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修炼法轮大法 叹服佛法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内科医生,一九九四年秋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那时因身体健康出了问题,在家休养,一个对另外空间存在着好奇心的外科医生朋友对我说:“你找个气功练练吧,也许对身体有好处。”

机缘

于是我就每天早上去公园里散步,看到东一群,西一伙的人在那里做着不同的动作。我几次停下脚步在旁边看着他们练,都感觉怪怪的,说不出来具体原因,但能肯定不是我想要找的。

另一个朋友推荐我去学某功,進学习班交了四十块钱,还办了个中级证,教学员“一把抓”给人治病。我当时想,又找错了,自己都是个有病的身体,怎么可能给别人治病呢?我学习的目地是我自己要强身健体,所以我从来没给别人抓过病,认为气功是骗人的,再不去关注那些气功了。

一天,母亲无意中看到书架上那个气功中级证,觉得很惊讶,她一直认为医生大多是很固执的,我也一样不可能学习什么气功的,所以她想让我学大法,又怕我反感,起到坏作用不让她学。她告诉我,她学大法二个月,感觉很好,坐骨神经痛、失眠都好了,建议我也看看书。

解惑

当我第一遍拜读完《转法轮》时,就被深深吸引住了,因为这本书让我解开了平时在医院临床遇到的疑惑,例如:有的病人很准确的知道自己离开人世的时间;病重的人看到了故去的家人,并且朋友还和他们聊天,有的病人还去另外空间的什么地方,看到了什么等等,这些现象在医学上称为“肺性脑病”所致,再无别的解释。

最可笑的是一九八九年时,收住院的一个八岁的乡下男孩,除了吃饭、上卫生间时,神智是清晰的,其余时间都是昏睡状态,叫不醒他,临床也检查不出其它问题。曾请知名的七位各科的专家教授给男孩会诊,一天费用花了六千多元(在当时万元户是富户,可想而知孩子的父母承担多大的经济压力了。)最后的结论是回家等死吧。孩子出院,在父母抱孩子回家的汽车上,一个老婆婆对男孩父母说,这孩子能治好,十块钱都花不上,就行了。后来听孩子父亲说,花了七块钱买的香、纸、水果,老婆婆说几句话,小孩就正常了。

这件事情让许多医护人员感觉到神奇,同时又为此事感到医学治疗的缺憾。而我们给男孩父母的印象则是无能,骗了他们的钱。这事一直让我心里难过,直到我读了大法,才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从此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棒喝

由于好胜心强,执着于工作,愿意听到别人说你看病看的好,就经常把大量时间用在病人身上。平时只是读读法或者去辅导员家里和同修们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很少炼功,只是利用上班的中午休息时间和单位的同修炼一套动功。当时认为这个是给退休人炼的,等我退休后,再好好炼。可以说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是处于“中士闻道”的状态。

一天晚上,我和家人看到“殃视”播放的“天安门自焚”新闻时,当场我就告诉家人新闻是假的,骗人的。我从医学角度上讲了气管切开话都不能说,怎么会唱出歌来?烧伤监护病房要求无菌的,而那些新闻人连隔离衣都没穿,就直接对病人采访,这是违反医疗操作的,它会让病人容易感染而死亡。

第二天上班,院长开会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了,大家以后别炼了。此后我们单位里的那些人有的不炼了,去看净土法门的书,有的在家里自己继续炼。我也放松了自己,天天念“阿弥陀佛”去了。如果身边朋友有谁误解大法,我就把《转法轮》书借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不是新闻说的那样。但母亲却始终如一的看书学法、炼功,从来没有动摇过,几乎每次她遇到关键问题悟不到时,师父都会点化她。每次有师父的讲法发表时,她都拿给我看。而我总是走马观花看完,没有入心。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很多人都在排队爬天梯,回到天上去做事,天梯是从洁白的云朵里延伸下来的,我前面的三个人都一闪就進入白云里去了,轮到我爬时,还差二步阶梯,上去就進到白云里了。可是手刚抓住阶梯要往上上时,梯子的凳就断开了,心想我没用力啊,怎么就断了呢,这下完了,上不去了。心里无奈、懊悔。排在后面的人看见我停了下来,就急促的催我:“上啊,快点上!”我带着哭腔转过身对他们说:“上不去了,你们看这梯子凳断了,是新碴,可是我没用力啊,它为怎么就断了呢?”他们看后就失望地说:完了,你要上不去,我们都上不去了。我再仔细看他们身后从空中到地面,延伸到无限远处,看不到头都排着无数的类似和尚装束的人等待着爬天梯回到天上去。我当时有对不起后面人的内疚心理,自责、无奈、又想哭。

我曾经把这个梦对两个朋友(当时不知道是同修,就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下面称她们为甲、乙同修)说,她们听了没说什么。过后同修甲对我说:“乙恨你。”我很惊讶,问她为什么?她一字一字的说:“恨你不学大法!”我听完后,就像头部挨了一棒子,瞬间清醒了,于是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炼。

在母亲那里,我从新开始拜读师父的经书,明白了许多道理,对法的理解比以前深刻些了。身边的朋友有听信“殃视”谎言,误解大法的,我还是把大法书借给他们看,看过的人都归正了对大法的认识,知道是正法,并没有参与什么政治,都鼓励我认为法好就好好去修。

奇迹

在从新回来后十三年的修炼路上,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我多次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殊胜和威力,也看到了在同修身上发生的奇迹。

曾经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每到周六、日休息时,师父就为我清理身体,上吐下泻。期间,我只是喝点水,精神上很好,周六开始周日止,周一到周五上班也不觉得累;把一部《转法轮》改字完成时,明显感觉到师父在给我灌顶,一股暖流从头到脚瞬间通透全身,舒服极了。

有一次,身体突然瘫痪在床上,连自己想翻身都做不到,需要别人来帮我。那时是下午五点多,我让孩子帮我打开VCD,播放师父讲法,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子都湿透了。我一骨碌爬起来,感觉身体轻松、活动自如,上完卫生间,喝点水后,换好衣服和被子,又睡下了。

一次去乡下的亲戚家里(她家供的狐、黄、白“仙”),感觉那个东西从脚底窜上来,逐渐麻木到腰部,要占据全身,当时我盘坐在那里,双手合十,大声颂读师父的《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那个东西很快就退出身体了。有一次,刚学完法,就感觉一个灵体顺着右腿滑到右脚底排除体外。

一天晚上发完六点正念后,突然感觉身体脱去了一层壳,那一瞬间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神奇事情很多,这里只是说了几个真实的故事,这些自身体会让我感到就像师父说的那样:“只要坚持修炼,法身就一直保护到你修炼圆满。”[3]感到师父的法身时刻在身边看护着我。感恩师父的慈悲,给了我新生。

在大法修炼中,我也目睹了发生在同修身上的奇迹。同修甲(也是我小学同桌)患有严重的类风湿,瘫痪在床,几年的到处奔波治疗,几乎倾家荡产,也没治好。家人无望,要为她准备后事时,她喜得大法,三伏天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棉帽,由她丈夫和母亲架着拖到炼功场。一周后,她自己就可以独立走到炼功场炼功了。在大法修炼过程中,师父多次给她清理身体,显现奇迹给她看,鼓励她精進修炼到现在。

同修乙和我是同事,曾患有心脏早搏和胸椎错位导致的轻度驼背。开始我和她讲法轮大法好和“三退保平安”时,她多次拒绝,不听,有时还很反感,就这样,持续差不多三年。直到二零一五年八月,她觉得吃东西时食道有噎阻感。医院检查的结果是:上皮细胞异常增生(患食道癌的几率很高)。医院对这类病毫无办法,她本人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她再次讲大法(其实是师父慈悲加持,让我不放弃有缘人),她才同意走入大法修炼。

乙一走入大法修炼,学法、炼功就很精進。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和她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坐在她前面,很清晰的听到从她身体传来类似捻头发的声音,没多想,炼完功各回自己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几个同事都发现她的驼背没了,形体比原来漂亮很多。之前,她找过几个有名的整脊医生都不敢给她调整错位的胸椎,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她调理了身体。现在她的心脏、食道都没问题,晦暗的皮肤也变得白而细腻。她时常在读法时流泪,从内心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同时也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听真相,早点走入大法中修炼。

在大法修炼中我经历的这些就像大海里的一滴水,我坚信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之中,在师父的看护下,都有着他们各自的神奇经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