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内找后丈夫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去年下半年,丈夫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犯了,这次来势凶猛,强烈的腰疼伴随着腿疼、腿麻,使其坐卧不宁,按照丈夫的话讲,疼得都不想活了。

可是,每当我下班回家,丈夫见到我,就觉的疼痛减轻了,所以他拽着我的手就不想撒开。开始我以为他有点矫情或寂寞所致,后来想想,丈夫说的是他的真实感受。因为师父也在讲法中说:“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1]后来有炼功人来探望他,和他讲大法的事,丈夫坐几个小时也没事,人一走,就又痛的不行。

去医院治了一周,没任何效果,又转入第二个医院治疗,在这里,所有治疗此病的医疗器械和方法都用了,症状有所缓解,但是一天中总有几次疼的厉害,夜里常常疼醒,且腿疼、麻不见轻,罪受不起了,丈夫就萌生了做手术的想法。

一天护士查房,丈夫说了他的病情,护士无奈的说,这种病就是这样,没别的办法,疼的时候就听听音乐,也许能转移注意力。护士的建议提醒了我,古代医学有“乐先药后”的说法,既然好的音乐能起到治病的作用,我有大法呀,什么能和佛法、佛乐相比呢!开始怎么就没意识到呢?

于是我拿来了播放器,让丈夫听师父讲法录音、大法弟子歌曲。就这样,丈夫的腰不疼了,腿也有很大好转,精神状态很好。可是奇怪的是,小腿有一小截还是麻木,里边好象有什么东西堵着,不通顺,脚趾总觉的用不上劲儿。好几天过去了,还是这个状态。丈夫老是磨叨这个感受,我心里也犯起了嘀咕,按说师父已经管他了,腰都好了,为什么要留下小腿处的一小截而不给打通呢?什么原因呢?只是有疑问,也没多想,就放下了。

一天下午,我照例在回家吃饭的时间,提前半个钟头离开单位,先去街上办点事,正好碰上几位同修,他们询问了我丈夫的情况后,顺便聊起了修炼的事情,说来说去,就说到了炼功人应如何对待本职工作的问题,一致认为大法弟子在哪儿都得是一个好人,当然要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能敷衍,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议论中,我灵光一闪,猛地意识到,丈夫的腿老是不好,是不是我工作中有问题呢?赶紧找自己,这一找,发现还真有问题。事情是这样的:丈夫住院后,我每天下午都趁回家吃饭的时间(约两个小时),去医院看望,帮助洗涮、看针等,考虑到时间太紧,于是就向部门负责人打了招呼,就是提前走一会儿,再晚来一会儿。领导同意了。于是我心安理得的早走晚来,有的时候医院没什么活儿,我也依然早走晚来。

当我说了这个情况后,同修立即指出了我这样做,违背了大法“真”的原则,而我自己也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应该用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自己这种做法,是从时间上占公家的便宜,等于利用上班时间干自己的私活儿,这是自私的表现,与大法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是相背离的。这么长时间,自己竟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真是差劲透了!

交流结束时,大约是三点四十左右,我回到医院。丈夫兴奋的告诉我:他的腿好了,我也很高兴。突然我好像意识到什么,就问他,怎么好的,什么时间好的,丈夫说,大约是三点半到四点之间的某一时刻(应该是我找到自己不足的时间),不知怎的,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在腿部从上到下流过,小腿的堵塞部份立刻通畅,腿脚麻木彻底消失,当时丈夫激动兴奋不已,马上跑到别的病房告知其他病友。当我把自己在街上和同修交流,向内找到自己问题的经过讲给丈夫时,他也十分激动,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伟大。而我立即归正以往的行为,按规定时间返回单位上班。除特殊情况,在以后上班时,我没有早走晚来过。

这件事看似不大,却给我留下很深刻的教训,使我真切的感受到大法修炼的严肃性,修炼者实修的重要性,更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超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