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监狱2016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综合报道)甘肃女子监狱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所谓的“反邪教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科长朱红,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被升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现在副科长孙立伟升为该科科长,其他成员是肖燕、魏莹、丁海燕、罗霖、张梅(新调来两个月左右)。监狱中的其他狱警均不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只负责管理其他犯人。

甘肃女子监狱,位于兰州市城关区九州大道416号。监狱将邪教科置于二楼整个一层楼上,楼上先是一个大厅,接下来一个教室,最里面五个号室,一个号室专门用于服刑人员晚上值夜班所用。另外四个号室,每一个号室二十几人,其中每间号室有六、七个或八、九个法轮功学员,其余是包夹和被判刑关押的全能神、门徒会人员,一个包夹包夹几个法轮功学员,如果一个包夹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所有的包夹都会一起上,全都针对该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罚蹲、罚站。这层楼是和其他刑事犯人分开的,法轮功学员不参与劳役,即使被强制转化,写了保证的也不会下车间干活,但是全能神、门徒会人员如果被强制写了保证等所谓转化的文字后,就会安排下车间干活。

邪教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要求被关押人员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洗漱,打扫卫生,七点吃早饭。八点半到十一点半在教室看电视,全是《焦点访谈》中对法轮功的诬蔑、诽谤言论。中午,包夹睡觉,就让法轮功学员写思想汇报,写对电视内容的认识。如果写的不符合包夹的要求,不按照包夹的要求去写,包夹就是打、骂、罚站、罚蹲等各种摧残人的手段。罚蹲是军姿,必须从头到尾一个姿势,不让换腿。

包夹之间相互配合、诱骗、辱骂、殴打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强制法轮功学员按照包夹的要求写思想汇报。晚上是十点睡觉。法轮功学员如不配合包夹的要求,就不让睡觉,在教室、或大厅罚站、罚蹲,不允许换腿。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包夹的要求,狱警就将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进行电击。

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王立谦因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和命令,被狱警肖燕先用小警棍电击,觉得小警棍不管用,就用大警棍电击王立谦的嘴部、脸部,致使王立谦的嘴和脸都被烧破了。

兰州法轮功学员焦丽丽、涂玉春因不配合里面的邪恶要求,被狱警叫到办公室电击。

李矿凤,六十多岁,嘉峪关法轮功学员,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命令,不报数,不答到,狱警就让所有人陪站一夜来惩罚李矿凤,逼迫李妥协。开揭批会时李矿凤喊口号,狱警就将李矿凤用电棍电击,脖子都被电棍烧糊了、歪着,李矿凤还经常被打骂。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甘肃女子监狱,只要法轮功学员一到女监,第一天就开始强制“转化”,一直不停。邪教科的包夹犯人为了不干活,给监狱交二万元才进到邪科,包夹“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奖励十七、八分,刑期三年的够一百分就减刑半年,刑期四年的够一百二十分减半年。包夹为了减刑,就非常卖命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里面的法轮功学员不能相互说话,也不让相互看,更不能相互给生活用品。有些法轮功学员因为不配合监狱的要求,家属不能会见,账上无钱,其他法轮功学员却被包夹盯着不允许给其一点帮助。法轮功学员就是账上有钱,买了生活用品和食物,每次法轮功学员要吃点自己买的东西,还得问包夹,包夹同意才可以吃。

甘肃女子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后,甘肃省610的人员就到甘肃女子监狱对已经“转化”的学员进行考核验收,看法轮功学员是不是真的“转化”。甘肃省610验收合格后,就给包夹加转化分。监狱也对已经“转化”的学员进行考核。甘肃省610的人员平时还去女监检查工作。所谓“转化”的学员每天还是被强制看诬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强迫每天写思想汇报,被包夹肆意辱骂、打。在学员离开监狱时,还得做忏悔录。内容基本都是包夹们自己写的。

在二零一六年初大概有四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到二零一七年初大概还有三十几人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在二零一六年,甘肃省镇原县太平镇退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许惠仙被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甘肃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万铭芬于二零一五年二月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冤狱迫害的万铭芬目前生命垂危。

一、被迫害致死、致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

◇许惠仙,甘肃省镇原县太平镇退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许惠仙,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刚到甘肃女子监狱时腰疼,还能走。包夹张淑梅对许惠仙经常用脚踢。

许惠仙后被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致命危,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清晨一点多被送回当地,许惠仙回家后身体极度虚弱,不说话,除了睡觉,醒来就无法控制的烦躁,一直处于病危状态,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离世,终年七十一岁。
(详见明慧网《遭兰州女子监狱迫害 女教师含冤离世》

◇万铭芬,景泰法轮功学员万铭芬在被逼写“三书”的时候,因为不写,包夹张淑梅将一盆水泼到万铭芬身上。张淑梅是经济犯,兰州人,四十岁左右。经常被包夹踢、打,腿上都是被踢的印记。

甘肃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万铭芬于二零一二年五月被绑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二月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甘肃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做了一次全面检查,抽血,万铭芬被告知“好着哩”。由于长期迫害,二零一六年八、九月份万铭芬的身体出现异样,后来万铭芬身上痒得不行,临出监二十天左右,开始小便变黄。一次女监狱警问有没有人需要看病,万铭芬就跟狱警去了卫生所。到监狱卫生所后,卫生所的大夫说需要到外院去看。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万铭芬到兰州市劳改医院,又名兰州新桥监狱住院、输液。到新桥监狱后,新桥监狱就给万铭芬做了胸透。住院第二天,狱警在女监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和犯人说,“你们以为万铭芬是什么大病?就是胆管发炎。”还找法轮功学员单独谈话,问法轮功学员对万铭芬住院一事的看法。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女子监狱给万铭芬的家人打电话,要求家人第二天赶快来看万铭芬。万铭芬的家在甘肃白银市景泰县,离兰州比较远,家人就跟女监商量能不能迟一点来看,女监回复,来得晚就看不上了。家人就急匆匆赶到兰州。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万铭芬出狱。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万铭芬被家人护送到兰州住进兰州市肿瘤医院。又在兰大附属二院作了全面检查,确诊万铭芬身患“胰头部囊实性病变,倾向考虑为恶性病变,肺气肿征象,多发肺大胞,子宫体下部膨隆,多考虑为子宫肌瘤,左侧乳腺钙化灶,胆囊炎并胆汁淤积,双侧颈部小淋巴结,双肺门纵隔、右侧心隔脚多发钙化淋巴结,双侧腋窝多发淋巴结等十种病变。”

(详见明慧网《万铭芬被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关押在女监的法轮功学员

◇王毓蓉,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三年三月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

包夹刘媛媛对王毓蓉故意找茬,吃饭、听课一直蹲着,不让坐凳子,不让洗漱,不让按时上厕所,整天辱骂、恐吓、威胁,动不动就打,搧耳光,脚踢,造成王精神紧张、举止失措,说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达不到邪恶的要求,罚她一遍一遍的擦地,几乎每天如此,在打骂中度日。

有一天,王毓蓉口渴,包夹不准喝水,王抗议,以头撞铁架床柱,包夹拉住不让撞,又罚站四十分钟,不让睡觉,包夹说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就百般刁难,把笔扔进垃圾袋,把思想汇报底稿撕掉,让她蹲着写,天天如此(近两个月)。一直不让家人见,原因是王毓蓉的女儿在会见王毓蓉的时候,女监要求王毓蓉的女儿先在家属帮教协议上签字,王毓蓉的女儿拒绝签字,监狱就不允许王毓蓉的女儿会见王毓蓉,还在监狱再三质问王毓蓉,王毓蓉的女儿是不是也在炼法轮功?由于不让家人会见,也不让家人给王毓蓉打钱,王毓蓉因帐上没钱,钢笔、笔芯都没有。还强逼王毓蓉每天必须写思想汇报。袜子也是破的,同修却无法给。

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女监才让家属会见了王毓蓉。此时家人已经长达七个月没有见王毓蓉。

◇焦丽丽,庆阳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九年七月三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焦丽丽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邪恶,包夹郭文杰,让焦丽丽蹲着,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打骂,在写思想汇报时没按邪恶要求写,罚蹲两天,然后电击,焦在这种摧残下,被迫妥协。现在仍然经常遭到辱骂、威逼,强制焦丽丽写思想汇报。

◇涂玉春,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写保证,罚蹲两天两夜,然后电击,包夹又打又骂,在长期折磨中,涂玉春意志消沉,在狱中体检时发现身患严重糖尿病。

◇杜淑珍,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包夹王蕾,经常对杜淑珍侮辱性的辱骂。杜淑珍没有牙齿,吃饭等都很困难。

◇王立谦,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七一年出生。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不配合邪恶,不写保证,不背监规,狱警说她不服狱警,电棍电击,嘴唇和两腮造成烧伤,被狱警关在办公室电击时叫声极其惨烈。肖燕刚开始用小电棍电,后来又换成大电棍电,电流太大,把嘴也烧破了,脸也烧破了。家人去看时,不准家人会见。

◇岳玉华,四十多岁,天祝县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半。包夹卢海燕,为了让岳违背自己的良心,说无中生有的话,颠倒黑白。预谋强扣罪名,打骂、罚蹲、恐吓、威逼。因岳写的揭批书达不到邪恶的要求,卢海燕将岳玉华的脚踢瘸,脸打青,但岳玉华走路时,还不让她瘸,要让她正常走,让岳玉华一次次蹲下站起,目的是证明她的脚好着,走路就不瘸,以被子打不好为由,将岳的被子、褥子、饭盒等扔在地上,还要踏上几脚,天天辱骂。

◇马福梅,四十多岁,天祝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半。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迫害,被包夹打骂、威逼,长达二十多天。

◇包新兰,一九六三年出生,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因不配合对她的迫害,包夹张小轩,整天辱骂,有一次一整天不让上厕所,憋得包新兰双手捂着肚子,整天罚蹲,偶尔让坐一下。经常被拳打脚踢。

◇窦小宁,六十多岁,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

◇窦秋新,六十岁,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窦小宁和窦秋新是亲姐妹。

◇郭彩萍,庆阳镇原县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宁县看守所。十二月份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被非法枉判三年。

◇俞凤英,六十多岁,武威法轮功学员,文盲,冤判一年半,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包夹卢海燕,俞凤英监规不会背,整天被包夹罚站、打骂,不会写思想汇报,经常被包夹辱骂、打,有时不准按时上厕所。

三、二零一六年之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李玉,七十多岁,庆阳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两年,被劫持到女监时已经半身瘫痪,只能扶墙行走,包夹张淑梅,以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回答问题不好,天天辱骂。行动不便,偏瘫,需要人扶,生活不能自理,裤子都提不上。包夹对帮她的人就罚扫厕所池子。

详见明慧网报道:《曾遭劳教迫害 甘肃七旬女教师又被判刑二年》

◇杨文秀,六十多岁,白银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女监一年多,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只知道吃、睡,有时大小便失禁,大便不知道就拉倒裤子上。第一个包夹叫袁巧惠,为了逼迫杨说无中生有的话,颠倒黑白。预谋强扣罪名,常对她恐吓、威逼、打骂。有一次在教室里袁巧惠将杨文秀推倒,杨文秀的眼睛撞在桌角上,造成眼睛红肿。还有一次,在号室里,袁巧惠将杨文秀推倒,杨文秀的头撞到铁柜子门上,杨文秀疼的惨叫。杨文秀不写思想汇报,后来的包夹叫刘淑萍,给她床上倒水,身上泼水,让她蹲军姿,给板凳上写上师父的名字,强迫杨坐在上面,在杨的裤头上也写上师父的名字,经常为写思想汇报挨打受骂,几乎天天挨打骂。

◇李巧莲,六十几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邪恶为给她洗脑,强迫李巧莲每天写两到三篇思想汇报,动不动就打骂、呵斥,包夹叫王蕾。有一次王蕾用中性笔将李巧莲的嘴唇划破,罚站,罚蹲是经常事。

◇沈莉东,六十多岁,兰州法轮功学员,包夹叫马雅琴,是女监反邪教科最邪恶的包夹,变态虐待狂,以沈莉东思想汇报写不到位为名,天天拳打脚踢,造成沈莉东反应迟钝、恐惧、丢三落四。冤判三年,已经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下午,沈莉东和一周姓法轮功学员,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队长陈志凯绑架并抢走近四百元人民币,而且向沈的家人索要几千元现金。这事被曝光后,陈志凯把钱退还给了沈莉冬,并假意向沈及家人道歉。陈志凯为了报复沈莉东曝光其索要钱财的恶行,说他一定要将沈莉东非法送进监狱。时隔几月陈志凯就胁迫社区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施加压力逼写“三书”,并扬言一定要把沈莉东送进监狱。家人不敢将沈莉东被迫害的消息告知兰州法轮功学员、不敢上明慧网,不敢和兰州法轮功学员接触,更不敢提关于沈莉东的只言片语,怕加重对沈莉东的迫害。在沈莉东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一年多的时候,兰州法轮功学员才从其他途径了解到沈莉东已经被判、被关监狱。

◇许莉英,七十岁左右,嘉峪关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没有妥协。因不配合恶人,队长提了很多问题,让她回答,包夹杨黎黎,天天骂许莉英,有时不让洗漱,罚站、罚蹲。有一次包夹杨说话许莉英没听清,杨就爬在许莉英的耳朵上大声叫喊六七遍,为达到洗脑目的,让许莉英整天写思想汇报,回答问题,在长期高压下,许身体骨瘦如柴,脸色蜡黄,许莉英整天在骂声中度日。

◇盛春梅,六十多岁,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三年被绑架至女监。开始的包夹是陈丽萍,后来的包夹郝娟娟。在长期的迫害中,盛春梅现在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双目失明,两耳失聪。包夹陈丽萍在盛春梅失明的情况下,不带她洗碗、上厕所,盛春梅摸索着自己干。一次,陈丽萍将盛春梅从衣领提起,搧耳光,陈丽萍住上铺,盛春梅住下铺。盛春梅被经常辱骂。还被逼写东西,每天写思想汇报。因经常不按包夹规定一举一动打招呼,或说我错了等,包夹陈丽萍就拧、掐盛春梅的大腿内侧,揪胳膊上的肉,用尺子打头,痛的盛春梅直叫。因为盛春梅身体单薄经不起狠打,包夹就经常不让她洗漱,罚她端着盛满水的盆站好长时间,水溢出一点就揪、掐,用下流话骂已经成了常态。在这种折磨下,包夹还要她写思想汇报、搞卫生、罚站罚蹲。盛春梅因双目失明看不见,就给盛春梅一把尺子比着写思想汇报。

◇陈洁,甘肃会宁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监狱。包夹马雅琴,长期打骂、侮辱、百般挑剔,导致陈洁门牙脱落,腿疼、恐惧、焦虑。陈洁的包夹是女子监狱最为邪恶、狠毒的,前期曝光陈洁在女监所受的迫害事实,真实的迫害事实与明慧网曝光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矿凤,六十多岁,甘肃酒泉嘉峪关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六年。李矿凤刚被非法关入女监时,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不报数,不答道,让所有人陪站一夜,逼迫李矿凤妥协。开揭批会时李矿凤喊口号,脖子被狱警用电棍电击烧糊、歪着,经常被打骂。包夹叫郭文杰。

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上午,甘肃酒泉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矿凤非法开庭。七月二十五日非法宣判,李矿凤被非法判刑六年。

◇张萍,五十多岁,庆阳法轮功学员,包夹刘媛媛,因张萍不配合,长期被罚蹲罚站,有一次头被刘打破,经常遭辱骂殴打。被冤判三年,已经呆了一年多了。

◇肖艳红,兰州法轮功学员,生于一九六四年九月二日,家住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原是甘肃省妇幼保健院职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绑架到甘肃女子监狱。包夹陈丽萍逼迫肖艳红交代所谓的“余罪”,辱骂、打、罚站、罚蹲,被罚蹲半个月。经常罚站、罚蹲、辱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肖艳红被非法抓捕后,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到下午一点四十分,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法院,非法庭审。详见明慧网报道:《甘肃天水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唐琼,生于一九七二年七月六日,原天水永红器材厂工人。住天水市秦州区双桥路。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绑架到甘肃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唐琼曾被天水市秦州区法院诬判十二年,此次再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唐琼被绑架,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到下午一点四十分,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法院,被非法庭审。详见明慧网《甘肃天水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李翠芳,生于一九四四年六月十五日,天水市秦州区福星寿衣店老板。家住天水市秦州区岷玉路罗玉小区。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绑架到甘肃女子监狱。

李翠芳刚到黑窝时每天被迫背监规(三十八条)记不住,遭包夹牛爱玲拳打脚踢、罚站,象疯了一样围住李翠芳破口大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李翠被绑架,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到下午一点四十分,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法院,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详见明慧网报道:《甘肃天水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刘淑萍、金昌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二零一三年四月左右至二零一四年底在女监邪科。

在被支英包夹的几个月中,受尽了折磨。支英时常以各种方式刁难她,罚站、罚蹲,动不动拳打脚踢,搧耳光,揪头发,踩在脚面上使劲捻,使刘淑萍脚肿的无法走路。仅两个多月支英就勒索了刘淑萍四百多元。凡支英包夹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被她敲诈过。

◇邰梅花,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被绑架。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法院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对邰梅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底放回家,十月份送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高喜荣、郭莲清, 郭莲清,七十四岁。高喜荣,七十三岁。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大水头派出所警察路建荣、张东利等,去高喜荣家,把高喜荣绑架。二月十三日上午,大水头派出所警察路建荣、张东利,拿着假逮捕证,绑架了郭莲清,当天送进白银区看守所。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被平川公安分局警察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两位老太太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国保警察曾广贵、刘永清将郭莲清的丈夫王根发(王更发)绑架,逼迫本人或家属在“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签字。七十六岁的王根发(王更发)签完字后,悔恨万分,再加上老伴郭莲清(七十八岁)仍然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身心的摧残,身体状况急下,十几天后,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六时突然离世,撇下一个孤苦伶仃的智障儿(五十二岁)。

对高喜荣、郭莲清的迫害报道,详见明慧网报道:《甘肃白银市两位七旬老太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入狱》

◇李兆英,七十四岁,甘肃嘉峪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晚,李兆英老人在市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长期蹲坑的便衣片警跟踪绑架至附近派出所,非法审讯了一晚。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嘉峪关市城区检察院检察员闫欣明以李兆英在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三年的所谓的违法前科及非法查抄的真相资料这些所谓的“犯罪事实”对李兆英提起公诉至嘉峪关市城区法院。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嘉峪关市城区法院开庭。李兆英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李德香,五十多岁,金昌法轮功学员,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邪恶,包夹刘淑萍、周蓓,经常打骂、威逼,遭长期高压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她被金川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傍晚,李德香在金昌文化广场被便衣警察跟踪、绑架。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金川区法院非法庭审李德香,后将她非法判刑五年半。对李德香的迫害报道,详见明慧网报道:《甘肃省金昌市李德香累计被非法监禁13年》

四、二零一六年已经离开女监黑窝的法轮功学员

◇拓俊绒,庆阳法轮功学员,六十岁,二零一四年春被绑架至女监,二零一六年八月离开黑窝。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贪污犯催文文、支英在监狱厕所暴打拓俊绒。拓俊绒正上厕所,俩人将拓俊绒从胳膊架起、连拉带拖,拖进大厅,脱光上衣、裤子进行人格侮辱,致使法轮功学员拓俊绒晚上常从恶梦中惊醒,放声大哭。包夹支英白天晚上都不让拓俊绒上厕所,憋得拓俊绒只好把尿撒在大厅里。狱警朱红就带着全科的警察对拓俊绒吼叫、围攻、批斗半个多小时,并唆使包夹对拓俊绒行恶。当晚半夜,支英掀开拓俊绒的被子,对她又打又掐,全号室的包夹一起殴打拓俊绒。拓俊绒大喊,“打人犯法,我要上告。”支英大声说,“谁打你了?”其实打人的动静非常大,整个一层楼都听的到,连走廊里的夜班岗都问了,值班队长肯定是知道的,说明群殴事件是值班队长事先知道的,否则半夜那么喊叫她应该制止的,就这样把拓俊绒折腾到天亮。在摄像头下公然群殴是谁的指使呢,摄像头也形同虚设。此后,对拓俊绒迫害更重了。晚上,不让六十岁的拓俊绒提尿桶,实在憋不住拓俊绒就尿在自己的洗脚盆里,用洗脸盆盖上。早上,支英让把两个脸盆全扔到厕所,让买新的。还常常 把拓俊绒的被子扔到有水的过道里,让她重叠。

◇陈淑芬,四十多岁,陇西县文锋镇人,二零一六年三、四月份离开黑窝。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陈淑芬被陇西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七月十二日关入女监。包夹马雅琴。在众人面前,马雅琴假装对陈淑芬关心,没人时狠打陈淑芬。陈淑芬写思想汇报不合邪恶要求,就被马雅琴拉到厕所或号室一顿毒打,时常体罚,无端谩骂、指责、恶意刁难、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包夹郭辉一次不让她上厕所,陈淑芬不得已便在裤裆里时,恶人郭辉就用拳头打陈淑芬的两侧太阳穴。警察魏莹还给马雅琴出谋划策整人,加重迫害导致陈淑芬痛苦的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踢打
酷刑演示:踢打

◇赵翠兰,武威法轮功学员,近七十岁,二零一六年二月份离开黑窝。

二零一三年初,赵翠兰被非法关押在邪科五号室,号长梅菊常常把她带到号室踢打她。打赵翠兰成了梅菊的乐趣。包夹袁子婷更是狠毒,整天眼睛盯着赵翠兰,稍不留意就反手搧脸,用木板打头,揪头发,掐拧胳膊腿,用脚狠踢。赵翠兰常被打得鼻口流血,眼镜打飞,牙齿打的松动,精神恍惚。 犯人支英规定小便失禁的赵翠兰晚上起夜不得超过两次。起夜次数多就遭支英打骂、体罚,罚她擦地。包夹卢海燕经常罚她站,不让上床睡觉,脏话骂她,由于小便失禁,常常尿湿裤子,尤其冬天棉裤老是湿湿的,平时又不让洗,不断的折磨,使赵翠兰患上了严重的老年痴呆症。

◇吕银霞,庆阳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左右。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份离开黑窝。

吕银霞被庆阳市中院非法判刑四年,吕银霞在宁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一个多月。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兰州九州甘肃女子监狱。

吕银霞是大学毕业,是个老师,为了让她“转化”,狱警朱红每天要吕银霞回答二十至三十个提问, 吕银霞不按邪恶的要求回答,包夹就破口大骂,长时间熬到深夜才让睡觉。一次包夹用厕所刷子打吕银霞的嘴,打得嘴流血肿烂,刷子也打坏了。因未完成“转化” 任务,狱警朱红让新调来的队长刘晓兰用电警棍电吕银霞,电的脖子全是伤痕。

◇郝国芳、万铭芬,甘肃景泰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被绑架。郝国芳、万铭芬被劫持到白银看守所,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郝国芳、万铭芬被秘密开庭,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离开甘肃女子监狱。

◇张金梅,生于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兰化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因多次进京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再次进京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一日因参与有线电视插播讲真相被天水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秦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九年。已离开黑窝。

甘肃女子监狱在监狱实施各种残酷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保证、揭批书等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文字,在法轮功学员离开黑窝后,甘肃女子监狱还和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机构、国保相互联系,监控和掌握着走出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行踪,继续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施压。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真善忍”是我们每一个生命都应该用心来守护的,包括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警察,更应该珍惜和守护“真善忍”,即使甘肃女子监狱长期在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朱红、丁海燕、肖燕、魏莹、罗霖,当你们独处静思的时候,用心审视自己的内心时,你们会发现,“真、善、忍”才是你心中最充实、最需求的幸福。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你们参与其中,跟随江泽民流氓集团竭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可是除了每次给你们的所谓的经济奖励之外,你们失去的太多太多。迫害佛法和大法徒的罪恶是一个生命无法偿还的,它会株连到你的家人。在法轮功学员还在讲清真相、劝人三退之际,请曾经和还在非常卖力的参与其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为自己留一条退路,为自己留一条活路。了解法轮功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弃恶向善,真心给法轮大法师父忏悔,因为,只有我伟大的师父才能救你,不要随邪恶的中共和江鬼毁掉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与生命。

附录:参与迫害单位及个人信息:
甘肃省政法委
地 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0931-8288272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0931-8811802
马世忠:甘肃省政法委书记
侯效岐:省委政法委副书记 0931-8288271 13919958885
楚才元: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维稳办主任 0931-8288269 18809428901
牛纪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综治办主任 0931-8288274 13609380266

甘肃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甘肃省委610办公室)
地 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518号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0931-2158970
邮政编码:730000 传 真:0931-2158970
金祥明: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防范和处理邪教办主任
兰州市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市委大楼三楼 邮政编码:730000
赵 爱:兰州市政法委书记 0931-8819055 13993106516
段海明:兰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兰州市委“610”办公室主任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100号 电话:0931—8535248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8881081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882505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钟智录 0931-8960577 1389323080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 :万治贵 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政 委:王禄维
梁仪坚: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刘琰 副局长 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魏兴刚 副 局 长0931--8735568 13993166923
郭建中 副 局 长 0931--8735806 13893326286
梁秋明 副局长 0931—8735698 13919806866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杨万成 纪委书记 0931--8735986 13893632808
姜润基 副 局 长 0931—8831128 13609381711
张文彬 办公室主任 0931—8735506 13993188186
何丰功 办公室副主任 0931—8872129 13893207599

甘肃女子监狱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 电话:0931-8333610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信箱,邮编730046
监狱长:元磊(2014年9月担任)
副监狱长:王文辉
教育科长:吕慧娟
技术检验科长:马瑛
一监区长:张万里
二监区民警:刘春丽
四监区长:刘莹
监狱心理辅导中心:周远萍 肖艳

2014年之前甘肃女监人员信息:
监狱长:
干玉梅13919199196、0931-8333502
赵春燕13919198389、0931-8333530
戴文琴13919196198、0931-8330899
安琼13919121558、0931-8333511
吴红玉13919121901、0931-8333519
石明玉13659420239、0931-8336793
庞永祥13919121898
张鹏13919121909、0931-8331616
政治处:
文雅琴13919121998、0931-8333886
狱政科:
王磊13919121669、0931-8333526
副科长13919121952
内勤0931-8325086
生活卫生科:
罗志虹13919121839、0931-8331810
副科长惠红13919121869
葛彩云13919121995
卫生所0931-8307163
“610”科:
科长朱红13919121959、0931-8331600
副科长13919121962
值班点0931-8331639
警戒科:
科长13919121920、0931-8332396
副科长13919121922
大监门15379024100
质量技术检验科:
科长13919121528、0931-8334599
公司接待站0931-8331887
设备动力科:
科长13919121926、0931-8333517
基建科:
科长13919121989、0931-8333516
副科长18693198851
教育改造科:
科长13919121830、0931-8333527
副科长13919121958
副科长13919121612
内勤、0931-8333610
狱内侦查科:
科长13919121880、0931-8333525
综合管理科:
科长13919121868、0931-8333529
生产综合科:
科长13919121902、0931-8331686
财务管理科:
科长13919121619、0931-8333553
一监区:
监区长13919121862、0931-8333532
副监区长杨艳梅13919121515
陈晓彤13919121510
二监区:
监区长13919121656、0931-8333550
教导员15193135223
副监区长杨丽13919121601
副监区长陆春梅13919121552
某副监区长13919121631
三监区:
监区长13919121618、0931-8333531
教导员13919121650
苏海花13919121568
狱警刘某13919121903
狱警张某13919121663
值班点0931-8333523
四监区:
监区长13919121508、0931-8333569
教导员13919121960
狱警陈某13919121613
狱警刘某13919121603
狱警侯某13919121623
值班点0931-8333522
车间 0931-8333569
教育科 0931-8373083
五监区:
监区长13919121828
教导员13919125561
副监区长13919912685
副监区长13919121665
监道值班点0931-8373081
六监区:
监区长13919121518、0931-8330196
教导员13919121856、0931-8330496
曹晓丽13919121503
罗海燕13919121661
景13919121535
监道值班点:0931-8331826
八监区:
监区长王雁13919121818、0931-8334559
教导员丁军环13919121816
赖艺丹13919121956
王某13919121500、0931-8307702
监道值班点0931-8334559
驻监检察室0931-8333503
总值班室0931-8333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