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营救同修和协调人责任的看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最近一段时间,接触了外地好几个地方的同修,因为营救被绑架同修时,发现一些现象,在这里我想就关于营救同修的方案及协调人的责任提几点建议,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只要正法没结束,就会一直有迫害的现象出现,但是迫害发生后,有的地区同修马上就请律师介入。现在请律师一个程序最低一万元钱(大致都这样)。让律师介入后,我发现有很多同修都说让律师给公检法的成员讲真相,虽然嘴上说我们是主角、律师是配角,可是实际上我发现有很多地区的同修在请完律师后,除了告诉大家发正念以外,基本就不知道再需要做什么了,或者做的很少,感觉他们很茫然。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马上请律师,我不想说是对还是错,只是,我想现在是正法时期,无论我们做什么,都离不开讲真相、救度众生。虽说律师是配合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来的,但是真正起到救度众生作用的是我们这些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律师毕竟是常人,该我们自己做的为什么要让常人代替我们做呢?而且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也有许多需要我们修掉的东西在里面,也是我们当地同修又一次整体配合整体提高的机会。而且请一个律师少则万元以上,多则几万元,有的一次就请两个律师或者更多,这些钱都是大法资源,如果我们把该做的都做好了,同修能营救回来,那我们是不是就节省了大量的钱呢?(当然,如果同修不能及时营救回来,那么等案子到法院,现请律师也来得及)。

我们本地最近几年也有好多次绑架事件发生,但是在我们当地同修整体配合下,同修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回来,现在我就举几个例子以供大家参考;在大概是几年前的十二月底的一天早上,市国保大队直接下来几十人到我县抓人,当时被绑架七人,流离失所两人,而且他们扬言必须得判几个,最低也得三到五年等等,当时气氛非常紧张,我们得知消息后,马上就通知全县同修发正念,尽快找到关押同修的派出所,了解参与的人员信息等等一系列工作,当天有很多同修放下了一切个人的事,都长时间发起了正念,有的学法小组同修晚上学完法后都没回家,在一起半宿半宿的发正念。随后我们尽快把责任人信息发到网上,另有同修尽快做出了曝光材料,发到每个片的协调人手里,协调人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协调本片同修散发,粘贴出去。而且我们马上做出了曝光直接责任人(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的彩信,都在我县公检法内部发了出去,進一步震慑邪恶,另外还有同修找到国保大队长的家里,和他家里人讲真相,同时把关押同修的看守所的人员信息找到并落实,尽快发到网上。在查找这些信息的过程中,同修们都很用心、及时。

我们还分头安排找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说服他们到派出所要人。在这里最让人感动的是这几个被迫害同修家里的孩子都是十几岁的大法小弟子,有的面对父母都被绑架,他们顶住了来自亲属的压力,克服了自己的困难,一直都是正念很强的面对,他们几个经常互相沟通、互相鼓励,给年龄小的加持正念,让我们这些大人很是欣慰。同时我们全县各个片(我们县里平时分成几个片,有事需要配合时都是以各个片为整体,都有协调人)很多同修都走出来,都开始交流,在法理上切磋,为什么我县出现这么大的迫害,绝不是被迫害同修他们自己的事,是我们整体有漏了,大家都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没有人去找被迫害同修的不足,虽然有个被绑架的同修家里被翻出来很多真相资料,但是我们没人去想,被翻出这些东西来怎么办?大家都是坚定的一念,东西再多都不能作为迫害同修的证据,大家就是发正念求师父做主,是师父说了算,同修一定会回家的。就这样,七天后,先回来二个同修,二十三天又回来四人。

这时还有一个大家公认的正念最强的同修被检察院批捕了,没有回来,我们同修又都找自己,都找到了觉的这个同修正念很强,所以对她就放松了正念加持,在我们整体都向内找的情况下,最后的这个同修在三十天的时候也都正念回到家中。说起来轻松,但是真正这一个月走过来我知道,压力是很大的,如果我们放不下自我,是不可能平安走过来的。

在同修被绑架的第三天,农村有同修特意来找我说,警察绑架同修时说,在同修被绑架的前两天,我们去乡下开交流会的车被监控了,车号也被警察记下来,还有我们去的人都被监控等等,有人劝我说别在家住了,出去躲躲吧。我犹豫了一下,说我不能走,这个时候我必须和大家在一起度过,有那么多的事需要我去做,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安危离开呢,我连续一个礼拜天天晚上梦见警察到我家来抓我,我就少睡觉多发正念,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同时无条件的找自己,彻底解体了邪恶对我的干扰,迫害。

整个过程看似凶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同修整体配合下,把这个针对我们整体的迫害,降到了最低,而且我们都是把同修的事当作是自己的事来关心,过程中让所有的同修都参与進来,把每一次的迫害都作为一个全面讲真相的契机,把它当作让所有的同修又一次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机会,这不就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了吗?无论面对任何时候,就是做我们自己该做的,就能破除了邪恶。

还有去年诉江,我们本地有几百名同修被骚扰,约二十名同修被绑架,有个协调同修被绑架时,警察在他家翻出电脑、打印机、硬盘及其他大法书等等,最主要的还有一百多张邮诉江状的快递回执单,警察当时乐坏了,可下找着“头”了,因为他们一直在找谁是带头的。当时国保大队长就说了,这个同修这次指定撂里了,没有个五年八年的肯定回不来,而且市局一直在我县成立专案组调查。这次市局都知道了,看样子不会善罢甘休。同修的姑爷想托关系准备拿出十万元钱都没人敢接。虽然表面对同修不利,但是我们本地同修没被假相迷住,同样的形成整体,发正念,用各种项目讲真相、要人。刚开始,我也感到压力很大,一百多张回执单就像一块石头压在我心上,我觉的这回不好办了,人家找头还找不着呢,这回正好让他们抓到把柄了,在同修被绑架的十几天的时候,我忽然间明白了,同修诉江是合法的,回执单也是合法的东西,这不是枪支弹药、毒品,是正常邮局给的,在我们老百姓家里放着,都是合理合法的,太正常不过了,这绝不能作为他们迫害同修的证据啊,我们决不能承认邪恶的安排,必须全盘否定。

明白了法理之后,心里那块石头没了,敞亮了,我就和全县各片同修交流,同时发出一念,同修决不能被判刑,三十七天之内必须回家,我自己觉的当时从心底里发出来的那一念真的是冲破很多层空间,解体了很多邪恶,而且其他同修也都不被邪恶的假相所带动,都不承认它。最后同修在三十七天回家。

还有头几年我们在乡里工作的同修被当地派出所所长绑架,送到洗脑班,我们也是用最快的速度曝光派出所所长,用各种方式讲真相。等同修回家后,所长特意找到同修说,你和你们的人说说,我也是上指下派没办法,别怪我了,等等。在那以后,这几年过去再也没听说他迫害大法弟子了。哪怕他不是真正认同大法,最起码他轻易不敢再迫害我们同修了,这不也是变相的帮了他吗?这样的例子很多。就不多举了。

还有前一段时间我们县里同修天天下乡挨家挨户讲真相时被举报了多次,有一次两个同修被绑架到派出所时,听到消息的很多同修马上去派出所要人,所长(以前非常邪恶,多次积极参与迫害)还威胁和他讲真相的同修,等你犯到我手里的,等等,被绑架同修其中有一个是七二零后学法的,被警察表面的伪善和欺骗所带动,说出了自己的姓名、住址,被国保大队抄了家,家里还是资料点,被警察搜出电脑、打印机、做的很多《九评》半成品书等等。当时,这两个同修被送到看守所后,我们外面的同修,慈悲的给全县各个派出所所长和副所长亲手用笔写了劝善信邮去,彩信、电话等等都跟上,基点都是慈悲的,为了救他们,让他们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

过程中,还有明白真相的常人也在找那个所长讲真相、要人。七天以后那个所长亲自把那两个同修接了回来,过后把机器都还给了同修。在那以后其他同修再去那个乡讲真相,有举报的那个所长都不出警了,还打电话通知同修。其它乡镇的所长有很多在我们大家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下,遇到举报的有不出警的,有把同修抓到车里找没人的地方放了的,有抓到所里过一会就放了的,还有一次把两个同修送到看守所三天就放了,最多的一次是拘留十五天。

总之我最大的体会就是,1)营救同修的过程,也是我们修自己的过程,也是我们每个地区形成整体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这不是在帮别人,是我们每个人修炼中(和我们本地区整体)所必须走的路,因为和我们自身修炼没有关系的事情,绝不会让我们碰到,如果我们没参与,或者没做好,就是在修炼中漏项。

2)就是无论发生任何事,我们大法弟子首先要形成整体非常关键,一个拳头伸出去才有力量,一个手指伸出去,指定受戳的。而且这几年我们地区协调人最大的感慨就是,从七二零到现在,我们地区,头些年被迫害的很严重,判重刑的很多,但是我们没被邪恶吓住,这批协调人被迫害了,马上还有另一批协调人自发的起来,还都是以形成整体的模式为主,不断吸取经验和教训。现在我们十多个协调人之间没有间隔,遇事都能放下自我,圆容整体。有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协调人都能平和的在一起交流,统一认识,统一协调,有个整体规划。过程中,协调人之间从来没有拆台现象,意见不统一的现象几乎很少,就是有也都能以大局为重,回头各片协调人自己都能默默的协调自己那一片的同修,让所有的同修都参与進来,让他们都知道事情的進展情况,经常组织本片同修开交流会,在法理上交流,切磋,然后默默的补充圆容,配合整体。真正达到全县同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当然过程中也有不足,但大多数都能找自己。

最近我发现形不成整体的地区,大多数都是他们协调人之间间隔很大,互相不配合,坚持自我,放不下自我,甚至有的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还有的看到不足,不是默默的补充,圆容,而是挑对方的毛病,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有的再严重点的起到拆台的作用。而且协调人很少组织同修开交流会,理由是怕有安全隐患。交流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形式,对同修修炼的提高帮助是任何形式都比不了的,同修们哪,协调人的责任是重大的,师父把这一片的同修交给我们,那么这一片的同修,修的好不好,整体形成的好不好与协调人能没有关系吗?还有的协调人,在本地出现问题时,首先不是想着好好找找自己的不足,然后再解决问题,而是先保护自己,冲在前头的事总是让别人去做,或者根本就不去协调做,甚至自己不做,看到别人做时不去鼓励,还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阻止,掩盖自己的怕心,吸取负面教训,与同修之间不能坦诚交流,有事总是捂着盖着,不是不让这个做,就是不让那个知道等等。

同时我还发现,形不成整体的地区,问题出现后,协调人做事没有规划,处理问题时不是站在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的角度,而是用人心来对待,或者用人的方式解决。很多起着主要作用的协调人还有一个最大的执着,就是不让人说,自我很强,遇到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同修,就疏远,没有耐心不能包容,心胸狭窄。同修啊,面对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我们还得慈悲的去救度他们,何况是面对我们的同修呢,连同修都容不下我们还能容下谁呢?其实我们协调人在做协调工作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这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路,我们不但要走,还必须得走好,还得把当地同修都得带好,这也是我们下世前和师父所签下的誓约,众神都在看着,我们怎样动的一念,是为我为私的,还是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的,宇宙中都有记载,师父在看着,身边的同修们也在看着,同修都会拿法对照,如果我们在法上,同修一定会配合的。

营救被迫害的同修这是一个重要的项目,同时项目协调人还决定着项目的走向,责任真的很重大。我们千万不能漏项啊,当然同修也有很多地方做的非常了不起的,好的不想多说了,在这里不是想指责哪个同修,就是看到了这些现象,想把它写出来,提醒一下自己和有这些问题的同修,我觉的作为一个协调人最最关键的就是心性的提高,心胸的扩大。有多大的胸怀,就有多高的境界,才能办多大的事,海纳百川,真得容得下各种各样的众生,包容有着不同执着的同修,多看同修的闪光点来对照自己的不足,同时随时随地无条件的找自己,真正把本地同修的心都聚拢在一起,这才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圆容不破的,让邪恶胆寒的整体。

其实说起来轻松,真正做到这一步,也是不容易的,必须得是脚踏实地的,坚定的修过来的。但是,只要我们有这个心,一切师父都给铺垫好了,我们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嘴,大家风风雨雨走过了这么多年,师父已经为我们承受了太多,我们自己也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我们一定要走好最后的路,负起我们该负的责任,真正的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