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金堂县警察劫持法轮功学员儿子为人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左右,成都市金堂县公安局伙同赵镇赵渡派出所、水城派出所、杨柳派出所等,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实施绑架及抄家,劫持了赵素容儿子,并粗暴对待赵素容的临产儿媳。

九月三日,警察带人又到法轮功学员赵素容家中找寻赵素容踪迹,对外放话说:要想赵素容儿子回家,必须赵素容夫妇来换。

据赵素容亲戚描述,八月三十一日晚来了六、七辆警车,其中一辆警车直接停在赵素容家门口堵住。警察二话没说,猛踢两脚将赵家房门踢开。赵素容家只有未修炼的儿子和媳妇,媳妇已到预产期。儿子正在床上睡觉,衣服都没穿,上去两个警察将他按在床上,一左一右押走;大肚产妇同样被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押着,同时还有一个女警察从后面双手掐着她的脖子;上警车以后,另一个女警察还踢了她两脚。

警察在赵家抄走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和二台电脑主机(其中一个已经坏了也不放过),五部手机(但警察不承认)等私人物品,并将赵家的私家车也开走。

赵素容的媳妇九月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被放回家,两条手臂上都有被铐的乌青并发肿。据她讲,在派出所时,警察向她灌输污蔑赵素容的言论,还威胁她说你们一家人昨天一天在家中干了什么他们全都知道,一周前去干什么怎么去的也全都知道。警察企图牵连媳妇的其他亲人,带着她到处找人领她回家,未果。

七十一岁的老太太被四个警察拖下四楼、抬上警车

八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左右,黄家孝(音)老太太正在家中洗碗,警察来敲门时,黄家孝年仅十二岁的孙女前去开门。事后黄家孝的孙女告诉她,有四个警察要进屋,屋外还站着五个人,其中有江源村书记和氮肥厂书记。

在没有取得黄家孝同意的情况下,四个警察强行进屋搜查。这四个警察都来自金堂县水城派出所,他们把黄家孝家中法轮功书籍及《九评》搜出摆在床上,过程中还有两个人在黄家拍照。他们搜出书后又打电话叫来约七个防暴警察“增援”,一方面将搜出的书抢走,另一方面防暴警察在黄家孝家中排成一排,每人立起防暴盾。把书都搬走后,所有人才撤离。

不一会,又有人来敲门,黄家孝以为是氮肥厂书记,便将门打开。开门一看才知是刚才的四个警察,黄家孝赶紧关门,但被警察抵住,她便转身跑回寝室将房门锁上。警察直接踢开房门要将黄家孝带走。这时黄家孝的孙女扑上去一把抱住黄家孝,喊了一声“婆婆”,眼看眼泪就要掉下来。黄家孝立刻正声告诉孙女:“不要哭,婆婆没事。”警察想给黄家孝戴手铐,第一次被黄家孝挣脱,第二次才戴上。于是四个警察便将黄家孝一路拖下四楼,两个人架手,两个人架脚,硬把黄家孝抬上了警车,带往水城派出所。

在水城派出所,黄家孝向警察讲明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亲身体会。警察只字未提抓人的原因,只不断询问资料从哪里来的,都被黄家孝严词拒绝回答。黄家孝最终于三十一日晚十一点左右被派出所放回,她的双手因为被上铐而留下乌青。

范明凯夫妻被绑架 儿子被从学校劫回家

三十一日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范明凯、贺芙蓉夫妇。亲戚到范家查看后,发现范明凯房间内所有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全部搜走。

九月二日上午,有江源村的村民看到范明凯被带到金堂县县医院检查身体。范明凯的妻子贺芙蓉(音,平时周围人都称其为何蓉)至今也没有被放回。

九月二日中午,江源村书记带人非法到龙泉将范明凯在读技校的儿子劫回,二日晚上,警察派人给范明凯家人送拘留通知书,并哄骗其家人签字,说签字只是表明人在他们那儿,没有什么事。

如今范明凯夫妇的孩子在家,随时由家人跟随,不让孩子跟同为法轮功学员的其他家人说话。孩子只有十四岁,江源村书记让亲戚们给孩子找监护人,还声称是“为孩子着想”。

其他法轮功学员受骚扰情况

法轮功学员廖兴普(音)如今已八十二岁高龄,修炼前有吐血、拉血等症状,修炼后都消失了。三十一日晚,有十多个警察到廖家搜查,仅在二楼廖兴普儿子房间里找到一本法轮功真相资料,警察立即要带廖兴普走。廖兴普的小儿子当下站出来不同意,但警察却警告他不准动,否则将他铐上带走。警察问廖兴普今年多大了,廖兴普告知其已八十二岁。警察最终才没将人带走。

法轮功学员龚大英,在自家楼上看到有警察来敲门,警察配有枪支。龚大英让自家女婿开门,警察在龚家搜查未果后,就告诉龚大英女婿,只要有一点东西他们就要抓人(包括电脑、打印机,不管是做什么的,只要有他们就可以抓人)。

法轮功学员樊增秀,当时正在自家门前吃晚饭,就见警车停到旁边院里,下来了约七八个警察。江源村村干部领人上前跟樊增秀打招呼:“阿姨吃饭啊?他们来找你有点事。”樊增秀问:“找我干啥?”村干部说:“他们想去你家看一看。”

樊增秀说:“我门就打开的,随便看,但有一点,不能翻。上次有警察来,穿着制服,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沙发、床垫全部翻出来。你们说这是什么?这是知法犯法。”警察承诺不乱翻,就进屋查看,在屋里关着的抽屉、柜子、箱子全都要打开查看。警察在樊增秀同意后打开一个抽屉,发现里面有两本书,村干部指着书说:“这是《转法轮》。”樊增秀立即抢过书说:“没错,我一本,我丈夫一本。”之后便一直把书拿在手中不给他们机会。

最后警察没有找到他们想找到,便出门合计。樊增秀走出来正告警察,让他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和单位写下来,她要对警察提出起诉。警察们都不吭声。樊增秀又将屋门锁上,警察要求还要再进屋拍照,樊增秀表示没有钥匙。警察确认以后才离开,离开后直奔附近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去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