害法律实施,阻挠律师辩护

(1)阻挠律师见当事人:

付文庆的家属和律师曾去看守所要求见人,看守所说:“办案单位是双城国保大队,见人得有国保大队的批条。”律师和家属又去了双城国保大队找大队长肖继田,被门卫警察拦住并说:“肖继田不在办公室。”律师出门后给肖继田打电话,肖在办公室接通电话同意和律师、家属见面。等律师、家属到门卫处再次给肖打电话时,肖继田出尔反尔又说:“我不接你的律师手续,也不允许你会见,你愿哪告哪告去。”

万云龙家属请的律师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找肖继田要求见当事人,一楼警察依然阻拦,律师给法制处等地打电话,后来肖继田同意见万云龙的律师和家属。律师要万云龙的刑拘手续,肖说他没有手续,要手续得等王玉彪回来。律师要求见万云龙,肖继田说他做不了主,得李局长签字。律师和家属要找李局长,肖不让上楼,并说:“李局长不在,开会去了。”肖接二连三的推脱律师和家属,另有警察催律师和家属离开,不许再留在肖的办公室。律师和家属从侧门上了四楼,局长正在开会,律师和家属又被楼下的三名警察赶下楼,不许留在四楼,也不许和局长见面反映情况。

在肖继田办公室期间,律师对肖说:“你不让我们见当事人是违法的。”肖说:“你们爱哪告就哪告去。”

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万云龙的律师和家属去了哈尔滨警务督察支队,控告双城国保大队大队长肖继田的违法办案,警务督察支队人员接收了材料,说让律师等电话通知处理结果。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万云龙的律师和肖继田通过电话,肖说万云龙被批劳教已十几天。律师问:“二十六日在你的办公室时,你为什么只字未提劳教的事?”律师还质问:“为什么没有通知家属?”肖说:“没必要。”

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律师先到双城国保递交代理手续,肖继田说律师按照法律正常会见手续可以见人。十点律师到第一看守所,告知双城国保已经同意让见人,而看守人员给国保打电话,家属听到国保恶警肖在电话那边说不让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将邪党的流氓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接着律师又给市检打电话,市检不作为,让找看守所秘书,于是律师先后找驻检(检察院派驻监狱的驻狱检察室进行执法的监督、监察工作,也叫驻狱检察机构),又找看守所教导员肖某,他说这案子是省里办案,不让见。家属问肖某为什么不让见,他说不管这事,家属说你不管这事你来干啥?肖某一句话不说就急忙逃了!

家属又来问驻检,驻检人员无奈地说:“说在中国有法律,但是上面不让见,你说怎么办?”家属回答:“一个民主国家首先应尊重法律,要把上面的命令考虑进去,那就不是民主国家?”驻检又跟律师说:“小伙子你办案时不考虑领导吗?”家属代律师回答:“驻检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北京请律师吗?是因为哈市律师尊循哈尔滨司法局规定,不许给法轮功学员代理案件,而北京律师尊重法律而不是遵循某个人的意见,我们家属也是遵守国家法律维护自己的公民权,违法的正是那些遵循上面意见的人。”结果法轮功学员还是被枉判冤判。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律师到哈尔滨市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要求对万云龙的劳教申请复议。邪党人员称:法轮功的案子不给立案,并说可以去省政府申请复议,也可以去国务院申请复议。

“复议到国务院”“没必要”、“爱哪告哪告”,江泽民给的腰杆子,老百姓无奈,可是老百姓不听邪,现在有二十多万老百姓控告江泽民。

(2)执法不公,阻挠律师辩护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双城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姜晓燕、田晓平、骆艳杰、葛欣、岳宝庆、康昌江所谓的开庭。 法庭上律师为当事人无罪辩护,常常被法官击槌打断,借口是“与本案无关”,更为恶劣的是因为其中两名辩护律师“不听法官的话”,被法官指使法警强行架出法庭。其中一名律师的电脑被法院偷偷拿走,经多次交涉、讨要,第二天才拿回来。

法庭对六名法轮功学员逐个问话,法官只准许回答“是”或“不是”,否则一概“与本案无关”被制止,剥夺当事人的申诉权与辩护权。

律师询问当事人事发在什么地方,为什么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法官皆击槌打断,重复着“与本案无关”。

法庭辩论。律师做无罪辩护,辩护当事人无罪,律师宣读辩护词,法官击槌阻止。被告人为自己辩护,被法官击槌阻止。重复着“与本案无关”。 随之公诉人宣读量刑意见。法院的庭审就是走过场,遮人耳目,早在610的操控下定下了刑期。

(3)玩忽职守,视法律以儿戏

判案不按法律常规办案,而是耍阴招:欺、骗、瞒。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韩甸镇小马家屯法轮功学员徐彦被韩甸派出所非法抓捕。双城法院开庭时不通知家属旁听,还选在晚上秘密开庭,枉判三年,不准申诉。并在开庭之前威胁家属不准请律师、不准上诉。判完十天以后才给家人判决通知书,目的是延误上诉期。

(二)酷刑迫害

酷刑:拳打脚踢、扇耳光这是干公安伸手即来的招数;坐老虎凳、吊打、上大挂、用电棍电、开飞机、背剑、冬天冻、夏天晒……这都是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不寒而栗的刑罚。朱相国多次遭到暴打、酷刑类可能造成内伤吐血而死。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为迫害周志昌,专为他特制了一个刑具,两个铁环把手铐一起,没有间隙活动不了,铁环下面连着一个短短的铁链用它铐在脚脖子上,使人直不起腰,只能九十度,坐下腿既不能伸又不能盘,一动那三个环就往肉里扣,所以他的踝总是流脓淌血,疼得夜不能睡,两腿肿的穿不上裤子,冬天的棉裤是家人特制的,裤子的两边上拉锁或订带子。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让人感到惨烈的是灌食了,那真是命悬一线,说灌死就灌死,周志昌他抗议迫害绝食第六天,被恶警强行灌食,把他强行铐在老虎凳上,用铁丝勒他的嘴角野蛮灌食,灌得周志昌大口大口吐血,当天就死了。

周志昌
周志昌

在灌食过程中,迟岳苓的牙齿被撬掉,张静艳当时就被灌昏厥过去。

顾秀娴
顾秀娴
肖亚丽
肖亚丽

双城兰陵镇靠山村的顾秀娴,双城周家镇东发村的肖亚丽,两个人都是在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公安局又一次全市铺开对法轮功大抓捕时两人一天被抓的,在双城看守所被关五、六天后被所长金婉智、朱晓波等人野蛮灌食迫害而死。

张生范
张生范

张生范被在看守所的副所长蒋清波、狱医那彦国及其他三人强行灌食下,把塑料管子插进张生范的鼻子里,从鼻子给他灌烈酒,不知三瓶烈酒灌没灌完,人就从此没了,家人到现在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灌食的食物里还放一种药物和浓盐水,公安副局长张国富就亲自坐镇看守所给法轮功学员灌过盐水,有的被灌昏了过去、有的被灌吐血、便血。吴宝旺吐出来的盐水在鞋面上大家都能看出一层厚厚的白盐。这种情况张国富、张士跃还大喊着说:“死了白死,周志昌死了又怎么样?能咋的?”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两名法轮功学员黄延珍和郭凤兰被非法抓捕。看守所所长金婉智亲自上阵,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第四天,她将三门诊的一男大夫找到看守所给黄延珍灌食迫害。黄延珍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金婉智恶狠狠的叫嚣着:“给她插管子,插进去再拔出来,拔出来再插,我让你喊,让你活遭罪。”黄延珍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后来那个三门诊的大夫都有点不忍心下手了,就不往出拔管子了,金婉智又声嘶力竭的喊:“给我灌,给我灌,快灌,我叫你喊!”后来黄延珍、郭凤兰被他们上报非法判刑七年。

灌食直接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周志昌、张生范、顾秀娴、肖亚丽、刘杰等。灌食、用药间接被迫害死的:吴宝旺、岳宝学、柳全国、董连太、蒋立国、夏元波、伊福全、金纯清、闫善柱,这是能查出死因的。还有已死的查不出死因的:王立群、朱相国、那振贤、赵广喜、张涛、王金国、赵雅云等。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份的十七年间,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受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的迫害,由于迫害者都是黑箱作业,暗下毒手,很难把迫害的数据统计完整,只能曝光知道的大致情况,实际的情况那是很惨烈的。

附件1. 哈尔滨市双城区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更多事实下载(47KB)

直接主要责任人有:
朱清文:原双城市委书记:已调走
王树清:原双城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姜红伟:原双城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公室主任
张国富: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原迫害法轮功专案组负责人之一
张士跃:原双城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原迫害法轮功专案组主要责任人之一
佟会群: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原迫害法轮功专案组主要负责人之一,已死。 蒋清波:双城市看守所副所长,二零零二年九月已死
金婉智:女,双城市看守所所长,二零一三年死。
吴晓波:女,双城看守所副所长。
谢殿臣:现哈市双城区610主任。
肖继田:现哈市双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王玉彪:现哈市双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谢振廷:现哈市双城区检察院申诉科科长
夏元祥:现哈市双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
胡业林:现哈市双城区法院刑事庭副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