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勃利县恶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伤害了法轮功学员,也同时绑架迫害了所有的人,包括职能部门的人和广大民众,同时上演一幕幕恶报悲剧。谁家遭遇魔难、遭遇不幸和痛苦都不想被触及和提起,但是为了吸取教训,不让后人重蹈覆辙,不让悲剧重演,我们不得不说。

除了明慧网已经报道的,下面再说几个例子(在大陆中共的高压恐怖迫害下百分之百的准确调查事实情况很困难,如有不属实的地方请谅解、请知情者更正):

案例一:勃利县广播电视局原局长曲江突然猝死

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早晨,勃利县当时正在任的广播电视局(以下简称广电局)局长曲江突发急病死于家中,年仅59岁,当时再有十一天就要过年了,太突然了,家人非常悲痛。有人听说后难过,有人感到惋惜。难过的是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为勃利县的广播电视事业立下汗马功劳,同时把本单位职工的福利搞的很好。

为什么会是这个结局呢?因为中共就是一部绞肉机,谁在中共的体制内就会被绞死,曲江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害死的。

曲江是一九九三年由宣传部调到县广播电视局当局长的,而中共江泽民曾庆红集团迫害法轮功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的,采取两种手段:一是谎言;二是暴力。暴力这里不说了。单指这个谎言,就足以害人,它让人不明是非,不分善恶,不分好坏,对人的毒害更大。

中共是靠媒体为主要工具散布谎言的,同时也利用媒体为实施迫害造势,而广播电视对人们的影响更直接,更快速、更深刻,视听效果使人难忘。单就央视2001年制作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在电视上播出,让人们仇恨法轮功,对民众在头脑中的毒害影响一直到现在。在历次运动中,报纸和电视推波助澜、造谣传谣才能使得共产党的害人方针政策得以实施。共产党一声令下,全国媒体立即执行。党要反右,全国各报异口同声地报导右派的罪恶。党要办人民公社,全国各报则齐声赞美人民公社的优越。在迫害法轮功的第一个月内,媒体每天在黄金时间段一遍又一遍地给全国人民洗脑,不断编造、宣传,使民众仇恨法轮功的假新闻、假事件。其中导演的〝天安门自焚〞假案,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指责为政府带头欺骗民众的行为。

在硬件上,曲江上任以来很快的使勃利县光缆入村率达到100%,全县已经实现了100%的有线电视覆盖率,这在客观上使民众受中共的宣传毒害得到了普及。他在任的时候,对民众个人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天线(大、小锅盖)管理控制很严,不允许个人安装,特别是国外的一些中文电视台,如敢说真话的新唐人电视台通过卫星在大陆播出后,县政法委伙同公安局和广电局对民众安锅进行调查、拆除。特别是二零一四年不知是谁的旨意,自六月下旬一直到年底曲江死之前,近半年时间,勃利县广播电视局在播出的电视屏幕上天天打出广告:强行要求百姓拆下卫星电视接收天线(大小锅盖),否则的话就要由公安和广播电视局等部门和单位组成的人员到各家强行拆除没收并罚款,搞的勃利县卫星电视接收用户人心惶惶。

在软件上,勃利县广电局在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中,仅仅知道的在开始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二年,据不完全调查,它受县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于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和中共的文革小组)和宣传部的操控指使,被动、主动的干了如下方面的事:转播央视和省等部门的对法轮功的抹黑造谣污蔑的宣传和对法轮功进行迫害打击的宣传;作为完成指标任务,跟上形势宣传,制作播出本地的对法轮功进行抹黑的所谓“实际例子”的节目;在电视屏幕上发通对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通缉令;在电视上报道本地所谓破获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在电视上播出县委头头、县610、公安局的负责人对法轮功打击迫害的讲话,制造恐怖气氛;在电视上播出县610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放弃信仰后的现身说法;等等。

尽管这些不都是曲江亲自干的,但他是部门主管,他是有一定责任的。

案例二:勃利县公安局法制科警察王惠阁患脑血栓

在中国江泽民曾庆红集团迫害法轮功中,用非法劳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直到二零一三年习近平取消劳教制度。王惠阁是勃利县公安局法制科警察,在迫害法轮功开始的那几年,政保科(后改为国保大队)给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凑完黑材料,交给法制科批准,往劳教非法押送法轮功学员时,一般都有王惠阁。王惠阁在二零零六年左右患了脑血栓。

案例三:勃利县原城西派出所所长李方的家喜事丧事一起办

一九九九年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李方是勃利县城西派出所所长,在他所管辖的范围逼迫法轮功学员交书、绑架抄家,他是有责任的。不幸的是后来不知他患了什么病,在二零一一年秋天的一天突然死了,年仅51周岁。更不幸的是他死第二天就是他儿子的原定婚礼日,怎么办?研究决定:把李方尸体先存放到火葬场,儿子婚事不变,办完喜事再办伤事。真是悲喜交加。

案例四:勃利县原元明派出所所长张明被清除公安系统

张明在担任勃利县原元明派出所所长期间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很卖力,还非法抄家,连老人都不放过。不知什么原因,张明于二零零二年被撤下成老百姓。

案例五:勃利县高级中学教师岳淑文(音)的丈夫遭遇不幸

岳淑文(音),勃利县高级中学教师,诬告修炼法轮功的同事,导致她的同事只好到外地找工作,但是在二零零六年左右还是被绑架关押。在二零零七年再有几天就要过大年了,岳淑文的丈夫突然得了脑出血,虽然被抢救过来,但是留下后遗症,不能上班了,后来又瘫痪了,在二零一六年八月左右不幸去世,年仅五十五周岁。据说她丈夫在担任他所在的单位人事劳资股长时,听从上面的指令,在二零零六年停发了他本单位当时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近一年,导致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只有靠亲友帮助才能生活和上学。

案例六:勃利县铁西街罗玉甫老两口撕毁法轮功真相遭报

铁西井队家属区罗玉甫两口子受中共的毒害宣传,对法轮功仇视,不听真相,撕大法真相,法轮功学员劝阻也不听,结果罗玉甫妻子刘佳兰二零一三年得癌症死了,罗玉甫本人也卧病在床,现在也不知死活。

说出这些惨痛的例子,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我们也感到很痛心,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迫害佛法,迫害佛弟子,天理不容。而中共是西来幽灵、祸害人类的恶魔,它没有人性,它谁都害,这就是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的告诉人们停止迫害法轮功,摆脱中共、脱离中共的原因。

真心希望人们都来了解法轮功,明真相,善待法轮功,停止迫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