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了 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们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当我们做正了,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

丈夫突然去世

二零零六年,丈夫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了,那时我才三十多岁,两个女儿,大的十二岁,小的五岁。丈夫是一个工程队的负责人。他去世后,小叔子和小姑子把他的办公室砸了,把他所有的账目都抢了去,甚至把我们的房产证也抢了去;公婆也不让我们上门了,因为他们觉得我还年轻,又没有儿子,早晚会改嫁。

当时,我没有工作,只是在家操持家务,照顾孩子,丈夫去世时,我手里只有几百元钱。面对这一切,我欲哭无泪,大脑里一片空白。守着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将来怎么办?我不知道。眼下如何生活,我也不知道。这时我想,我只有依靠大法,依靠师父。

于是我把心一横,别的什么也不想,就是学法,我夜以继日的学法,把自己的心全部沉浸在法中,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天,我终于从失去丈夫的巨大痛苦中清醒过来,心渐渐地平静下来。

我擦干眼泪,从家中走出来,开始到学法组和同修一块学法,和同修配合,一块去发资料,讲真相,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并根据需要在我家成立了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

在这期间,我整理丈夫遗物时,发现了一张几十万元的工程款账单。我哭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心在法上,给我留下让我生活的。几年来,我就是靠每年要上一部份工程款,维持着家庭生活,而且能够有时间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

公婆他们都变了

两个孩子都上学,家庭开支越来越大,单靠每年要上的那点工程款生活已经入不敷出。几年来,为维持家庭生活,我在超市打工蒸过馒头,干过家政,但在修炼和做三件事上从来没懈怠过。无论怎么忙,我的家庭资料点从来没停过。我每年都刻录上万张真相光碟,并协助同修做一些其它讲真相项目,经常和同修到农村,到居民区发真相资料,打真相电话。近几年,还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点,每周学法一次。我感觉自己每天过得充实而平静。

随着自己心性的不断提高,对丈夫家人的怨恨心也不断消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时时处处都要做一个好人,他们对我不好,我不能对他们不好。丈夫不在了,我就有义务替他尽孝心,我要以我的行动证实大法的美好。于是,不管公婆的白眼也好,说三道四也好,不欢迎也好,每年他们过生日、节日,我都回去看他们,给他们买些东西。孩子放假,我就叫她们回家看望爷爷奶奶。

我自己的怨恨心消除了,渐渐地他们也变了。婆婆说:“媳妇,你回家看看就好,不要再买东西了,你的日子也过得挺紧巴的。”公公病重的时候,把我叫回家说:“你家里这套房子,趁我还有这口气,我给你卖了吧。”公公操持着卖了十万元,一分不少的给了我,他对我说,“大媳妇,你拉扯两个孩子也不容易。”其实这套房子,他们早就决定不给我了。小叔子、小姑子也变了,他们把我的房产证还给了我,大女儿上大学时,小叔子还给她买了笔记本电脑。今年我大女儿准备结婚,他们跑前跑后、尽心尽力的忙活,好像从来就没有任何矛盾和仇怨一样。

看到眼前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变化,我感触很多。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心在法上,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看到我心到位了,帮助我化解了这一切。写到这里,我不禁又一次流下眼泪:谢谢师父。

师父时时在呵护着我们

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了,当我们踏上大法修炼这条路时,无论是在修炼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做得正,师父就会帮我们。在这里举两个小例子:

在我大女儿上初一的时候,有一天早晨,我正在学法,她突然开门对我说:“妈妈,我起来有点晚了,你给我班主任打个电话吧,给我找个理由说我怎么怎么回事晚了,不然我就要在门口罚站。”说完就匆匆走了。我当时想,我是学大法的怎么能说谎骗老师呢?怎么办?不打电话吧,又觉着孩子托付自己了,孩子起来晚了,自己也有责任啊!还是和老师实话实说求老师原谅吧!拿起手机给老师打电话没打通,没打通就没打通吧,也就没再想什么。

中午孩子回家时,進门就说:妈妈,幸好今天早晨你给我班主任打电话,要不我也被罚站了。我去时已有某某同学被罚站在门口了。我去到教室门口一报告,老师笑着让我就進去了,什么也没说,象什么事也没有似的。下课了被罚的同学还说老师偏向我呢。

小女儿已声明退出了少先队。在上二年级的时候,每个星期一学校都要求学生戴那个“红领巾”。孩子知道这东西坏,不能戴。

过年开学一个月了,有天早晨起床,她自己在自言自语的说:我就是不戴,罚我写作业我也不戴。我问什么事,孩子说,不戴红领巾就挨批评,罚写作业。开学前几个星期老师都说好几次了,这星期再不戴就挨罚了!我听了也没多想就说不戴就不戴,不用管她这些。

中午我去接孩子,她一见到我就说:妈妈,今早晨我和某某同学没戴“红领巾”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去的时候我在路上就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我就是不戴!到了办公室老师也没说我们什么,老师的办公桌上叠放着好几块红领巾 ,老师拿了一块给某某同学戴上了,又对我说,冰冰你就不用戴了,以后星期一也不用戴了!也没批评我们就让我俩走了。

听完孩子这么说,我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对冰冰说,师父说了算啊!师父看你真不戴,念正听师父的话,就不让老师给你戴了,师父不让邪党迫害你。

在修炼的这几年中,我时时都能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师父的慈悲,我常常想,今生有幸走上大法修炼这条路,我们有这么伟大的师父精心的在呵护着我们,牵着我们的手,跌倒了,把我们拉起来,让我们继续往前走,同时,师父用自己的承受给我们化解了修炼路上的巨大魔难,剩下的一点点关难,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只要我们心正,就能走过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