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法轮功学员两日后 警察遭恶报殃及父亲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下午一点多钟,新宾县公安局副局长柳大刚、国保队长赵连科、张恩秀,伙同新宾镇派出所,还调动了乡镇派出所警察,出动警车十三辆、警察十四人,到新宾县市场将卖干菜的法轮功学员朱颖绑架,把朱颖的摊床翻了个遍,翻到了一些真相资料。

下午三点钟左右,副局长柳大刚、国保队长赵连科、张恩秀伙同抽调的警察,非法闯入到法轮功学员孙静家的煤场,非法抄家,抄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三台、切纸刀、真相币三百一十五元,还有其它物品。

期间,警察问孙静和其丈夫李贵坤还炼不炼(法轮功),孙静和李贵坤同时都说:“炼!”孙静又向警察讲真相,说:“我多种疾病是修大法好了,能不炼吗?”警察就将他们夫妻绑架到新宾镇派出所。

从下午四点开始,警察非法审讯孙静、李贵坤和朱颖,至晚上八点半,孙静、朱颖被警察劫持到了抚顺南沟看守所;李贵坤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南茶棚看守所。现朱颖和李贵坤,被分别拘留十天、十五天后,已释放。

只隔两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公安局副局长柳大刚遭恶报,其父亲因患癌死亡。法轮功是佛家的修炼方法,柳大刚等人迫害了佛法修炼者而遭恶报殃及家人,这样的事实已经出现很多了,下面是明慧网报道出的近两年辽宁省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殃及家人的事例,希望能引起您的深思。

一、公安局政委遭恶报殃及家人

辽中县公安局原政委姜连仁,是参加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违法者之一,姜连仁的一个女婿遭车祸死亡,另一个女婿因经济问题被拘捕,一人做恶,不幸殃及家人。

二、原国保队长迫害法轮功 殃及妻子死亡

单学志,男,五十七岁,锦州市公安局“六一零”支队主要成员,曾任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古塔区“六一零”成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组织策划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敲诈勒索、非法劳教和判刑,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元凶之一。

仅在二零零八年“二二五”大抓捕、二零零九年四月的抓捕行动和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大抓捕,单学志直接参与策划绑架锦州市近百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渠道向他讲真相,单学志不听,他还拍着胸脯说:“报应?在哪儿呢?我咋没遭报应呢?”“我就不爱听谁喊‘法轮大法好’,越喊我越重判。”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首度曝光单学志这些年来的恶行,希望他可以悬崖勒马、改过自新,可他对自己的恶行不但不知悔改,且仍在继续行恶,最终殃及家人:他的妻子冯杰敏因患肺癌,在二零一五年大年过后,不治死亡。

三、抚顺教养院刘声歌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死亡殃及家人

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女管教刘声歌,跟她的父亲一样,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大打出手,二零一零年春季遭恶报在癌症中丧命。在此之前,其父刘凤彬也参与迫害法轮功。

父亲刘凤彬和女儿刘声歌都迫害法轮功学员,父亲首先遭恶报,和刘声歌母亲离婚。后来,刘声歌母亲在二零零五年患了乳腺癌。

二零零八年,刘声歌找了一个在教育部门工作的丈夫。婚后,不知什么原因,她的丈夫每天夜晚用被子把她蒙住,然后狠狠地打,天天打她,后来两人离了婚。

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刘声歌的恶报降临,和她母亲一样,也患了乳腺癌,疼痛难忍,头发全无,光秃秃的,整日备受煎熬。半年多后,于二零一零年春季,刘声歌死亡,年仅三十岁左右。

四、国保警察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患喉癌死亡殃及家人

王元军,男,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任丹东市东港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王元军迫害法轮功极其卖力,屡次绑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就连除夕晚上都要到住宅区、楼群的楼道里去收缴法轮功真相资料,盯梢抓捕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春天,王元军与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孙桂芝家非法抄家,孙桂芝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害了自己,还会殃及家人。”

约在二零零七年前后,王元军遭恶报,他的妻子患脑癌死亡,他本人被降为国保大队的一般科员。二零一三年春天,王元军患喉癌死亡。

五、新宾县霍元海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 还殃及家人花掉三、四十万元

霍元海,男,新宾县刘家村村民。听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诽谤,采取盯梢、构陷等手段,看法轮功学员不在家就进屋翻东西,曾经受邪党奖励过三千元钱。此人作恶遭恶报殃及家人。

一次,霍元海上山砍木头,被油锯把嘴拉了一个大口子,缝了十多针,时隔不久,又得胃出血,花掉了正好三千元钱。而后,他家灾祸不断,儿子出车祸,脚骨折三处,肠子被撞出来了,肝、脾全部受重伤,多次手术花掉人民币三、四十万元,现在只能坐轮椅。妻子得脑出血,不能说话。

六、不怕报应的村书记死在家中殃及家人

曾祥贵,男,原辽宁省凤城市鸡冠山镇薛礼村大队书记,九九年后跟随邪党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曾祥贵堵截了三名到村里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致使三人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他又带着恶警们抓走了本村八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八人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善意告诫他迫害大法会遭报应,他狂言:“我就不怕遭报应!”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七,曾祥贵猝死家中,时年四十六岁。恶报还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曾祥贵女儿、女婿在家中煤气中毒,女婿当场熏死,女儿成了植物人。

七、迫害好人遭恶报 殃及家人

二零零九年,沈阳市法库县叶茂台镇阎荒地村原村会计王洪有与妻子,在自家别墅内被两名小青年乱刀砍死。

王洪有曾多次参与对本村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王洪有把追找上访法轮功学员而挥霍掉的九万多元钱,全都转到农民帐上。二零零五年,原法库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洪喜带人闯到阎荒地村,要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张洪喜找不到该法轮功学员家,王洪有当时腿疼,走路费劲,他还坚持给带路,造成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来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九年,两名青年闯入王洪有家内,将其夫妇俩乱刀砍死。据说死相凄惨,仅面部整容就缝了三百多针。

在这场中共江氏集团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各级官员、警察及不明真相的世人在中共的欺骗、洗脑、利诱及被胁迫下,充当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急先锋、打手,在无知中给自己造下了罪恶。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时至今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已逾两万例。

柳大刚的父亲,在文革时被定为是地主、富农,遭中共迫害。而柳大刚作为儿子,看不清中共在搞运动中,都会卸磨杀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新宾县公安局国保从事迫害法轮功的事。现在当了副局长,还在追随着江氏流氓集团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而恶报既可报应自己,也会报应到家人身上。父亲对自己的子女有“养不教父之过”的责任,所以在恶报中殃及家人,同时也在警告柳大刚,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将殃及自身。

明慧网公布的遭恶报实例逾万起,中共政法系统的人遭恶报的占据第一位。辽宁省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案已曝光的有近千例,参与迫害的责任人遭恶报:一千零四十九人,死亡四百二十四人;恶报殃及家人一百九十八例,其中家人死亡一百零一人。

仅抚顺地区就有一百三十四人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到上天的惩罚,遭恶报的人中,公检法司五十七人,政法委(六一零)系统三十五人,另有四十二名普通人。在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一百三十四人中,死亡人数四十二人,另有殃及家人发生死亡事件的十四人。

他们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法轮功学员希望看到的,但是善恶有报的天理是永恒不变的。希望那些仍不了解或者不相信法轮功真相的人们,改变一下被邪党灌输的观念,快去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才不能成为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牺牲品与替罪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定会遭恶报并殃及家人!这两年反腐打老虎,打下的都是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凶的人!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大都是受了江泽民的谎言欺骗,执行了邪恶的命令,种下了恶果,从根本上说他们也是受害者。因为从古至今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罪恶极大,必遭天谴!

真心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污蔑法轮功的中共人员,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请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弥补罪过,赎回自己的未来。


新宾县邮编:113200
副局长柳大刚 手机号:13904932985 赵连科手机号:13941383411 15504932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