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陈秀华作恶殃及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明慧网信息显示,陈秀华二零零三年就已经任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陈秀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明慧网多次曝光,她的名字被收录在明慧网“恶人榜”。

二零一一年前后,陈秀华的丈夫、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会计(警察)张玉江突发胃癌住进北京市宣武医院,检查发现是胃癌晚期,住一段院后出院,半年后死亡,死时五十多岁。陈秀华和她的丈夫是高中同班同学。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造成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的惨剧。陈秀华是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如今她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坏人还不炼呢”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明慧网曝光: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一次接见时,五大队大队长陈秀华和人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坏人还不炼呢。那人问:好人炼法轮功都被关到这里,社会上剩下的都是坏人了,那这个社会还好得了吗?陈秀华顿时哑口无言,继而歇斯底里。

为了一己私利,陈秀华每天都在犯罪,不是为别的,而是琢磨如何才能把这些她也认为是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她们先采取伪善欺骗的方式“转化”法轮功学员,她们有任务,“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两千元。

让犯人打骂好人

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陈秀华把本来就非法的打骂的“权力”交给了犯人,犯人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都不受罚,得到的是减期和提前解教。法轮功学员刘艳、卢宽都坚持信仰,陈秀华为首的一伙气急败坏,对她们从身体到精神上进行折磨。

二零零五年夏天,北京法轮功学员杨小凤第二次被平谷区警察绑架到看守所,之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陈秀华和犯人李玉平对她野蛮灌食,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强迫她贴墙站立,还强迫她全天二十四小时笔直坐在小凳子上,不如他们的意就对杨小凤张口即骂、举手就打。之后陈秀华把杨小凤送到集训队迫害,在集训队时全天二十四小时让犯人折磨,不让睡觉,每天给很少的饭菜和水。杨小凤被折磨得不像人样。她表示,集训队真如人间地狱,不堪回首。

毒打张连双致精神失常

北京法轮功学员崔佩英在明慧网曝光陈秀华的恶行:“我叫崔佩英,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被非法送到大兴北京女子劳教所,因迫害严重被送入医院,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送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刚到时,恶警先用伪善手段对我,看不行,就来恶的。恶警大队长陈秀华、赵国新,多次对我肉体和精神摧残,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两个多月,站不住了就不让挪动的坐着,让犹大和卖淫女对我辱骂和摧残,逼我看造假录像等。有位女法轮功学员张连双,三十六岁左右,原本身高体壮。恶警队长陈秀华、王庆生,对张连双强行洗脑,不让睡觉、洗漱,站七天七夜后,承受不住写了所谓转化书,还被逼迫每天写认识,造成张神智不清,吃不下睡不着,还逼她长时间站着。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对她大打出手,致使张失去知觉送医院,被摧残成骨瘦如柴、整天在床上乱蹦的精神失常人。”

在饭里下毒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发表北京法轮功学员《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在饭里下毒》的文章,曝光陈秀华在法轮功学员饭菜里下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文章指出:“二零零五年底到二零零七年八月,我被绑架到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五大队迫害。由于坚持修炼真、善、忍大法,我被关小号,五大队队长恶警陈秀华指派吸毒惯犯刘春萍包夹迫害我。

为早点出去,刘春萍不遗余力与恶警陈秀华、张素敏迫害我,强行让我坐小凳(一种刑罚)不许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谩骂。每天刘春萍还要把我的情况做记录,口头汇报给恶警张素敏。

夏天,她们把我关押在库房,屋内不通风,闷热难耐,每天包夹给我打饭菜,饭菜里总有异味,连绿豆汤也有盖不住的苦味。我不吃,包夹问我为什么不吃,我说味道不对,我怀疑下药了。刘春萍说,你不吃我就得扣分挨骂,你们不都真善忍吗?为我想想。我说:为你生命的永远,不要参与迫害。

几天后,我就头昏、头沉、恶心、心跳过速,神智时常不清,记忆力减退,脾气烦躁不安。往往这个时候,恶警张素敏就来和我谈话。有时我就昏昏沉沉的睁不开眼,她就用手敲我头。

有一天,包夹胡中艳端着饭盘从队部出来,趁刘春萍不注意,我问她:你怎么上那端饭?她说:队长把药放饭里,才能让你们吃(指没放弃信仰的)。

两个月后我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恶警陈秀华怕迫害败露,把整个队所有的门都关上,不许人随便出入。”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二零一五年五月底至今,已经有超过二十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实名诉讼状副本,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将得到应有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