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走出制止迫害的路

在营救父亲的过程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十二岁时开始跟着爸爸妈妈学法炼功,一路走来,虽有法相伴,但在这十八年中,还是走的跌跌撞撞。直到去年,父亲再次被中共绑架,当我参与到营救父亲的过程中,才真正明白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一、讲真相基点不对,用人心做事

父亲被绑架后,我从异地赶回老家,由于毕业后长期在外地工作生活,失去整体修炼的环境,带修不修的状态让我不知如何应对父亲遭受的这场迫害。与当地同修交流,同修建议我去相关部门讲真相,主要从法律层面入手。

于是,我参考了一些申请书,从法律层面阐述法轮功无罪,修炼者是好人,不应受到法律的惩罚。我带着申请书,与同修到派出所,到检察院去递送,每次去之前都先发正念。有一次去检察院送申请,这种单位需要刷卡才能進入,那天我们走到门口时,大门紧闭,这时正好从后面上来两个工作人员,把门打开了,然后问我们要找谁,我说找批捕科,那人告诉我们从右边上二楼,我顺着他所指方向上了二楼。

刚走没两步,突然从办公室出来一个人,问我们找谁,我还是说找批捕科,那人问有什么事? 我说爸爸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走了,爸爸是个好人,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抓走?那人说你去找国保的某某吧,这句踢皮球的话瞬间让我不知所措,随即一个清晰的念头打入脑海,便问,批捕需要哪些条件?我说爸爸的事情符合批捕的条件么?我爸爸是好人,他没有做违法的事情。那人说你可以写份申请。当时我正好装着申请书,于是直接递给他说:“叔叔,您看看吧。”我们就离开了。

回去后一打听,原来今天碰到的这个接收申请的人正好是批捕科的科长,就是负责爸爸这个(被构陷)案子的。心中暗喜,感谢师父的指点。

过了几天,我和另一同修再次去找这位科长讲真相。办公室没人,我们就在楼下等,半小时之后,科长回来了,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说你爸爸已经被批捕了。当时的我瞬间感觉整个人都闷了,出发前想好的那么多真相话语,瞬间化为乌有。我跟着那个科长走了几步,但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干脆停下了脚步。

回家后开始向内找:自己在同修面前一直强调讲真相不单是为爸爸的事情,是为了众生,为了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选择未来。可为什么一听到爸爸被批捕的消息,就头脑发闷了?这不是被很重的情带动了么?执着结果,执着爸爸赶紧出来,还用讲真相救度众生来掩盖自己,这么重的执着心?修炼真的很严肃,内心的想法太微妙了,自己一直在掩盖却浑然不知,直到遇到事情才能检验出真心。

另外,在讲真相的时候,不需要提前打草稿,因为师父说了:“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1]就像我跟这个科长讲真相一样,提前准备了很多内容,可是对方的一句“你爸被批捕了”,瞬间打乱了我的正念,如果当时能够守住一念“我就是为你而来的”,情况就会不同。所以这件事情之后,我不再用人心去准备很多东西,而是守住正念,不论周围环境如何变化,只要守住一念“我们就是为你而来的”,只为救度众生就行。

二、摆正营救基点,发自内心去做

父亲被非法批捕后,同修都说我有些失落,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可又突破不了。以前一直是按照同修说的去做,并没有自己从法理上悟道。终于,在一次地区法会交流中,我接触到外地同修,他们对法理的认识及对当前形势的理解让我豁然开朗,发自内心的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了。

之前与公检法接触的过程中,一直觉得讲真相就行、讲清真相,他们自然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可是话虽这么说,做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中掺杂着掩盖很深的人心和观念,很难使我们讲真相的效果真正达到救人的目地。在与外地同修的交流中,我意识到,讲真相很重要,但是我们的方法也很重要,面对公检法这群有着公权力的人,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建立在自身利益基础之上,也就是说,他们即使认同大法好,但是领导安排的命令照样去执行,触及不到自身的利益,他们不会动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要从证实大法弟子做好人无罪,上升到他们执法犯法是在真正犯罪的层面上。在接下来与相关办案人员的接触中,我确实感受到这种方法这种思维的效果:当地国保警察在诉江后,做了很多坏事,对本地同修疯狂抄家,逼迫签字等,我和同修不止一次与他们交流沟通:刚开始讲真相不听,然后通过法律、从法律层面告诉他们在执法犯法,触犯法律必然会被查处、会遭清算,他们的态度慢慢转变了,甚至表态以后,见到同修发资料讲真相,就干脆闭上眼睛,虽然在最后劝退的时候,还有些怕心没表态,但是他本人的这种变化会让他远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三、坚定把同修要出来,为的是众生

在营救父亲的初期,内心并没有很明确的要同修出来,当国保警察问我“那你告诉我,我们应该怎么做”时,我本能的想到要放爸爸出来,可是话并没这么说,而是说“你们要变更强制措施”。过后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很深的对迫害的默认。你们把同修带走,就应该放同修出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我的内心深处却认同了这场迫害,认为这次诉江后的骚扰是上面的政策,警察在执行命令,他们不敢轻易放人,所以我也就不能轻易说出放人这个要求。

在随后不断的学法与交流中,我越来越意识到彻底否定迫害、反迫害的重要性: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认同这场迫害,也就在不知不觉中上旧势力的当,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不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我们主动定下一念,我们做的就是师父要的,不让众生犯罪。师父开示:“那么作为学员来讲,在这场魔难中能够做到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你就能走过来。那些没做好的,实质上你不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承认了你不就好象是它们一伙的吗?迫害中由于你做的不好,也给学员内部造成了不稳定与迫害的加剧,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帮助邪恶吗?”[2]

我们在讨论怎么营救同修的时候,很坚定的要把同修要出来。自己刚开始面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时都会说“我不单是为爸爸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为了你们”,但其实深挖内心深处还是执着结果,执着让爸爸回家,这是一种伪善,掩盖内心执着的同时还口口声声说为对方好。再后来,自己从法中悟到后,面对公检法人员直接就要求放爸爸出来,但这个时候内心已经没有对结果的执着了,而是心怀众生。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是不可分隔的,是仅仅把同修要出来呢?还是救度公检法众生呢?思路来源于把自己摆在一个更广、更远的范围里,不限于这个面来救度众生,效果会更好!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不是如何去做,而是如何定位这件事、怎么认识这件事、怎么摆放我们自己的位置?我们怎么提高,是溶合在一起的。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众生,更多人在这件事上为我们表态,就已经被救度了。

之后我去看守所见到了副所长,给她讲了当前的形势,讲了大法的真相,还有爸爸修炼后的变化,最后还提醒她一定要让爸爸在里面炼功!

在营救父亲的过程中,虽然我们家人也聘请了律师,但律师只是一架桥梁(律师可以在同修被限制人身自由后尽早会见当事人,帮助增强同修的正念正行,但進入检察院公诉阶段后,家属也可以争取辩护人会见权),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震慑邪恶,但是真正的主体是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情也只有我们大法弟子才能去做。营救同修这件事情不单单是为了营救当事人,是师父将计就计让我们修炼的,让我们整体提高的,让众生得救的。我们的思路更宽泛的时候,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在做事,宇宙中的正神都会给我们开路,救度更多的众生,让这件事变得更有意义。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