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吃惊我能死里逃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建筑工程师,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在三十一岁时流产导致闭经,多方医治无效,在绝望中接触并开始修炼法轮功

第一次拜读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的时候,书中所讲的法理,解答了我对人生的许多不解和困惑,内心仿佛一股清泉流过,感觉人生的意义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知道了宇宙的真理。师父揭示了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我变得真诚、善良、宽容,做人的道德标准在不断提升。

修炼法轮功后,我身心受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月经正常了,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中,二零零零年八月我怀孕了,全家人感激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恩德。

二零零一年三月,当地“六一零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指使社区、村委会将怀孕已八个多月的我绑架到洗脑班(以学习为由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利用公、检、法威胁,强制逼迫背叛法轮功)迫害,洗脑班大约有十几个学员。那是迫害最疯狂的年代,“六一零办公室”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政策。

我因坚信修“真、善、忍”无错无罪,当地“六一零”采取株连政策,伙同政法委、国保大队、办事处、村委会人员以政绩为由,强制将我拉往郊区医院引产。胎儿过大,导致难产,一胎两命危在旦夕。医生立即给迫害组织“六一零”汇报,各级部门来了十几人,下令只要能达到迫害目地,什么方法都行。在上级命令的指使下,救死扶伤的医院成为人权迫害的场所,手术刀变成了杀人刀,有权力做后盾,就可以草菅人命。我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疼痛难忍,母子命悬一线,医生用手塞入肛门内助产,最后惨无人道的将胎儿肢解后分块取出,鲜血淋淋,在场的人都不忍目睹。

我的心在滴血,孩子还未出世就命丧黄泉了,他们竟没让我看一眼可怜的宝宝,我痛苦万分。几小时后,他们见我一切正常,医生很吃惊我能死里逃生,说:你能平平安安真是奇迹,见证了你的坚强与超常的忍耐力。他们哪里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才使我绝处逢生。产床上的我真切的感受到无数的法轮在我身体内外旋转,拉着我手的护士都能感受到强烈的能量场及法轮旋转,说:“你都这样了,还在炼法轮功?”她不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为我演化能量,替我承担着苦难。师父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过后肛门疼痛,我不能坐,腰疼的不能睡,不能吃东西,吃啥吐啥,不能喝水,一喝就吐,我在分分秒秒的煎熬中。身为母亲却无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生命是如此的卑微?仅仅因为信仰就可以扼杀一个可怜的无辜的幼小生命,这是什么世道呀?为什么我连做好人的权利都没有?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为什么他们执法犯法?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伤害了谁?……

再想下去,我痛不欲生。但转念一想,自己是修炼人,没有敌人,他们也是江泽民邪恶政策的受害者,他们不明白法轮功是正法修炼,被电视报纸的谎言宣传毒害,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失去佛法机缘的救度,真正可怜的是他们呀!残酷的肉体伤害和精神摧残没有动揺我对大法的坚信,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几天后,我能吃点东西了,能喝点水了,腰痛也在缓解。几个月后手术创伤恢复如初,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亲人们说我命大才躲过此劫呀。

修炼法轮功,不仅仅使我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做人道德的提高和心性的升华。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法理,教人向善,在遇到矛盾的时候要找自己的问题,宽容忍让;在利益面前要多为别人着想,不争名利。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给了我健康、快乐、智慧、善良和美好的生活。感谢师父,做师父的弟子真幸福!写出这段经历,见证师父的无量慈悲与这场迫害的残酷。

弟子叩谢师尊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