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对师父的感恩是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的。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今年六十七岁,出生在四川省川中地区一个贫困边远的农村,由于家中贫寒,再加上邪党“文化大革命”,只读了小学。

十九岁那年,父母找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像,是个有工资收入的铁路工人。我们只见一面,二十多天后就匆匆的嫁过去。谁知我的丈夫脾气异常火爆,稍不如他的意,不是骂就是打。我也不示弱,你来我往地打,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三、四年后,由于他工作不认真,和领导、同事关系恶化,被单位辞退回家。丢了铁饭碗,他不但恶习不改,对我更是变本加厉,我时常后悔自己嫁了这么一个恶丈夫,孩子我带,庄稼我种,公婆我伺候,不少人背后说我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在精神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我渐渐地生病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还是逃不掉折磨,就这么在丈夫的阴影下生活多少年。

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传到我们那里,很多亲戚炼,获得身心健康,他们动员我去参加,可丈夫不许,他说:老子叫你向东,你不得向西!

我实在拖不下去了,就去医院检查,结论是糜烂性胃窦炎。医生说这个胃已经烂了,吃药一辈子都医不好,只能做手术把胃切除,手术费要三十万以上,能不能治好还不保险。我听了呆若木鸡,像被判了死刑的囚犯一样,我这辈子怎么过啊!只有以泪洗面,以药当饭,拖一天算一天。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一天儿子买了两盒胃泰和,我吃了一盒,第二天晚上我突然昏过去了,丈夫急忙掐我穴位,等我醒来时,发现他哭了,他说:“你明天就去炼法轮功,听说法轮功师父是神,好多人都把病炼好了。”

得到丈夫的允许,我一下子精神好了许多,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上了峨眉山,看见金顶上飞下来几把飞刀,飞到一山头的人群那儿,刀一晃人头的脑髓飞溅而出,死了很多人,刀却没飞到我这边。噩梦吓醒了我,我把梦中的情景给丈夫讲了,丈夫说:“你有救了,法轮功师父在管你了,你快点去炼功点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向乡镇所在地的炼功点走去,四、五里路我走了两、三个小时,到那里已经在播放师父广州讲法的第五讲了,一走進炼功点,我把一切忘了,聚精会神的认真听法。到了中午十二点,听完一讲时,我的精神一下子就好了,全身十分轻松,好象什么病都没有了。我想该吃药了,去找一点开水。这时几位同修邀我去吃午饭,我说我要找水吃药,同修说:“你要真学大法,就不能想你的病,师父就可以帮你,你放不下病,师父对你无能为力。”他们拉我去吃牛肉面,一大碗牛肉面就摆在面前,之前两个月我连吃颗药甚至喝白开水都要堵喉咙。这时我闻到面香极了,毫不犹豫地把它吃得干干净净,有辣椒也不怕了,一下子病就没了。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师父太伟大了。

下午听法,我早早進去坐到第一排,这一下全听清楚了,又看了师父的《论语》。傍晚回家,浑身有力,不歇气半个小时左右就到家了,离家门老远我就喊:“老头,我好了!”丈夫说:“我把饭都煮好了,你吃吧。”我吃了一碗稀饭,狼吞虎咽的样子。

一家人愣愣的望着我,然后都欢呼起来:“法轮功太神奇了!”第二天早上我又吃了两碗红薯稀饭。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中,儿子说:“爸妈,你们打打闹闹三十年,现在妈病好了,你们应该和和气气安度晚年。”

通过学法,我悟到:丈夫对我不好,是我前世欠过他,这世他过来讨债,我该还他,我应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用大善大忍之心来对待他。丈夫看我修大法病好了,也很高兴,不再打我,但是动不动还是骂,他一骂,我心里就暗暗的叫:师父啊,我一定要做到忍,等我把债还清了,他就不会骂我了。丈夫见我不动心,也不还嘴,再闹也没意思,吵闹就少了,一家人和睦了。

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突然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同修们被抓、被打。有人上访为大法伸冤,还师父清白,有的吓怕了,动摇了,甚至走向反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迫害。我心里十分明白,法轮功没有错,师父没有错,我只听师父的话,其它的一概不听。老公吓怕了,叫我不炼了,我不听,他没办法。

有一天,我们六位大法弟子去邻村同修那儿学法切磋,警察将我们六人叫到派出所交代干什么事,不说清楚不许回去,我说我们就是学了法,大家切磋了一下,没干什么坏事。后来警察说:一个人交五百元罚款,辅导员三千元,再写个不炼功的保证书,不会写的我们帮你,你按个手印就可以走了。几位学员真的就八百、三千元的交罚款、写保证书,当天都回家了。所长问我为啥不交钱、不写保证书,我说:我没有钱,反正没干坏事,没什么写的。他问我还炼不炼,我笑而不答,他们就不放我。第二天他把罚款加到一千元,又反复问我还炼不炼?我说:师父教我做好人,我一炼病就好光了,你们看到了的嘛。

我就是不配合邪恶。腊月二十几了,我就给派出所打扫卫生,前后两个院子扫的干干净净,警察吃了饭,我就洗碗、洗锅灶、打扫厨房,从未洗过的窗帘我都把它洗了,他们见了也许是受了感动吧。到了第四天,所长对我说:你回去嘛,你说好就在家……我一听就知道他不敢说那个炼字,我回家了。

回家后,我学法、炼功照样不停,中午、晚上,我到处讲真相,贴不干胶,逢场就在周边镇上讲真相,救度世人,没有一点怕心。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上午,我在坡上挖红薯,两个村干部叫我下来,一下坡来,就发现四个警察在我家门前,两个是本乡派出所的,另外两个自称是市公安局的,他问我:你炼法轮功多久啦?我坦然面对突如其来的场面,把我炼功获得身心健康的经历告诉他们,对他们说:法轮功把我十几年的病治好了,没收我一分钱,如不是法轮功,今天我还能跟你们说话吗?早就倾家荡产,见阎王去了,你们说这个功哪点不好,我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又哪点不好?我们师父不要权不要钱,只救世人,多慈悲啊!

警察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就要進屋搜查,叫我去开门,我边开门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能让警察把大法书和资料拿走,让他们看不见!他们一進屋就到处翻,《转法轮》就放在我床边,相邻的一个枕头他们都翻了,而放书那个枕头他们就看不见,东翻西翻什么也没找到,就没趣的走了,这样前后三次来我家翻,都是无功而返,我对村干部说:法轮大法教我们做好人,你也清楚你的果园经常被人偷,而我的孙子拿钱到你那里买,你说大法这么教人好不好?他笑了。

我体悟到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解体邪恶,才能保障安全。

孙老太太的神奇变化

二零一二年,我做家政服务,来到一位姓孙的老太太家当保姆。当时老太太快八十岁了,患有高血压、脑梗阻、腰间盘突出,腰上还插了三根钢管,再加上患有咽喉炎。我到她家的第一天,她对我说:我家一间屋子专门供佛的,很灵的,我天天烧香拜佛,你也要到佛堂作揖。我说:我不能作揖,我修法轮佛法,我们师父传的是高德大法,是宇宙大法,你那是底层小道,没有神佛管了,如果我们有缘,我就帮你,我拿了你的工资,打扫清洁这些是份内事,要我敬这些神佛不行,不然我就走。她答应了我的条件。

我心生一念,一定要救她。首先我把她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做得让全家人都满意,用行动来证明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好。同时我反复跟她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好转,当今世上只有法轮佛法才是救人的佛法。

我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家里的那些狐黄白柳。有一天她病了,她儿子也感冒了,开车去医院输液,当时我也有感冒的症状。我和她们一家到医院,一家人都关心我,要我吃药,他们付钱,我婉言谢绝了。当天晚上,我去另一房间学法炼功,第二天就好了。我对她说:这是大法师父为我清理了身体,这就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这件事对她有了触动。

我一再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有好处,只有心诚才起作用。她念了三天,我问她有效果没有,她说还可以,第四天晚上我就给她放真相光碟,渐渐的她的观念出现了转变,我又把师父讲法录音放给她听,她越听越感到身体舒服。接着她认真的读一遍《转法轮》,并要求我教她炼功,我把教功录像放给她看,她边看边炼,看到第四套功法时她说我腰上有钢管怎么弯得下去?我说:你想都不去想,你炼功时那钢管不晓得到哪儿去了呢,没事。她把心放下,五套功法全都学会了。二十多天后,她像换了一个人,无病一身轻。

老太太对我说: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我那老头子也不会因为糖尿病死去了。我说你要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老太太已经八十多岁了,仍然耳聪目明。

我虽然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但离大法和师父的要求还很远,和许多同修比起来,做好三件事还抓得不紧。今后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踏踏实实助师正法,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