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沐浴在法光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我今年六十五岁,在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中,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威力在我家的充分展现。

三个月后,我像换了一个人

我一九九六年得脑出血,行动不便,生活自理困难,大小便失禁,晚上总觉房间里空气不够用,呼吸不顺畅,高血压,失眠。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六日早上,我一出门,邻居张叔告诉我:某某家院里有人教功,你看看去吧。我白天学功,晚上看师父讲法录像。第三天,我像得了重感冒一样,当时不知是师父给净化身体,每隔一段时间又出现这个现象。

三个月后,我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走路腿不沉了,各种不适症状全部消失。

老伴从多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

二零零二年,老伴拉肚子,止泻药不管事,上市人民医院去看病。不敢坐公共汽车,怕半路上厕所不方便,只好坐私人车。大夫让做肠镜检查,确诊是结肠炎、直肠炎,给开一个疗程的药,好了后,没加小心又犯了。大夫说,只要一犯病,就吃一个月的药;还说这是易发性疾病,情绪不好、着凉、饮食不当都复发。豆浆、牛奶不能喝,蔬菜水果不能吃,想吃蔬菜包馅吃也防不胜防,很痛苦。

一天早晨老伴去遛弯儿,回来说,他走路,象踩棉花团上一样站不稳,说话嘶哑,发声费劲,两手放一起摩擦没知觉,手脚冰凉、眼花。我俩起大早去市里医院挂专家号。前后换了四个专家,最后换到神经内科,找到医院创始人李大夫,做CT,核磁共振,确诊是腰椎供血不足。大夫说:“这病要想去根不可能,要终生服药。”每天吃六样药,其中有一种药叫根痛平,大夫说:“将来病情要发展了,根痛平要换大包。”

老伴还患有食道炎,浅表性萎缩性胃炎,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等疾病。

二零零五年四月,老伴出现排尿不舒服。做超声、彩超检查,确诊是前列腺增大。大夫说,一个是吃药维持,一个是手术。他怕手术做坏了,只好吃药维持。花不少钱,也不去根。老伴的药瓶子排一排,错着时间吃各种药。

每年的八月份,天稍渐凉,老伴就咳嗽,晚上一咳就缓不上气,我给他使劲推背,气才缓上来,很吓人。一宿都躺不下,吃别的药都不管事,只能喝汤药。女儿和他爸说,也没什么好办法,你跟着我妈炼法轮功吧。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老伴开始炼功了。十一月初,他又肚子疼,做的肠镜,我把二零零二年的肠镜片子给医生,他比较一下说,结肠炎、直肠炎好了,以前片子上边血点,糜烂多么严重,新片子上没有了,他肚子疼是疝气,手术时大夫让他把吃的药全停了,我担心他腰椎供血不足犯了咋办,结果是一星期出院了,没事了。腰椎供血不足,前列腺和所有病症都没有了,他现在是无病一身轻,每天乐的合不拢嘴。

儿子化险为夷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单位领导让我儿子他们三个年轻人站在叉车的一侧配重。司机违章作业,我儿子的手没拽住,从叉车上弹起两米多高摔下来,又第二次弹起,前额着地摔下,医院拍片显示腰一椎体压缩骨折,椎管狭窄,左额窦前壁骨折,有两种治疗方案,手术或保守治疗。

我儿子选保守治疗,我双手合十求师父救救他,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之前他做了三退,一个月后,他慢慢能走了,现在他像正常人一样又上班去了,身体非常健康。

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是个车工,还考上了技师。维修班在车间是个人人都羡慕的班组,工作不累,钱不少拿,他在这个班组上班很开心,整天乐呵呵的。我说你各方面都顺心,是师父在保佑你呢,你要常念法轮大法好,他笑眯眯的说,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呢。

多年来,我和家人在大法中都受益无穷,儿女孝顺体贴,小孙子活泼可爱,全家人其乐融融,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