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学会向内找、用大法衡量自己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一次,我和两位同修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在医院楼上遇到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孩,他嬉皮笑脸的就用电话把我给告了,还指着身边的位子对我说:阿姨你坐这别走。我强压着怒火:好啊你个恶徒,竟敢举报修真善忍的好人?如果是个恶人坐在你身边,你敢对人家说个不字吗?欺负好人你倒挺有章程。当时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到地狱去。

但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要善,要向内找,在常人中不能破坏大法弟子的形像。当时我压着火,站起来拍拍小伙子肩膀:阿姨祝你平安幸福。我怕警察来了连累同修救人,只好轻轻走到同修面前,你们先回去吧,那个男孩把我举报了。同修一脸诧异,笑着看了看那个男孩,那个男孩一脸傲气,一副等着吵架的样子。同修拉着我就走,我说你走吧,我在这等着。同修说:你等啥呀?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我们要救人哪,不能被干扰了。

随着同修下楼,走到街上,忽然下起雨来,我们一起到檐下避雨。同修指着天说,你看下雨了,他迫害大法弟子,天都下雨,让他出不了警。

避雨时,同修对我说:“你好好向内找找吧,你太强势了,谁都不能说你,谁说你,你就和谁顶。和你相处这么久,没有一次批评你,你一言不发的,总得找个理由把人家顶回去。”我听着心里不服,反倒气乐了:“你看到都是表面,就算我有不足,它旧势力也不配迫害我,它不该干扰我救人,我自己的执着在救人过程中,慢慢自己就去了嘛。我顶你是为你好嘛,不然你咋向内找,咋提高嘛。”旁边另一同修说:“你看,又顶上了,还谁都说不过你。”我说:“那当然啦,不然怎么能战败警察嘛。”

呀,自己把自己的执着说出来了,这个“战败”两字可是暴露了太强的争斗心,没有慈悲,偏离了“真、善、忍”呀。这回我承认了,我叹了口气,这个争斗心太强了。心想:怪不得多年来动不动警察就找上门来,而我总是来个“诸葛亮舌战群雄”,然后闯出派出所洋洋自得。师父告诉修“真、善、忍”,我咋就忘了修“忍”了呢?没有忍,咋能体现出善来?幸亏强忍住了,不然刚才那男孩……他也是被蒙蔽的生命,不得给留机会吗?哎!

同修一旁笑着说:“修炼人修的是啥呀?要是让你上天,你跟佛还斗起嘴来了呢?”我听着自己都笑起来了:“挖!这个东西一定要给它挖出去。”同修说:“我们也有,我们也挖。”“好,大家一起挖。”我又抓到理了,指着身边的另一同修:“你也要挖,一定要背法哦。”同修说:“好,背,一定背。”

回家后背《转法轮》,越来越觉得这个执着心真的很危险。如果今天不是有同修在身边,那等警察来了,又是一场口舌争斗。又重演了以前旧势力的把戏:家人担心受怕,我宁死不屈,家人拿钱来摆平。然后弄得轰轰烈烈,家人担惊受怕,再把我关起来,不准我出门。最后只能是证实了个人的英雄主义,但是却干扰了救度众生。这是旧势力的把戏:“我让你的弟子出名,证实自己,常人都知道她是大法弟子,但是她却完不成救人的使命。”今天我要认清它,否定它,从此以后清除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就在默默无闻中、无声无息中救众生,完成师父的使命。

背法中,我又挖出了一个执着的根:为什么别人批评我的时候,我用师父的法来反驳对方?修炼以来,我利用一切时间背法:走路、吃饭、做家务、睡前,一遍一遍的背《转法轮》,背的很熟的时候,一个多小时能背完一讲,盘着腿坐在那里,结着印,不睁眼睛不翻书不停顿,一口气从头到尾背下一讲来用不上两个小时,还不错几个字。虽然表现上没有出去到同修面前显示,但是骨子里一直认为同修不如我修的好。所以有时就想帮助同修。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不符合法,甚至是偏离法、破坏法而不自知。这个执着是今天想起了春天发生在本地的一件事才发现的。

今年春天的时候,本地有几个同修出现了病业关,请了外地男女两位同修来交流,说是为了帮助同修过关,打开同修的心结。同修说他们讲得很好,特意把我也叫去听听。我去听了一下,觉得不对劲,又不敢搅人家的场,就离开了。回来后心里疑惑,觉得这个同修有解释大法之嫌,利用师父的话来证实自己的观点,然后得出结论:大法弟子今天已经没有业力了。这个结论我就不敢认可了,从法中我理解,修好的那部份隔开了,剩下没修好的部份还是有业力和执着的,所以才可以在常人中继续修;还记得师父说:“修炼人在圆满的最后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炼。”[1]那她得出的这个结论不是偏离法了么?这不是拿师父的法来证实自己的观点,证实自己的结论么?这不是破坏大法么?

当时那个同修的说法在当地同修中引起争议,认为是在演讲乱法。我当时想写一篇心得讨论来着,可是又担心自己没有听清,或者是自己没听明白,所以犹豫着一直没有写。前几天听说那两位同修遇到了魔难,男同修已经被迫害致死。我感到震惊,旧势力无孔不入啊,这两位同修也未必是想破坏法的,是出于想帮助其他同修过关,只是方式不对,偏离大法,被旧势力弄走了。

今天想起这个教训是找到了我自己多年来的执着——用自己的理解解释大法。我是当教师的,习惯性的好为人师。总想帮助别人,所以一谈到法时,或者是一有争论时就滔滔不绝,把自己悟到的理毫无保留的全都倾倒出来。这也是一种偏离法的倾向。

师父讲:“你不能用你知道的事情当成法轮大法来传,否则你传的就不是法轮大法,你等于破坏我们法轮大法。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讲,那不是法,不能够度人,也不能够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谁也讲不了这个法。”[2]

师父还讲:“你们在大法中悟到什么,都是无边法理在一个层次中所存在法理之一点而已,切不可为此给法或法的哪一部份,以至哪一句话下定义。如当众宣说,话一出口,罪业即成,重者,深重如山、如天,如何修?如有窜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之无边,生命在还恶业时,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3]

如果说前面的两位同修演讲乱法偏离了一百步,那我没有偏离一百步,只是偏离五十步,或者是一步、两步。不管偏离几步,都是在偏离,旧势力虎视眈眈,就希望我们偏哪。这种偏离在其他同修中也或多或少有所出现,写出这一篇是为了纠正自己,也给其他同修一个借鉴。

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建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