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金堂县警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到九月十日期间,成都市金堂县警察陆续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施非法抓捕及抄家。

一、强迫基层办案人员、村干部行恶

据县公安局内部人士透露,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他们正在吃饭,接到电话说要执行紧急任务。等他们赶回公安局后,他们的上司立刻让所有参与的办案人员交出手机,目的是不让他们对外传递消息。在他们都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就被叫上警车,拉着他们去法轮功学员家抄家。

当地村干部也被首先要求交出手机,并被强迫为警察带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给作恶者当了帮凶。

二、罔顾法律,想抓谁就抓谁

三十一日晚八点左右,警察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蒋凤祥,当时蒋家只有蒋凤祥未修炼的丈夫和公婆。警察撬开蒋家通往二楼的门,用激光枪(一种可以发射激光射线灼伤人眼的武器,当事人也没有看清,根据它的功能推测应是激光枪)射伤蒋凤祥丈夫的右眼,当时蒋凤祥的公婆在一旁乞求说:“你们把他眼睛射瞎了怎么办啊?我这么大岁数还得靠他们养啊。”警察才收手。

警察还殴打蒋凤祥的丈夫,让他跪在地上。其丈夫不跪,于是警察对他连打带铐,强行将人带到水城派出所非法拘留。

三十一日晚同一时间,又有十多个警察带着两条狼狗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赵素容(音)家中,当时赵家也只有未修炼的儿子和媳妇。警察并没有因为赵素容的媳妇已到预产期就手下留情,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押着她,同时还有一个女警察从后面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押上警车。在警车上另一女警察还踢了赵素容的媳妇一脚。

赵素容的媳妇是一日上午被放回的,说是放回,其实是警察让她带话给赵素容,说要想赵素容儿子被放回,必须赵素容夫妇去换。

三、居民私人财产,想拿就拿

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家的电脑、手机、打印机等抄走了不说,还把赵素容家的私家汽车也开走了。

九月二日,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王晓芳从家中绑走,又将其存折和身份证也“顺便”抄走了。至于还抄走了别的什么东西,我们也不得而知了。

四、滥用国家财政收入

当警察们牵着凶猛的警犬,荷枪实弹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的时候,他们对面站着的,不过是中国大陆随处可见的普通老百姓。

当警察用激光枪射伤蒋凤祥丈夫眼睛的时候,当警察开着六、七辆警车气势汹汹地把赵素容的儿子和临产的孕妇带走的时候,当警察企图绑架八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廖兴普(音)的时候,当七个防暴警察竖着盾牌在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家孝家中一字排开、并当着其十二岁孙女的面强行将黄家孝拖下四楼抬上警车的时候,当二十多个警察手持冲锋枪围住综合市场把法轮功学员陈双琼(音)夫妇绑走的时候,我真的想问一下所有参与的警察们,用得着这样大动干戈吗?做这些事真能让你们觉得是立功吗?既然有这样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何不把金堂县的某某会所整顿一下,老百姓都知道那里是一个贩毒的据点。何不把洗脚房、茶楼清理一番?那里的情色行业明码标价,伤风败俗。真的想要对这些老人和妇孺怎样,大可不必如此浪费国家财政收入。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金堂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指示是直接来自成都市。九月九日中午一点左右,有约四、五十个警察在金堂县综合市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吴春兰(音),附近的商户说来的警察有成都的,还有防暴警察。近期,有民众看到在金堂县恒大酒店外停了三辆警用大巴,跟近期金堂地区发生的绑架法轮功学员联系起来,不难猜测这三大巴警察也是从外地调来参与本次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人力。五星级的酒店,这么些人的吃住开销又是多少钱?

到九月十日,金堂县本地已知的有七人被非法抓捕,其中六人为法轮功学员,一人为学员家属。因警察骚扰,赵素容夫妇也不得已带着媳妇流离失所,而她的媳妇即将生产。在八月三十一日晚,蒋凤祥的丈夫在派出所就听警察讲已经有二十几人被拘留了。如果消息属实,可以推测他们应是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或其家属。

近期金堂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概况:

八月三十一日:

法轮功学员蒋凤祥家门被撬,丈夫被警察用激光枪射伤右眼,家中法轮大法书籍等被抄走;

法轮功学员赵素容家门被撬两次(另一次在九月一日上午),家中法轮大法书籍、两台电脑、五部手机、一辆家用小轿车被抄,儿子至今仍被非法拘留,一家人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范明凯、贺芙蓉夫妇被非法关押,家中所有电脑、打印机被抄走,夫妇俩的孩子被村书记带人骚扰,在家中受亲人监视;

法轮功学员黄家孝在家中被非法抓捕到水城派出所,当晚放回,家中大法书籍等被抄走;

法轮功学员廖兴普、龚大英(音)、樊增秀、向术权(音)在家中被警察骚扰;

九月二日:

法轮功学员王晓芳在家中被绑架,现已知家中存折、身份证被抢走;

九月八日:

二十多个警察手持冲锋枪围住综合市场,将在综合市场营业的法轮功学员陈双琼夫妇绑架;

九月九日:

下午一点左右,约四、五十个警察在综合市场将法轮功学员吴春兰绑架。当晚,警察又在吴春兰老屋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