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被绑架迫害 原天津市主管技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天津市西青区六十四岁的主管技师裴毅女士,一九九八年十月因病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心脏病、颈椎骨质增生、慢性结肠炎、皮肤病等全没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她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四次被绑架,遭受毒打、灌食、戴手铐脚镣等酷刑折磨。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抄家,抢走打印机三台、电脑三部等诸多私人物品。裴毅女士住所被长期监视居住。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目前居住在美国的裴毅女士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邮寄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下的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对法轮功信仰群体进行非法惩治的反人类罪、酷刑罪。

下面是裴毅女士陈述的部份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我们小区二十多人的炼功点被驱散,大法经书被没收,警察还经常来家中骚扰,在家里也不许炼功。

遭受四次绑架

从二零零八年起我曾遭受四次绑架。

1、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下午,我在天津外环线十二号桥附近被110警察抓捕。当时,我正与人交谈,警车突然停在身边,从车上跳下一名警察,三名联合执法人员。警察从我包中抢走几份真相资料,其他三人抓住我强行给我戴手铐。我被带到李七庄派出所,警察欲将我囚入黑色木笼,我不配合,警察就把我架到刑讯室。他们让我坐在特制的带有手铐脚铐的铁椅子上,把我双手铐在刑讯椅上。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傍晚,警察把我带到所长办公室,几个国保便衣,连同派出所所长一起对我轮番攻心,一直熬到凌晨三点半。第二天一早他们把我送到西青区看守所并派人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我在看守所被迫害得心肌缺血、血压升高。警察非法判我劳教一年半,因为病重,劳教所两次拒收。

最后一次送我去劳教所,我当时血压高达230/120mmHg,需要两个人搀扶着走,劳教所拒收,西青看守所走后门,我被强行收监。我当时只觉得头重脚轻,眼前蒙蒙的,看不清东西,走起路来象踩着棉花似的。就这样,警察还罚我面壁坐小凳子,从上午十点坐到夜间十一点。

警察安排一名大个子吸毒犯包夹我。板凳是塑料的,凳面上是一个个凸起的疙瘩,臀部坐一会儿就硌得难受。警察要求端坐,不能打盹。我一闭眼,大个子就捅我一下。饭由犯人打回来吃,上厕所大个子陪着,寸步不离。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犯人监管着我的一举一动。夜里我起来打坐炼功,呼啦上来好几个犯人,不让我炼,并叫来值班警察。警察打我,并告诉犯人们严加看管,不让我炼功。我一盘腿,一帮人扯胳膊拽腿,不让炼。

我被迫害的吃不下饭,警察威胁我说:你想绝食呀,甭想用这办法出去!就是打麻药也得给你灌食!

我被转移到一个单间,严加看管,包夹增至三个人,其中一人九次进出劳教所。包夹逼我每天从早五点起床就开始坐板凳到夜间十一点。

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十二天后我被送回家。回家后,我被监视居住。

2、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外出回家,西青国保及李七庄派出所警察等候在我家,再次对我抓捕并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体检时我170/110mmHg的血压,看守所居然将我收监。第二天给我照相。我因没罪,自然不配合,照相的警察举拳就打,一拳下来把我打的原地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胳膊都青紫了。

我开始绝食,抗议警察打人行凶。看守所所长到我所在监室,告诉犯人,如我继续绝食,就停止女监犯人购物。一时间,全监室犯人的火都朝我来了。

绝食第九天看守所带我去医院检查,管教被医生告知说我尿酮体过高,随时有生命危险。我不输液,看守所所长弄来一帮武警,把我抬去保健室。我喊:法轮大法好!有警察就往我嘴里塞抹布,并吼道:你转化!你转化就放你回家!我被训练有素的武警快速绑在床上,两个犯人抓住我的手强行输液。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由于我身体极度衰弱,警察只好送我回家。

3、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上午,在南开区垃圾堆山公园附近遭体育中心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送至南开拘留所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我心脏病发作,体检血压高过200mmHg,行动困难,几个恶警连拉带拽强行把我拖到三楼的女监室。转天提讯我时,宫姓所长带头,四个彪形警察揪住我的头发打我。给我戴上手铐、脚镣,罚我在监室面墙而坐。

国保人员再提讯我时,我心脏病突然发作。警察骂我是装病,用运货的板车将我拉回监室,将戴着镣铐的我扔在冰冷的水泥炕上扬长而去。

我绝食反迫害,十多个警察将我铐在刑讯椅子上用拇指粗的管子给我强行灌食,食道被戳破,管子拔出来时带着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抄家都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仅凭我身上带着的十几份真相传单和十几张写有真相的纸钱币,就劳教我一年零三个月。

在看守所一个多月,我被迫害致血压高、心肌严重缺血,身体十分虚弱,劳教所拒收。看守所害怕承担责任,把我放回家。

4、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八点多钟,我在河西区海建里发放神韵光碟,被绑架到友谊路派出所。

我拒绝跟警察走,他们就把我抬起来扔到车上,呈跪姿,警察用力按住我后背,令我喘息困难。车开到派出所时,我全身瘫软说不出话也睁不开眼,警察把我从车上拽下来扔在车门前的地上。过了好大一会儿,出来几个人把我抬进派出所。因病重,警察把我送去医院,当晚约十点多钟家人从天津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把我接回家。

迫害的延续

我来美国一个月后,三月二日,西青区李七庄派出所警察到家骚扰,家人害怕不敢开门。派出所所长又电话骚扰,询问我的去向。三月三日派出所警察又到我家骚扰,老伴吓的躲到女儿家,警察就电话骚扰我女儿,说是奉上级指示带着搜查证来的。家人不在,警察就守在门口不走。之后的几天,警察每天上午都去骚扰,折腾了一个星期,吓的我先生的心脏病都犯了。七岁的小孙女受到严重惊吓。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给我及家人带来精神的伤害及经济的损失是巨大的。鉴于被控告人江泽民对我修炼法轮功所做的犯罪行为和事实,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规定,提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对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之首江泽民提起公诉,追究其刑事责任、恢复我的师父及我的名誉,公开道歉并赔偿我的精神及经济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