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媒体关注过的这些好人怎么都在中共监牢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按理说,媒体报道好人好事是在彰显社会正气,监狱关押坏人是在维护社会正义。真正的好人是不应被关押在监狱里的,然而在中国,却有好多媒体报道或关注过的好人被投入到了中共的监牢里,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们看具体的实例。

“好心人,你在哪里?”

现年六十四岁的司德利先生,是河南省信阳市浉河区文化馆美术骨干,副教授。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他遵循真、善、忍的标准,做了很多好事。有一次,他去医院看望病人,遇到一个农民的孩子被汽车轧断了腿,肇事司机逃走了,孩子无钱医治,司德利立即回家把家中现有的五百元钱拿来,捐给这个孩子,不留姓名走了。此事被当地电视台热线报道:“好心人,你在哪里?”

还有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本地有一个患癌症的姑娘急需四千元钱治疗的报道,就冒着寒冷的天气,跑了很远的地方找到她,给她送去一千元钱。

然而就是这样的好人,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遭受着中共的迫害,司德利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七月及二零零一年三月两次被非法劳教,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里遭受迫害;二零零五年被诬判三年;二零一一年又被诬判五年半,均在郑州监狱遭受折磨。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信阳市浉河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司德利,图谋再一次对他进行构陷。

“好心的李老师,你在哪里?”

无独有偶,还有一位受助人士在媒体上寻找恩人的报道,她就是江苏省昆山市政府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李纪南女士。

李纪南女士,今年六十一岁了。她于一九九三年开始资助山东沂蒙山区临沭县的一个贫困儿童宏刚上学,当时小宏刚才上小学二年级。李纪南不但在经济上无偿资助他,还经常用书信和他交流。为了减轻他的负担,每次去信都是把回信的邮票和信一块给小宏刚寄去。十多年的资助和交流增进了二人母子般的情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纪南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人的联系就此中断。第二年,宏刚以突出的成绩考入了天津工程师范学院。他接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李老师去信,可是,宏刚的信被邮局以“查无此人”而退回。宏刚入学后,对李纪南老师的思念与日俱增。他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记者。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昆山日报》便以《好心的李老师,您在哪里》为标题作了报道,并借此替宏刚寻找这位长期资助他的好心人。

而李纪南女士在哪里呢?说来让人唏嘘,她正在中共的监牢里,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所以被中共枉法审判,劫持在监狱里。

李纪南女士资助过多少学生?她极少对人提起,只是很偶然的听她说过有几个都已经参加工作,有的还在上小学,宏刚只是其中的一个。

刚走入修炼,他就捐款两万

辽宁大连某公司财务部经理、法轮功学员王希梁自述:一九九四年七月,我经亲属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我明白了人应该与人为善,应该为别人着想,吃苦忍耐,为社会多做好事,人生观得到了升华。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一九九四年十一月,我匿名为希望工程捐款两万元。因为当时最高汇款限额是一万元,分开两笔汇的,第二天的报纸有报道。

一九九四年的两万元还很值钱,而刚走入大法修炼的王希梁就能捐款两万,这在说明他本人善良的同时,也道出了法轮大法的伟大。可是就因为他敢说真话,不放弃大法的信仰,曾被数次非法抓捕。

农妇的义举

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新兴镇七甲村法轮功学员王芝兰,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本身并不富裕。她修炼法轮功后,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常给穷困人家送钱送物,给村里捐款修路,汶川地震后她捐款五百元。作为一个农民,她作出这些真是难能可贵,为此,本地电视台对她作了报道,给予表扬。可是她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数度绑架到中共的监牢里。

《太原晚报》的感人报道

在山西省太原理工大学院内经营书店的法轮功学员王志刚,靠出租书为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诚实善良,极富爱心。一九九八年中国大陆南方遭受特大洪灾,他向灾区捐款一万五千元。当时《太原晚报》曾给予报道。王志刚并不富裕,他是把几年来二角、三角出租书的收入全部捐给了灾区。

二零零八年七月,他散发法轮功资料时被绑架,后被枉判三年,非法关押在山西省晋中监狱三队遭受迫害,双眼被打得近乎失明。

为无名氏特别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吕春云原是吉林省辽源卫生学校教师,炼功前身患风湿病、心脏病、产后风等多种疾病,花了上万元没治好。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所有疾病奇迹般消失,身体素质和道德修养不断提升。

一九九八年,吉林省辽源市建公路、铁路立交桥号召捐款时,她把自己半生积蓄的六万元钱捐献给政府,用于建设立交桥,不留姓名。当时辽源市特别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给予高度赞扬,并当场宣读了她写给徐增力市长的信。她在信中说:“我是李洪志老师的学生,通过学习他的《转法轮》,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是返本归真,是大法使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好人,是李洪志师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立交桥碑文上的“无名氏”指的就是她。

法轮功被迫害后,吕春云女士先后四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还公道。因不放弃信仰,她被绑架、劳教和判刑,并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她多次遭到摧残性灌食,在辽源市看守所她曾被迫害得体重仅剩三十五公斤。

专题报道为何停了?

法轮功修炼者是不求名不求利的,所以往往做了好事也不留名。特别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后,各地都收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正面报道,许多做过好事的法轮功学员的感人事迹没有得到公正的报道。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陈国清,与同在一所医院的外二科主管护师韩玉琴,是一对夫妻,二人同修法轮功。他自述:我们曾经通过别的法轮功学员向密山市关工委捐献一千多元钱,资助贫困儿童上学,不留姓名。密山市关工委想就此事做一个地方电视台的专题报道,但是要求我撒谎说我们这样做是在××党的教育下的结果,我明确告诉他们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他们说这么说就不能报道了。本来我们就是匿名捐款的,也没有想追求什么名利的,让我们违心撒谎怎么能行?修炼大法讲的就是真、善、忍。他们过意不去,最后决定通知医院内部表扬算了。

夫妻二人因为修炼法轮功,遭数次绑架,被开除工作,妻子还被迫害致死。

捐款十万,拒绝报道

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王继财,曾在一九九八年夏季捐款十万元人民币支援抗洪救灾。本溪邮局服务员一再追问他的姓名和住址,王继财郑重地告诉服务员:“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服务员主动的把本溪市的记者、录像师找来,一再要求给王继财录像。他当时就拒绝了,并告诉记者:“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百姓受灾,尽己所能帮助别人是我的责任。因为法轮大法的法理告诉我们:修炼人是不求名、不重利的,无私无我地为了别人着想。”

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媒体对法轮功的报道比较公正。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中共的媒体完全变成了中共迫害好人的工具,再也找不到一篇公正报道法轮功学员的文章了。而且中共歹徒竟然将许多被公开报道过的对社会产生正面影响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监狱中。把好人当成坏人打,谁还敢再做好人啊!中共对中国社会道德的破坏,对中国社会稳定的破坏是无比巨大的。

然而,法轮功学员并未因中共的迫害而降低信仰真、善、忍的标准。任凭中共如何挥舞大棒,他们仍然坚定的修炼着,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阻止着社会向更加危险的方向堕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