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恶报案例

双城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遭迫害综述(6)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接上文

第三部分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从中共各级政府,到公检法司系统的相关官员和警察,他们明知法轮功学员是遵纪守法的好人,却置法律和道义于不顾,违背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做人的良知,选择了与邪恶为伍,干着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勾当,最后纷纷遭恶报,成了江泽民的陪葬品。

《易经》有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古人常说,“福祸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确实如此,无论是在历史记载中,还是在现实生活里,善恶有报的例证不可胜数。

可是西来幽灵共产邪党侵入中华大地后,尤其是中共篡政以来,破坏中华传统文化,大力灌输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和斗争哲学,致使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道德沦丧,信仰无存,善恶有报的古训被视为迷信和愚昧。没有了对天地神佛的敬畏,没有了善恶有报的观念,人就失去善念和理性,什么坏事都会干的出来。

但是,天理就是天理,天理是不会以人的相信不相信而改变的,“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三尺头上有神灵”。自古迫害正信的都没有成功过,反而都遭到了严厉的天惩(报应)。这些年,迫害法轮佛法的恶徒们频频遭到报应,就是明证。

在这里披露的是双城因迫害法轮功或追随迫害者做坏事的恶人遭到恶报的182个案例,这只能说是一个不完全的统计,真实的数字恐怕远不止这些。我们整理汇总并发表出来,并无毁谤和幸灾乐祸之意,而是意在唤醒正在作恶的人们悬崖勒马,痛改前非;也希望能够给世人以警示,勿与邪恶为伍,助纣为虐,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双城迫害大法遭恶报人员名单:

(一)直接策划、指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96人:

佟会群 金婉智 蒋清波 吴建华 李大彬 李怀新 王柏森 赵玉君 付晓赫 阎俊 刘永泽 于大全 刘子敬 姜宏伟 孔庆满 毛金生 王志刚 那艳侠 侯孟达 刘春阳 何宗贤 肖继田 高志武 姜文超 薄建夫 关文良 陈超武 李学良 潘春库 那铁峰 那振宽 许树军 关君宝 赫卫东 马大军 李志国 李占军 周永国 张文有 吴志广 孙志江 冉令才 陈永占 关凤桐 刘志强 刘洪良 付奎英 董福山 何伟 张恒文 赵文化 白雪松 王迎新 潘君友 李成光 关玉梅 李红果 杨忠平 刘德春 张树华 赵振卫 孙继华 宋文 阎善利 郑德群 于占国 李学志 关福同 王继文 那伟 桑君 邓雨 鲁志民 刘玉峰 乔树江 于二洋 佟庆文 韩树维 范业满 关鹤生 刘洗臣 郭玉刚 苏鹏 吴井义 邢增春 许振迁 韩彦春 许树柏 许树彦 许树君 付宏宇 张彦彬 赵庆车 童保真 史山泰 王正军

(二)受邪党谎言毒害,助纣为恶、毁谤大法的86人:

许凤娥 刘成武 苍示广 胡占金 陈晓丰 薛启财 薛启财 薛启奎 陈二 张亚洲 佟庆文 孙国安 闫再富 全立峰 韩树维 高福庆 康永久 孙清秀 广树东 刘鹏雁 周玉书 王立申 郝丛祥 乔治国 孙成志 王永国 王永帮 郭宝奎 佟宝珍 庞妇女 陶某 徐凤云 老康太 老白太 李凤财 赵永田 殷宝江 胡庆波 郭某 佟老五 王连平 钟敏丽 王常标 马淑清 吴连强 韩江 张学才 肖国太 某村民 赵玉喜 陈村民 王凤海 王宝 丁喜发 刘大江 李燕青 邓振宇 王司机 夏荣江 赵庆国 杨福连 刘洪国 肖长发 老林头 王国海 某妻儿 李振东 某人 某村官 某村人 叶占林 张学才 王永岩 随广彬 孙村长 张臣男 马贵生 马军 赫舜尧 关梧桐 田玉芹 刘宪福夫妇 某村民 某支书

下面是双城迫害大法遭恶报的部分案例:

(一)金婉智,女,50岁,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长。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死于脑瘤,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金婉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一直到她死亡,一直都是双城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和元凶之一。她狡诈伪善,狠毒阴险,与公安局长张国富狼狈为奸,残害法轮功学员。在其“领导”下,双城看守所变成了人间地狱、邪恶的黑窝。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以至上报送劳教、判刑、被强行野蛮灌食迫害(有六名被直接残酷迫害致死),她都是直接参与策划者。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受过金婉智与张国富这两个恶徒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金婉智与张国富勾结哈尔滨恶警,抓捕法轮功学员臧殿龙,致使臧殿龙被逼跳楼身亡,年仅三十几岁。

二零零四年春,吴宝旺、张生范、肖雅丽、顾秀娴、刘杰等被迫害致死,金婉智、张国富直接参与。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金婉智指挥三门诊的一男大夫给黄延珍灌食迫害。黄延珍、郭凤兰被他们上报非法判刑七年。

金婉智策划和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无数次。参与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判十年以上重刑。臧殿龙之妻徐永芹被判十五年,闫淑芬判十三年,铁俊英被非法判刑八年,李彦文、朱力军、马东良在呼兰监狱被迫害高达十年以上。

金婉智与张国富勾结在一起到处抄家,绑架大法学员,对进京上访的学员每人勒索五百至数千元不等。金婉智与张国富两个恶徒几年来勒索法轮功学员数十万元中饱私囊。

金婉智心甘情愿为江氏替邪党卖命,她欠下的罪业罄竹难书,仍不知悔改。结果遭恶报得了脑瘤,在几年的痛苦中,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二)佟会群,男,曾任双城市国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队长。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遭恶报肺癌死亡,时年五十七岁。

佟会群追随江氏集团,不遗余力地疯狂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善良百姓,是双城迫害法轮功学员三个元凶之一;另两个是张国富和金婉智,金婉智已经遭恶报患脑瘤死亡,张国富在主管迫害期间,将法轮功学员周志昌、臧殿龙、张生范、吴宝旺、王金国、张涛等迫害致死,目前,他体弱多病,面临国际组织追查。

十几年来,恶警佟会群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可谓擢发难数,这里仅举部份事实。

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刘杰夫妇因车里有几张“真善忍”卡片被恶警张国富、佟会群、刘国臣挟持到巡警队,仅六天刘杰就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半夜,佟会群带着一帮警察将彭启绑架,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佟会群肆无忌惮地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八人,不到一个星期,就将顾秀娴、肖亚丽两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桂华被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佟会群、金婉智等又将其送进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佟会群等非法抓捕了桑桂珍、王丽群、万美加、贾俊杰、李兰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王丽群被绑架后一天之内就被迫害致死。

佟会群将六十多岁的老人郭凤兰、黄延珍非法判七年重刑;将周英琪绑架、抄家、劳教,勒索其家属五千元钱;带领暴徒绑架法轮功学员高勋红。将高勋红送万家非法劳教。

佟会群将那振贤绑架、非法劳教,那振贤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佟会群将姚世国绑架,送长林子非法劳教,姚世国被打断了腿,打折了鼻梁骨,落下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佟会群将法轮功学员魏长新绑架,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法轮功学员付振民被佟会群、“610”孙士友等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双城市法轮功学员高国凤被恶警佟会群送哈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受无数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晚,恐怖组织“610”头目姜宏伟、国保科恶警佟会群、站前派出所副所长李大彬等将贾双有、姜秀珍夫妇送劳教。十几岁的独生女儿贾雪惊吓得病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李兰英被佟会群劫持到哈尔滨鸭子圈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佟会群、双城“610”与内蒙古的恶警勾结,将法轮功学员张海明、闫继国、宋玉红、高立平、张桂芝绑架至海拉尔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董连太被劫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个多月就被迫害致死。

佟会群曾几次指使公正乡派出所把王世学强行绑架,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被恶警殴打,强行灌食,吐血数月,身体极度虚弱。

佟会群一直是直接参与迫害的主谋和元凶,这些年来双城被他直接参与指使迫害致死、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不知有多少。佟会群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罪恶滔天。

多行不义必自毙。佟会群步金婉智的后尘,得了肺癌,走上了奔向地狱的不归路。经过一年多的病痛之苦,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这个疯狂迫害大法的恶魔,终于恶贯满盈,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三)蒋清波,男,原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作恶多端 癌症死亡。

蒋清波多次在看守所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谩骂大法,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戴“三件”(脚镣:三十八斤重;手铐:用钢筋和铁螺丝特制的比正常的要重;铁圆环:连接脚镣和手铐用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周志昌就被戴过“三件”。

二零零二年九月,蒋清波突然象得了重感冒一样住进医院,确诊为癌症,不几天就死了。

(四)吴建华,男,五十多岁,原任双城市联兴乡派出所所长,后调双城市东风派出所任所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突然间得了脑血栓抢救无效死亡。并殃及老婆、儿子,暴病、暴毙相继死亡。

由于吴建华的作恶,法轮功学员王丽被非法关押后批劳教,送万家劳教所迫害含冤离世。杜桂莲、张桂云、董金花、郭玉荣、耿志勇、洪丽苹、薛春玲、宫玉斌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均不止一次地遭受过吴建华的非法绑架、关押、打骂、勒索。

吴建华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在一次公安局的会议上突然发病,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他不仅报应自身,也殃及家人:他的老婆得了尿毒症不久随之死亡。吴建华的儿子吴威在迪吧娱乐,与他人发生口角,被捅三刀,抢救无效死亡。

(五)李大彬,男 ,三十多岁,双城市站前派出所恶警副所长。李大彬是双城市恶警张国富、金婉智迫害双城市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帮凶之一,私闯民宅抄家、绑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残疾法轮功学员张生范被烈酒灌鼻,活活呛死。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日晚,李大彬向挂讲真相喇叭的李昌新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开了三枪。李昌新被王胜利、李大彬毒打,满身满脸都是血。李大彬对李昌新说:“打死你就是白打死,急眼了我毙了你…张生范就是我们打死的。”李昌新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康昌江被恶警王胜利、李大彬等人劫持,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元月前后,非法批康昌江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恶警李大彬带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贾双友,抄走计算机、打印机、人民币二万三千多元钱、全部大法书三十多本、师父法像。贾双友夫妇非法关押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四十多天。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腊月二十九)得黄胆型肝炎、胆管堵塞、全身都黄了,住进哈市二一一医院,出院却不敢回家,因其病传染,怕传染家人和孩子,在洗浴中心暂住。

李怀新,男,红旗派出所恶警,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使犯人将青岭乡法轮功学员吴宝旺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李怀新遭车祸身亡。

(六)那艳侠,双城市法院原执行庭庭长,恶行祸及亲人遭了恶报。

那艳侠良知泯灭,执法犯法,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重判。如:闫淑芬判十四年、闫淑华判十三年、王丽判十二年、徐有芹判十五年、黄彦珍判七年、郭凤兰判七年等等。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那艳侠的独生子王宇在打架斗殴中包赔损失给伤者治病的钱达几十万元。由于王宇仗势欺人太甚,二零零四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然后再用竹签将一个一个手指按原位置穿在手掌上。

(七)侯孟达,五十岁左右,双城市站前派出所所长。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孟达与其妻乘坐亲属开的捷达车,从双城市兰棱镇自家别墅回双城,在102国道撞到左侧路边沟旁一棵大树上,侯孟达在车内被挤死,他妻子被弹出车外,撞在树上,当场死亡,司机撞成重伤。

侯孟达听命于中共邪党,一手迫害法轮功,一手搜刮民脂民膏。家里有药店,豪宅山庄横跨大约数百米,内有三层楼的别墅。可以想见,侯孟达任上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侯孟达参与哈尔滨及双城国保大队联手对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特大绑架案,致使康昌江(双城第三中学教师)、岳宝庆、姜晓艳、田晓平、葛欣(原农校教职工)、骆艳杰(双城市第六中学退休体育教师)遭酷刑和重判。

侯孟达充当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与天理抗衡,结果不但自己走上不归路,还殃及妻子和开车的亲属。

(八)刘春阳,原双城市公安局东风派出所所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刘春阳调到所谓的法轮功专案组,是专案组的主要成员。他攻击师父、攻击大法,强迫在押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悔过书,他利用极其卑鄙的手段与看守所邪恶管教勾结残害法轮功学员,并且给法轮功学员编造材料非法劳教,还趁机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财。他是将法轮功学员周志昌折磨致死的主要帮凶。

二零零一年一月,他突然得脑血栓,身体右侧偏瘫,虽经多方救治,但已无法恢复正常,至今不能上班。

(九)肖继田,黑龙江省双城市国保大队队长。肖继田迫害法轮功,殃及家人。他的妻子在突患肺癌晚期,经历半年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离世。

肖继田追随中共邪党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恶行昭彰。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双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佟会群指使东风派出所警察,强制双城法轮功学员高国风脱下印真、善、忍的衣服,肖继田强行把高国风拽上车,押到双城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哈尔滨市警察伙同双城市国保大队肖继田等人将法轮功学员李跃平、郝振东夫妇、尹玉梅绑架。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半夜两点多钟,哈尔滨市公安厅厅长孙永波指使双城国保大队肖继田、王玉彪,和新乡派出所所长陈玉庄、范跃滨、徐朝波,将法轮功学员潘明月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市和双城市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多被判刑和劳教。此事皆双城国保肖继田、王玉彪等人所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颜廷珍在双城被双城国保大队的王一彪和肖继田绑架,后送往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十)高志武、姜文超、薄建夫、关文良、陈超武:双城市单城镇中共干部车祸遭恶报。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双城市单城镇中共邪党干部一行五人,自驾丰田车去哈尔滨市,途中与一辆大货车相撞,乘车五人中,二把手高志武(男,三十八岁)、三把手政法委书记姜文超(男,三十二岁)、四把手副镇长薄建夫(男,三十四岁),在车祸中当场死亡;另两人受重伤,一把手关文良(男,四十八岁),车祸中失去一只眼睛、一条腿,一只胳膊被撞断,副镇长陈超武(男,三十六岁),一条腿撞成粉碎性骨折。

如此恶性事件的发生岂能没有缘由?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单城镇领导班子指使全镇的各级干部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董连太两次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致死。

关文良此前曾任双城市水泉乡政法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非法拘押殴打法轮功学员,在一次外出途中车撞大树上,治病花了六、七千元。

(十一)李学良,原邪党市委书记,恶报殃及儿子。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双城市大搜捕,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学良是幕后推手和主要责任者。这次大搜捕中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来有的被判刑、劳教、迫害致死(肖雅丽、顾秀娴)。李学良迫害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

这次事件发生后,他的儿子李树勇,驾车钻到路边停着的大货车底下。将头皮揭盖推到后脑勺,险些丧命。

(十二)那铁峰,原希勤乡政府办事员,32岁。参与抓捕过法轮功学员那振贤等,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暴死在自家卫生间。

(十三)那振宽,原希勤乡治业村书记。在职期间迫害、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于二零零五年春天,被全村群众集体上访开除一切职务,现已流落他乡且身患糖尿病,一只眼睛不好使。其儿子那伟在乡政府房管所工作,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已于二零一零年秋因癌症死亡,才三十五岁。

(十四)许树军,原希勤乡小关家村治安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得癌症死亡。

(十五)关君宝,希勤乡希贤村。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洪武、吴永庆,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在自家被炉烟呛死。

(十六)赫卫东,男,双城市农丰镇政府干部。曾在二零零一年带人去农丰镇保安村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多次辱骂和恐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春末,赫卫东遭遇车祸身亡。

(十七)李志国,双城市韩甸粮库主任。被法办。

李志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送到看守所,还私设监狱,将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还派人专门揭、撕、涂抹大法真相资料。并伙同新闻媒体将本库职工王成祥因精神障碍跳楼一事栽赃嫁祸法轮功,坏事干绝。李志国因贪污腐败被判无期徒刑。

(十八)李占军,双城市铁路工务段政工干部。诬蔑大法,暴病身亡。

在二零零零年主管迫害法轮功期间,诬蔑谩骂大法,法轮功学员与其讲真相,不听。二零零一年李占军身患癌症,李占军在铁路医院医治无效,没过几个月,暴病死亡。

(十九)周永国,双城市教育局党委副书记,跳楼死亡。

双城市教育局党委副书记周永国在主抓迫害法轮功期间,多次刁难本系统的法轮功学员,口出狂言侮蔑法轮功,并停发法轮功学员工资。二零零六年三月,周永国因工作不顺等多方面原因,从七楼跳下,当场死亡。

(二十)张文有,双城市杏山乡双山村村长。打黑报告暴死。

二零零五年一月,团结乡四名法轮功学员向村民讲真相过程中,由于张文有打黑报告,被杏山乡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在双城看守所遭迫害后,被非法劳教,在万家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桂华的丈夫赵广喜被迫害致死。

张文有在二零零五年秋,暴死于自己家的玉米地里。

(二十一)吴志广,双城市金城乡金城村恶徒,村支部书记。吴志广多次进京押解法轮功学员,千方百计送进看守所及监狱,并利用进京之便,勒索挥霍法轮功学员钱财。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家中洗头时突然倒地死亡。

(二十二)冉令才,原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冉令才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双城秋林公司非法办的洗脑班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辱骂、毒打、酷刑迫害,坏事做绝。冉令才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得喉癌,水不能喝,食不能进,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二十三)陈永占,四十八岁,市井首恶,双城市城管监察大队大队长。陈永占臭名昭著,欺压百姓,抢商贩的货物,乱打人,乱罚款。他用敲诈勒索得来的黑钱吃、喝、嫖、赌,并长期与一有夫少妇通奸。

二零零一年春,陈永占所带领的监察大队配合公安大肆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四百多人,关入洗脑班。攻击谩骂法轮大法,殴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过年期间,陈永占去大庆泡小姐,正在寻欢作乐之际,突发心脏病而死。

(二十四)刘志强,男,35岁,双城市万隆乡乡长。刘志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上旬,刘志强从万隆乡开车去双城市,车里还坐着一个万隆乡干部刘洪良。车走到万隆乡三眼井,忽然车自动弹起一米多高,刘志强从道这边甩到道那边的壕沟里,一只耳朵摔掉了,人当场死亡。

(二十五)何伟,双城市单城镇政兴村赵炮屯村长。何伟积极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参与绑架董连太。董连太被劳教两年,遭残酷折磨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下午三点多,何伟驾车在牡丹江与穆棱公路之间,因车轴断了,连人带车翻进沟里,车内四人,三人受伤,何伟重伤,当时脖子被折断,两小时后死亡。时年三十四岁。

(二十六)白雪松,原双城市社区主任,男,患胃癌,死时四十六岁。白雪松任社区主任时,戴上治安管理员的红袖标,分片承包监视法轮功学员,看到有法轮功的真相条幅、标语、资料,就摘、撕、揭、抹,另外雇几个人每天早晨专门在各主要大街,负责毁坏大法真相资料。

(二十七)王迎新,双城市团结乡政府人委秘书,二十九岁暴亡。

二零零零年正月新年,到各村看管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过程中法轮功学员对他讲真相一概不听,口出极其恶毒之言,对法轮功学员恨之入骨,骂师骂法。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王迎新骑摩托车路过团结乡连丰村东坟地时摔死,过早的结束了自己可悲的一生,终年二十九岁。

(二十八)鲁智民,原双城市市长。遭恶报,殃及家人。鲁智民,自到双城以来,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曾下令“严打”迫害法轮功学员,因原“六一零”主任不做为,被他撤职。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前,鲁智民又开会给公安局下令对法轮功人员要“严打”迫害。

鲁智民遭恶报,殃及家人。其妻在老家方正县自家山庄骑电三轮时,翻车掉路边的沟里,被电三轮车砸死,年仅五十多岁。

(二十九)刘玉峰,哈尔滨双城区教育局局长。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在南岗区醉驾,辱骂交警,被“双开”。表面上,刘玉峰是因醉驾行恶,实质上因他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追随江泽民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所而带来的恶果。

刘玉峰人品极差,经常口出狂言,积极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迫害。污蔑大法,骚扰女法轮功学员并说下流话。农丰镇中学历史教师王金国进京上访,被刘玉峰等人劫持,随后被送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刑拘,遭到刑事犯毒打,终因内伤太重含冤离世,年仅34岁。

二零一五年七月双城公安局两次非法抓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七月末、八月初他在给双城各校长开会的会场上口出狂言:“下学期开学,法轮功教师一律不准进课堂!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教师被拘留就开除公职!”

二零一二年双城第三中学教师康昌江,第六中学教师骆艳杰分别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十一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刘玉峰上任双城教育局局长,十一月份他宣布开除康昌江、骆艳杰的公职,二零一四年三月停发工资。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刘玉峰在南岗区醉驾,当被交警查出时还口出狂言:“我是人大代表!我是双城教育局局长!”并辱骂交警,一派“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作风!多行不义必自毙!做恶事的人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去承担。

(三十)乔树江,双城市委书记。乔树江一到双城担任市委书记,就想以迫害法轮功表现政绩。结果不久,他的儿子在通河的歌厅里被人用刀子捅死,乔树江的妻子也因儿子的惨死,导致精神失常,变成了疯子。

据悉,乔树江将其精神失常的妻子杀害,对外公布说走失。然后又娶妻生子。他的两任妻子都在双城市财政开支,现任妻子在双城包修路工程,几个月就挣上千万。

(三十一)范业满,双城市新兴乡新兴村。范业满在新兴乡派出所工作期间多次参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使用各种方式折磨、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抄法轮功学员的家。离职后,回家以跑车为生。二零一零年四月份,范业满去山东省寿光拉菜,在途中加油被一辆货车撞倒在地。肇事司机逃离。等到他的同伴来找他的时候,范业满早已死亡。

(三十二)刘洗臣,双城市朝阳乡胜全村迫害大法恶人,男,五十多岁。此人十分凶残,尤其打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把男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用塑料管子打,打得法轮功学员遍体鳞伤。还往师父法像上吐唾沫,经常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吊在暖气管子上。此人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遭恶报患上了肠癌,拉血。并殃及家人,儿子也患肺积水。

(三十三)赵庆车,双城市希勤乡王生村复员军人,40多岁。它追随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充当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殴打。看管法轮功学员,毁掉大法资料,用火烧大法条幅,是一个恶名远扬的邪恶之徒。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突然死亡。

(三十四)王正军,五家镇派出所副所长,五十来岁。他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次;经常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无数。二零一一年七月,王正军勾结双城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康昌江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五家村法轮功学员曹启才等因诉江被非法抓捕、冤判四年,王正军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王正军猝死。

结 语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十七年,在人类演进的历史长河中也许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即使在中华五千年发展的历程中也只能是短暂的一瞬。但是,现实生活中的十七年却又显得如此漫长而凝重。十七年来,古堡双城赤祸横行,腥风血雨,这场旷古未有的邪恶迫害给生活在这片沃土上的法轮功学员和善良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十七年来,古堡双城的法轮功学员,坚忍卓绝,百折不挠,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巨难中,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曲悲壮的正义之歌!

十七年来,这座宁静的东北小城目睹了法轮大法在世间的洪传,见证了法轮功学员是如何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讲清真相,揭穿谎言;见证了一个邪恶的流氓政权迫害良善的残忍和暴虐;更见证了法轮功学员虽历经风雨磨砺,却始终不动摇对大法的正信,践行着法轮功学员济世救人的庄严使命!

古堡双城的十七年,充满血泪,悲壮而又辉煌,他将记入人类的史册永垂不朽,他将刻入法正人间的历史丰碑而永不磨灭!

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这场正邪大战的大戏已经接近尾声,期待着结局。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掌布乡发现藏字神石,石壁上凸显“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便是震惊世界的世界地质奇观“藏字石”。专家鉴定,藏字石为天然形成。这块巨石已有二点七亿年,是五二零零零年前从五十多米高的峭壁上坠落下来的。石头异象,警示世人。

2002年6月在贵州境内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突出的大。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境内发现了二点七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突出的大。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将中共这个“西来幽灵”从起家到现今,以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全面彻底剖析了其“假、恶、暴”以及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恶本质。由《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大潮,至今已有超过二点五亿海内外华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和少先队组织。“三退”已成为民众觉醒后的自觉行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之报,毫厘不爽。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深夜,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副市长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事件,拉开了中国政局巨变的序幕。迫害法轮功的罪犯周永康、李东生、苏荣、徐才厚、薄熙来等已纷纷遭到报应而落马。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最高法院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已有逾二十万法轮功学员用真名实姓,依法刑事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正在全球掀起的诉江大潮,必将把邪恶之徒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而中共本身也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处于解体的前夜。

人类处于巨变的前夜。近些年,一种神奇之花——优昙婆罗花相继在世界各地开放,据佛经记载,“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这种花的出现意味着将有转轮圣王在人间正法,是祥瑞之兆。

《圣经》预言,在人类的最后时刻,救世主将来到人间;而东方的佛经也称,在优昙婆罗花开放之时,未来佛弥勒已下世普度众生。专家们研究发现,“佛家的未来佛弥勒佛和基督教的救世主弥赛亚是同一个人”。那么“救世主”在哪里?了解了法轮大法在世间的洪传,答案已不言自明。

《古堡悲歌》是用法轮功学员的血泪写成的。笔者综述古堡双城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遭受的苦难,没有仇恨,没有怨愤,意在把法轮功学员遭受邪恶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唤醒那些仍在被邪党谎言蒙骗而不自知的善良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与邪党彻底切割,认同法轮功学员的壮举,在这即将发生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给自己选择一条求生之路!亦在警示那些仍在充当邪党迫害的帮凶、助纣为虐而不思悔改的恶人,唤醒他们残存在心底的良知善念,痛改前非,改恶从善,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罪过,获得走入未来的机会!

二零零五年,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这篇声明,义正词严,振聋发聩,对世人发出最后的忠告。让我引用这篇郑重声明结束全文:

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

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