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劳教所药物迫害致瘫痪 贵阳市胡发荣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胡发荣被贵州中八劳教所药物迫害致瘦得皮包骨,一双眼睛象岩洞,全身剧烈的疼痛,瘫痪,在生死线上挣扎四年多后,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下面是胡发荣生前诉述他遭迫害的经历:

我曾长期生活在疾病的折磨中,患有肾结石、关节炎、胸闷、血压低等多种慢性病。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贵阳举办的第三期“法轮功学习班”,李洪志师父在讲法中特别强调,法轮功修炼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首先考虑别人,在法中修炼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严格遵循李洪志师父的教导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心性提高了,在不知不觉中全身的病痛都不翼而飞,每天都轻松愉快,我从内心感恩师父。

谁都知道法轮功好、真善忍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不知那根筋偏了,操控国家机器,诽谤、造谣、栽赃、诬陷法轮功,后来还一手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世人仇恨修炼法轮功的好人,向手无寸铁一心向善的修炼人开始邪恶的镇压,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摧残”的邪恶政策。我家也未免于难。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陈登亮、王宇翔、周劲松与贵航集团永红机械厂公安牛新国、贾建刚等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三本,连小孩记录同学的通信地址、电话的优盘也被拿走,又把我老伴刘安琴带到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非法审问几个小时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厂公安贾建刚问我,刘安琴在干啥?我说不知道,他大发脾气吼道:你老婆干什么你不知道?我反问他你老婆现在干啥你知道吗?当时刘安琴已退休,家被抄后,被迫离家出走。厂里开会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二零零二年六月厂公安又一次疯狂整治法轮功修炼人,逼我写声明脱离修炼法轮功,骂法轮功是某教。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要绑架我去洗脑班。我被逼无奈抛下几十年的工龄,被迫流离失所,后被贵航集团永红机械厂开除公职。(在找不到他本人的情况下,他们花了一千多元在《贵州日报》、《贵阳晚报》上登了一条通知:限其十五天内回厂,否则除名。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厂领导张军、李跃光等人下文件将胡发荣除名。)

厂公安还经常到我老伴娘家骚扰,老伴的弟弟被贵阳市小河公安非法审问长达数小时,家中电话被监控,使家人常年生活在恐惧和为亲人的担心中,年迈的岳父更是提心吊胆过日子。

二零零五年我在安徽黄山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便衣非法绑架拘留十五天,贵州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又从黄山拘留所把我送贵阳烂泥沟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五个月受尽折磨。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我在开阳龙岗讲真相又一次被开阳龙岗派出所绑架,这次我老伴刘安琴也一起被绑架到开阳拘留所,十五天后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和永红厂公安处牛新国又把我们劫持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迫害,我老伴刘安琴被非法关押至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

在烂泥沟洗脑班期间,不知他们给我的食物里下了什么东西,有一次,我突然高烧达四十三度,一天便几次血。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六月十九日晚上,我仍被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强行送贵州中八劳教所。

在劳教所,我的脚上生过疮,劳教所医生要给我敷药,我告诉他我炼功就会好的,不久不但脚好了,还没留下疤痕。医生看了都说好的真快。

我原本健康的身体,在结束劳教冤狱还差两个月时,不知道他们给我的食物里下了什么毒,突然间我不想吃东西,吃不下饭,特别没胃口,我知道吃不下东西就是等死,我强迫自己把每顿饭都吃完,就这样坚持着。在这期间,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全身都没劲,路也走不了,经常摔跟头,手抖个不停,脚站不稳,整个人瘦得皮包骨,眼睛灰蒙蒙的,一双眼睛象岩洞,三根筋支起一个头,全身剧烈的疼痛,我瘫痪了。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小河公安分局警察把我拉到岳父家,全家人都惊呆了,原本健康的身体,把人整成这样。回家后我的吃喝拉撒,全靠我的老伴及家人侍候,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这四年我挣扎在生死线上,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二零一三年两会期间,贵阳小河公安分局一人和厂公安牛新国又追到兴仁老家看我在干什么,真是灭绝人性,我已被迫害瘫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他们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