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本该做得更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时间紧迫,有时真的不知自己在做什么,浪费着师父为我们延续来的时间,借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事,与同修交流二、三。

一、不委屈,不辩白,师父知道我

一日,我与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发生了一场争执,原因大致是我让父亲帮我找一样我急用的东西而引发的矛盾。当时母亲(同修)并没有在场,大概是在另一房间,听到了些我与父亲的只言片语。

事后,我觉得委屈,便打电话想与母亲诉苦。不料,我还没说几句,母亲便把话锋完全针对了我。我无法接受,加紧辩驳,最后母亲更是甩了一句:“你爸到处给你都找了,既然找不到,你就不要再让他找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放下电话,眼泪无法控制,感觉心里已经委屈到极限,其原因就在于,仅这最后一句话中,母亲就对我就有两处误解。一是,母亲说,父亲已经帮我到处找遍了,其实不然,东西当初是父亲收的,只有他知道放在了哪里,当他告诉我还没找到时,亲口和我说就只剩一个地方没有找过了,东西应该就在还没找过的那个地方;二是,母亲说我不该执意让父亲继续找,而我当时和父亲是说,既然还没找到,就先不要找了吧,因为我当时急着用,怕找到也来不及了,我决定自己出去买,而恰恰是父亲觉得再花钱买有些浪费,所以不同意而执意要继续给我找,也正是因此而引发了争吵。

我心里上下翻腾个不停,怨恨、委屈一并而上,不解为何同是修炼人的母亲如此是非不分,以致接下来的一周,我再去母亲家时,却不愿意和他们多说一句话。我知道,我这是应该提高心性了,但总还是心里翻滚着想找母亲把话说清楚,为自己洗白!(这是我一个比较大的执著心,每遇到委屈就必须把事情说清楚,否则难受至极。)

生活的是非对错中,我就是这样的鲜有向内找的时候,总是觉得这次不怨我,下次吧,下次再找自己,于是就渐渐养成了不向内找的习惯,难以去掉,也更不愿意面对别人对自己的无端指责,受委屈那更是万万不可的。

这让我不由记起了几年前在学校食堂发生的一件事。中午饭时,我买了一张两元钱的饼,买饼的人多,也许是卖饼的人忘记了我付过了钱,在把饼给我的同时,坚持说我没有交钱,并让我再交两元钱,我当时气的不行,与那人吵了很久。期间也曾想过:算了,再给她两元钱吧!但转念又想:不行,那我不就相当于承认了我没有付钱吗!那可不行,这太冤枉人了!就这样,几个回合下来,架我是吵赢了,但心里仍然不舒服,后悔因为两元钱的委屈和人家吵了那么久。现在想来,真是觉得当时的自己可笑,为啥总是要向别人证明自己什么呢?师父是知道我没有白吃她的饼的,这就够了呀!

想到这里,我意识到了我不愿受委屈、强调自我的心实在是太强了。那我这次就非要控制自己,什么也不再去解释了,也不要再觉怨恨与委屈,坚决就这样做,看能怎样。师父不是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吗?我还没好好试过,这回就试下。

想是这样想的,可一炼功就静不下来,还是不住的有想解释的心往上涌,我挣扎着,斗争着,好似心中的愤愤不平随时可以将我推到母亲面前辩白一番,这时的解释俨然成了一种强大的执著。师父说:“越想解释心越重”[2],可真是呀!师父还说:“坦荡无执出明见”[2],那我照做。

真的是,当我真的做到时,一切就突然都平静了,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家里的氛围是那样美好,我与母亲都没再提及此事,似乎之前的事都与我们无关。我应该早听师父的话,修炼中再大的委屈又会怎样?!孰是孰非又能如何?!放下那颗执著心才是最重要的。

二、放下利益,听师父的话,除了“时间”,我们还想要什么

大家都知道修炼人是不能炒股的,这一点师父已早有明示:“炒股票有的倾家荡产的,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修炼人绝不能干这些,那心怎么修啊!”[3]然而,阴差阳错,我却陷入其中。事情是这样的:

我手头有些闲钱,本打算让丈夫(常人)投资做点生意,但丈夫觉得眼下经济环境不太好,暂时不宜出手,可先存银行,做一些合理的理财,待时机好转,再做选择。我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这里我所说的理财产品,是那些固定收益仅略高于定期存款的项目,举例说,如果银行的定期存款年收益是3%,那我所认可的理财固定年收益就是4%上下,而当下人民币的年贬值率是6~7%。

然而,丝毫的利益之心也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师父说:“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就这样,银行的理财经理用她熟练的手法与套路,成功的将我的资金做成了基金产品,而在此之前我对基金产品一无所知,并且在我已经明确告知我非常排斥股票及与股票有关或类似的产品的情况下,理财经理依然将我的资金不但做成了基金产品,而且还是与股票有关的基金产品。可想而知,我在一个月后知道真相时的心里崩溃程度了。

而此时,资金已撤不出来,只有等到产品开放期才可以。而就在无法赎回的这段时间,资金有小幅波动,而就是这不影响大局的些许波动,都足以搅乱人心了。我的心起起伏伏,随着利益上上下下,这使我没有办法在短期之内静下心来学法炼功,至此,我已切身体会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每天看看价目表的浮动啊,心简直被它提上来扯下去,(众笑)你怎么修炼?修炼不了,你的心都在股票上怎么修炼?”[4]

我意识到,状态已经很不对了,便跪在师父法像前认错,说:“师父,弟子错了,还是因为自己有利益之心才被人骗了,此事的发生绝非偶然,弟子一定在此事件中深挖执著,并且无论赔赚,都要在产品开放期时第一时间将资金赎回,决不再纠缠于其中。我也应该即刻起,立即放下利益之心,不再去关注资金的涨幅情况,弟子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一切也都交于师父做主!”

几经反复,我开始静心向内找。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淡泊名利之人。其实不然,我虽不求大富大贵,但吃穿不差,而且对品质要求都相当高,在同龄人中数一数二;虽路遇贫弱乞食者能毫不犹豫以财力相助,但在日常网购或采购中,从不放过一个可以优惠的机会,商品稍有瑕疵,就必定向商家讨要赔偿以寻求心理平衡;虽也觉得孝敬双方父母,平日、年节,钱物从来不差,但对待婆婆始终能占就占,给钱给物并非心甘情愿;虽知随师下走,重任在身,世间小住,弟子的钱财都是大法资源,但遇人遇事,喜欢攀比、炫耀,贪图玩乐,浪费了大把金钱与时间……

最近比较典型的一件事就是,由于新买的房子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质量问题,同楼的邻居纷纷找开发商索要赔偿,我竟也加入其中,还有带头的意思,闹了一周下来,索赔成功。这件事表面按常人的道理来看,确实是开发商的黑心工程所致,房屋售价极高,但是质量问题却已严重影响居住,小区业主们也都是在合理合法的情形下自动组织起来向开发商讨要解决方法与赔偿。我在加入维权前,思想中确有一丝掠过这样做对于修炼人来说是否合适的想法,但瞬间便被常人思想主导,觉得维权合理合法,大家都找,我就一起找呗!在强烈利益心的作用下,我已经没有一点正念。人世小住,我却把这里当成了可以安身立命的家,古人修行,住山洞都可以,我却在世间有好几处住所的情况下,仍然强烈追求安逸,一处住的不舒服都不行,希望人生顺风顺水,没有把人世的一切视为是自己修炼的环境。

我对不起师父,自记事时起,我就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事事有人保护,得法后,师父又给了我太多,优越的学法修炼环境,几乎无干扰的家庭,健康的身体,连救人的项目师父都帮我安排好(我救人的事一直做得不太好,师父应该是太着急了,就安排了时机,使我负责起我们小组制作真相资料的责任。)我简直就是在被师父推着走呢,师父给了我这么多,我还是不满足,难道连心性的提高都要师父帮着做了吗?那我还配修炼吗?我再不改还行吗?还来得及吗?现在除了师父多给予我们的时间外,我还想要什么呢?要那么多世间的东西往哪放呢!师父,我错了,这次基金事件正是冲着我的这些大漏来的。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基金的赎回期仍然需要两周的时间,理财经理和丈夫都不同意我做短期赎回,都在试图劝说我长期持有,并且保证这是一款极好的产品,做到一年一定会收益可观。我不为所动,我和丈夫说:“我错了就是错了,它日后的涨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错了就要及时改正,我不会在错误中为自己找借口继续错下去!”我是有师父的人,我就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师父为我安排的一切一定都是最好的!

三、记得别人好,善、忍不难做到

回首修炼二十年,真、善、忍,我们都做到了多少,小组学法时,同修也时常质疑自己的心性,对自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二十年了,为什么就不能修的再好一点,让师父操心少一点。

记得前段,读到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的触动极大。大致意思说:同修觉得“真、善、忍”的“真”还相对好做,而“善”和“忍”就比较难,他就请师父开示,如何才能做好“善”和“忍”。于是,师父为他展示了一段真实的历史场景。

古时候,有一对一同作战的兄弟,弟弟将哥哥对自己的不好之处写在沙子上,这样风一吹就散掉了,为的是不记在心上;再将哥哥对自己好的地方用刀刻在岩石上,这样就十分深刻,为的是铭记于心。这样,弟弟就只永远记得哥哥对自己的好,而不去记着哥哥对自己的不好,最后哥俩死里逃生,互相携手,打了胜仗,凯旋而归!

通过师父对我们的开示,我想,当我们能做到只记得别人的好而忘记别人的不好时,善念便时时在了,在善念的作用下,遇事又如何不能“忍”呢?处处能忍又怎能不善呢?真是越想越开心,师父已将“善”和“忍”的根子问题开示给我们了呀,于是那几天我就白天晚上的想着这个:“记得别人好,忘记别人的不好”的道理。

我在心里把对丈夫、婆婆、同事、亲友的好坏之处都用这个道理过一遍,我心情大好,心里顿觉轻快,好似卸下许多沙袋。我时时想,就连晚上睡着了都在想着这个道理,就这样当我早上醒来时,就只听师父在我耳边讲法“它把你的德演化成功,螺旋式的向上长。”[1]

四、师父对我们寄予厚望,我们本该做得更好

最后再描述一段几日前我梦中的一个场景。我是在参加一场考试,内容是绘画和泥塑,画的是水彩人物,泥塑是房屋树木。

考试开始,老师要求我们画好底稿,直接就在画纸上上色,我心中充满疑惑,自语着:“怎么可以直接上色呢,要先把画纸裱起来才能上色呀!”别的考生听到我的自语,就对我说:“你事儿真多,让你咋画就咋画呗!”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考试时间已经过去不少了,别的同学都快完成一半作品了,我才开始动手,以致到了考试结束时我都还没有画完,只能急忙寥寥几笔收尾,交上了画卷。这时老师见我这科没有考好有些遗憾,便鼓励我说:“一会还有下一科,下科可要好好考!”我使劲点了点头。

下一科考的是泥塑,我看着面前五颜六色的彩泥,不知从何下手,便东张西望看别的同学是如何开始的,这时老师焦急的在一旁催促我:“快点呀,你怎么还不动手?”我却说:“不急,我先看看别人都做的什么。”就这样张望了一圈下来,一半的考试时间又没有了,在老师的再三催促下,我终于动起手来,可是泥还没有和好,考试就快要结束了,这下我真的着急起来,找到老师说:“老师呀,我的时间又不够了,可不可以给我延长下考试时间呢?”老师一边安慰我,而又严肃的说:“可以给你延长一些时间,但是也不会太长,你快做吧!”这样我才又安些心回到座位上急忙做起来。

考试结束了,老师在交上来的一摞画卷中点名要看我的作品,我就和老师一起找我的试卷,当老师看到我的作品时,拿在手里摇着头,对我说:“你怎么画成这样呢,你应该画得更好呀!”我心里难受极了,深深的感受到了老师对自己寄予的厚望和此刻对我的失望,我不知如何是好,一遍遍和老师说:“我画的太着急了,时间不够了呀,没有时间了,我下次不这样了!”可哪还有下次呢,这时我已经醒了。

师父是在点化我呀,师父要求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们树立自己的威德,圆满我们自己的世界,而我却在用一颗常人的心来衡量这一切,符合了自己常人的认识才去照做,或是即便照做也是在用常人的习惯方式去做,这样,无形中就走了弯路,耽误了时间,给正法造成了损失。在师父的一再督促和延长时间的情况下,我一拖再拖,不珍惜师父的鼓励与等待。试想,若不是师父对我们寄予厚望,若不是我们本应做得更好,师父怎会一等再等?而我们,是不是不能也不应该,让师父等到的是失望呢?

以上便是我最近的一些修炼体会,我也是希望能够以记录此文的方式督促自己不要忘记此时的所悟所感,同时对自己的有漏之处及时修正。

每一次的考验与经历都是师父给予我们的提高机会,错过了,下次就不会再有,所以,尊重师父给我们的所有安排,也就是珍惜我们自己的修炼机缘。

仅此浅见,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