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精進实修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看到不断有昔日小弟子从新走回修炼,不断精進,同为昔日小弟子的我,也就是如今的青年大法弟子感到很欣慰。在与同修交流和从自己的修炼来看,我发现对于曾经的小同修来说,我们往往容易忽视学法和实修自己。然而我的切身体会是,这个问题是最不应忽视的。所以,写出几个小故事和一点修炼体会,与大家分享。

打坐 痘痘消

因为从小修炼,青春期我的皮肤一直很好,可是高中有一段时间,左脸突然出现很多类似青春痘的小包,小颗小颗的,一大片。那是反迫害早期,没有看明慧的条件,高中课业忙,周围同龄同修要么不修了,要么不精進,作为在修炼上没有独立起来的小弟子,遇到的很多问题,我不知道如何对照法来修自己。

常人说是因为吃辣的,可是我从小就吃辣的,以前并没有这样长痘,有的同修说是因为同学们觉得我可爱,皮肤细嫩、光滑,喜欢捏我的脸,所以把业力传给我了,可是以前她们也捏,那时并没有长。最终我分析是洗面奶不好,于是换了一个,也不见好转,在不断追找原因的时候,心也越来越焦急和烦闷,越烦,痘痘越长越多。

直到有一天烦到不能再烦,瞬间悟到这是对皮肤和美的执着,不该有这个心,心想:不管了,随它去吧,我去打坐。

半小时过去,母亲同修進屋来看我的脸,忽然说:你脸都好了,包都没有了,皮肤好光滑、很细嫩。我还不相信,怎么会凭空消失呢,才打坐那么一小会儿,这时她把镜子拿给我看,只见镜子里的自己,脸红彤彤的,脸上的包一个都没有了,连痘印也没有,仿佛换了一层皮,真是太神奇了。

怪不得打坐时脸很烫,很舒服呢,当时也没在意,肯定是因为我放下了对皮肤的执着,师父帮我拿掉了不好的东西。顿时,我感到了放下执着的快乐。

被冤枉 坦然处之

高中时,每周五要大扫除,学校学生会在大扫除后要检查,并给每个班评分。班主任老师为了大家能各负其责,把每个人都固定安排了任务,我被分配做讲台的清洁,因为做别的清洁需要使用讲台,比如放黑板擦、粉笔盒、抹布或是水桶,甚至有同学需要站在上面擦灯和电扇,所以要等别的同学做完才能完成。

我因为被选入校报编辑部,每周五下午大扫除后要参加集中培训。为了不和大扫除冲突而又能赶上编辑部培训,在班主任老师来寝室查房时,我和她说了这个情况,老师建议我找同学和我换,于是我当即和上铺的室友更换了任务,老师也欣然同意。

没多久,一个周五的晚自习前,班主任来到我的课桌旁,和我说:“今天我们班大扫除扣了两分,因为讲台上有水,我看了任务分配表,讲台是你负责的。”我一头雾水,赶紧解释道:“讲台不是我负责的,我和××换了,我负责的是……”可是老师说:“因为上面写着是你负责的,所以我把你的名字写上去了。”我顺着老师的手,一看小黑板上赫然写着大扫除的分数和扣分的责任人,上面是我的名字。

事情来的太突然,我愣住了,心里感到诧异和委屈:为什么老师忘了我和室友换任务的事呢?而且那还是她的建议呢。同时生出了对室友的怨恨:我把这么轻的任务交换给了你,自己承担了重活,可是你连讲台两三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任务也做不好,也不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让我背黑锅,全校都为大扫除比赛,现在全班都知道是我害了大家的辛苦付出,没得满分……

还没等我的愤恨与委屈发泄出来,班主任老师离开了,晚自习,老师已经進来上自习了。可是老师在讲什么,我什么都听不進去,只感到不公和堵的慌,越想越难受,课堂里又无法和任何人说。

就这么不平了一会儿,我突然意识到,不能顺着这个思想去想,我告诉自己:不要怕被冤枉,不要怕丢面子,要承受的起误解,要受的了冤枉,也许室友不是故意的,老师可能忘记我们换任务的事了……

虽然努力这样想,那个委屈和怨恨的念头却仍然压不住,搅的心里更不舒服了,这时我加强了自己的正念:要修自己的心,把这当作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机会,没有偶然的事。同时,一边默背师父的法,一边压制、排斥那个委屈、愤恨的痛苦念头。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两、三分钟,突然一瞬间,感觉到那些坏思想全消失了,脑子空空的,心里升起了感动和喜悦,本来前一秒还很痛苦、委屈和怨恨,下一秒突然就好了,那种痛苦的感觉不是逐渐消失的,真的只是一秒前后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没有了想去质问室友的想法,也没有因为无法解释自己的难过和被冤枉的不平了。我真切体会到了无条件修自己的快乐。

背法 烦恼消

作为青年大法弟子,我们大部份人从小就基本处于被大人同修带着修的状态,有些悟到的法理,严格来说是复制了成人们的认识,或是学着网上交流文章去说的,其实内心境界并未达到成人同修或是写文章同修的心性标准,因为那不是自己实修过来的,而多是在耳濡目染的环境下形成的认识,所以一到自己的具体问题时,就不会对照法修自己、向内找。所以学好法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近年来才走回来的,才精進起来的小同修们,把法学好,反复加强记忆,在实修自身上多下下功夫,把修炼基础打牢,这样救人才有力度,才能救了人。在学法方面也分享一个小片段。

也许因为我思想业多,读《转法轮》的时候容易溜号,所以这几年来,我一直是背《转法轮》,前段时间,因为工作和修炼的关系没平衡好,放松了背法,虽然也和母亲同修一起通读,也一直没放松集体学法,但是状态偶尔就不好,不久前又出现了消极、悲观、烦闷的状态,而且越这样越是不想背,而这样的状态看书基本就是走神,即使勉强看進去了也无法入心,感觉和大法、宇宙特性隔了厚厚一层东西,弄的我很痛苦。

我知道自己明白的一面也很着急,于是我下定决心,晚上一定要背法。晚上我捧着《转法轮》接着之前的开始背,努力集中思想,加强主意识,很快背顺了一段,因为我规定自己背顺了一段后要反复背十二遍再背下一段,于是我接着背,背到第三遍的时候,发觉让我烦闷、消极的感觉不知不觉消失了,再接着背,感到脑袋上有一层膜没有了,脑袋变轻了,有东西在融化,接着背了几遍,就感到脑袋前方中间偏左一点的一块地方清透冰凉的很舒服,此时身心轻松,進入了一种安宁光明的境界,心里充满了希望。

其实背法中这种事情经常出现,有时状态不好,背着背着就好了,心境自动达到了殊胜的境界,背法时也经常感到法是立体的呈现,思维和心胸在背法中会有说不出的奇特感受。只是当自己人的一面占了上风,思想业干扰大脑,自己又很难克服的时候,就越是要坚定主意识,坚定背法。

最后说说青年同修容易怠慢的两个环节:

首先是炼功。炼功也是不能放松的,就我的观察,迫害开始前,当年身边的小同修都没重视炼功,有的家长同修也认为“小孩有小孩的状态”。那么如今步入青年,就没有借口不好好炼功了。

我自认为在迫害之前,在本地小弟子中属炼功较多的,一上来就能双盘,修炼不久能盘超过一小时。近几年炼第二套和第五套经常能入定,自认为炼功效果也可以。但是就在前两年,有一次看交流文章,同修建议多炼功,于是有一天抱轮炼了两个小时,炼完感到全身发热,以往冬天手脚都是冰的,睡觉用电热毯还不行,还要用两个热水袋,手脚不热起来就无法入睡,可是那天晚上感到有很大的热量围着自己,于是什么都没用,一下就睡着了,睡眠质量很高,而且迟了的例假也来了。可见,对炼功的要求我还远远没达到,今后也要静下心来炼功。

作为一路走来的小同修,如今的青年同修,看到身边一些迷于学业、事业、情感的同修们,很是担忧,也为不断精進,不断走回来的昔日小同修喝彩,希望我们这些昔日小同修能够不断精進,不被俗世假相牵绊,扎扎实实修自己,完成自己的使命。

以上是在自己角度上的浅见,如有不妥,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