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故事几则(4)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

六、景公外傲诸侯、内轻百姓,晏子谏

景公对外傲慢诸侯,对内轻视百姓,喜欢武力,崇尚享乐而放纵嗜欲,诸侯不喜欢他,百姓不亲附他。景公很担心这种处境,问晏子说:“古代的圣王,他们行事是怎样的?”

晏子回答:“他们行事公平正直而没有邪念,所以谗诌的人不能接近;不结党营私,不宠爱女色,所以结党之人不能容身于朝廷;自身节俭厚待百姓,所以贪婪敛财的人不能横行;不侵占大国的土地,不消耗小国的民力,所以诸侯都想以他为尊;不以武力劫掠他人,不以人多势众而威迫别人,所以天下的人都希望他强大;对诸侯施以德义教化,对百姓施以仁慈惠爱,所以四海之内的人象流水归大海一样归附他。现在衰世的国君,行为邪僻,结党营私,所以谗谄之人聚集;自身供养丰厚,轻视百姓疾苦,所以贪婪敛财的人能横行;侵占大国的土地,耗损小国的民力,所以诸侯不想尊崇他;以武力劫掠他人,以人多势众威迫他人,所以天下人不想让他强大;给诸侯带来灾害,给百姓带来劳苦,所以别国攻打他的时候,众叛亲离,没有人来援助他。”

景公说:“那该怎么办?”晏子回答:“请以卑微的言辞,谦逊地礼敬诸侯;减轻刑罚免去劳役,来向百姓认错。这可以办到吗?”景公说:“可以办到。”于是诸侯都来归附,百姓都来亲附。

七、景公见彗星,晏子谏

一次,景公外出游览,夜幕降临时,向夜空眺望看见了彗星,吃惊地说:“我听说,如果彗星出现是不祥之兆,彗星指向的那个国家的君主要承担责任,现在彗星出现并指向我国,该怎么办?”

晏子说:“这是上天在警示。日月的云气、风雨失调、彗星的出现,这是上天因为人世的混乱而显现的,用凶吉之兆警戒对天神不敬的人。如果君主能修明德行,设置文教而广纳谏言,拜谒圣贤之人,即使天上出现了彗星也会自行消失,灾变也自然会烟消云散。如今君主酷好饮酒享乐,行为不正,宽容邪恶之人,亲近谗佞之人,厌恶文教而疏远贤人;挖掘池塘唯恐不深,修筑台榭唯恐不高,实施刑罚唯恐不严,所以上天就呈现彗星,这是对君主的警戒呀!《诗经》说:‘我用不着别的借鉴,只要以夏、商为借鉴就可以了。因为他的行为奸邪而又混乱,人民就会离他而去。’这样下去岂止彗星?茀星也将出现。”景公非常畏惧,就回京城去,填平了池沼,停建了台榭,减轻赋税,宽缓刑罚,反躬自省,十六天之后,彗星就陨落了。

八、景公见荧惑守虚,晏子谏

景公之时,有一次,荧惑星(火星,主刀兵的凶星)入居二十八星宿中虚宿的位置,并且整年都不移动,这样的星象在古时被视为是严重的凶兆。

景公对此异象感到惊异不安,问晏子道:“我听说,人行善受天赏赐,行不善受天惩罚。现今火星居于虚宿,是灾祸之相,谁当承当此责任呢?” 晏子回答:“齐国应该承当。”景公道:“而今天下的大国,如晋、秦、齐、楚、吴等有十二个,都号称诸侯,为什么偏偏是齐国应该承当?”晏子道:“依星象分野理论,虚宿,现属于齐国的分野。况且天降灾殃的对象,本是针对那些恃强、遇到善事不能勇为的国家,推行政令反复无常,贤人疏远,谗人反昌,百姓怨声载道却充耳不闻,还暗自求神祈福,掩过饰非,不思改悔。因此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也乱了次序,彗星出现,荧惑应变,回返虚位,现不祥之兆,国有贤人却不加以重用,再这样下去,怎么可能不灭亡呢?”景公听后着急地问:“这些不祥之兆,可以消除吗?” 晏子回答:“如果能实行消除的办法,就可以消除,不能实行消除的办法就没法消除。”景公急切地追问:“我应该怎样做呢?” 晏子回答:“何不先去除冤聚之狱,给无辜之人平冤昭雪,还公道于天下;散发文武百官的钱财,以施苦难人民;尽力救助那些孤寡和无依无靠的人,尊敬老者。若能如此用心,百恶可消,何况这一个灾祸之相呢?”

景公说:“好!”于是,这样实施了有三个月,荧惑星果真离开了虚宿的位置,转移走了,化解了不祥之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