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炼功的是与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户外炼功”在中国大陆真是一个令人向往的词汇,自从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之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可是这却是大法修炼的传统,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迫害的环境下还无法坚持这样的传统,真是遗憾。

前些年,偶尔听说有出去户外炼功的人,但是很少,我一直也没碰到,以致师父在讲法时提到有的人已经开始出来炼功,我还是半信半疑的,因为迫害的环境下,我对法的坚信成度还不是那么好,所以在这方面,我一直觉的自己有点落后。

因为是在迫害的环境中,所以对于安全自然是十分的注重,一听到有人要户外炼功,就非常的反对。大概三年前,外地同修到我们城市组织了几十人户外炼功,很多人被抓,造成了很大损失。其中一个组织者被迫害致死,还有几个人也被迫害的非常严重,面临三到四年的非法刑囚。基于这样的事情,我更加坚决的反对户外炼功。可是反对的同时,我也在问自己的内心:自己这么反对真的是为了同修的安全着想,还是因为自己的怕心呢?好长时间都没有得到答案。

一个偶然的机会到外地出差工作,因为环境陌生,找不到同修。讲真相做的也不是很好。某一天,突然萌生了户外炼功的想法,想验证自己是因为怕心而反对户外炼功,还是为了别人的安全而反对。到了凌晨四点左右,我就到小区的园子里找地方炼功,因为不熟悉地形,为了找合适的地方就找了很久。想着找一个隐蔽一点,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可是小区里晚上也都点着灯,怎么找也没有那么隐蔽,就找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点。开始的时候也是十分小心,炼一套功法就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炼一套功法就要停下来听听有没有人走动的声音,这样炼完了第一、第三套功法就回去了。回来后打坐,看到右下角有一个很小的花。当时我也没有在意。隔了一周,我又出去炼功,这一次心里稳定了许多,坚持炼了第一、第三和第四套功法。回来后打坐,看到身体前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儿在开,很漂亮。虽然很漂亮我也没有在意,因为在打坐时看到东西是很正常的,没什么新奇。又隔了一周,我又出去炼功,这一次就更稳定了,只是在耳朵里听听有没有奇怪的声音,不再四处张望了。把动功全部炼完才回去。回来后打坐,看到自己身体周围有很大的金色莲花瓣。一会,我又不在莲花瓣里面,看到一个佛坐在金色大莲花瓣的莲台上。 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而且这一次看到了佛,心里非常高兴。

联系起来,想想这几次户外炼功看到的景象,我明白了是师父在鼓励我,户外炼功没有错。同时我也非常深刻的体会到师父对大法弟子的洪恩,弟子做一点小事,师父都会给我们很多很多升华的好东西。此后,我有机会就会到户外炼功。

通过我自己的经历,证实户外炼功不会出问题,只是自己的心态要把握好,要放下怕心。同时,我们地区的迫害案例也说明不能组织大面积的人出去炼功,大陆毕竟还是迫害环境,众多人的炼功场面其实已经就是在打破邪恶迫害的环境了,在众人心性不是那么一致,还存在怕心的情况下,一定会遭到邪恶迫害的。

可是,作为大陆的同修,可能每个人都有一个能够堂堂正正户外炼功的愿望,要想实现这个愿望,就要放下自己的执着心,特别是怕心,不给邪恶迫害的理由和借口,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其实,我们在户外炼功,师父都会保护我们的,关键是自己的心性状态。

最近一次户外炼功,是在师父的家乡。也是利用出差的机会。因为突然之间身体特别难受,想到可能是因为工作繁忙,炼功太少的缘故。就在白天的时候,在街边的绿化带炼功。因为是白天,还是担心一些。可是刚刚开始炼第一套功法,闭上眼,就见天空中师父的巨大法身显现在我右上角,在看着我炼功。这时我一下子心就稳下来了。炼了第一、第四套功法后,突然身后的汽车报警响了。再炼第三套功法,报警器又响了。我悟到应该停下来。就停下来看看周围,那时候是下午,学校的学生下课,校车一辆一辆的在我身后经过,前面本来没人的小路也开始有了很多行人。这么多人可能是不太适合炼功,而且报警器也响了,这也分明是在提醒我,我就离开了。

通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师父一直都在身边看护我们,有危险的时候都会有点化,千万不可执着自我。只有我们心正,师父才能保护我们,如果心不正,有怕心,师父想保护我们也会被邪恶以各种借口迫害。

这些是我本人近几年的体会,一直不想写出来,就是担心会产生不良影响。如果有同修因为看到户外炼功的好处出去炼功,而没有把握好心性,遭到迫害,对我来说也是在犯罪。就单纯的看“户外炼功”的行为是没有错的。可是修炼是超常的,当事者的心性状态,对法的理解,都需要理性的严肃的对待;如果抱着各种人心,则往往事与愿违。而众多人的集体炼功,在迫害的环境下,组织者是无法把握的,所以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组织集体行动是不合适的。

近期看到网上有一些对户外炼功的争议,在此写出,供同修参考。希望大家能够把握好,不给自己、不给大法、不给众生带来损失为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