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报告:610人员恶报综述(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接上文

七、610人员遭恶报的各种形式

610人员遭恶报的各种形式
610人员遭恶报的各种形式

明慧网报道的中共610人员遭恶报总人数:783人。

表8:610人员遭恶报形式一览表
大类恶报形式人数
一、恶报死亡(266人,34.0%)恶疾死162
车祸死71
不明原因暴死、死亡、失踪16
意外事故(除车祸)死亡6
被人毒、杀死2
自杀死9
二、身体病伤痛苦(287人,36.7%)患恶疾、怪病、重病199
车祸伤54
意外事故受伤(除车祸)11
自己摔伤扭伤23
三、被判刑、被查处、被处分、被控告、被打骂(126人,16.1%)被判刑、被查处、被处分、被降职、被免职、被逆意调动、被控告、被告发等118
被人打、骂8
四、家庭与亲人出事致精神痛苦(104人,13.3%)家庭变故、亲人出事导致经济损失、精神痛苦104

注:受多种恶报者,以一种报应类型进行统计,以避免重复统计。

分析:610人员遭恶报死亡和患病、受伤者的比例非常大,二者合起来超过70%,很多610人员越来越面临着疾病的折磨和死亡的威胁,亟需悬崖勒马。另外,特别是近年来,610官员被查处落马的也越来越多,很多人幻想着通过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结果却招来了镣铐加身,这也值得610人员警醒!

八、更多的离奇车祸

甘肃省庆阳县610主任门懿镜和白维权,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轮功的强制“转化”时翻车,双双身亡。

陕西省汉中市610主任、市委办公室副秘书长芦鹤鸣,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带上女儿、女婿、小外孙和秘书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车外出,行至西汉高速公路佛坪县境内隧道时,被两辆大货车夹撞,瞬间车被挤撞变形,车上四人惨死。芦鹤鸣坐在前排,发生车祸时,一头撞击玻璃,头伸出窗外,玻璃将他脖子的动脉割断毙命,秘书被从腰部撞断死亡,他女儿和他的司机当场撞死;他的女婿被送医院救治,撞断了四根肋骨,只有怀里抱的二岁小外孙在发生车祸时,放到了脚下,完好无损。其情其景惨不忍睹。

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姜文超等五人,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一起遭遇车祸,三死二重伤,单城镇中共领导班子二把手高志武(38岁)、三把手姜文超(32岁)、四把手副镇长薄建夫(34岁)当场暴亡;一把手关文良(48岁)失去一只眼睛、一条腿,一只胳膊被撞断;五把手副镇长陈超武(36岁)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事后2个残疾人被踢出领导班子。

黑龙江省桦南县曙光农场610主任、政法委副书记宋晓文,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和曙光农场公安分局教导员张白葵(女)、曙光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任海坤三人,同乘一辆小车到桦南县城北共和水库游玩,返回途中与一大货车相撞,现场惨不忍睹,宋晓文当场死亡;任海坤被撞得脾破裂、双下肢骨折昏迷不醒,由桦南县医院急转佳木斯二院急救,脾脏摘除,险些丧命;张白葵重伤,在桦南县医院治半月之余才回家养伤。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政法委书记赵国家,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开车去甘南县途中发生车祸,造成其锁骨、肋骨多处骨折。但其不知悔改,继续行恶。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赵国家又开轿车去甘南县,在距上次肇事地点不到150米处,和一辆货车相撞,造成车毁人亡,赵国家的儿子也受重伤。

九、那些离奇的暴亡与怪病

二零一零年,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王广平,神秘倒地猝死,中共媒体新华网报导称王心脏病突发猝死,这个五十四岁的610办副主任恰巧是在六月十日猝死的。而十一年前的这一天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610办公室的成立日子。生前多次公开表态不相信报应的610副主任王广平猝死于六月十日当天,似乎天意使然。

河南淇县高村镇610头子张立新,在二零零一年召开的一次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张立新突感不适,口吐鲜血,栽倒在地,抢救无效,死于恶报。

辽宁省营口市的李闻启,610主任,原本身体健康,二零零五年去北京检查肝病,医生确诊是肝癌晚期。七月二十五日返回营口途经秦皇岛市时,口喷鲜血,当即死亡,时年五十二岁。据目击者称,李死时死状极惨,全身赤条条,只盖一条床单,到处是血,回营口后被直接送到火葬场。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610警察伏田有(音),二零零六年初,他在上班后40天左右,就死在工作岗位──石景山区鲁谷派出所。据说死的很奇怪,坐那儿好好的就死了。

浙江省缙云县原壶镇610头目卢志伟,在原610头目赵葛水遭报后接任,仅过半年,卢志伟即遭报生了肝癌。住院很长时间,他打算用老百姓的钱换肝。原先联系好的肝源,结果被外国人争了先,后来又联系了一个肝,预计某天下午三点钟到货,谁知就在那天下午二点钟,卢志伟喷血不止,一命呜呼,遭恶报身亡。

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610办公室主任杨宏伟,因身体不适住进医院,出院后,不思悔过,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15点零2分在医院死亡。直到死医院也没查出什么病。

山东省栖霞市610副主任刘维东,二零一二年二月因结肠癌扩散在栖霞市人民医院痛苦地死去,死时五十岁左右。刘维东是一个很注重养生的人,平时很注意锻炼身体,也很会保养自己的身体。多次去济南大医院治疗,妻子也办了内退精心陪护,却终没逃脱报应。

北京市延庆县千家店镇副镇长、610头子赵汉武,出现浑身难受、脾气大变,象个疯子似的抓起东西就摔,并打自己嘴巴,骂自己的妻子。西医、中医都看不好,现在不能上班。

十、那些蹊跷的意外事故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610头目张玉霞(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栽到自己家中的水缸里淹死,死时51岁。当时水缸里的水并不深,淹死后家里三个人往外扯她,但就是扯不出来。家里人说是有人害死的,就把她弄到市医院解剖,结果既没有他人害死的痕迹,也没有其它疑点,死后尸首还被解剖稀烂。当地知情的老百姓都说,她这是抓法轮功遭恶报了。

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610主任刘迪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年三十),刘在情妇家中,与情妇洗澡时一氧化碳中毒,双双裸死卫生间。中共渭滨区委、区政府掩盖丑闻,草草处理后事。由于他死得不光彩,在其葬礼那天,他的儿子都不愿参加。

吉林省梨树县610人员徐大勇,二零零八年元旦期间,此人在车库轿车内与一女子通奸。由于时间过长,造成中毒双双死亡在车中。两天后,被他妻子发现,一月六日火化。在当地爆出丑闻影响很大。据说他的父母、妻子、孩子处于万分悲痛之中,而且难以启齿。

四川省郫县德源镇综治办主任(与610办名异而实同)郑友奎,二零零六年五月遭雷电击毙,时年四十四岁。郑友奎死状极惨:头发几乎烧光,脸、胸、腹部均被烧成焦黑,除内裤外,其余衣裤全被烧的稀烂。村民们议论说老天有眼,郑友奎迫害好人遭恶报,罪有应得。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分局610警察刘琨鹏,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晚七点多,开车跟踪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刘琨鹏将车停在绥化市“维也纳”夜总会门前。这时,从夜总会出来六个公路巡警,发现刘琨鹏的车停在他们车前面,当时发生争吵。刘琨鹏被巡警暴打,他拿出警官证说:我是公安局610的,正在跟踪炼法轮功的……这六个巡警一听抓炼法轮功的好人,打得更厉害了,将刘琨鹏四颗门牙打掉,满身是血。刘琨鹏真是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晚八时十分左右,洛阳饭店突发大火,火光映红半边天,大火燃烧近二小时,饭店东楼四层楼楼顶燃烧殆尽。该饭店当时曾经是洛阳最高档的饭店。一九九九年以来,多次租给610迫害法轮功学员,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610多次在洛阳饭店举办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多次被非法关押在该饭店的东楼。后来,该饭店经营不下去,于二零零六年年初宣告破产。

大约二零零三年春的一天,湖北汉川市中共市委610办公室突然不明原因起火,内有诬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材料被烧得精光。

二零零九年初(农历年底),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委会大院里发生了一场奇怪的火灾,在底层左通道内连着三个门着火的,被烧的是该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两间约30多平方,旁边还有一间其它单位的办公室。据内部透露,损失约100多万元,旁边其它单位的办公室因扑救及时未受重大损失。奇怪的就是,610人员害怕别人知道610被火烧了,若有人问此事,他们就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十一、那些离奇的集体报应事件

重庆市奉节县副县长兼政法委书记、610头目杨大才下令抓法轮功学员,奉节县公安局副局长尹明平开着公安局的车,奉节县国保大队队长唐勇耀武扬威的坐在前排位子上,还有国保副大队长胥建,还有其他几个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办案”人员,坐着这个呜呜直叫的公安车飞快的往前跑,不知有多神气呀!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车跑到三河大酒店时,和一辆人家刚买回来的新车撞上了。坐在前面的唐队长头部撞伤,他捂着脑袋叫,呃,还真有报应呀!

第二天尹明平副局长不开车了,从公安局办公室调了一辆车和司机,首先国保大队长声明他不坐前头了,他钻到后面那排位置上去了,胥副队长硬着头皮说;“我不信那些,我去坐那儿嘛。”车开出去没走多远,又和一个车子撞上了,胥建的头和脚撞伤。第三天去“办案”时,他们这几个人不敢坐公安局的车儿了,只好搭地方的大客车去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杨大才在家里平地摔跟头,摔断一条腿,奉节法轮功学员多人向杨大才多次讲真相,但杨大才不思悔改,继续行恶。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杨大才在重庆陪妻子做手术时,突发脑溢血,暴病身亡他乡。他的妻子刘厚君,奉节中学图书管理员,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身患胃癌去世,他的女儿杨怡,无生育能力,被男方抛弃,现又染上吸毒,真是生不如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初,黑龙江省大庆市610办公室组织各单位迫害法轮功的骨干分子近30人,由林甸县政法委副书记隋某带队,到四川成都学习迫害的邪恶手段,并借机观光。途中,在没有车辆拥挤的情况下,该车突然自行立起,完全失控,翻到几十米深的山涧中。带队主要负责人隋某当场死亡,其余人皆不同程度受伤,其中多人受重伤,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另一单位的一位领导,因从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那儿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而对大法予以同情,所以在此次特大车祸中,她只是被轻微擦伤和受到惊吓。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云南省红河州石屏县610办公室主任龙清福和副主任一起到州610参加部署迫害法轮功的会议,返回途中遇车祸,龙清福当场死亡,副主任受重伤。两个610头目同时遭报在石屏县引起极大反响,民众都说:“这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干坏事的报应。”

黑龙江依兰县宏克力镇政法委书记付丽君在二零零三年正月的一天,带领政法干事小杜去依兰县610开会,密谋迫害。会后付丽君、小杜与县610主任杨晓清乘车刚出县城,车前轮半轴折断,高速行驶的轿车连翻数次翻到路下,四脚朝天,滑出三十余米。付丽君肋骨折断,脊柱挤压变形,后去佳木斯市二院医治,治疗期间,付丽君自腰往下完全失去知觉,双腿不听使唤,大小便失禁。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局内保科610办胡礼贵(副科长)、李荣、吴志军、张富忠及冯长城等五人,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奉命查抄该镇一村民鞭炮作坊过程中引发爆炸身亡。据说李荣是送至某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他人都被炸得血肉横飞,其尸骨只好用编织袋装,其景惨不忍睹。一次事故死亡五名公安干警全国实属少见,当地610损兵折将大半。此案惊动了中共中央,令政法委书记罗干心寒,他怀疑有“阴谋”,亲自火速出动到黄陂现场调查,结果徒劳而返。

云南省建水县公安局城北分局原分局长黄保奇,在任内曾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被连捅十余刀致死,年仅三十五岁。同时被刺伤的还有主管610办公室迫害大法的县政法委副书记邹志军、县公安局副局长童金录。在场的其他二十多警察都毫发无损,就只他们三个死伤。

十二、那些家破人亡的教训

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二零一四年三月,死于癌症。其子杨志慧是610办公室司机,于二零零五年八月遇车祸惨死。杨春悦的妻子哭了一个多月,说:“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此后,她一直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杨春悦父子迫害法轮功,导致多少人家破人亡?这不是报应吗?不是别人害他们,是他们害了自己啊。其妻子也应该醒悟一下了。

海南省海口市610办处长张某某,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其妻突患血癌,两个月后医治无效死亡。其子也患上直肠癌,半年后死去。他本人也患上胰腺癌,全家三口人前后仅八个月时间全部得上癌症死亡。

河南省淮滨县政法委副书记邬银春,于二零零二年主管县610后,他家连遭横祸:二零零四年他的儿子被人用刀捅成重伤,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他家遭火灾,他的老母亲被烧成重伤,医治无效而死亡,邬本人被烧成了植物人,鼻梁骨变形,双耳萎缩,双眼睑紧缩而不能合,即使睡觉也是如此,双腿大筋变短,不能正常站立,只能脚趾着地,脚后跟抬起站立,十指只留一指,其状惨烈,生不如死。

十三、不相信报应,不等于没有报应

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的610头目陈洪辉扬言:“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没出七天,陈洪辉从桦南县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途中,车撞到大树上,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王舒涵(寒)曾叫嚣说:我送走(非法判刑)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我应该第一个遭报啊。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晚十点左右,王舒涵驾车在双阳与长春途中,车祸身亡。

黑龙江省建三江分局前进农场610主任王维伦,曾宣称:“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而且他曾向一位对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说:“我跟共产(邪)党跟定了。”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王维伦在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死状很惨。

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610人员刘旺连续抽打三名法轮功学员嘴巴,法轮功学员劝善:告诉他善恶有报,刘旺不但不听,还恶狠狠的说:“我宁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们。”没过多久,平时无大病的刘旺突感身体不适,在送往县医院的路上就咽气了。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市呼中区610主任梁兴,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忠告,他一跳多高地叫嚷:“我就狂,我就狂。”二零零六年六月,梁兴身患喉癌身亡。

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坊子镇后张村支部书记、610头目李炳泉专管迫害法轮功,他曾用指头点着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修什么佛?你们修成了我就死给你们看!”他回去后没几天旧病复发,于清明前几天死去。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李福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你们说善恶有报,我这不是好好的?”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四十七岁的李福国被埋葬,从发白血病到死亡,仅两个月左右时间。

浙江省浙江缙云县原壶镇副镇长、610头目赵葛水,他一边死劲打法轮功学员,一边说:“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有本事来报应好了,我赵葛水文会来、武会来、手会来、脚会来、口也会来,不怕你来报应!”谁知仅半月,赵葛水就真的病倒在床,到医院一查,说是小病,但是越医越重。这边好了,那边又出问题,住院很长时间,吃穿不能自理,翻身要靠他人帮忙,花了十几万元,总算保住一条小命。可赵葛水偏偏不知悔改。二零零一年,他又说:“你们法轮功都说我遭报应,这是没有的事,我去年生病,医生还叫家属准备料理后事,结果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哪是报应?有报应我早该死了。”没料到半个月后,赵葛水和几个镇政府人员坐的车,一头撞上公路边的大树上翻倒,全车六人,四重伤二轻伤,赵葛水手脚各断一只,下颚撞裂,还瞎了一只眼!真是“手会来、脚会来、口也会来”。

黑龙江省穆棱市下城子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孟庆林二零零零年绑架法轮功学员时破口大骂,并说“不信能遭报”,结果四天后得脑血栓住进医院,变成植物人。

黑龙江省海伦市610办公室主任明亮曾说:“我这么说法轮功,我也没遭报,还活得挺好的。”不长时间,得了阑尾炎,手术后还没痊愈,鼻子又做了手术,自那以后他不再那么嚣张了。

河北省定兴县610主任时田元曾扬言,定兴县在全市(迫害法轮功)数一数二,我怎么没事?结果,半年后患股骨头坏死绝症。

海南省定安县610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们说报应,报应在哪?我抓了你们不少人,我还是潇潇洒洒、白白胖胖,没看到有报应。”此言不出一个月,他的独子在广州因液化气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妻子跳井自杀身亡。家破人亡,痛苦何堪?

有人说:我也没遭报啊,我的官职还提升了。有这样一句古训:“做恶必灭,做恶不灭,前世有余德,德尽即灭;为善必昌,为善不昌,前世有余殃,殃尽即昌。”相信大家能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生命不是用来做赌注的,官职与身家性命相比,人人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十四、为何还不醒悟?醒悟才有出路

湖北省天门市皂市镇有一名610主任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得怪病,也由于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讲真相,使他良心复苏,不再担任610主任了。可能镇里的干部知道迫害法轮功会招致恶报,因此,这个位置很长时间没人去坐。后来,刘霞接任政法委610主任。她说不怕有报应。二零一一年刘霞被查出癌症,在此之前,她在家无缘无故的摔断了几根肋骨。一名法轮功学员知道后,带着礼物和真相资料去关心她、看望她,劝她放弃610工作,她不肯接受。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刘霞在两种癌症——卵巢癌和肝癌的病痛折磨中,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

吉林省磐石市公安局政保科干部、610人员高力财,身瘫痪在床,自己也说“我整法轮功太狠了,遭恶报了”,但不能悔过,终恶报死亡。

山东省蒙阴县610二号头目类延成,2002年多次突然昏死,被确诊为“小脑萎缩”。类延成遭报之后说:“别让法轮功知道了。”既是怕别人知道,应是心中有羞耻之心,为什么不悔悟呢?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公安局610头目杜占一,参与迫害法轮功后,变得脸色发乌,满身秽气。他在一次酒后叹息:“打家劫舍的也没少拿(指抄家),敲诈勒索的也没少整,就是日子越过越穷,活着越来越不像人,我连电话号码都不敢告诉别人,怕别人给上网曝光,身体好象也一天不如一天。”自知不对路,为何不醒悟?

山东省莱州市610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于智斌,其父亲有一天弯腰去拿葱的时候,突然就咽了气。其儿子找了个女朋友,俩人谈了好几年恋爱,眼看就准备结婚了,突然人家女孩子提出分手,不干了。于智武的妻子盛焕秋,二零一一年二月份因子宫患暴发性子宫肌瘤准备手术,结果又发现肠子上还长瘤子,又跑北京去做手术。于智斌本人二零零九年春天突然昏倒在地,送去医院抢救,医生说他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再晚来一步就没命了,并给他做了搭桥手术,但是没等过一年病又发作了,又跑到北京做了第二次手术,在那里住了好几月的院才回家。用他自己的话说:“每年都做体检,身体没什么毛病,可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当时他身边的警察就说:可别让法轮功学员知道了,不要又得曝光。于智斌也可能发觉这是自己迫害善良残害好人招来的报应吧,还说了句:“人家也是为咱好嘛。”上天都警醒到这种程度了,为何还不醒悟?

浙江省缙云县原壶镇610头目卢胡金看到前任活生生的遭恶报的事实,卢胡金起先不肯接管这烂摊子,知道这伤天害理的事儿,粘上谁谁倒霉。但卢胡金不坚决,还是接手了610,不久,他就耳朵失聪,挂上了助听器。

四川省成都市公安一处610成员冯久伟得了一种骨坏死病,他知道是遭报应了,赶快退下来不干了。正因为他醒悟过来,才留下了一条性命。他对人讲:“我真不该去接迫害法轮功这个‘工作’。真是醒悟得早,生命能保。”

十五、恶报的特殊形式——被查处、被控告

在本次收集的610遭恶报的783个名单中,受到判刑、查处、处分、控告、免职等处罚的就有118人,占610总遭报人数的15.1%,可见比例有多大。从中也可以看出,迫害法轮功的人很多都是贪赃枉法之徒。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内部对610人员的清洗还会以各种形式加剧。虽然不明说是清洗迫害法轮功的人、为法轮功“平反”,但实际上做的就是清洗恶人的事。

在被清洗的610官员中,高官数量占了相当的比例,见下表:

表9:610高官遭报落马简表
级别落马名单
中央6104人:周永康、李东生、周本顺、张越
省级61014人:徐小刚、陈绍基、朱明国、苏宏章、史少林、王昭耀、韩剑飞、白志明、马西林、王林、张国强、丘广钟、吉林、宋平顺(畏罪自杀)
其它级别610约100人

据海外华人媒体大纪元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报导:德国首例中共610间谍案六月八日宣判,被告人John Zhou(周超英)被判缓刑两年,并被处以一万五千欧元的罚款,以示警告。周超英是首位由于为中共情报机构刺探海外法轮功团体的情报而被判刑的德国华裔。中共当局打压法轮功的核心机构610办公室也因此在德国社会大幅度曝光。德国检察院在公诉书中说,610办公室作为中共为打压法轮功而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特别建立的机构,属于中共情报组织的一部份。John Zhou(周超英)向610办公室提供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触犯了德国刑法第99条,犯有间谍罪。

如今,诉江(控告和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大潮迭起。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209321名(176956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实名诉讼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元凶江泽民的罪行尚且终将被追究,何况普通官员?

此时还不猛醒,更待何时?

附:全国610人员遭恶报实例一览表(word格式和XLS格式)下载(226KB)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