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先驱报》:中共的秘密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中共的洗脑班里充斥着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肉体上的酷刑折磨和心灵上的摧残。这些官办的洗脑班甚至在官方机构上都找不到。

外表看象个度假村

《新西兰先驱报》(The New Zealand Herald)九月十八日报道,从外表看,就象是在中国的一个度假村。但这些隐藏在风景如画的山区建筑是黑暗的洗脑中心。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怖虐待和实施酷刑的地方。

一直以来,中共当局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他们施以酷刑,并将他们杀害。中共还将他们关进“黑监狱”。所谓黑监狱就是在没有罪名的情况下将公民抓捕,将他们关进劳教所和拘留中心。

那些被抓捕后仍坚持信仰的人就会被送进洗脑班进行转化。那里充斥着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肉体上的酷刑折磨和心灵上的摧残。这些洗脑班是中共政权官办的,但又极其隐秘,甚至在官方机构上找不到。洗脑班的目的是企图消灭法轮功。

逃离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向澳洲新闻集团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化工学院研究生刘金涛被带到一个不明地点的山里。他到达时天是黑的。

刘金涛说:“从外表看,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没有太阳,什么都没有。看起来就象度假村。这个地方就在山里,有一些楼和房子。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以学校做掩护

刘先生被关在一个狭小的乌黑的小号里。只有被洗脑和酷刑时才可以离开这间小号。“他们逼迫你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录像片使用的是编造的故事,以及断章取义的话。”

刘金涛拒绝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他们就把我拖到一个房间,强迫我看。他们还派人监视我、对我进行谩骂。”

刘金涛说:“他们一看洗脑达不到他们的目的,就把我关进劳教所。他们仍然企图对我进行洗脑。”

刘先生被关押的地牢是中共众多洗脑班之一。许多遗弃的房子、弃置的政府大楼等被用来做洗脑班。据证人说,这些洗脑班以学校、拘留中心做幌子,或远离城市。

强迫观看诬蔑录像

一些受害者说,洗脑班还使用电棍,把人吊起来、四肢向四边拉直到你脱位。那里的警察说,如果放弃信仰就停止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陈晓在三年半的劳教期间,被送进洗脑班迫害。陈女士说,洗脑班对他们进行密集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包括殴打、长时间的审讯、剥夺睡眠、强迫观看诬蔑录像、录音。

陈女士说:“如果你仍然不放弃信仰,就会被关进隔离室。在那里,你看不到阳光,一整天被迫观看录像,还要长时间被强迫蹲着、不让睡觉。几天不让洗澡。”

洗脑班就是黑监狱

张凤英也有类似的经历。二零一四年她被抓捕,直接被送到洗脑班被酷刑。

张女士说,她在洗脑班受到谩骂、侮辱和酷刑折磨,但她没有放弃信仰。“洗脑班就象是黑监狱,那些人持续给你洗脑,但不管用。”

张女士表示,在国际压力下,中共将洗脑班改为“再教育中心”了,但他们做着同样的勾当。“如果国际社会面对中共酷刑和践踏人权的行径默不作声,这实际上就是在助长邪恶,将来将面对良心的审判。”

他们说,中共对人民的洗脑和虐待远不止于洗脑班。刘先生说:“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所有的媒体都是国家控制的。当局就是在做宣传。”

“从小我们就被告知说共产党多伟大,警察有多好,亲身经历警察的酷刑后,才看到中共的黑暗。我问自己:‘为什么中共的警察这么邪恶?’我看到了他们宣传的另一面。”

“在中国,人们只能看到政府让你看的。人们上不了海外社交媒体,上不了脸书。人们看不到真相,因为真相都被屏蔽了。许多人被中共的谎言毒害。这就是为什么迫害还在持续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