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砖说话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越修越觉得大法的珍贵,越修越明白:人身难得,东土难生,佛法难遇。唯有更加精進实修,才能略报师恩。

一、识破伪善,正念救国保

在十七年的邪恶迫害中,我多次被关押洗脑班强制洗脑,两次被非法拘留,单位、片警等的各种骚扰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八年,我由于去外区县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举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去那里的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的时间。在看守所里,我正念正行,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嫌疑犯,不是受审来的,而是被非法关押的,这是看守所的耻辱,是国保承办人员的不明真相和江泽民邪恶政权的强制打压,才使我身陷囹圄。

承办此案的国保人员有A、B两组,他们轮番上阵,三天两夜连续非法提审我,不让我回看守所睡觉,准备用车轮战和疲劳战,使我讲出资料来源,从而对我進行非法构陷。

我从小到大从没吃过这种苦,从小到大受的都是老师的表扬,家人的宝贝,可现在我是大法弟子,要学着与国保讲真相,救度他们。我本着良知善念,一个劲儿对他们讲真相。讲我修炼大法之前的身体是多么的糟糕,修炼之后身心的变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疑点所在;劝诫他们“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必报乃天理”。

凡是国保人员讲话,我就立刻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让他们明白真相。渐渐的,他们对我不再那么凶恶了,给我吃香蕉和粽子。期间,A组国保人员还给我小睡一阵。B组承办国保,其中一个老警察明白了真相,对我不再那么凶狠,对我的经历表示同情。

在这种情况下,A组承办国保,打着善的幌子,骗我赶快说出实情,说完可以立刻放我回看守所睡觉(因为长时间没有入睡),给我安排一个睡觉的好位置。他们用软功迷惑我。我立刻看清了这表面的“善”而背后的恶,只是反复讲真相,启发他们的良知善念,最后他们一无所获,空手而回。

B组另一个年纪大的国保特别凶,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了原来他是个组长,他问什么我都是讲真相,此人又气又急,几次上来要打我,我心里求师父加持,结果他都打偏了,没有打到我,只是碰到了我的发梢。我更加坚信师父时时看护着我,就在我的身边。

第三天早上,B组国保前来替换A组,继续非法提审我。他们仍然没有得到我的一点口供。结果那个凶凶的组长,就把事件的经过以他们问,我回答的形式(其实我一字未说资料来源等),写了一份笔录,拿过来叫我签字。他说:“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们通过询问保安,已经全部了解了,你说不说都一样。你看看这个内容,签一下名字。”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想到师父叫我们“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讲真相救度众生没有错,错的是江泽民的一意孤行,小人妒嫉。就在纸上面写到:“以上内容是承办人员自问自答,不符合法律程序!”那个凶凶的组长接过一看,气急败坏,一把抢过假笔录,又想挥掌打我脸。我立刻心中叫着师父,他又一掌打空,只碰到我几根头发。

最后,他们无可奈何,把我放回看守所关押我的屋子让我睡觉去了。

二、在看守所里发正念、讲真相

身陷看守所,我想是大法弟子,是被诬陷的,不该配合邪恶的命令和要求。我不背所规,不做奴工。最多给那些嫌疑犯帮个小忙,收拾收拾场地,整理整理被子等。帮助嫌犯们的时候就是我讲真相救人的时候。一边帮他们整理加工活上的叶子(看守所接到的活),一边和他们聊天。嫌犯们都很高兴有人帮忙,又能听到大法真相,个个心里很开心,对大法弟子充满好感,有的还学了几首师父的诗。我们这个寝室其乐融融,一派祥和。

闲下来时,我就加强发正念,长时间发正念。我跟嫌犯们说:我闭眼发正念的时候是在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请你们这时不要打扰我。他们听到了,看我闭眼,就不再跟我说话。我得以静心发正念铲除邪恶。

这个看守所,每个被非法关押的人员都要在晚上站立值班两小时,美其名曰:防止嫌犯晚上做危害自身和他人的举动。我本来想抵制值班。后来想想,晚上一觉睡到天亮,舒服是舒服了,可是,师父不是叫我们“吃苦当成乐”[2]吗?那我就吃点苦,利用晚上值班的两小时,发两小时的正念,在看守所,这个邪恶聚集的中心发正念,把邪恶统统消灭。于是,我每天晚上利用站夜岗的时间,高密度发正念,两小时从不间断,天天发,从不懈怠。

到了三十一天的时候,同寝室的嫌犯们全部明白真相,都做了三退。有的更加关心我了,给我吃的喝的,大家像朋友一样友好相处。看我还没有放出去,有的暗暗替我担心。我心想,绝对不能担心,关键时刻,就是要信师信法,于是我更加抓紧发正念、学法。这天下午没活,所有的嫌犯都坐在小凳上休息。我也坐在小凳上长时间发正念后,突然感觉我的空间场真是一片天清体透。这时,耳边猛然想起狱警的喊声:“某某某,东西拿好,出来!”喊我呢!我赶忙收拾了一下,把吃的、穿的收拾在包包里,就跟着值班的警察出了寝室。

走到外面的大走廊里,狱警叫我拿着衣物靠墙站着。这时,两条小腿的肌肉,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耳边国保警察“把你送你妈那,在监狱里和你妈团聚,也关她个五年!”的话语在耳边回响。我使劲想师父的法,否定这种思想:这不是我,我不要它。然后,我心中默默地求师父给我一些点化,到底送我去哪里。我刚想完,看见两个女狱警就聊起天来,一个问:“这些人把他们送去哪呀?”另一个答:“今天放出去的人真多,这不,还有好多要放出去,所以叫这几个在这边等着呢!”

又过了一会儿,我们一队人马被引导向外走去。走到一个小门口,先前承办我的国保人员中的一个,立即帮我拿起大旅行包带我出了看守所。但因为还有一念不正,一直认为自己出来后要進洗脑班,结果真的被国保送到我市的洗脑班继续迫害了好几个月。

三、瓷砖说话,煎熬的人心立刻消失无踪

回到单位,学校校长要我在全体职工面前表态。我坚决不肯说大法的坏话,只说了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结果校长不满意,要我自动辞职。我回到家左思右想,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原来重病缠身,现在明显好转都是修了大法带来的好处。我向校长讲明我不会辞职。校长就想把我开除。我脑中根本没有被开除的想法。最后上面不批准开除,校长没法子,就让我一个教师去擦玻璃窗,做清洁工的活。这一干就是一年。

第二年,校长见我没有自动离职的迹象,就又心生一计:安排我拖三楼的楼道和三楼的男女厕所。冲厕所,这可真是折磨人的活儿。下课了,孩子们走進厕所看到拿着大拖把的我,眼中充满诧异;不知道叫我老师还是阿姨好。我的心煎熬着,爱面子的心,虚荣心,就像在沸水中沸腾,我的心天天受尽煎熬。这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

这天又逢教师节,我走進男厕所,拧开水龙头,却滴水全无,厕所里充满着大便的臭味和尿液的臊臭。昨天学校通知晚上大家去饭店吃圆台面庆祝教师节,现在滴水不见?我找到水电工,一个高高瘦瘦的王老头。他说進水阀门关上了,所以没水,说完帮我拧开阀门,水龙头立刻哗哗的冒出水来。我深深品尝到恶党“落井下石”的滋味,心中实在是痛苦难耐,我觉得我快要撑不住了。这时,我看到厕所里的瓷砖在对我说话:“你每天朝我们身上一抹,我们金光闪闪的。”呀,我一下子痛苦无影无踪,从师父的法中我还知道大法弟子修炼了大法就有功,抹过的墙壁都是有能量的,都是金光闪闪的。

从此,我再也不为学生的诧异眼神痛苦煎熬,每天都很开心,干完自己的活,就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又后来,我正念更足了,我直接找到校长,跟她严肃地说:“法轮功是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的事不是学校的事,不是镇里的事,不是中国的事,是全世界的事!你再这样欺负我,我就把你告上明慧网恶人榜,让全世界都知道!”校长一听,立刻答应下学期一开学就安排我干老师的活,接任一个新退休教师的工作。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干清洁工的活了。

这期间,还曾经发生这么一个小插曲:有一天中午吃完饭,我从校门口出去,结果学校保安王师傅对我说:“校长关照我们保安以后中午不能放某某某回家,只能在学校呆着。”我一听,立刻大声喊道:“学校不是监狱!校长不是监狱长!校长这是在违法犯罪!”我扯着大嗓门,喊着这几句话,跑了好几个办公室。老师们一听,都知道校长做错了,说我咋这么会说话。一转身再去校门口,空无一人,没人拦我了!原来邪恶是不堪一击的。只是,修炼人从人到神,很多地方还没有悟到,有时还有人心执着,被邪恶钻空子。

回首整个修炼过程,有幸福快乐,也有惊险恐惧,有悟道的那种滋润甘甜,也有人心难去的痛苦折磨。我只想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慈悲的师父太伟大了!今生得遇大法,实在是亿万年都没有过的幸运啊!”唯有在法中更加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