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百色市洗脑班恶人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西报道)百色宾馆3号楼内的第一、第二层,是中共非法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外黑监狱。自二零零九年至今,每年都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即被绑架到这里遭受限制人身自由,酷刑折磨和被逼迫放弃信仰,他们的身心无不受到极大的摧残。

这个法外黑监狱也称洗脑班,直接责任单位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委政法委610办公室。它从筹办到操作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公开的政府文件,就强制非法限制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几十天、几个月不等,彻彻底底是一个黑社会运作模式的犯罪集团。目的就是要用酷刑折磨、精神摧残等残忍手段剥夺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强制改变法轮功学员信仰来谋取金钱和利益。

一、洗脑班主要人员

百色宾馆位于百色市新兴路3号,洗脑班占用百色宾馆3号楼内的第一、第二层,每层入口都焊有一个大铁门,门旁均有保安看守。每层楼有八至十个标间,每标间有两个床位,依次为协警、帮教居住。法轮功学员则被关进已拆掉电话、电视机的房间。一、二层的八号房间都为“学习室”(实为禁闭酷刑室),房间有一块拉动式黑板,两三张凳子,一张矮凳,靠墙的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视机,VCD音响设备,香炉,各门各派不同法门的书,墙壁上挂有其它法门的神像。

洗脑班主要人员:封志武,男,江西宜黄人,曾任百色市右江区委政法委书记,现任市委政法委610主任。黄春波,男,任610专干。其机构组织可分为“指使组”、“绑架组”、“帮教组”、“打手组”、“后勤组”几个部份,具体职能分工如下:

“指使组”为百色市委政法委610办公室的行政人员,听命于广西政法委610,专门部署迫害计划,是这个犯罪集团的幕后黑手。一切迫害计划都是由他们暗箱操作,秘密指挥进行,可称为“盖世太保”。

“绑架组”为右江区及各县610组织、国保警察、街道、居委会、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等行政人员。听命于百色市政法委610,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续,执行劫持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任务,并不准对外泄露一切信息。

“帮教组”为一群(十人左右)自称为所谓“老师”,专门在洗脑班里用各种卑鄙手段实施迫害的犯罪者。这些违法犯罪者来自中国大陆各地(近期广西、海南省较多),自称早期学过法轮功后放弃改学佛教,他们中有无业游民,有邪悟者,也有专业干此勾当以此为谋生的无耻之徒。

“打手组”为公安局协警,保安(从社会上临时聘请),陪教。通常每期洗脑班配备两名协警,四个保安,一个陪教。协警、保安执行看守、威胁、打骂法轮功学员的任务;陪教一般是法轮功学员单位的同事或是临时聘请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和法轮功学员同住一个房间,执行监控的任务。因为有较丰厚的报酬,这些人员或是邪党党员,或是与政法委610系统沾亲带故的人,特点是受邪党谎言蒙蔽较深。

“后勤组”为宾馆勤杂人员和医务人员。勤杂人员是百色宾馆的服务员,隔一两天进铁门来做清洁卫生,被告知不许泄露任何消息。百色宾馆属于承包性质,二零零九年至今,已频繁更换几波承包责任人,生意惨淡,原先此处的华瑞食府已经倒闭。长年租给百色市委政法委610办公室做迫害基地。医务人员为临时聘请的百色市右江区人民医院、百色市人民医院医生,每一期洗脑班配备一名医生,每一期医生人员不同,均是邪党党员,受邪党谎言蒙蔽较深,出诊费极高,对法轮功学员所用的药品、药物不列单、不存单。

二、迫害过程

每一期的洗脑班都由“指使组”即百色市委政法委610办公室列出迫害名单,依据名单指使“绑架组”绑架指定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进班迫害。两个学员互相不知道,也不能见面,被关进不同的房间被帮教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手段后有详述)逼迫转变信仰。一个放出去后,又依据名单抓另一个进来迫害。每一期洗脑班开办时间长度不同,几个月、半年不等。

学员被绑架进班后,迫害“转化”工作就由“帮教组”来全面实施,“指使组”则“垂帘听政”。“帮教组”采用精神折磨、恐吓欺骗、各种暴力酷刑、伪善,设圈套,逼改学其他法门等卑鄙残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目的是让他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

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或被延长限制期、或加重酷刑程度、或转到广西钦州基地洗脑班继续迫害。

被迫转变信仰者,逼迫你写“三书”(悔过书、决裂书、批判书);要你提供你认识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姓名;要你讲出你何时何地和谁讲了真相,劝退了谁,上没上明慧网;利诱逼迫你做 “转化”其他学员的勾当;写、说赞美讴歌邪党的文章和话语等。直到他们认为思想已巩固,“转化”成功,向610组织邀功请赏后才放人。

三、以黄春波为迫害急先锋的610集团恶人恶行

百色市政法委610专干黄春波(男,四十几岁,矮小,皮肤黑,头发乱)是洗脑班这个犯罪集团的主谋。其人专门部署迫害计划,指挥各级610组织、国保警察、基层领导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有时候亲自赤膊上阵非法抓人,并操纵“帮教组”用各种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变信仰。

因为有着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盖世太保”的特权头衔,此恶徒极度的嚣张跋扈。对有同情心、正义感的基层行政人员以株连、绩效考评威胁恐吓其;对内部人员疑心重,三番五次勒令严禁泄露信息。此恶徒很关注明慧网,经常上明慧网,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

手段一:先到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暗中藏匿,唆使该单位领导打电话叫法轮功学员下楼或到办公室说几句话及安排工作,法轮功学员一出现即强行塞进车投入洗脑班迫害。

手段二:欺骗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单位领导说,“去百色洗脑班学习”这只是走一个程序,只是和几个不同信仰的“专家老师”亲切交谈,畅所欲言。过后家属及领导得知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折磨,这些“专家老师”不过是一群不透露真实姓名、地址的无业游民、流氓打手后才大呼上当。

手段三:公然在大街、单位门口、单位大院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直接非法绑人塞进车带走。

十几年来,黄春波等恶徒违背我国宪法、刑法,犯下了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等,犯下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斑斑罪行,必须遭到严惩!

四、以廖冰为首的帮凶团

以廖冰为首的帮教团对外宣称专家学者,自称“老师”,实质大多是一群无业游民,来自全国各地,海南省、广西本地人较多。有的专门从事此勾当靠领取帮教佣金为生,有的是被骗邪悟后(此等人还有些善心)参与“转化”迫害工作的。他们每期8-10人,每期人员不同,行踪诡秘,不报真实姓名,对自己家属都极力隐瞒在作此邪恶勾当,是洗脑班犯罪集团中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

廖冰,女,四十八岁左右,自称广西教育学院毕业,曾在南宁(或是广西)日报社当过记者,后被开除,早期学过法轮功,劳教后转化,改学佛教。此人狡诈成性,谎话连篇,变着花样折磨法轮功学员,是洗脑班帮教组头目,称为组长。

以廖冰为首的帮教团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变信仰的邪恶手段有:

1、非法拘禁: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没收手机,被非法搜查私人物品,不能与外界联系,也不能见家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一举一动均被陪教或帮教监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通常每天早上六时到晚上二十三时,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在八号房间“学习室”上课。吃饭、睡觉、上卫生间均被帮教限制,不能自由活动。

2、“车轮、熬鹰攻坚战”:安排两个帮教人员为一组,四个小时为一班,(帮教组一般分为四、五个班)白天黑夜轮番上阵,或灌输污蔑法轮功创始人的谎言邪说,或花言巧语和你谈心,几天几夜不给法轮功学员睡觉,只要稍一闭眼就被弄醒,此手段使得法轮功学员精神恍惚,神志不清。

3、罚站、罚蹲、“坐小凳”:逼迫法轮功学员几天几夜站立、蹲、坐幼儿园小班小朋友坐的小凳,受此酷刑后腰部、腿部酸,肿痛难忍。

4、羞辱、侮辱法轮功学员:威胁脱光女弟子衣裤,拉头发,用手机拍照取乐;用卫生纸搓成小团塞法轮功学员鼻孔;几个人围着法轮功学员,推搡着用恶毒语言进行人身攻击;男帮教在女法轮功学员上厕所、睡觉时不回避,甚至还有猥亵的言行。

5、肆意打骂:用手,用大法书打法轮功学员的头、脸、手、腿;捆绑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唆使协警打人。

6、设圈套,演戏:红脸白脸一齐上。有部份帮教扮演恶人,用威胁恐吓暴力手段对待,这种恶人好识别;那种扮演“好人帮教”的,欺骗性迷惑性大,就不好识别了。他们往往态度和蔼,语速平缓,经常会说些同情法轮功学员和抨击邪党邪恶的话,甚至背得一段又一段的法轮功著作(如果仔细听,会发现漏字错字,其实是一种盗法破坏法行为),暗示自己是“卧底”在暗中保护学员,也给法轮功学员说些好话和行些方便,和你谈心,听你讲真相,所有的话全都记录在册。“问你证实法没有?”骗取法轮功学员信任后便伪善劝说:“就假意‘转化’了吧,出去后再写个严正声明不就行了吗?”等等。目的就是骗取“转化”,有学员受此蛊惑后上当“转化”邪悟。

7、断章取义、歪曲法理:拿《转法轮》中的某一句话断章取义,乱悟一通;要你用手攥蔬菜出水后问你剩下什么,以此来攻击法轮功原著举的例子,歪曲法理;对法轮功原著逐点逐篇的“讨论”, 诡辩,干扰和惑乱法轮功学员。

8、造假欺骗:用假书假经文,气功痞子的批判书及录像,央视《焦点访谈》的假新闻报道等音像和资料欺骗法轮功学员,这些资料及音像制品是劳教所以前所使用过的,有一些是宣传邪党文化的;用假的经历(吹嘘自己当年在劳教所和监狱被抓被打如何厉害,吹嘘自己做了多少资料,哪年哪天去北京上访了,天目看见了什么什么等)欺骗法轮功学员;编造其他法轮功学员(特别是明慧网报道的迫害真相都遭到他们攻击诋毁)的假经历来攻击大法及大法弟子。由于曾经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善意地和他们讲过真相,他们对这些大法弟子的基本情况甚至一些隐私都很了解,所以真实情况加上编造加工的假故事,还是迷惑了不少人。但仔细分析就发现内容颠三倒四,都是一派胡言乱语。

9、从内部破坏,搞乱学员:帮教组大多恶徒早期学过法轮功著作,凡是大法禁止的他们都故意为之行之。比如:他们深知法轮功学员尊重师长,不骂人。他们就撕大法书,恶毒咒骂法轮功创始人和踩法轮功创始人法像,在小黑板上写污蔑大法及法轮功创始人的话,逼迫弟子骂法轮功创始人。还有他们深知法轮大法修炼要求“不二法门”(就是你要修炼哪一法门就专心修炼哪一法门,禁止几个法门掺和着修),他们就偏偏拿其他法门的书和光碟逼迫法轮功学员看。逼迫读《楞严经》,《金刚经》等书,强行播放介绍阿弥陀佛西方极乐世界的光碟,播放逐一介绍地狱各殿的光碟等,目的是搞乱学员。他们会装神弄鬼,盘腿而坐围着法轮功学员一圈,念咒、敲木鱼,念他们法门的经书,乱搞仪式要法轮功学员皈依某某法门,改认谁谁为师父,如果弟子不从,他们会假意说是帮你祈福,叫你念自己的名字,目的是引诱学员上当。很多学员被弄得头昏脑胀,筋疲力尽,甚至出现疼痛难忍,昏厥在地等严重病状。

10、制造恐怖:帮教组恶徒把八号房间“学习室”窗帘拉上,长期开着灯,让你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帮教组恶徒通宵达旦播放电视VCD,将音乐(一种节奏快速、极其沉闷让人恐惧的音乐,他们称为“愣严咒”)调至最大分贝形成强烈的噪音,让人承受不住,出现头痛胸闷呕吐状况;帮教组恶徒威胁法轮功学员说:这里比监狱劳教所更残忍,监狱劳教所的警察有编号,弄死人了家属还会依法上告,这里弄死人就直接拉去火葬场,没人知道,完后帮教组恶徒就拍屁股走人,家属找谁去?没人会知道发生过什么。

11、疑有药物迫害:几年来,遭受百色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均当场出现严重的幻听幻觉,妄想,失忆等现象,出现心悸、心律不齐昏倒、心绞痛、全身疼痛等不同程度的病症,且体重明显下降,目光呆滞,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受损,注意力难以集中。为此怀疑有恶徒暗中在饮食中下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且手段极其隐蔽,内部人员也无从了解。并且医生给法轮功学员注射的药物不列单、不存单、不公开,且药费极高值得怀疑。具体情况待查。

12、流动办班迫害:2015年帮教组流窜到隆林县开班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堂而皇之地窜到法轮功学员单位办公室开班迫害该单位的法轮功学员。

这个帮教组成员形形色色,奇奇怪怪。他们三三俩俩聚在一起大声高谈洗脑班的好处是“不用进监狱”,把这个明显违宪违法犯下非法拘禁罪的洗脑班称赞是政府高明的策略;他们在菜市场买菜(宾馆里的华瑞食府两年前倒闭后,他们在洗脑班开伙煮三餐,每人每天都有伙食补助)和小贩讨价还价,为了小利争争斗斗;他们不讲卫生,用宾馆的枕巾、毛巾擦皮鞋、擦脚,把饭菜扔在墙角说是“布施”给蚂蚁吃,为此清洁工很是恼火;他们碰到什么事就神色慌张喃喃有词,“佛号”咒语念个不停;他们来去行踪不定,半夜突然撤走,神神秘秘,装神弄鬼,说这个有附体说那个有附体;他们不愿、不敢提《九评》的内容,说那不是“修炼”,他们害怕自己的恶行上明慧网曝光,恶毒地污蔑攻击明慧网

其中帮教组头目廖冰最为邪恶伪善,对不明真相的保安、医生、清洁工甚至政法委、国保警察灌输一大堆歪理邪说,白的说成黑的,正的说成邪的。近年来政法系统人员由于迫害法轮功学员出现恶报的真实案例震慑了体制内的人,她却向他们歪曲宣扬为是这些人上一世的因果,她叫嚣着说她天天批判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怎么不见报应她?

廖冰最会伪善。在外人面前对法轮功学员嘘寒问暖,很会做表面文章,外人一走立即变脸,打骂诅咒法轮功学员最恶毒。

廖冰长期专业从事洗脑班“转化”工作,积累了许许多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博得广西610恶首的欢心。她真把自己当成了从省城下来的“特派员”,对帮教组成员、政法系统人员、国保警察吆来喝去,暗中观察帮教组成员及政法系统人员,发现谁谁有正义感同情心就威胁说:政治立场不坚定,要上报自治区级610。

多年来,以廖冰为首的帮凶组积累了奇奇怪怪的转化迫害方式。她发现酷刑折磨不能改变法轮功学员信仰,就利用弟子的善心诱骗、逼迫改学其他法门,使得一大批法轮功学员身心俱伤走向邪悟,有的当场晕厥,有的被迫害得严重失忆、神经一度失常,有的出现危重病症。

以上是以廖冰为首的帮教组的部份犯罪事实,已严重触犯了我国的宪法及刑法,构成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必须受到法律的正义制裁!

五、利益、升迁、金钱成了洗脑班的驱动力

1、特权:百色市委政法委原来地址是在百色市右江区向阳路19号市委办公大楼内。二零零九年左右,政法委使用特权,到百色市右江区站前大道11号占地建起了办公楼、别墅区,后政法委迁往此处办公及居住,办公条件优越,且每人均分得一幢四、五层几百平方米的豪华别墅。

2、发迹:现在任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政法委610主任梁炳巨就是在百色市残酷迫害弟子后一路发迹的。在利欲熏心下,百色市一些政法干部成为其的部下喽罗,迫害大法弟子十分卖力,使得百色市成为受迫害严重的地区。

3、金钱:“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百色市政法委610组织能得到从最初二零零九年的每人五千元到现今的每人十几万元费用。这笔费用是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所在单位,所在政府财政支付,并要求保密,对外称是国家批准的洗脑班专用款。

百色洗脑班租用百色宾馆的费用每天达八百元(八个标间,每间一百元),帮教佣金一千元(十个帮教,每人能领一百元左右的酬劳还不包括伙食费、差旅费);协警(两名)及保安(六名)佣金八百元。按最保守统计,一天的开支约三千元(还不含医疗费)。如果百色洗脑班迫害一位法轮功学员一期时间为一个月,那么就得到九到十万元,受迫害时间越长费用就越多。为此,百色洗脑班成了百色市委政法委敛财、发财的捷径。

八年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百色洗脑班遭受残酷地折磨,多少辛酸血泪在那黑窝里流淌……迫害必须制止,罪恶必须清算!现郑重将其恶人恶行曝光,望正义人士关注。参与迫害者犯下各种严重罪行,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